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天睿,纪少(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纪天睿
简介:人前,她是温和无害的涂家千金,人后,她一手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直到有一天,某女的动静传到了黑帝的耳朵里……低沉悦耳的嗓音:“女人,别说你最近忙到不接电话,只为了那块地皮
”某女:“是啊,不说了,我忙得很……”电话那边沉默了一刻:“今天晚上来我房里,要多少,地图上自己划
”...
角色:纪天睿,纪少
纪天睿,纪少(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的酒吧,你也敢砸


  酒吧一角。

  涂然然旋转着手中的高脚杯,轻轻闭眼享受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劲爆的音乐似乎不能影响她半分。

  她刚刚回国,美名其曰“奉父母之命,和未婚夫培养感情”,其实是被逼得紧了,来享受难得的自由时光,顺便把这婚约搅黄。

  “然姐,回国也不通知我们一声。”一个胖女人笑嘻嘻的从后面拍了她一把,“想死你了!”

  “我可不是来搞突击检查的。”涂然然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这次回国,我专程来‘搞’一个人。”

  胖女人打了个哆嗦,这混世魔王又想坑谁了?她还是躲远点,以免遭殃。

  这事,“嘭”地一下,有人被大力摔到地板上,一张桌子被踹翻。

  “砸了。”一声冷冷的命令,低沉磁性的嗓音,似乎能钻到人的心灵深处。

  涂然然猛地睁眼看向来人,只见一个身形颀长,面容冷峻的男人领着一众黑衣保镖走了进来。

  男人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眼神,上帝给了他一副迷惑万千少女的完美面容,即便是板着脸,也依然有女人为他尖叫。

  看衣着,黑色大衣下是纯手工定做的褐色休闲装,涂然然一眼就看出这人身家不菲,八成是哪个纨绔子弟。

  “快走,那是纪少。”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顿时就像是炸开了锅一般,刚才还在疯闹的客人,几乎都慌慌张张往几个出口蜂拥散去。

  只有涂然然坐在原地不动,眼睛眯起,不知道是在享受杯中的酒水,还是在仔仔细细的盯着那个男人。

  刚回国就遇到有人在她的地盘上闹,来得正巧啊。

  “然姐,怎么办?”胖女人见到那个男人也是一震,显然是知道些什么,面色僵硬,悄悄的问道。

  “凉拌!”没好气的对着杯子再喝一口,“要是连个男人都应付不了,你这个月就白干了。”

  我的祖宗啊。胖女人眨巴眨巴眼,问:“你知道那是谁么?”

  “谁?”她刚回国,现在的形势根本不熟悉,难道世界上长得帅的男人她都得叫得出名字?

  “纪天睿啊!”

  “啥?”涂然然差点把酒给吐了出来。

  纪天睿,她的未婚夫啊!

  正犹豫要不要行动,这时一个保镖正抄起了一把椅子,往一块装饰用的壁画砸去,哐啷一声,碎片飞溅而出。

  涂然然看着一地的碎玻璃,心里那个肉疼,这可是她花自己的银子买的!

  好,纪天睿是吧,本小姐记住你了。

  她倒要试试这个纪少有什么本事。

  于是,推了胖女人一把,假装严肃道:“你怎么管事的,再不上去,这些损失都在你工资里扣。”

  纪天睿的目光恰好向她的方向扫过,从他走进来的一刻,敏锐的洞察力,让他很快就注意到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所有人看到他,都是惊惶,害怕,唯独这个女人,从始至终都一脸淡然,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你们都给我停停!”胖女人被涂然然推出来,绕了个弯,走到纪天睿对面,不卑不亢,“这不是纪少么,砸我的店,是哪儿招待不周?”

  纪天睿收回目光,看着满目的狼藉,面色不动:“把你们这儿真正能主事的人叫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2章 不信?搜身啊


  胖女人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这男人眼睛真毒,一下就看出她只是个帮人打工的。

  眼神求救似的望向涂然然那边。

  涂然然见她公然卖队友,眼神里多了一丝无奈,知道横竖都躲不过了,啪地放下酒杯,朝纪天睿的方向走去。

  纪天睿重新打量这个大胆的女人,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瓜子脸,看上去很嫩,眼神却有不符年龄的冷彻,似乎对他的气场浑然不惧。

  一步一步,脚步轻轻,高贵优雅,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完美的身段,整个人就像漫步在墙顶的黑猫。

  “然姐……”胖女人见涂然然出声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

  见她这样称呼,纪天睿看着涂然然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玩味:“你就是这儿幕后的主事?”

