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明月,北冥辰(倾世医妃太闹腾)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倾世医妃太闹腾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百里明月
简介:她堂堂医毒双绝,一朝穿越越为废柴傻女,任人宰割
她的好“亲人”,更是踩着她的尸体,享受本属于她的荣华富贵
命该如此么?不!她要把欠她的一一讨回来!只是,不小心扒了某美男的衣服怎么破?识时务的她连忙赔着笑:谷主,我们做朋友吧?本尊不缺朋友,倒是缺一个妻子

角色:凤明月,北冥辰
凤明月,北冥辰(倾世医妃太闹腾)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倾世医妃太闹腾》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医毒双绝


  夜,无月。
  东山乱葬岗。
  死人堆恶臭丛生,最边上的位置,躺着一个满身污血的少女,她紧闭着眼,没有丝毫生息。
  那张精致绝美的脸,被唇角的血渍衬得异常妖冶。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两个脏兮兮的乞丐,慢慢靠了过来。
  “胖子,这小傻子这么漂亮,死了多可惜!不如让咱俩快活快活?”偏瘦的乞丐说道。
  胖子看到凤明月的绝世容颜,也十分心动,就要触及她冰凉的尸体时,却收回了手。
  “瘦子,还是别干这缺德事儿了吧?她也挺可怜的,没爹没娘,还是个傻子,被人谋走了全部家产不说,连命都搭上了!”
  瘦子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一下胖子的脑袋:“死胖子!人都杀了,你这会儿倒是起好心了!我告诉你,按照雇主的意思,今天要是不上了她,咱们还没办法交差!”
  “可是……”
  “别可是了,这小美人可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养的精细,用起来一定爽翻了天了!咱俩这大半辈子没用过女人,赶紧上吧……”
  聒噪——
  不堪入耳的聒噪声,让凤明月倏地睁开眼!
  冷冽的眸光一扫,便见有不知死活的男人向她伸咸猪手?
  “嗖——”
  她如一阵风般,迅速扼住男人的脖子,手指收紧!
  咔嚓一声,脖子顷刻间断裂!鲜血四射,溅在她飞舞的广袖上。
  手指染了血,凤明月也毫不在意,只是将冰冷的目光射向一旁的胖子。
  触及到那嗜杀的目光,胖子膝盖一软,连忙跪下。
  “大小姐饶命啊!我、我刚才没想动你啊,我们也只是受人指使,您就饶了我吧!”
  “受谁指使?”
  凤明月薄唇掀起,清冽的声音让人胆寒。
  胖子不禁一颤,哆哆嗦嗦的磕头道:“是、是凤家的人……小的是被她们威胁的,求您放了我吧!“
  凤家?
  蓦地,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凤明月的脑海。
  她没被炸死,而是穿越了,如今是将军府大小姐凤明月,和她同名却不同命。
  五岁没了亲爹娘,七岁变为痴儿,十岁全部家当被叔婶抢走……
  此后,她在凤家受尽凌辱,过的连下人都不如。
  她的那些好“家人”霸着她的房子财产,却从不把她当人看。
  这一次,他们为了抢走她与五王爷的婚姻,竟干脆要除掉她这个“准王妃”!
  可惜了,现在的她,是医毒双绝凤明月!
  她凤明月从不受欺负,若是受了也定要加倍讨回来!
  面前的胖子还在不停的磕头求饶,沾满了泥的额头破了一个洞,血哗哗的往下流。
  凤明月丝毫不为所动,眼底依旧一片清冷。
  片刻后,只听“嘭——”地一声。
  胖子突然倒下,他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直接栽进死人堆。
  凤明月向来有仇必报。
  在胖子刚说完话时,她就对他下了毒——
  “害死凤大小姐,你也有份,不是么?”
  她对着尸体冷笑道,只是话音刚落,鲜血便从口腔中喷涌而出。
  她一个趔趄,瘫坐在了地上。
  这幅身子这么弱不禁风,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凤明月微闭双眼,探视着自己的身体,才发现体内有积年已久的淤毒,这毒很可能直接导致原主变成痴儿。
  她运足内力将大部分毒逼出来,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体内毒素还是未清。
  “簌簌——”
  这时,周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异响,这儿还有人!
  难不成是她那好“家人”怕她死不成,还找了补刀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2章 解毒


