夏小霏,苏益川(三生有幸遇见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生有幸遇见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夏小霏
简介:今天中午,我弟来找我借相机
我从书房里翻出老公闲置的单反,检查电量的时候,发现了几张女人的裸体照片
没有露脸,但是姿势极其性感,各种私密部位一览无遗
我....
角色:夏小霏,苏益川
夏小霏,苏益川(三生有幸遇见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生有幸遇见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01章 监控里的背影


今天中午,我弟来找我借相机。

我从书房里翻出老公闲置的单反,检查电量的时候,发现了几张女人的裸体照片。

没有露脸,但是姿势极其性感,各种私密部位一览无遗。

我怔住了,当即胸口发闷,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老公出轨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我就立马给否定了。

老公绝不可能出轨。

我老公名叫苏益川,比我大三岁。
他今年刚满三十,是一家摄影工作室的老板。

我俩是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
他长得很帅,浑身充满了艺术细胞与浪漫情怀。
高考结束那年,苏益川向我表白,之后我们确认了恋爱关系。

大学毕业那年,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大家都说男人婚前婚后两个样,可是婚后苏益川却加倍地对我好。

这些年来,无论再忙他都会每年陪我出去旅游,会在我生理期的时候,一大早起床给我煮甜汤。

三个月前,我检查出怀孕。
我至今还记得在B超室门前,苏益川激动地抱着我,说他今后同时拥有了两个宝贝。

我的婚姻生活是如此的幸福甜蜜,就凭几张女人的裸体照片,我怎么能怀疑老公出轨?

“姐,找到了没?朋友还等着我集合呢!”夏钧在外面催我。

我笑了笑,把内存卡拔了出来,换了一张空白的新卡。

下午,我给苏益川打了通视频电话,叮嘱他在外地出差也要按时吃饭。

挂断之前,我犹豫再三,还是和他提了一嘴相机的事。

“老公,今天小钧来借相机,我把书房里闲置的那台给他了。

我佯装轻描淡写地说,下意识地盯着他的眼睛。

苏益川神色镇定,没有丝毫的慌乱,问我:“嗯,内存卡卸下来了吗?之前陈俊的机器坏了,也找我借过这台单反,后来我一直忘了把内存卡还给他。

陈俊是苏益川的合伙人,也是工作室的摄影师。

我松了口气,彻底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内存卡我放在书房的桌子上了。

晚上我吃过饭,看了会儿电视便上床睡觉。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我突然听见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谁啊?!”

我大起胆子吼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开门的声音随即消失了。

我吓坏了,第一反应是给苏益川打电话。

他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从前他出差时为了和我保持联系,24小时都不会关机的。

当夜我没有睡好。

第二天,我去物业反映情况,工作人员和我一起查看了电梯监控,最后证实只是楼上醉酒的邻居走错了楼层。

我看着电梯里的监控画面,有刹那间的出神。

因为当夜的监控画面里捕捉到了一对男女。

打从进入电梯开始,男人便将女人抵在角落激吻。
他们站在监控的盲区,没拍到两人的脸,只能看见女人一头浅棕色的长卷发,以及男人宽阔的后背。

我看着男人的背影,只觉得他格外的眼熟。

就连他身上的夹克外套,也和苏益川出门时穿的一模一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2章 动车票


我的心脏猛地跳乱了节奏,当即慌了神。

电梯里的男人会是苏益川吗?他不是去安市出差了吗?

前两天,是我亲手帮他收拾的行李,亲自帮他订的动车票。

昨天下午我们还视频连线过,他当时就在安市的酒店里。

一定只是巧合而已,天底下穿同款衣服的男人多的是,单凭一个背影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我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和物业道谢后回了家。

傍晚,苏益川回来了。

进屋后他连坐也没坐,系上围裙就去厨房给我做饭。

不一会儿,他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是我最喜欢的西红柿鸡蛋面,我吃得心中暖暖的,甚至有些自责,刚才不该因为那种事就怀疑他。

晚上我洗完澡,苏益川抱着我,轻轻咬我的耳垂:“老婆,我们多久没过二人世界呢?”