  “什么幕后主事,我是酒吧的老板,一个庸俗的商人,仅此而已。”涂然然打着哈哈,“谁都知道我虽然视财如命,但依然是个三好公民,纪少莫非是砸错店儿了?”

  纪天睿身边那个刀疤男一眼狠狠的瞪过来,涂然然缩了缩脖子。

  瞪什么瞪?狗仗人势!

  “别拿商人的那一套糊弄我。”纪天睿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女人,最好是识相一点,不然,遭殃的可不止这个酒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涂然然歪头,魂游天外的思索了一会儿。她才刚刚回来,这儿的事一直交给手下打理的,难道出了什么差错?

  “还在这里装蒜!”刀疤脸怒道,“前天放在龙成酒店的文件,转个身儿就消失了,你们的人胆子还真大,销毁监控录像就有用?”纪天睿通天的本领,一查就查到了这里。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明着和纪少挑衅的,今天他们来这里,就是要看看这破酒吧背后有谁在撑腰,没想到大人物没引出来,倒是来了个不长眼的女人。

  美是美,但脑子不好使,就算是想吸引纪少的目光,也别用这种方法,纪少对女人,根本不会怜香惜玉。

  涂然然脑中“嗡”地一声响,完蛋,是陷害,还是哪个不长眼的手下干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想撇也撇不清了。

  因为心虚,首先气势上就弱了三分,涂然然僵硬的笑了笑,脑子飞速的想着主意。

  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人,心一横,涂然然扬起手,穿过自己的发丝,将黑色直发撩到了耳后。

  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做什么都是赏心悦目,可惜面前站的是个不懂风情的大男人,对她的动作熟视无睹。

  纪天睿要的是结果,没兴趣和一个女人周旋,冷声警告道:“要是磨平了我的耐心,我不介意直接让你们关门大吉。”

  “你不是怀疑我偷了那什么文件吗?”涂然然眨巴眨巴眼睛,坏坏的笑,张开了手臂,“怀疑有什么用,不是耽搁不起时间吗?纪少倒是简单粗暴一点,搜身啊。”

  紧身的深V黑衣包裹着女人完美的曲线,脖颈部的雪肤光滑白皙,令人忍不住想上前一亲芳泽,涂然然清楚的看到,纪天睿的喉头滚动了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3章 要不把我赔给你


  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纪天睿没有动,手底下的一帮子也不敢说话;涂然然保持着姿势,面上看似轻松,心底却悬得慌。

  这个男人喜怒不形于色,她该死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爸妈说了千遍万遍纪天睿怎么怎么的优秀,但她还是听到过小道消息,有说纪天睿不学无术,纨绔子弟一个,也有说他冷面无情,手段狠厉,就不知道哪个是真的。

  终于,在她手举得酸了的时候,纪天睿嘴角微微的上扬,突然俯下身子,在她的耳旁用低沉的声音的说道:“这样搜身,不彻底。”

  涂然然浑身一个战栗,有种被猎人盯上的不好的预感,眼神突然戒备起来。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男人完美的侧脸,棱角分明,眼睛危险的眯起,眸中闪烁着兴味。

  见到她的反应,纪天睿笑意更深,接着道:“不如去房间仔细搜搜,看你身上究竟有没有藏着文件。”

  说罢,一把扯起她的手臂,对手下人打了个撤退的手势。

  胖女人见涂然然要被带走,刚准备动,涂然然突然回头,给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别动。”胖女人对周围那些跃跃欲试的店员们轻声道,“然姐又在打歪主意了。”

  “可这次的对象是纪少啊……然姐刚回来,根本不清楚形势,惹上了纪少……”

  后面的话,涂然然已经听不清楚了,只被纪天睿一手丢到了车里,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你这人肯定没有女朋友。”揉了揉红肿的手腕,涂然然嘴上抱怨,装作没有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冷意,“不是说去房间好好‘搜搜’么,换成车里也不赖。”环视了一下车中,可以用“低调的奢华”来形容。

  纪天睿挑眉,这个女人是在挑衅?