  凤明月迅速扭头,将眸光射向旁边的一颗老树上。
  “谁!”
  静——
  那簌簌的声音安静下来。
  旷野中回荡着一遍遍风声。
  凤明月拾起一颗石子,用力砸过去。
  片刻后,一个黑袍男子从树上翩翩降下,带着几片落叶。
  她出手,这男人竟能躲过,必是个厉害的,他们竟找了个狠角色来补刀?
  “为什么..我?”
  凤明月现在必须清楚,对方是敌人还是路人,若是敌人,面对这样的高手,她是跑不掉的。
  静——
  男人颀长的身影,无声傲立在风中,墨发将束未束飘在身后,衣袂随风扬起,他俊脸严肃、冷硬,那一双深邃莹亮的眸子睥睨四方,站的笔直、伟岸,竟有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凤明月凤眸一眯:“你到底是谁!”
  极静——
  男人依旧没有回应,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凤明月大胆上前两步。
  冷——
  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森冷的气息,带着强大的威压,仿佛告诫着生人勿近。
  这样气场强大的男人,绝不是她那些便宜“家人”能请的起的,那便不是敌人。
  从面色看,这男子似乎是身中奇毒!这正是她要找的那种毒!
  凤明月不怕死的直接走到男人身前,拎起他的胳膊摸向他的脉处。
  男人用力一挣,眉毛紧皱,冷眸射出一丝杀意。
  “别动,你中了毒,乱动会让毒发作更快。
”凤明月再次出手紧攥住他的手腕。
  男人眼中杀意更甚,却在触及她那冰凉柔软的小手时,莫名的……燥热起来。
  “啧啧,你身体里竟有两种毒……这魅毒好解,寒毒么,困扰你很多年了吧。

  男人终于开口,声音清冷,却带着一丝沙哑魅惑:“你是谁?”他中了寒毒之事无人知晓,这小女孩究竟如何得知。
  凤明月狡黠一笑:“我是能帮你的人。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几分坚定。
  “你要帮我解毒?”
  听着清凉舒适的声音,男人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期待,身体竟然更加燥热起来。
  “当然。

  凤明月是个行动派,直接点了他的动穴,灵活的小手覆上,竟是要——去扒他的衣服!
  “住手!”
  也不知这女孩用了什么邪门的功法,他此刻竟无法动弹,只能警告的看向凤明月。
  凤明月无视他的眼神,接着……
  一层又一层。
  北冥辰阴鸷的眸子冷冷盯着凤明月,她这是在找死!
  他周身开始散发强大的威压,这股气流足够震死这凤明月。
  可是,当他看到女孩严肃认真的面庞时,倏地收回了威压。
  她眸色干净纯粹,似只是在为他诊治,没有半点亵渎之意——
  凤明月并没有察觉到男人周身的变化,只专心的给男人……解衣服。
  没多久..............小麦色的肌肤微微泛红,颗颗汗珠滚落下来。
  这身材——
  凤明月不禁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又恼自己正在行医,怎可被美色分神?
  她迅速从“医圣”中取出一瓶“降温”神水,将药水涂在他几处大穴上,动作干脆利落。
  “医圣”是她生来就有的一个“空间”,里面各种药品器材应有尽有。
  “嗯。
”指尖触到北冥辰,他忍不住溢出轻哼。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挺诚实的嘛?凤明月想起男人刚才冷面拒绝的样子,揶揄道。
  男人正想反驳,一股凉意突然冲到四肢百骸,燥热感渐渐消失。
  没过多久,他便一身轻松。
  北冥辰有些诧异,她说的解毒就是这样,没有其他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3章 谷主,交个朋友?


  若是零清知道自家老大被人扒了衣服,一定不敢相信。
  不巧,他刚赶来,就亲眼看到这……香、艳的一幕。
  揉了揉眼睛,再看,没有眼花,是真的!
  "大胆女子,竟敢无礼!”
  他连忙出剑,抵在凤明月脖子上,速度极快,凤明月根本避之不及!
  凤明月凛眸微眯,她这幅身子太弱,不能和这样的高手来硬的。
  勾了勾唇,她道:“闷葫芦,我可是救了你。
你的手下就这么对我?”
  静——
  男人又沉默了。
  零清见自家老大不说话,一时为难。
  气氛有些尴尬。
  凤明月轻咳了两声,套起了近乎。
  “我这人很慷慨,救了你也不要回报的。
不如交个朋友吧,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她本想研究一下这男人体内的毒,现在看来只要能保住小命就不错。
  男人沉默许久。
  突然缓缓吐出两个字“朋友?“
  他北冥辰,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
  “对,朋友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凤明月接着讨好道,能屈能伸说的就是她。
  北冥辰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有些痞,有些邪魅,还有些……颠倒众生。
  “你是说,你..了本尊的衣服,却只想与本尊做朋友?”
  凤明月觉得,这男人虽然不爱说话,却是一鸣惊人。
  他这句话,堵得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算你愿意,本尊也不可能和一个轻薄于人的女流氓交朋友。

  北冥辰收回笑意,淡淡的说道,那声音倒是听不出喜怒。
  零清听到轻薄两个字,立刻皱起了眉:“你竟敢趁机轻薄老大?真是恬不知耻!”
  闻言,凤明月眼眸一寒。
  恬不知耻?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说她恬不知耻!
  “你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就算老娘身上有伤,也要和你拼了。