苏益川正值壮年,我们结婚以来,他在那方面的渴望一直很强。
可自从我怀上孩子之后,他便一直克制着自己。

如今孩子三个月了,胎儿已经稳定成型了。

“老公,那你轻一点。
”我羞涩道。

苏益川温柔地吻着我,我配合着他,感受着他对我的深情与爱。

结束之后,他累得倒头大睡。

我起床收拾地上的狼藉,一张动车票从苏益川的西裤口袋里掉了出来。

从安市返回山市的车票。

票面上印着的发车日期是周六晚七点,也就是昨天傍晚。

我反复核对着车票上的时间,最终确认这张车票真的是昨天的没错。

我头皮发麻,看着床上苏益川熟睡的俊脸,我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

苏益川昨天就回来了?他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回家?他昨晚到底去了哪儿?

我心乱如麻,当下很想把他给叫醒,让他给我解释清楚。

就在这时,苏益川翻了个身。

他结实的胳膊想去搂住身侧的人,结果却扑了一个空,迷迷糊糊道:“老婆,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心中燃起的冲动瞬间被浇灭。

我和苏益川打小一块儿长大,感情要比普通的夫妻更深。

苏益川一直对我很好,我不敢贸然去质问他,因为我不想破坏现在的幸福。

如果这件事是个误会,我这么怀疑他,他心里肯定会受伤。

可要是他真的出轨了……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我自认现在还没有心理准备,去承受这种残酷的真相。

定了定心神,我把车票放回了他的裤兜里,回到了床上睡觉。

当夜我失眠了,第二天凌琴来看我,给我送来了亲手熬的燕窝。

“夏小霏,不是我说你,你多久没有保养过自己的脸了?!”

凌琴是我的闺蜜,大学毕业之后,我和她合伙开了一家餐厅。
自从我怀孕之后,就主要是她在打理餐厅的生意了。

我笑了笑:“我哪来的时间保养啊?买的育儿书都还没看完。

凌琴帮我盛燕窝,叹气道:“你虽然快当妈了,可你也是个人妻。
你不保养好自己,就不怕苏益川出去找别的女人?”

她的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我心神不宁地问她:“男人婚后真的都会变心吗?”

“啊?”凌琴的手一抖,燕窝洒了出来,滴在了地板上。
她抽出纸巾去擦地板,紧张地问我,“小霏,你瞎说什么呢?苏益川对你那么好,肯定不会变心的。

她弯腰的同时,头上的贝雷帽掉了,露出一头漂亮的浅棕色卷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3章 苏益川的来电


看着她的发色,也不知怎的,我突然浑身发冷,心里生出一个很可怕的猜测。

前几年我们小区开盘的时候,我和凌琴各自买了一套。
她那套房子就在我家楼上,尽管她至今没有搬过来住,但房子一直都是空着的。

“你什么时候去染的头发?”我似笑非笑地问她。

凌琴笑嘻嘻道:“好看吧?今年的流行发色,我这叫斩男色!”

我看着她眉飞色舞的脸,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起来。

我极力控制住情绪,继续试探她:“你楼上那套房子还空着吧?我有朋友想在我们小区租一套。

凌琴一怔,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我。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凌琴第一时间就挂断了,可我还是看见了来电人的名字。

苏益川。

苏益川为什么会给凌琴打电话?他们平日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

凌琴又为什么要挂断电话?她究竟是在害怕什么?

所有的谜团都让我濒临崩溃。

我不敢想象,如果我的闺蜜真和我老公搞在了一起,我究竟该怎么办?

我的呼吸一滞,冷冰冰地问她:“为什么要挂电话?你和苏益川是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吗?”