  挑起她白皙而有着完美曲线的下颚,带有侵略性的目光,直视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轻轻俯身,仿佛下一秒,就要吻上去。

  涂然然一脸呆愣,完全不在状况之内。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刚反应过来,他放大版的俊脸就出现在面前,温热的呼吸轻轻打在她的面颊上,有着男人干净好闻的味道。

  然而,在她以为他要吻上她时,他突然停住了,深邃的眸子,她一瞬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那份文件,把你的酒吧卖了也还不了债。”他说。

  涂然然腹诽,本小姐还有许许多多的产业,涂家也算有点儿家底的,不就是一份文件吗,又不是真的还不起。

  要不是怕被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我心爱的酒吧当然不能卖,要不把我赔给你?”涂然然假笑道。

  她是个欺软怕硬的奸商,没什么骨气,谎话连篇,反正承诺什么的,最不值钱了。

  给纪天睿挖了个大坑,就看他愿不愿意跳。

  见她笑得并不很真心实意,纪天睿突然就来了兴趣。

  “多少人排着队想要和我春宵一度,女人,设计来接近我,现在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演给谁看?”男人么,不外乎都喜欢挑战一下这些不温顺不驯服的女人,来满足自己的征服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4章 爱做的事


  “我哪儿能有什么目的。”说着相反的话,涂然然笑靥如花,换了个话题,状似不经意的问,“阿斯顿马丁?”

  从小就有人说她笑起来好看,一张脸灵气动人,就连纪天睿也闪了闪神。

  对于男人来说,她是个妖精,对于女人来说,她是个魔头。

  “怎么,喜欢?”见她竟然从车的内置里竟然就能看出车型,纪天睿对她的惊讶多了一层。

  男人爱的是名车,女人关注的是奢华,这个女人大概也不例外。

  “很符合你的品味。”涂然然眼中有狡黠闪过,突然瞟到窗外,喊道,“停车!”

  司机询问的看向纪天睿。

  真是听话的属下。涂然然撇了撇嘴,突然趴到纪天睿的肩上,耳语道:“买杜蕾斯啊。”

  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体一僵,司机见状,似乎懂了少爷的意思,立马靠边停车。涂然然坏笑着,满足的跳下了去。

  当然,她虽然走向了药店,但一出纪天睿的视线,到车里看不见的角度时,脚步一转,往电子设备专卖店快步走去。

  过了一会儿,涂然然乖乖的上了车,一脸的笑容。

  一路上她都变得很乖很安静,直到被丢到一张极其舒适的King-size床上,而且没有丝毫的反抗,没有欲拒还迎,甚至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儿。

  就像猫咪玩毛线球一眼,懒懒的,萌萌的,是男人看了,眼神都要柔三分。

  “好舒服……这什么被子,我也去买一床……”白嫩的小手去揪被子角儿上的标签,翻来翻去找不到,涂然然一脸苦恼,完完全全忘了还一个男人站在床边。

  “订制的。”瞟了一眼她的穿着,衣服似乎是哪儿的地摊货,虽然,地摊货穿在她身上,都十分有型,但,要承认她买不起的事实。

  涂然然狠狠瞪了纪天睿一眼,这男人小看她!

  本小姐喜欢地摊货怎么了!本小姐有的是钱!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小气才喜欢趁商店打折的时候挑衣服呢!

  纪天睿以为她被看穿心事恼羞成怒了,心里自然就给她打上了“穷”、“小气”、“喜欢闹脾气”之类的标签,心里莞尔,还是小女孩脾气。

  至于那份文件……他猜想,这女人看上去还不够老成,也不过是个被踢出来挡枪子儿的,真正和他过不去的幕后之人,还要从她嘴巴里撬出来。

  “你喜欢,我明天就叫人送去。”于是纪天睿把涂然然完完全全当做女孩子哄,突然记起一件重要的事,“小猫咪,你的名字?”

  “他们都叫我然姐,你也这么叫我,我就更开心了。”涂然然对他的称呼很不满意,勾了勾手,“过来,做点我们爱做的事儿。”

  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女人。纪天睿拧眉,没动。

  涂然然却一把扑了上来,强行去解他的衣扣。

  谁也没有发现她眼底闪过的幽光。

  “这么心急?”纪天睿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的主动,甚至有些不习惯女人挨得那么近,小退了一步,抓住她作乱的手,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

  涂然然心下冷笑,装得和情场老手一样,纨绔子弟?面对她这样的美女引诱都坐怀不乱,分明是克制力极强的人。

  真是个表里不一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5章 真把她当兔子?