  零清被她突然而至凌厉气场震得一愣。
  北冥辰不由得轻笑一声:“呵,刚才轻而易举杀了两个人的凤大小姐,果然是个硬脾气。

  凤明月瞥了一眼北冥辰:“知道就好,还不赶快放了本姑奶奶!”
  “放了你可以。
”北冥辰凝眉:“但你扒了本尊衣服,看光了本尊,这怎么算。

  “这事儿就算了呗?不就看了一下吗,好歹我也是救了你,那么小气干嘛?”
  凤明月无语,难不成看了一下就得娶他?
  “你再说一遍——”
  北冥辰咬牙切齿道,面色倏地冷硬起来。
  凤明月隔着他三米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凛冽的怒意,这男人脾气够差的!
  担心惹上麻烦,她连忙改口道:“我是说……我对你负责。
这样吧,我可以帮你解寒毒。

  反正她也是想把他当做研究对象,怎么算都是她赚。
  “这毒,你当真能解?”
  北冥辰眸子深了深,多少医界圣手都解不了的毒,这个女孩可以?
  “当然,不过需要时间。

  凤明月肯定道:"我叫凤明月,家住将军府,若是有半句骗你,你大可找到我家。
好了,也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凤明月?初月国有名的傻子?”
  零清不禁脱口而出,下一秒就被北冥辰森冷的目光吓得把话吞了回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4章 缺一个妻子


  北冥辰刚才在树上调息养伤,刚好看到凤明月徒手杀人的全过程,出手干脆狠厉,显然不是傻子能做到的。
  而且,她的医术确实高明到他无法探测的地步,北冥辰愿意相信她能妙手回春。
  "北冥辰。
"他缓缓答到,心情不错。
  北冥辰?名声大噪的北冥谷的老大?
  下一秒,凤明月勾了勾唇。
  “谷主,我们真不能做朋友吗?”
  “不可。

  北冥辰突然贴近她耳畔,对她轻声说道:“本尊不缺朋友,倒是缺一个妻子。

  言罢,北冥辰便离开了。
  还缭绕在耳边暧昧的气息,让凤明月的老脸一红!
  她这是,被..了?
  ……
  北冥辰走后,凤明月连夜赶回了将军府,明天还有一出大戏等着她!
  回到将军府时,已是清晨,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
  凤明月不想引人注目,便找了个角落翻墙进了门,凭着记忆找到自己的院子。
  这是一处破败不堪的茅草房,和将军府的亭台楼阁相比,相差甚远。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将军府里会有这么一处破败的茅草房?还是给将军嫡女住的!
  凤明月记得自己小时候住的是正房。
  痴傻以后,从前慈眉善目的的叔婶便将自己赶出了正房,安置在这偏漏的茅草屋里。
  这儿冬不暖,夏不凉,有时还漏雨,比乡下人最破的房子还要破!
  好狠的凤家人,呵——
  她记住了!
  凤明月在心底冷哼一声,她们欠她的,她要一一讨回来!
  包括财产,和命!
  她抬脚,准备回房收拾一下,就见丫鬟寒梅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你可回来了!快回屋睡觉吧,奴婢吩咐厨房给您做些吃的!”寒梅激动的喊道。
  凤明月秀眉轻皱,这丫鬟故意喊这么大声,怕是想让全家人都听到?
  “闭嘴,跟我回屋。
”凤明月轻声命令道。
  听到这清冷、带着压迫感的声音,寒梅一愣。
  “小姐……奴婢哪儿能偷懒,您快回屋睡觉,我去给小姐做早饭去!”
  寒梅说着,就要迈腿离开。
  见寒梅不听劝阻,凤明月一手把她拉了回来,胳膊一推,将她硬塞进屋子里。
  “奴婢这是做错了什么,小姐要这样对我!”寒梅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委屈道。
  “我见你这么着急,是要去给大夫人报信吧。

  凤明月记起,寒梅是大夫人,也就是婶娘派过来的人。
  那个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的婶娘,怎么可能会给她一个好奴仆?
  也就是原主痴傻,才看不出这丫鬟有问题。
  寒梅不悦的皱眉道:“您这可是污蔑奴婢啊,奴婢对小姐向来是忠心的!”
  “忠心?”
  凤明月也不恼,只是转身坐下,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
  “我前几日丢了一个金珠手钏,有人说是你拿的。
你若要自证忠心,就砍掉一截手指头。

  “你是在故意刁难奴婢!你何时有手钏?”
  寒梅抬头,幽怨的看向凤明月,眼眸中还带着一丝讥讽。
  这傻子所有财产都被大夫人骗走了,别说名贵的金珠手钏,就是下人带的玉镯子她也没有啊。
  “大胆!”凤明月面色一寒:“本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哪轮到你反驳?”
  “是是是,大小姐您才是将军嫡女。
”寒梅面上恭维着,眼底却极为不屑:“只是……奴婢怎么也是大夫人派给您的,您要伤奴婢,恐怕要先问问大夫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5章 定亲礼