“小霏,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凌琴面色不悦,紧紧皱起了眉头。

我已经看见了来电人,她没办法辩解,只能继续和我解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苏益川最近的确给我打过不少电话,不过他是来给苗军当说客的。

“你也知道,我和苗军最近在闹离婚。
我是铁了心不想和他继续过了,可是苗军缠着我不放。

“你家苏益川和他是好哥们,我不接苗军的电话,苗军就让苏益川来劝我。
我最近烦了,索性他们俩的电话都不接了。

“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回拨过去证明给你看!”

凌琴当着我的面回拨给苏益川。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凌琴喂了一声,我就听见苗军激动的声音:“琴琴,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你就再给我一个机会……”

“抱歉,我点错了。
”凌琴挂断电话,无奈地看着我,“姑奶奶,这下你总该信我了吧?”

结婚的第一年,我就拿钱给苏益川开了个摄影工作室,之后苗军也去给他帮忙了。

说起来,凌琴和苗军还是我俩给撮合在一起的。
婚后他们俩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苗军在一次拍摄中和女顾客上了床,这事被凌琴知道了,闹着要和他离婚。

我抿了抿嘴唇,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凌琴拉着我的手,劝我不要疑神疑鬼:“我看你就是怀孕太辛苦,神经一直没能放松下来!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你家苏益川真是个不错的男人。

这些年来,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羡慕我找了个好老公。

或许真的是我太累了吧。

我心里一松,送走了凌琴。

下午我去了趟水果店,一个女人认出了我:“苏太太,是你吗?”

我记得她,她叫邹丽,从前是苏益川工作室的会计,两个月前辞职了。

“邹丽,好久不见。
”我客套道,“最近还好吗?”

“苏太太,要不是有急事回老家,我是真不愿意从苏总那儿辞职的。
回来之后,我就没找到满意的工作。
要么给钱少,要么是单休。
还是苏总人性化,周六让我们在家办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4章 周六去了哪儿?


邹丽跟我大吐苦水,向我打听工作室还缺不缺人,她想要回来继续工作。

我的关注点全在她最后的那句话上。

我跟她确认:“你刚才说,苏总让你们周六在家办公?”

邹丽点点头,一脸羡慕道:“听说是因为苏太太你怀孕了,苏总想要多些时间陪你。

我头皮发麻,心脏仿佛被栓了一块儿巨石,沉沉地坠入了谷底。

苏益川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

周末外面人多拥挤,苏益川不放心我独自开车,所以从不让我周六的时候去他的工作室。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为了不让他担心,一直乖乖听他的话。

我想起过往的每个周六清晨,苏益川都穿戴整齐地出门。

他到底去了哪儿?

“苏太太,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你没事吧?”邹丽关心地问我。

我回过神来,控制住颤抖的嘴唇,笑着说了句:“我没事。
回头我帮你问问,如果缺人就让人事联系你。

我心神不宁地回了家,发现苏益川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阵阵香气飘散出来。

我怔怔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不断问自己:这样完美的老公,真的会出轨吗?

苏益川从厨房走了出来,双手捧着我的脸,温柔道:“老婆饿了吗?去洗个手休息一会儿,今天老公炖了你最爱的老鸭汤。

听着他的话,我突然觉得心中暖暖的,连带着鼻子也有些发酸。

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真的出现了问题,但我还爱着他,我想要给我们的婚姻一个修复的机会。

哪怕他真的出轨了,我也要亲眼瞧见那个女人是谁?

“老公你真好!”我回过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转眼又到了周六,早上我微笑着送苏益川出门上班,他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乖乖在家休息,晚上老公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我满脸幸福地点点头,看着他乘坐的电梯一路往下,立马换鞋出门,上了昨夜预约好的专车。

我戴上口罩,让司机在主干道稍等片刻。

十分钟后,苏益川的车子从车库驶了出来,副驾驶的位置坐着一个浅棕色卷发的女人。

她的怀里抱着一大束漂亮的鲜花,花束挡住了她的脸。

我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紧紧咬住了嘴唇。

我猜得没错,苏益川果真背着我有了别的女人。

她们为什么会从我家小区的车库里一块儿出来?苏益川究竟要带她去哪儿?