  “怎么,不是来‘搜身’的么?不动了?”看好戏的神色,涂然然看着面带尴尬的纪天睿,眼中有了几分促狭的笑意。

  叫你装,现在还装得下去么?

  纪天睿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这女人的手,连忙掩饰的放开,干咳一声,又退了一小步。

  涂然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恶魔般的微笑挂在脸上,近了一步:“你怕女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

  “你想知道?”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质疑,纪天睿挑眉,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一个穷商人,谁给她的胆子。

  “你迟迟不行动,我还以为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涂然然继续激他。

  “这是你自找的。”

  他欺身而上,把她圈在两臂之间,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

  涂然然十分主动,有意无意的,把最美好的全部展现出来,蛊惑着、引诱着他的采颉。

  她有诱惑人的资本。

  就在两人坦诚相对,要破开最后的壁障的时候,涂然然眼神一利,突然一个断子绝孙踢!

  见到她的眼神就觉得没好事,纪天睿本能的防范,膝盖一压,顶住了她想要作乱的脚。

  “性子很野啊。”

  纪天睿眼神阴鹜的瞟到地下的衣物,显然,这女人在脱衣服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秒钟穿上的准备,叠放得刚刚好。

  显然早有预谋!

  涂然然心中大骇,她放松了警惕,纪天睿其实根本不像表面上的那样纨绔无知,相反,他身体的反应速度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

  就刚才那一下,她就可以肯定,他的身手不在她之下!

  想她涂然然是什么样的小恶魔?从小到大,论身手,她还从来没有在别人的手上吃到过亏,偏偏这一回国就遇上了硬茬!

  “帅哥,哦不,纪少,打个商量呗。”涂然然讪笑。

  “没得商量。”

  纪天睿在她的耳畔落下一吻,微翘的唇透出了几分难得的好心情,原本锐利如鹰隼般的眼,就像是抓到了好玩的猎物,透出愉悦的光。

  涂然然俏脸一红,愤愤的盯着他。

  “是你故意引诱我的,如果我不彻彻底底的‘搜身’,不是让你看笑话么……”低沉喑哑的嗓音传来,“既然故意惹了我,那就要有被吃掉的觉悟……”

  “那份文件值多少钱,你只管开价,我赔双倍,双倍!”涂然然被吓住了,伸出两根手指,忍着肉疼的表情说道。

  “哦?看你的衣服,不像是能赔得起的,除了那家酒吧,难道你还有其他的产业?”

  纪天睿磨蹭着她的肌肤,蓄势待发的样子,看得涂然然头皮一紧。

  “有有有,你先停下我们再谈,价钱绝对公道!”她的敛财手段多了去了,帝都哪块地盘没有被她掺一脚?不说她自己的,涂家的家底也摆在那里。

  纪天睿轻笑出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傻瓜,这个时候停得下来,我还是个男人么?”

  说罢,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6章 早有预谋


  涂然然被折腾了一夜,直到凌晨,纪天睿才把她圈在怀里,阖上眼睛浅眠。

  她不知道被他翻来覆去的整了多少回,睡着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是他俊美的面庞,昏了又醒。

  悄悄的想要从他的怀里离开,却发现,只要她一动,就算是轻轻的动一根小指头,都没有力气。

  心里不知道咒骂了这厮多少次。

  她可是从小习武的人啊!不管是身体的柔韧度还是抗打击能力,都比别人强了不止一个级别的啊!

  他他他他这个……禽兽!

  深呼吸两下,涂然然悄悄的把他的手移开,抓了一个枕头塞进他怀里,然后抽身而出。

  还好这张床的质量有保证……

  松软的大床给她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从床边滚下去,就像是一片羽毛落地,根本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不过刚一落地,涂然然又忍不住的在心里咒骂一声混蛋。

  她的身体就好像被什么碾过一样,不仅仅是腰肢酸软浑身无力,这一下床,腿脚好像就不是自己的了,站也站不稳!

  涂然然黑着一张脸,把早就准备好的带有针孔摄像头的纸巾盒拿走,狠狠瞪了纪天睿的睡颜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虽然,是她为了拿到这东西,刻意引诱他的。

  事实也证明,她的魅力没有下降。

  但是……她没打算真的献身啊!这个看上去只是个纨绔子弟的纪少,究竟什么来头!这么厉害!