  凤明月眼眸微眯,这小丫头果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弄死你,用不用告诉别人!”
  “啪——”地一声,凤明月将桌上的茶杯一下子震碎,她拿着碎瓷片迅速起身,一把将寒梅的喉咙扼住,锋利的碎片直抵她的喉咙。
  凤明月前世作为一个顶级特工,不仅医毒双全,身手也不错!对付这种小喽啰,还用不上毒,毕竟她的毒也是很贵的。
  看着冰冷的瓷片就要扎进脖子,寒梅知道凤明月是来真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声音也变得颤抖。
  “小姐饶命啊!呜呜……奴婢知错了,奴婢是、是大夫人派来的,但真没拿过您的手钏啊,求您饶了奴婢吧,呜呜……”
  “我自然知道你没拿过。
”凤明月冷哼道。
  凤明月确实是寒酸的连个手钏都没有,她刚才不过是试探这小丫头。
  结果她真是大夫人的人,还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一个丫鬟都敢如此,她真不敢相像原主是怎么在将军府熬过这十几年的。
  “突然不想杀你了,留着慢慢玩儿才好。

  凤明月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继而堵住寒梅的嘴,将她五花大绑,塞进暗房里。
  处理完寒梅,她拍了拍手,打开自己的衣柜,准备挑一件干净的衣服穿。
  谁知道,柜子里的衣服差点晃瞎她的双眼。
  这都是什么丑陋低俗的衣服?除了红配绿,就是绿配红,这就是她的好婶娘给她置办的衣服?
  把自己弄的那么丑,好衬托的她的女儿清水出芙蓉?
  凤明月继续翻找,她就不信没有一件她能穿的。
  终于,她找出了一件看着还像样红裙——
  凤明月将裙子上多余的装饰扯掉,只剩下一片红纱,又找了一个金色束带系在腰间,便出了门。
  将军府内,佣人正挂着红灯笼,一片喜庆,今天可不是她与五王爷举行定亲礼的日子?
  凤家人处心积虑的要弄死她,好让凤晴思代替她。
  要是这些人看见她这正主回来,脸上的表情该有多么精彩!她都有些期待了!
  凤明月移步到正厅时,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人在议论她,她不急着进去,倒是想听听这些人要怎么编排。
  “明月这孩子彻夜未归,恐在外遭遇不测。
凤家有愧五王爷,有愧皇家啊!都是老臣的错,昨夜真不该允了明月出门的……”说话的正是凤明月的叔叔凤建邺。
  “老爷,您自责也没用啊。
这定亲礼不能耽误,明月又没回来……贱妾有个大胆的请求,不知道当不当讲。
”大夫人柳氏转身,对着五王冷君骁欠了欠身子道。
  “说吧。
”冷君骁点了点头,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
  大夫人试探道:“晴思是凤家嫡女,也是明月的妹妹……不若让晴思代替明月吧。
好女儿,快出来,给王爷看看。

  凤晴思闻言,羞羞答答的站了出来,含情的水眸看向冷君骁,娇媚一笑:“见过王爷。

  “免礼。
”冷君骁淡淡道。
  冷君骁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凤晴思开始心急,大胆的开口:“王爷,那日在清水山庄,小女子便对您一见钟情,还请王爷成全。

  那日,在清水山庄,他甜言蜜语,要了她的身子。
  凤晴思笃定,只要没有了凤明月那个碍眼的,王爷一定会娶自己,所以便和母亲设计害死凤明月。
  可没想到,他今天一脸漠然,装作不认识自己!
  凤晴思紧张的攥紧了拳头,小心翼翼道:“王爷,姐姐彻夜未归,恐怕不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6章 傻女惊华