我一边在心里劝自己冷静,一边发了疯地想知道,他身边坐着的女人到底是谁?

“快,跟上那辆车!”我吩咐道。

司机一踩油门跟了上去,一个小时后,苏益川的车子停在了一间康复医院门口。

我愣住了。

我来过这儿,苏益川的奶奶身体不好,所以常年住在这里。

他竟然带着那个女人来看望奶奶!

我眼睁睁看着苏益川和女人下了车,女人的手亲昵地挽着苏益川的胳膊,在看清楚那个女人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5章 残酷真相


和苏益川一块儿下车的女人,原来是我的小姑子苏雨晴。

她今年刚上大二,平日里和我关系不错。

他们兄妹俩都很孝顺,苏益川的奶奶一直待我如同亲孙女,过去我也常跟着他们来医院探望她。

“哥,嫂子最近的身体情况如何呢?”苏雨晴笑着问。

苏益川淡淡回答:“还是老样子,受不了刺激性的气味。

他们快步进入了医院。

我的心里突然生出愧疚,自从怀孕之后,我便对消毒水的气味很敏感,一闻到医院药水的味道就恶心反胃。

正因为如此,我已经很久没去看望奶奶了。

苏益川为了不让我有心理负担,所以每周六假装出门上班,实际上是来了康复医院。
我猜他上周六提前买车票回来,应该也是在医院里陪了奶奶一夜。

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竟然还疑神疑鬼,怀疑他背叛我。

一想到这些,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小姐,你到底下不下车啊?”司机催促我。

我松了一口气,一颗心放回了肚皮里,笑了:“麻烦你,原路返回送我回去。

司机正要启动车子,就在这时,我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钧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赶紧让司机先等等,就看见夏钧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不一会儿,苏益川表情凝重地从医院里出来,眉头紧皱着交给夏钧一个厚厚的信封。

“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苏益川沉声说。

夏钧笑嘻嘻:“姐夫,大家都是一家人。
我只是找你要点零花钱,不用摆出这副表情吧?我向你保证,收了这笔封口费,我这辈子也不会告诉我姐,你出轨了的事!”

他用手在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

苏益川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进入了医院。

夏钧开车走了。

我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眼泪汹涌而出,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司机似乎见惯了这种狗血事,安慰我:“妹子,想开一点,别太伤心了,我看你还怀着孩子……”

是啊!我还怀着孩子,我辛苦孕育着我们爱情的结晶。

可是苏益川却在我孕期的时候出轨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就连我的亲生弟弟,也要帮着他瞒着我?

我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我仿佛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傻子,一直活在自以为是的幸福里。

我几乎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家里的了。

一打开门,我便双腿发软,顺着墙壁瘫坐在了地上。

我仔细回想着这些年来,我与苏益川相处的点点滴滴,泪水仿佛永远也流不尽。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门锁开启的声音。

苏益川回来了,见我坐在地上,他赶紧过来抱我:“老婆你怎么坐在地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怔怔地望着他,这张我看了二十几年的俊脸,第一次让我觉得无比的陌生。

肚子隐隐作痛,我捂住肚皮,胃里排山倒海地想吐。

我冲进了厕所里,趴在洗手台上吐了出来。

苏益川吓坏了,进来拍着我的后背,担忧道:“老婆,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我推开他,冷冰冰地问他:“苏益川,你还想要这个孩子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6章 物管费


苏益川愣住了。

紧接着,他一把将我拉入了怀中,紧紧地抱住我:“老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你和孩子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他还在撒谎。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的温柔与深情都是装出来的。

这些年来,他演得太逼真!

我一颗心如坠冰窟,当下我很想问问他,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可理智告诉我,苏益川绝不会承认。

我努力调整好情绪,敷衍了两句,谎称自己做了噩梦没有休息好,回到卧室睡觉。

苏益川半信半疑,一直在床边握着我的手,时不时替我掖被角。

直到他以为我睡着,离开了房间,我才心如刀绞般翻了个身。

我没有睡好,一整晚都在思考,到底如何才能把那个女人给揪出来。

第二天,我去物业中心缴物管费,客服问我:“夏女士,2901的物业水电费也一并缴吗?”