  ……

  上午,上班时间。

  海天集团的员工们今天死气沉沉,说话都不敢大声,只因为今天纪总的表情不太好看。

  他们的纪总以前从不鸡蛋里挑骨头,可以说,对待员工向来不错,可今天不知道是为什么,整个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脸色黑得可以。

  以前,纪总除了大事会过问一下,基本是放权,整天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今天却出奇的准时上班,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吃错药了?

  而此时的纪天睿,正在电脑前,反反复复看着一封邮件,眼神冰冷。

  只见屏幕上是一行大大的标题:纪天睿,婚约作废!

  再往下翻,是一个视频,拍摄角度好巧不巧的引人遐思,女人的脸已经马赛克掉了,但两人的动作,难免不被外人以为他们有些什么。

  后面的署名,涂然然,他的未婚妻!

  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涂然然为什么今天就能知道?唯一的可能,那只小野猫把视频给了涂然然!

  “我说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想到今早睁开眼睛,抱着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一枚枕头,纪天睿的眼里多了一丝玩味,就像是棋逢对手一般,对这只小野猫产生了些兴趣。

  想要破坏他的婚约,这是对他的挑衅,还是芳心暗许,想要上位呢……

  不去想其他可能,打定主意,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涂然然。

  听到一连串的忙音,直到他以为对方故意不接的时候,对面才终于有了反应:“喂?”

  “我是纪天睿,关于婚约的事,我想和你谈谈。”

  “……”对面先是愣了几秒,刚才洪亮饱满的声线好像是幻觉,嗫嚅着说,“能有什么谈的。”甚至还带了抽气的声音。

  殊不知,电话那头的涂然然卡着嗓子,一脸得逞的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7章 败给了一个男人


  这一边,涂然然不等纪天睿说完,光速掐断电话,随意的丢到了沙发上。

  她就是要给纪天睿甩脸子,就是敢掐他电话,惹了她这个小恶魔,纪天睿别想安生。

  就让他胡思乱想去吧!

  “给我好好解释解释,文件的事,是哪个不长眼的干的?”收敛了心中作乱的恶魔因子,涂然然双腿交叠,漫不经心的斜倚在沙发,沉声道。

  下面的人都噤了声。

  然姐变脸的速度堪称第一,这下应该是被惹毛了。

  这时胖姐推门走了进来,见到涂然然脸色不好看,连忙笑道:“然姐,你刚回国哟,别操心这个操心那个的。”

  “我怎么不操心,”涂然然揉了揉太阳穴,“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在天子脚下搞小动作,就应该背地里偷偷的搞,你们还真行!直接招惹上了人家!”

  胖姐一愣:“然姐说的是纪少的事?”

  “不然呢?”翻了个白眼。

  胖姐大呼冤枉:“我们哪儿有那个胆子,这不是然姐干的?”

  涂然然猛地一拍桌子,腾地站起。

  文件的事如果不是她的人干的,那会是谁?!

  有人在背后阴她!

  “查!”

  一声冷喝,下面的人都缩缩脖子,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纪天睿没有你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在弄清楚他是哪路人之前,我们做的事情,千万不能被他知道了。”努力呼吸几口,平复了一下气息,涂然然只觉得什么倒霉事儿都被自己赶上了。

  她只是见到纪天睿欺负到自己的地盘上了,气不过,就设计想要把他的不雅照拍下来,作为悔婚的借口。

  可然后呢?千算万算,没算到纪天睿是个练家子,还比她厉害!

  从小到大都是武术冠军的涂然然生出了一股挫败感,一手托腮,一手恶狠狠的揪着沙发的皮。

  她亏了啊亏了!

  守了十八年的身子竟然给了一个将要被她悔婚的男人,虽然说是个帅哥,但她不服啊!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猜出然姐心中可能有股恶气,但不知道那股怨念是怎么来的。

  最后还是胖姐不怕死的出列了:“然姐,想什么呢,别气坏了身子。”

  涂然然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胖姐留下。”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涂然然一把瘫在了沙发上,作咸鱼状,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遇上什么事儿了?”胖姐就像是她亲和的邻家大姐姐,坐在了一边,关切的看着她,“这可不像以前的你。”

  “败给了一个男人!”涂然然一拍沙发,坐起,想到纪天睿,气就不打一处来,“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输给一个男人过!”