  看着凤晴思战战兢兢的样子,凤明月唇角勾起一丝讥讽。
  眼高于顶的凤晴思,为了嫁给王爷,竟然能做到舔着脸跪求?
  不过,要是今天自己不出现,她说不定真能成功。
  谁让她来了呢?
  这男人她要不要是一回事,给不给她凤晴思又是另一回事。
  “谁说我没回来?”
  眼看冷君骁便要开口,凤明月“砰——”的一声,一脚将踹开门。
  巨大的声响惊得在场的人侧目,随即纷纷恍惚了一瞬。
  只见少女逆光而立,墨发红衣,素净的小脸上唇瓣如血,说不出的魅惑,尤其是那双灵动妖冶的凤眸,竟似笑非笑的睨着他们。
  “你……”
  冷君骁的目光直直被凤明月吸引过去,眼前的女人,美艳不可方物,让他看的失神。
  怔愣片刻,他才反应过来:“你是明月?你不傻了?”
  冷君骁这次来,本是借机退婚的。
  凤明月那傻子,给他提鞋都不配,要不是婚约是先皇钦定的,他早就退婚了。
  这次她一夜未归辱了名声,正好给了他退婚的理由。
至于凤晴思,他是断然不会娶的,凤家自凤将军去世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实力了,给不了他任何帮助。
  只是,凤明月突然不傻了!还出落的如此惊艳绝美……若是娶了她,也未尝不可……
  不仅冷君骁,在场的人都发觉出了凤明月的不一样。
  “哎呀,我的明月啊,你可急死婶娘了,这一晚你都去哪了?”
  柳氏见冷君骁的目光一直停在凤明月身上,心中警铃大作!
  她立刻提醒众人,凤明月一晚上不回来,已经不干净了,绝不配嫁给王爷!
  听了柳氏的询问,凤建邺也反应过来,怒道:“逆女!竟敢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还不跪下!”
  跪下?
  他也配?
  凤明月唇角勾起一丝凉薄的弧度,一字一字道:“不、可、能!”
  “凤明月,你这什么态度?偷了男人,还敢顶撞长辈,真是不知廉耻!”
  站在凤晴思旁边的凤雨儿,冷冷瞪着凤明月。
  晴思姐姐眼看就要成功了,偏偏凤明月这个时候出来破坏她,真是可恨!
  凤明月凤眸一眯,冷笑道:“一个走狗而已,乱吠什么!”
  凤雨儿可不就是凤晴思母女的狗么,被当了枪使还甘之如饴,啧啧,果真是个没见识的庶女。
  “凤明月,你竟敢骂我?”凤雨儿一愣,不可思议的大吼:“你疯了吗,你骂我?”
  凤雨儿气的发抖,若不是王爷在,她定要上前撕了她!
  “呵……谁更像疯狗?你心里没点数?”其实,凤明月想的和凤雨儿一样,要不是这里人多,她早就动手了!还能让这小毛丫头蹦跶这么久?
  “你!贱人!”
  凤雨儿自幼受宠,何时受过这等侮辱,怒火越烧越旺,她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朝着凤明月打过来!
  凤明月薄唇勾起一个清冷的弧度。
  既是她主动送上门的,那自己就不必客气!
  她抬臂,反手将凤雨儿的胳膊一歪。
  “咔嚓——”一声。
  凤雨儿的骨头竟然被生生被扭断!
  “啊——”
  凤雨儿疼的大叫,抬头刚要骂,就跌进凤明月冷如冰窖的眸子中!
  她小脸一白,顿时将话憋了回去。
  “明月,你这是做什么!”柳氏震惊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7章 残害手足?


  不仅仅是柳氏,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凤明月就那么轻轻一扭,怎么就把凤雨儿的胳膊拧断了?
  凤明月对着柳氏不屑的轻嗤一声:“你没见她刚才要打我?当然是正当防卫!”
  “逆女,你这是公然残害手足!”凤建邺拍案怒道,这小贱种,竟敢当着他的面打伤他疼爱的小女儿,简直比不把他放在眼里!
  “是啊姐姐。
”凤晴思委屈的开口:“雨儿不过是开玩笑,你怎么能那么用力,把雨儿伤成这样?”
  父女俩一唱一和,把一顶恶意残害手足的帽子扣给了凤明月。
  众人听了这话,看凤明月的目光也鄙夷起来。
  “这姑娘,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狠毒?”
  “那可是她的妹妹,她也下得去手?太无情了吧!”
  “凤家怎么养出这样的逆女,寡廉鲜耻,有辱门风啊!”
  听着众人的斥责,凤明月不以为意,只是轻嘲一声。
  “在坐的亲族耆老也都看见了,我没用多大力气,谁让她这么不经打?”
  她确实没用多大力气,只是精通医术的她,知道人哪个地方最脆弱,最容易断而已!
  众人一时间无话可说,只因他们确实没见凤明月用力!
  “你!你还敢狡辩!”凤建邺气急败坏道。
  刚要发怒,他就被柳氏拉住。
  “好了,明月也不是故意的,别让王爷看了笑话。

  柳氏小声提醒着凤建邺,随即对下人说:“带三小姐下去疗伤吧!”
  凤建邺一经提醒,才想起王爷还在这儿,便没再责问。
  凤雨儿走后,柳氏转头看向凤明月,一脸慈爱。
  “孩子,婶娘从小就教育你做人要诚实。
你妹妹刚才话是难听了些,但我们总要给王爷个交代。
今日是你定亲的大日子,可你昨晚却没回来。
外面、都传你昨晚和男人在一起……明月,把实情说出来,婶娘不会怪你的。