我家的房号是2801,2901的业主是凌琴。

我诧异地问她:“为什么要一并缴?”

“2901的费用,之前一直都是苏先生在缴啊!”

“你说什么?”我大惊失色。

客服被我吓住了,怵怵地问我:“夏女士,有什么问题吗?”

我头皮发麻,微笑着摇了摇头,离开了物业中心。

凌琴她骗了我,楼上的房子根本就没有空着,而且是苏益川一直在缴费。

我突然又想起了电梯里的监控,想到了她那头浅棕色的长卷发,不由得浑身颤抖。

苏益川出轨的女人会是凌琴吗?

我忽然觉得很可笑,仿佛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欺骗我。

“老婆,你在想什么?”

苏益川不知何时回来了,我连他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我回过神来,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我有个老同学,想在我们小区租套房子,我在想凌琴那套,不是还空着吗?”

“凌琴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
”苏益川突然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心一点点冷了下去。

“之前听苗军提起过。

他回答我的时候,眼神下意识地闪躲了。

晚上苏益川洗完澡,紧紧搂着我的腰:“老婆,我爱你……”

他探过头想要和我亲热,我毫不犹豫地躲开了。

苏益川诧异道:“老婆,你怎么了?”

我找了个借口,淡淡说:“最近老是觉得很累,可能是妊娠反应吧。

他没有怀疑,用手轻轻替我揉了揉肚子,温柔道:“我知道女人怀孕后身体会很难受。
老婆,辛苦你了,我和宝宝都很感激你。

他说完在我的肚皮上吻了一下,深情得就像是一位三好先生。

重新抬起头来时,他微笑着问我:“对了老婆,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
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钱?最近有个摄影奖,我的作品已经入围提名了,但是想要获奖的话,需要花钱打点关系。

过去苏益川也常跟我借钱,我从没有拒绝过他,哪怕他事后从没有还给过我。

因为我觉得他对我的好,并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要让金钱玷污了我们的爱情?

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细细想来,这些年来苏益川对我的好,似乎都带着某种强烈的目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7章 上门捉奸


我心里一沉,头一次拒绝了他:“最近餐厅的生意不好,我手头上也不宽裕。

或许是压根没想到我会不答应,苏益川的脸色瞬息万变。

“我知道了。

他冷淡地应着,倏地翻身下床,穿上了外出的衣服。

“你去哪儿?”我问他。

“睡不着,出去拍拍夜景练手。

他头也没回,飞快地离开了卧室。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听见大门“砰”地被关上了,心里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苏益川这些年来对我的好,果真都是装出来的,他对我连半分真心都没有吗?

我鼻子发酸,强忍着告诉自己不许哭。

他说他出去拍夜景练手,我自然不会相信这个说法。

当下,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怀疑他已经上楼去找凌琴幽会了。

半个小时后,我披上外套,迈着沉重的步伐进了电梯。

我站在2901的大门前,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下一秒,我果真听见了里面有女人的欢笑声。

“讨厌,你不会说今晚没空的吗?”女人娇嗔道。

这个声音是凌琴的,我和她同窗四年,绝不会听错!

我心砰砰跳到了嗓子眼,屋子里的男人也在笑,我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在一阵的欢声笑语之中,凌琴突然“啊”了一下,发出了不堪入耳的叫声。

隔着门板,我仿佛看见了凌琴和苏益川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

尽管在上楼之前,我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可是此刻,我依旧控制不住地愤怒。

我的闺蜜和我的老公真的搞在了一起,他们对得起我吗?!

我捏起拳头猛地砸向大门。

“砰砰砰!”

剧烈的响动惊到了屋内的人。

“谁啊?!”凌琴问道,我没有出声,听见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下一秒,她打开了防盗门,倏地瞪大了眼睛,“小霏……”

她的身上裹着一件松垮垮的浴袍,那头凌乱的浅棕色卷发,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

在仅仅一墙之隔的地方,她竟然和我的老公在上床!