  “难道是纪少……”

  涂然然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想到昨晚的“战况”,轻咳了两声,忙把话题掩了过去:“你盯紧点儿,酒吧肯定混进了不该来的人,有人要害我们。”

  “想害我们的人还不多吗?本来就是个拉仇恨的行业。”胖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给你三天时间,文件的事我要找到元凶。”涂然然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8章 逼她现身


  自从回到A国,涂然然难得的享有一刻自由的时光,白天酒吧不开门,她就和胖姐一起,熟悉帝都的街道。

  “在国外住的习惯么?”胖姐问道。

  “爸妈特喜欢管我。”涂然然撇撇嘴,“他们叫我不要和黑客们学坏了。”

  “也只有你,瞒住了上下一大家子。”胖姐无奈道。

  如果只看外表,涂然然此刻一身休闲装,看起来十分年轻,天真无邪的样子就像个学生妹,可惜,里面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他们要是知道我不仅学了黑客联盟的技术,还独创了个白客联盟和黑客们对着干,估计会打断我半条腿。”涂然然干笑了几声,“白客联盟在帝都的据点不多,你们可得给我守好了。”

  心里默默加了一句:特别是要防着纪天睿那个男人。

  夜幕的降临,意味着酒吧又开始营业了。

  酒吧的名字叫foxbar,是涂然然一时兴起给它的命名,但是此刻,它的招牌已经裂成了两半,昭示着受到的非人待遇。

  酒吧里的客人早就跑的远远的,生怕触怒了里面的那尊大佛。

  “人呢?”一声冷冷的嗓音,带着地狱一般凛冽的寒气。

  纪天睿站在昨晚站的位置,但没有见到涂然然的身影,周围的黑衣保镖神情肃穆,大有一言不合就开砸的迹象。

  我的神呐……

  “胖姐和然姐都没回来……”酒吧里的其他人都慌了手脚,然姐昨天没有解决纪少吗?为什么今天纪少又来了,而且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叫你们的然姐立马出现,不然,我不能保证,这里还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话音未落,提着大包小包的涂然然和胖姐两人出现在了门口,看着地上的狼藉,双双愣住。

  涂然然最先反应过来,知道纪天睿带人来找她麻烦了,一手丢开袋子,换上一副笑脸,向纪天睿的方向飞奔而去。

  黑衣人全都傻眼了。

  纪天睿听到背后轻盈的脚步声,没有动,直到那人把他抱了个满怀。

  “睿哥哥,我想你啦!”所有人都绷紧了脑中的那根弦的时候,偏偏是涂然然一道不符寻常的娇软声线响起,虽然她喊出睿哥哥的时候,心里着实被自己恶心了一把。

  虽然叫法有点恶心,但架不住这招有用……涂然然如此安慰自己,说不定纪天睿也被她恶心到了,扯平!

  可在别人听来——

  这是……撒娇?

  纪少和酒吧的幕后老板有情况?!

  围成一圈的黑衣人互相换了个眼神,心中都在庆幸,还好自己没有真的把这里砸了。

  小情侣吵架什么的么……

  而酒吧里的人,见到涂然然一脸灿烂的笑容,纷纷打了个哆嗦。

  然姐生气了呢……

  “早上走的时候一声不吭,你就是这么‘想我’的?”纪天睿被她双手环住,也没有动,越发的觉得这女人不简单。

  涂然然连带他的双手都环进了臂弯里,箍得紧紧的,这就是说,他不能做出任何攻击的动作,除非甩开她的手。

  “纪少日理万机,我是不想打扰你睡觉。”涂然然眨眨眼作无辜状,故意说道,“你来我的酒吧,这就说明你想我了,带那么一大票黑衣人干什么呀。”

  “不带人来,你哪儿会乖乖的跟我回去?”纪天睿轻笑,语露威胁之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9章 强行带走


  涂然然打着哈哈,三言两语的把纪天睿的盘问应付过去,在手下人战战兢兢的目光中,一步步的被他带走。

  挽着纪天睿的手臂,往外走了一步,涂然然回头,一眼望到不远处着急的胖姐,给了个安抚的眼神。

  纪天睿的手一紧,涂然然立马回神,讪笑道:“这个黑衣服的昨天没见过,是新来的。”

  谁都知道她看的是胖姐,但都不敢说话。

  马上到门外了,涂然然又忍不住,向后看了一眼,这次连胖姐的身影都看不到了,被黑衣人们挡住了视线。

  纪天睿的手环上了她的腰,威胁之意愈发的明显,似乎只要她不规矩一下,他的手也会开始不规矩的乱走。

  涂然然撇了撇嘴,还是扯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我真没看其他人,你手下有个人拉链开了……”

  装疯卖傻。

  纪天睿冷冷看了她一眼,脚步加快。

  涂然然几乎是被他的大力带出了foxbar的大门,笑容也坚持不住,垮了下去:“纪大少,你宰相肚里能撑船,放过小的呗……”

  “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你?”