  凤建邺赞许的目光看向柳氏,他这夫人处理事情一向可靠,让他省了不少麻烦。
  她做的很好,诱导凤明月承认,若是她不认,别人也不会相信她。
  毕竟彻夜不归是事实,一个小女孩,一晚上在外面,肯定被那些流氓混子玷污了。
  只是,凤明月不是以前的傻子了!哪有那么好骗?
  在众人都焦急的等凤明月的回答时,她只是风轻云淡的坐下,抿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口。
  “你原谅我就行了?你可以做皇室的主?”
  凤明月这一句话说的轻松,却让五王爷和凤建邺都变了脸色。
  “或者,你想让我说,我与五王爷有婚约,却故意私会别的男人?公然侮辱皇家?”
  公然侮辱皇家这几个字,她咬的极重,因为这是要株连满门的大罪!
  “够了!”
  凤建邺连忙拍案而起,亏他刚才还相信柳氏,结果不但没解决了凤明月,还差点把全凤家害了!
  “你这无知的妇人,在这胡说八道什么,还不赶紧下去!”
  见凤建邺发怒,五王爷的脸色也极为难看,柳氏心中一慌,连忙道歉,而后不甘心的转头离开。
  她本想自己算无遗策,把这小贱人杀死,再给她一个不洁的罪名。
  到时候皇家念在她是个傻子,也已经死了的份儿上,自然不会降罪凤家,她的晴思就有机会嫁给五王爷!
  谁知道这小贱人不仅没死,还突然间不傻了。
她苦心经营的这一切就被这样化解了?她不甘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8章 北冥辰,闻之色变的名字


  柳氏走了之后,凤建邺连忙对冷君骁道:“王爷,刚才是那妇人信口胡言,您可别当了真。
明月已经回来了……还请王爷切莫怪罪于她。

  凤明月知道,凤建邺这么说,是怕冷君骁连带着怪罪凤家,根本不是为她说情。
  “罢了,只要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本王便不会责怪凤家。
”冷君骁淡淡道。
  “谢王爷,王爷果真如民间所传,仁义宽宏。

  凤建邺对着冷君骁奉承了一番,然后转头,冷眼看着凤明月。
  “逆女,你昨晚一夜未归,到底是做什么去了?”
  他态度冷硬,语气带着几分压迫,凤明月讨厌这样的质问!
  冷哼一声:“关你们什么事?”
  “你!”凤建邺不知道凤明月今天是怎么了,总是忤逆他,气得他直咬牙:“你身为准王妃,自然应该待在闺房中待嫁,大晚上跑出去做什么?”
  凤明月听了他的话只觉得搞笑。
  明明是他们这些人把她掳走的,现在哪来的脸问她跑出去做什么?
  她刚要开口反驳,旁边的凤晴思连忙柔声开口:“姐姐。
爹爹虽然态度不好,但也是担心你啊。
你没回来,把我们都急坏了,你昨晚……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凤明月唇角一勾,这白莲花演技太拙劣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她的意图。
  “是啊,出了些意外。

  凤明月直接点头承认。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凤明月会大方的承认,难不成她又变傻了?
  “那你出了什么意外?有没有受伤啊?”凤晴思急切道。
  “意外的……杀了两个歹徒。

  凤明月唇角微勾,一字一顿,声音清冷无比,那幽森的话语,竟让凤晴思心中生寒。
  “姐姐、你,你杀了人?”
  众人听了这话也十分惊骇,尤其是一些旁支亲戚,要不是她们的身份不方便多说话,早就上去教训凤明月了。
  凤明月毫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只戏谑一笑。
  “我倒想问问你,凤晴思,昨夜你找歹徒把我掳走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凤晴思眼眶立刻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姐姐,我一片好心,你怎么可以污蔑我!”
  “污蔑么?那两个歹徒临死之前可是一直求饶,叫我来找你,他们还说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不会武功怎么杀人?”一时间,凤晴思的小脸红白交错。
  “人当然不是我杀的,而是北冥谷主——北冥辰!”
  凤明月的声音抑扬顿挫,说的在场的人纷纷变了脸色。
  毕竟,北冥辰是令人一个闻之色变的名字!
  “北冥谷主?你见到他了?”冷君骁闻言,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
  他一直想拉拢北冥谷的力量为自己所用,却从没见过那个神秘的谷主。
  凤晴思听到北冥谷主的名字时,也是心头一颤,如果这傻子这么好运,真遇到了北冥谷主……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那么好运!
  “北冥谷主那么尊贵神秘之人,怎么可能会让你碰到!”凤晴思不禁质疑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是恰好罢了。
诸位若是不信,我倒是可以请他来作证!”
  凤明月已经和北冥辰说好了,每周见一面,为他诊治一次,要让他做证人自然不难。
  在场的人听后又是为之一震。
  他们相信,凤明月能说出这番话并不是夸大!因为没有人请得动北冥辰,更没有人敢拿他作吹嘘的筹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9章 明月是本王未来的妃