凌琴的神色明显有些慌乱:“小霏,你怎么来了?”

“你这个贱人!让开!”

我重重地推开她,快步冲进了屋内,撞见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紧张地穿着裤子。

不过他不是苏益川,而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陌生男人。

“凌姐,这女的谁啊?”

男人穿好了裤子,一脸懵逼地问凌琴。

我杵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收场。

心里有些庆幸,苏益川出轨的女人不是凌琴,我甚至松了一口气。

“不关你的事,你先走吧。

凌琴回过神来,从包里拿出一叠钱,交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走后,我惊讶地问她:“你和他……”

凌琴皱眉打断我:“各取所需,他想赚钱,而我想要快乐。
倒是你夏小霏,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如此坦白,我也没什么好绕弯子的了。

我开门见山地问她:“苏益川外面的女人是谁?之前她就住在这儿,对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8章 只有我蒙在鼓里


“你都知道了?”凌琴很惊讶。

我冷声道:“如果我不问,你打算继续替他瞒下去吗?”

凌琴是我的闺蜜,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帮着别人一起骗我。

“小霏,对不起。
”凌琴点燃了一根香烟,淡淡告诉我,“我从没见过那个女人,这套房子我的确租给过苏益川,不过上周苏益川退租了,我猜他或许是对你产生了警惕。

我想起上周,我曾情绪失控质问过苏益川,是否还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
或许正是那个举动,给一向谨慎的苏益川提了醒。

我沉默了。

凌琴看了我一眼,又把手中的香烟掐灭了,叹了口气,劝我:“小霏,你如今有了身孕,还是得多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苏益川他一直对你不错,或许他现在只是在外面逢场作戏。
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苏益川,你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闻言笑出了声,真是可笑,我的老公出轨了,我最好的闺蜜却要我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反问凌琴:“既然你这么宽宏大量,为什么非得要和苗军离婚?你不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吗?”

“夏小霏!”凌琴被我激怒,眉头越皱越紧,“我们的情况能一样吗?你现在怀了孩子!”

“的确不一样,因为我把你当朋友,从没想过要骗你。
”我沉声告诉她,心口疼得厉害。

这种被最信任的人连接背叛的滋味令我刻骨铭心。

凌琴被我噎住,一时间哑口无言。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苏益川给我打来电话。

“老婆,你在哪儿?我回家了,怎么没看见你?”他的声音轻柔道。

我定了定心神,说:“我在小区散步,现在就回来。

挂断电话后,我看了一眼凌琴:“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就替我保密,不要让苏益川知道,我发现他出轨了的事。

凌琴眯起眼睛看着我,最后朝我轻点了一下头。

我坐电梯下了楼,刚一进门,苏益川就迎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婆,外面风大,你怎么不多穿点?”他握着我冰凉的手,拉着我进了客厅。

我看见餐桌上放着一袋盐焗鸡,心尖处猛地一颤。

我认出了口袋上的LOGO,这家店是我的最爱,但是地址在偏远的郊区,从我们家开车过去要一个半小时。

我想起读大学那会儿,苏益川还没有买车。
每个夏天的周末,他都会顶着四十度的高温,换乘两路公交车去排队给我买回来。

那样美好的画面,如今还历历在目。

苏益川扶着我坐在沙发上。

随即,他蹲在我的跟前,举起手跟我发誓:“老婆,之前是我心情不好。
冲你乱发脾气是我的不对,我保证,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不让你再受委屈,否则,就让我……”

我看着他深情的目光,从前的甜蜜回荡在脑海中。

我心软了。

我想挽回我们的爱情。

我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我打断他,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问他:“苏益川,你出轨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09章 最后一次机会


我舍不得他,舍不得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我在心里不断地劝自己,只要苏益川肯浪子回头,只要他的心里还有我和这个家,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话音刚落,苏益川的表情一怔,下意识地辩解道:“老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站了起来,红着眼睛激动道:“只要你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我可以既往不咎,我们还能重新开始!”