  被纪天睿丢到了车的后座,涂然然见他脸色不好,也放乖巧了,不挣扎。

  他不会是吃软不吃硬吧?如果她撒娇的话,会不会……

  古灵精怪的涂然然皱着眉头想主意,冷不丁的对上了纪天睿的脸。

  “看我干嘛?”被他冷冰冰的目光看得头皮发凉,涂然然下意识的向后仰去,紧紧贴在了靠背上。

  “不仅偷了我的文件,让我损失了几个亿,还把录像传给了我的未婚妻,你胆子挺大。”纪天睿突然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这一笑就如同天雷地火,吓得她差点没跳起来。

  如果一直冷冰冰的样子,她还能接受,可他要是阴阳怪气的一笑……

  “文件的事绝对不是我干的!”涂然然平常就很懂说话的艺术,这下知道他生气,于是避重就轻,“给我三天时间,我已经在查了。”

  可纪天睿哪里是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的?

  “你很擅长用电子产品吧,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找到针孔摄像头的卖家,你说,我应不应该怀疑你的身份?”

  纪天睿越是笑,涂然然心里越是打鼓,索性豁出去了:“我不就是把视频给了你未婚妻吗,你难道不乐见退婚的事吗?应该感谢我知道不……”

  “呵。”纪天睿一根白净修长的手指头挑起了她的下巴,“你想嫁到纪家来,才用了这么个法子?”

  啊呸!

  如果现在手里有一块砖头,涂然然敢肯定,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往纪天睿身上拍!

  自恋狂!

  “就是不想嫁,才……”涂然然小声说,看到纪天睿扫过来的视线,连忙改口,“我绝对没那意思!真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打了什么歪主意,才早早的准备好了针孔摄像头?”纪天睿咬住这个问题不放,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那双爬满了幽暗的墨瞳,让她想到了昨晚的“凶残”,涂然然敢肯定,如果她再一句假话,他就要在车里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10章 混世魔王涂然然


  可涂然然是谁?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张口就能把谎话说的和真的一样。

  “其实我是想拿录像要挟你的,结果……”涂然然立马换了一张怯生生的表情,欲语还休的看了纪天睿一眼,“结果我没料到你这么厉害,把我……我一气之下,就把录像发给了你的未婚妻。”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还不着痕迹的夸了纪天睿一把。

  “昨晚挺热情的,现在怎么,害羞了?”

  纪天睿幽暗的眸子沿着她的领口向下,作为一个男人,关注点当然是她的反应,至于她胡编乱造的理由,他永远只听一半。

  因为这女人狡猾得很,说话真真假假,变脸速度快如闪电,着实让他不敢全信。

  “你干嘛!”涂然然捂住领口,警惕的眼神与昨晚如出一辙,“眼睛,挪开!”

  “不就是想让我退婚么?”纪天睿紧紧盯着她的眼神,不放过一丝的异样,“好,我就依了你。”

  涂然然余光瞟到他正摸出手机,心头一震。

  他不会是要打电话给自己吧!

  “你……你要干嘛……”涂然然有些心虚的问。

  “打电话给涂然然,亲自和她说婚约取消,怎么,满意吗?”纪天睿一手掂着手机,一边神色莫测的看着涂然然。

  “这个……”涂然然只有讪笑。

  满意,她当然满意,只要他不在她面前打这个电话。

  她的手机没有静音,就揣在兜儿里,要他真的打过来……想想就恐怖。

  纪天睿已经翻出了她的号码,就在指腹要轻触拨号键时,涂然然呼吸一滞,猛地从他手里夺了手机。

  “不愿意?”见她来抢,纪天睿眼中划过一抹好笑,任她拿去了手机,嘴角勾起。

  “这可是你的未婚妻,哪有这么草率的说退婚的!”涂然然义正言辞的说道。

  “色厉内荏。”纪天睿嗤笑道,“就知道你狡猾,没那么简单。但是要糊弄我,还少了些道行。”

  涂然然把手机丢还给了他,小声自言自语:“我是看你可怜,连未婚妻都没有的话,那不是成了光棍儿么……”

  “嗯?”