  凤晴思本想借机会解决了凤明月,没想到她反将一军!
  若是她能请来北冥谷主,再顺着那两个歹徒查下去,不就能查到自己和母亲头上了?
  若是王爷知道自己用了这样狠毒的手段,不肯娶自己可怎么办?
  她心慌地绞着手指,想着怎么掩盖此事,就见凤建邺站了出来。
  “都是自家姐妹,什么作证不作证的,明月没事就好。
至于定亲的事情,王爷,你……”
  “慢着!”还不待他说完,凤明月便冷声开口:“叔叔急忙转移话题做什么?你女儿在我定亲的前一夜把我掳走,难道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你这不是清清白白的回来了,也没事吗?叔叔从小便教导你以和为贵,又何必把事情闹大?”
  凤建邺冷面,严肃的说道。
  可他忘记了,面前的凤明月已经不是那个,被他凶了就吓得发抖的傻子了。
  “呵,若是我掳走了凤晴思,你们一定不会放过我吧?怎么我被害就不了了之?我告诉你们,天底下没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在我这,更——没——有!”
  凤明月凌厉的目光投向凤建邺,字字句句带着压迫的力量。
  这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凤建邺生出一种被威胁的感觉!
  他极其厌恶这种感觉,正欲发作,便听五王爷清冷的开口。
  “凤大人,明月不过是为自己讨回公道,你这样的态度怕是会伤她的心。
况且,明月是本王未来的妃,身份尊贵,受不得委屈!”
  凤明月睨了一眼北冥辰,他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看起来倒像个温润君子。
  只是,自己刚才那样被污蔑,他都冷眼旁观,现在听了北冥辰的名字,就想起自己是他未来王妃了?
  冷君骁,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装高冷的伪君子。
  倒是凤晴思,听了冷君骁的,身形一晃,差点晕过去。
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王爷他说,他要娶的是凤明月?
  怎么可以!
  “王爷,凤明月她和男人在外面了一晚上,她脏了啊!您是高贵的王爷,怎么可以娶她一个..!”凤晴思激动道,此刻她已经完全顾不上形象了。
  然而她不知,既是北冥辰出面,又怎么会护不住凤明月呢?况且,冷君骁也不在意凤明月是否清白。
在他眼里,只要有价值,就是可以的。
  “放肆!不得无礼!”冷君骁冷声道:“明月说是你害了她,要是让本王查出来真是你干的,也绝不饶你!”
  凤晴思听着这些伤人的话,只觉得快要窒息了,头一昏,瞬间倒了下去。
  看着凤建邺急急忙忙地叫医生,凤明月有些无语。
  这些害她的人,怎么这么容易对付?
  只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胳膊被打折,一个被轰走,还有一个根本没用她出手,就被气晕了过去。
  啧啧,真没挑战性。
  等凤建邺忙活完了,才对冷君骁抱歉的说道:“王爷,定亲的事情可否推迟几日再议?老臣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啊……”
  “也好,那便请宾客先行离开吧。

  冷君骁点点头,待那些宾客走后,他又道:“明月被陷害一事,请凤大人务必查清,本王的准王妃,不可以被诬陷。

  凤建邺连忙答应:“王爷说的是。
明月啊,你且放心,叔叔一定会调查这件事的真相!”
  凤明月知道凤建邺也不过是口上承诺,却不会真的去查。
  也罢,草不能一下子斩了,要慢慢除根才行,收拾这些渣渣不急于一时。
  “好,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言罢,凤明月就要离开,却被叫住。
  “等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10章 明月的心可有变?


  凤明月顿住脚步回眸,便见五王爷温温润润地对她见了个礼。
  “明月,方便与本王小叙一番吗?”
  “五王爷不是早想退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也不想绕弯子,直接拆穿了冷君骁。
  “谁说本王要退婚!只是因凤家的家事,延迟了定亲礼!明月,你我的婚约是先皇拟定的,非你我想退就能退的。
”冷君骁认真道。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凤明月,这婚不好退。
  也罢,刚好她暂时还不想退婚,要不然拿什么去恶心凤晴思和柳氏呢。
  “既如此,不如请五王爷移步到我住的院子?”
  凤明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她本不想搭理,既然他主动搭讪,那么就带他去看看准王妃住的是什么破地方!
  “不可。

  凤建邺连忙阻拦,要是五王爷见到他把将军嫡女安置在破败茅屋,他的老脸就丢尽了。
  “王爷,将军府的花园虽比不上皇家,但也算别致,明月啊,你带着王爷去花园看看吧。

  凤明月点头道:“也好。

  等凤明月带着五王爷走后,凤建邺连忙吩咐身旁的小厮。
  “快,让夫人看住大小姐,务必不能让她带着五王爷回自己的院子!”
  ……
  时至暮春,将军府的花园柳绿莺啼,花好蝶舞。
  而在冷君骁眼里,这满园的风光也不及凤明月一颦一笑。
她这样的倾城之姿,倒也担的起他正妃之位。
  况且,她还认识北冥辰!
  “明月,你真的认识北冥谷主?”冷君骁柔声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凤明月懒得理这伪君子:“你既不信,又何必问?”
  冷君骁眸子微眯,凤明月是真变了,她从前从不会用这样清冷疏离的语气对他说话。
  “本王自然是相信明月的。
我与你自幼交好,只是后来我公务繁忙,你也不出闺阁,也就时常见不到,可不要生疏了感情。