“你疯了吧?除了你以外,我哪来的别的女人?!”

苏益川在刹那间震怒,他死不承认,强行掰开了我的手指。

“夏小霏,我理解你怀孕辛苦,但你现在越来越不可理喻了!成天疑神疑鬼的,你和神经病有什么区别?”

他冲我怒吼着,拿起外套摔门离开了家。

我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汹涌的眼泪夺眶而出。

二十多年的感情,五年的婚姻,那颗我原以为牢不可破的真心,在顷刻间崩塌瓦解。

我想不明白,苏益川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更想不明白,一个如此信任的枕边人,为什么会背叛我?为什么会变得让我如此陌生?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还是说,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我。

我哭得止不住,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我从天黑呆坐到了天亮,这一次,苏益川没有再回来哄我。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麻木地走到餐桌边,拿起一块凉透了的盐焗鸡块放入嘴中。

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给我买它的人却变了心。

我吃了一块又一块,直到吃光了一整袋后,脑子逐渐清醒了。

天色越来越亮,我冷静下来,决心不能坐以待毙。

苏益川背叛了我,就算我哭干眼泪也无济于事,我不愿意再继续这段恶心的婚姻。

换好衣服,我开车出门找了家律师事务所,咨询了一位颇有名气的离婚律师。

“夏小姐,如果想要打赢离婚官司,需要提供男方出轨的有力证据,还要拿到他公司的财务报表。
否则在财产分割上,你会吃亏的。
”律师在了解完我的情况后,郑重其事地分析道。

结婚这几年,我在苏益川身上花了很多钱,包括她的摄影工作室,也是我出资创立的。

工作室的财务状况,我从没有过问过。

他缺钱,我便给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现在,我只有一个诉求,我要让苏益川净身出户!

“如果目前的证据不足,我的建议是不要和你丈夫闹僵,想办法尽快收集证据。
”律师委婉地提议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揭穿他出轨的事实?”

我听懂了他的意思,苏益川现在已经有了警惕,如果我想要收集到有力的证据,就必须要打消掉他的顾虑,和他维持表面的祥和。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我去了趟超市,然后给苏益川打了通电话。

晚上他下班回来,看见一大桌子的饭菜,表情有些惊讶。

我抱着他的胳膊,和他撒娇:“老公,对不起,昨晚你走之后,我做了个噩梦,梦见你扔下我和别的女人走了。
我很害怕,我爱你,我和孩子都不能没有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10章 帮钱不帮亲


我说着挤出了两滴眼泪来,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苏益川打量了我几秒,松了一口气,蹲下shen亲了一下我的肚皮:“老婆,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打从我情窦初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
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永远都是!老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样的话,过去苏益川也对常对我说。

我还记得大学毕业,他向我求婚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紧紧抱着我,跟我发誓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开我。

我望着他深情的目光,第一次觉得过去我最爱听的这些甜言蜜语,竟然是那样的恶心!

这几天我每天都给苏益川做饭,装出一副离不开他的小女人模样,还主动和他提了要给他钱参选摄影奖的事。

晚上,我依偎在他怀中:“老公,钱的事我已经在想办法了。
我找凌琴提前结算今年的分红,你的事业,我一定会支持你的。

苏益川很吃这一套,在我额头上印上一吻:“谢谢你,老婆,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夏钧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为如何收集证据苦恼。

“姐,我没钱了,你给我转点吧。

他是我的亲弟弟,比我小五岁,今年刚大学毕业。
我们的父母走得早,我和夏钧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

对于夏钧,我没有什么厚望,只希望他能做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只可惜这小子不学无术,毕业后不但不找工作,还成天伸手向我要钱。

我想起在康复医院门前,他笑嘻嘻敲诈苏益川的画面,只觉得无比痛心。

不过,他既然知道苏益川出轨了,说不定也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思索了片刻,我问他:“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夏钧没想到我今天会这么爽快,受宠若惊地说了个地址。

我从银行取了一万块钱,装进一只信封里,带去给夏钧的时候,他两眼都在放光。

“卧槽,姐你真是我亲姐!这些钱都是给我的?”