  涂然然对气氛毫无所察,一边出神的剥着指甲,一边继续说道:“这么二十好几的年纪,还是个处,可见是没有别的女孩子喜欢的,连未婚妻都不好好争取,以后不是光棍是什么……”

  “你再说一遍?”

  “啊?”

  涂然然回过神来,惊觉纪天睿已经和她脸对着脸,一双墨黑的瞳仁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就好像要把她盯出个洞来。

  他的浑身上下褪去了散漫,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

  “那个……”涂然然眼睛眨啊眨,平常鬼点子多得很,现在却一个主意也想不起来,被他高压线一般的眼神盯得脑袋一片空白。

  “看来昨天晚上我努力的还不够,今天你就能活蹦乱跳的。”纪天睿森森然的冷笑,笑得她头皮发麻,“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你,让你三天下不去床,才会省点儿歪心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第10章 混世魔王涂然然


  可涂然然是谁?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张口就能把谎话说的和真的一样。

  “其实我是想拿录像要挟你的,结果……”涂然然立马换了一张怯生生的表情,欲语还休的看了纪天睿一眼,“结果我没料到你这么厉害,把我……我一气之下,就把录像发给了你的未婚妻。”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还不着痕迹的夸了纪天睿一把。

  “昨晚挺热情的,现在怎么,害羞了?”

  纪天睿幽暗的眸子沿着她的领口向下,作为一个男人,关注点当然是她的反应,至于她胡编乱造的理由,他永远只听一半。

  因为这女人狡猾得很,说话真真假假,变脸速度快如闪电,着实让他不敢全信。

  “你干嘛!”涂然然捂住领口,警惕的眼神与昨晚如出一辙,“眼睛,挪开!”

  “不就是想让我退婚么?”纪天睿紧紧盯着她的眼神,不放过一丝的异样,“好,我就依了你。”

  涂然然余光瞟到他正摸出手机,心头一震。

  他不会是要打电话给自己吧!

  “你……你要干嘛……”涂然然有些心虚的问。

  “打电话给涂然然,亲自和她说婚约取消,怎么,满意吗?”纪天睿一手掂着手机,一边神色莫测的看着涂然然。

  “这个……”涂然然只有讪笑。

  满意,她当然满意,只要他不在她面前打这个电话。

  她的手机没有静音,就揣在兜儿里,要他真的打过来……想想就恐怖。

  纪天睿已经翻出了她的号码,就在指腹要轻触拨号键时,涂然然呼吸一滞,猛地从他手里夺了手机。

  “不愿意?”见她来抢,纪天睿眼中划过一抹好笑,任她拿去了手机,嘴角勾起。

  “这可是你的未婚妻,哪有这么草率的说退婚的!”涂然然义正言辞的说道。

  “色厉内荏。”纪天睿嗤笑道,“就知道你狡猾,没那么简单。但是要糊弄我,还少了些道行。”

  涂然然把手机丢还给了他,小声自言自语:“我是看你可怜,连未婚妻都没有的话,那不是成了光棍儿么……”

  “嗯?”

  涂然然对气氛毫无所察,一边出神的剥着指甲,一边继续说道:“这么二十好几的年纪,还是个处,可见是没有别的女孩子喜欢的,连未婚妻都不好好争取,以后不是光棍是什么……”

  “你再说一遍?”

  “啊?”

  涂然然回过神来,惊觉纪天睿已经和她脸对着脸,一双墨黑的瞳仁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就好像要把她盯出个洞来。

  他的浑身上下褪去了散漫,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

  “那个……”涂然然眼睛眨啊眨,平常鬼点子多得很,现在却一个主意也想不起来,被他高压线一般的眼神盯得脑袋一片空白。

  “看来昨天晚上我努力的还不够,今天你就能活蹦乱跳的。”纪天睿森森然的冷笑,笑得她头皮发麻,“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你,让你三天下不去床,才会省点儿歪心思。”

继续阅读《名门私宠:总裁,请节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