  他要好好笼络凤明月,只要得到了凤明月,就与北冥辰更进了一步了!
  “自幼交好?”
  凤明月忆起,她和五王爷的确是青梅竹马,因此,当时先皇给两人定了亲。
  冷君骁是不是公务繁忙,凤明月不知道,她只知道但凡是有他场合,柳氏都不会让她去。
  有几次她软磨硬泡争取来机会见了冷君骁,却在他面前出尽了丑。
  那时的冷君骁温润和善,并没有和别人一样嘲讽她,反而安慰她,以至于原主对冷君骁的感情是越来越深。
  然,现在的凤明月已非昔人,对这假仁假义的冷君骁,实在没什么好感。
  “明月,你小时候就说过非我不嫁,这份情我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明月的心可有变?”
  冷君骁见凤明月迟迟不说话,便绕到他面前,认真的眸子里含情脉脉。
  凤明月一脸冷漠道:“你也说那是小时候的事儿了,儿时的戏言不必当真。

  冷君骁没想到,那个一直倾慕自己的凤明月,会干脆的拒绝自己。
  本以为对她好点,她就恨不得整个人贴上来。
  如今的凤明月不仅人变了,心也变了吗?不可能,这女人定是欲擒故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第10章 明月的心可有变?


  凤明月顿住脚步回眸,便见五王爷温温润润地对她见了个礼。
  “明月,方便与本王小叙一番吗?”
  “五王爷不是早想退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也不想绕弯子,直接拆穿了冷君骁。
  “谁说本王要退婚!只是因凤家的家事,延迟了定亲礼!明月,你我的婚约是先皇拟定的,非你我想退就能退的。
”冷君骁认真道。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凤明月,这婚不好退。
  也罢,刚好她暂时还不想退婚,要不然拿什么去恶心凤晴思和柳氏呢。
  “既如此,不如请五王爷移步到我住的院子?”
  凤明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她本不想搭理,既然他主动搭讪,那么就带他去看看准王妃住的是什么破地方!
  “不可。

  凤建邺连忙阻拦,要是五王爷见到他把将军嫡女安置在破败茅屋,他的老脸就丢尽了。
  “王爷,将军府的花园虽比不上皇家,但也算别致,明月啊,你带着王爷去花园看看吧。

  凤明月点头道:“也好。

  等凤明月带着五王爷走后,凤建邺连忙吩咐身旁的小厮。
  “快,让夫人看住大小姐,务必不能让她带着五王爷回自己的院子!”
  ……
  时至暮春,将军府的花园柳绿莺啼,花好蝶舞。
  而在冷君骁眼里,这满园的风光也不及凤明月一颦一笑。
她这样的倾城之姿,倒也担的起他正妃之位。
  况且,她还认识北冥辰!
  “明月,你真的认识北冥谷主?”冷君骁柔声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凤明月懒得理这伪君子:“你既不信,又何必问?”
  冷君骁眸子微眯,凤明月是真变了,她从前从不会用这样清冷疏离的语气对他说话。
  “本王自然是相信明月的。
我与你自幼交好,只是后来我公务繁忙,你也不出闺阁,也就时常见不到,可不要生疏了感情。

  他要好好笼络凤明月,只要得到了凤明月,就与北冥辰更进了一步了!
  “自幼交好?”
  凤明月忆起,她和五王爷的确是青梅竹马,因此,当时先皇给两人定了亲。
  冷君骁是不是公务繁忙,凤明月不知道,她只知道但凡是有他场合,柳氏都不会让她去。
  有几次她软磨硬泡争取来机会见了冷君骁,却在他面前出尽了丑。
  那时的冷君骁温润和善,并没有和别人一样嘲讽她,反而安慰她,以至于原主对冷君骁的感情是越来越深。
  然,现在的凤明月已非昔人,对这假仁假义的冷君骁,实在没什么好感。
  “明月,你小时候就说过非我不嫁,这份情我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明月的心可有变?”
  冷君骁见凤明月迟迟不说话,便绕到他面前,认真的眸子里含情脉脉。
  凤明月一脸冷漠道:“你也说那是小时候的事儿了,儿时的戏言不必当真。

  冷君骁没想到,那个一直倾慕自己的凤明月,会干脆的拒绝自己。
  本以为对她好点,她就恨不得整个人贴上来。
  如今的凤明月不仅人变了,心也变了吗?不可能,这女人定是欲擒故纵!
继续阅读《倾世医妃太闹腾》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