他伸手想要拿,我按住信封,沉声问他:“如果想要这些钱,你就告诉我,苏益川出轨的女人是谁?”

夏钧先是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叹了口气,目光紧盯着信封,不仅不慢道:“姐,我也没见过那个女人的样子。
有个周六,我陪我女朋友去逛街,看见姐夫在陪另一个女人选购内-衣。
他们手牵着手,一看关系就不正常。
后来我给姐夫打电话诈他,他很快就承认了,还求我不要告诉你。

我脑袋嗡地一声,一颗心如坠冰窟。

每个周六,我大着肚皮在家里等待苏益川下班回家的时候,他却在外面陪别的女人买内-衣。

他不仅无情,还没有心!

“姐,我知道的都说了,你看这钱……”夏钧笑嘻嘻道。

我无力地松开手,他动作麻利地打开信封,清点着里面的钞票,美滋滋道:“姐,我这个人帮钱不帮亲。
上次苏益川只给了我五千,今天你给了我一万,我今后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第0010章 帮钱不帮亲


我说着挤出了两滴眼泪来,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苏益川打量了我几秒,松了一口气,蹲下shen亲了一下我的肚皮:“老婆,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打从我情窦初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
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永远都是!老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样的话,过去苏益川也对常对我说。

我还记得大学毕业,他向我求婚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紧紧抱着我,跟我发誓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开我。

我望着他深情的目光,第一次觉得过去我最爱听的这些甜言蜜语,竟然是那样的恶心!

这几天我每天都给苏益川做饭,装出一副离不开他的小女人模样,还主动和他提了要给他钱参选摄影奖的事。

晚上,我依偎在他怀中:“老公,钱的事我已经在想办法了。
我找凌琴提前结算今年的分红,你的事业,我一定会支持你的。

苏益川很吃这一套,在我额头上印上一吻:“谢谢你,老婆,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夏钧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为如何收集证据苦恼。

“姐,我没钱了,你给我转点吧。

他是我的亲弟弟,比我小五岁,今年刚大学毕业。
我们的父母走得早,我和夏钧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

对于夏钧,我没有什么厚望,只希望他能做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只可惜这小子不学无术,毕业后不但不找工作,还成天伸手向我要钱。

我想起在康复医院门前,他笑嘻嘻敲诈苏益川的画面,只觉得无比痛心。

不过,他既然知道苏益川出轨了,说不定也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思索了片刻,我问他:“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夏钧没想到我今天会这么爽快,受宠若惊地说了个地址。

我从银行取了一万块钱,装进一只信封里,带去给夏钧的时候,他两眼都在放光。

“卧槽,姐你真是我亲姐!这些钱都是给我的?”

他伸手想要拿,我按住信封,沉声问他:“如果想要这些钱,你就告诉我,苏益川出轨的女人是谁?”

夏钧先是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叹了口气,目光紧盯着信封,不仅不慢道:“姐,我也没见过那个女人的样子。
有个周六,我陪我女朋友去逛街,看见姐夫在陪另一个女人选购内-衣。
他们手牵着手,一看关系就不正常。
后来我给姐夫打电话诈他,他很快就承认了,还求我不要告诉你。

我脑袋嗡地一声,一颗心如坠冰窟。

每个周六,我大着肚皮在家里等待苏益川下班回家的时候,他却在外面陪别的女人买内-衣。

他不仅无情,还没有心!

“姐,我知道的都说了,你看这钱……”夏钧笑嘻嘻道。

我无力地松开手,他动作麻利地打开信封,清点着里面的钞票,美滋滋道:“姐,我这个人帮钱不帮亲。
上次苏益川只给了我五千,今天你给了我一万,我今后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继续阅读《三生有幸遇见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