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子溪,小莹(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沐子溪
简介:为了父亲的手术费,而不得不卖身与他
那一夜,他说\"你自认为,你昨晚,值十万么
\"将她唯一的自尊心撕的粉碎
二度重逢,他却仿佛不认识她,对着父亲所在的医院说\"我要把这里炸平
\"当她在找上门来,他说\"你连出去卖的资格都不具备\"
当她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温情之后,他说\"别妄想我会爱上你\"让她看清现实
当想要离开,他紧抓不放,当她怀上他的孩子,他却又亲手流掉
她恨,想要逃离,他却将她囚禁,让她连父亲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他,是恶魔,到底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角色:沐子溪,小莹
沐子溪,小莹(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痛苦的决定


夜,如同巫女的斗篷,笼罩整个A市,让人喘不过气来,纵然霓虹闪烁,却依然让人觉得糜烂。
“妖孽”,正如它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这里是全市最大的高级会所,所谓的高级就是这里是一些大学生找金主常来的地方。
豪华的璀璨霓虹灯火大门前,一个身穿黑色包臀超短裙,露肩小荷叶袖性感装束的女子战战兢兢的站着。一张美艳的小脸,尽管已经涂上了精致的妆容,但是在灯光的映衬下,脸上却尽显苍白之色。
“没什么的……”沐子溪的声音怯懦,鼓励着自己。
衣服是同学帮忙买的,这和她平日里简直天差地别,今晚,是她最后的期限。
医生交代过,这周六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手术费用交上,父亲现在患得是脑肿瘤,如果不赶快动手术切除脑袋里的瘤体,恐怕真的会死。今天已经是周五了。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必须在天亮之前拿到钱。
“没事的,在大学生中,傍大款,用身体赚钱,都很正常,只是不习惯而已,仅此而已……”她自嘲的安慰道,深深吸了口气,才推门走进妖孽高级会所。今晚她终于也成为这堕落之人中的一员,虽然是非自愿的。
此时此刻,她没有看到,妖孽会所之外停着的一部银色的兰博基尼爱马仕跑车之内,一双如同猎豹一样的眼眸,死死的锁着沐子溪。
“董事长,你真的要去这里?”司机看着会所不解的问道,他的老板承皓天这样世界顶端的男人从来都不会去这种地方的。
但是承皓天此刻却对自家司机的话置若罔闻,一袭黑色西装,面无表情的脸上透着沉稳内敛。眼眸幽深如同幽暗的沼泽,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俊逸的脸庞,如同上帝最完美的塑造之功,格外的俊美,只是此刻配上嘴角上近乎嘲讽的笑容,有一种错落的邪魅。他从沐子溪站在门前发呆到走进会所,他的视线从未移开。
“那张脸,真的很像。”若是有人能够进入他的脑袋,就会看到这样一闪而过的念头。
妖孽会所三楼,是专门为大学生们准备的迎客豪华套房的楼层。
一扇巨大的琉璃门上,贴着一个妖娆半裸的女人,充满了欲望的气息,格外撩人。沐子溪咽了口口水,这就是她的目的地,小莹为她介绍的地方,之前鼓足勇气走到了这里此刻都消失了,要不是还没有失去理智,她恐怕已经跑出去了。
路过的人有几分好笑的看着这个女孩儿,真的不像是这里的人,单纯的目光带着懵懂,看着完全是一个青涩的果实,可以猜想,这个女孩儿是不是真的有交过男朋友,或是那种被人一个吻,就会落荒而逃。可是还是怯生生的来到了这个腐糜的世界。
的确,沐子溪还是一个处,在现在大学同居大潮中算是一只奇葩,她是有过交往过的男朋友,可是保守的她连一个亲吻都未交出过,因为她渴望爱情,那种通话中梦幻般的纯洁的爱情,所以她不是那种故作清纯的女孩儿,所以当男友一个突袭的吻,她便惊恐的分手了。可是现在呢?她竟然会站在这里,接着还要对陌生的男人张开双腿。
沐子溪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她的自尊心早在医生对自己最后通牒的时候,破碎的连渣都不曾剩下了,因为对她来说,自己就剩下这唯一的亲人了,她也曾想过为了这个只知道喝酒打骂自己的男人,抛弃自己最为宝贵的东西,真的值得吗?
但是最后她只能吐出两个字:值得。那是自己父亲,即使对自己再不好都不能抹杀的事实。
对,值得,只要这里真的能够一夜赚十万元,她就做!
很多同学都会来这里卖身,是小莹告诉她的,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边竟然有许多不曾关注的事物。小莹说如果运气好的话,遇上一个大款,做个一段时间的情妇,就能够得到好多钱。
可是她没有时间去等待了,但……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不是吗?她已经做好了那样的准备了吗?只要拿到钱,怎么样都无所谓的不是么?
“你还在发什么楞?还不快点跟我来!”看了一眼沐子溪,大厅吧台上的女人就一把将她给扯住。“你知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你这么慢吞吞的,是不是不想要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2章 认清你的身份


“我……”
沐子溪刚想开口,却硬是被拉着向前走,一路上,就看到站在这个会所之内的女人,正以各种姿势引诱着男人对他们上下其手,带着他们到包房去。她忍不住咬住唇瓣,天,怎么能这样?
女人回头的时候,瞧见沐子溪的表情,双手立即环抱在胸前,“怎么?你是看不起这些女人吗?出来卖就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只要老板高兴,你在哪里都得脱光了衣服等着,懂吗?”
沐子溪感觉空气都要将她溺亡了一般,心又开始不住的发抖。她能做到那么恬不知耻么?
“好了,进去吧!”女人高高在上的声音在沐子溪耳边响起。
沐子溪回过神来,惊愕的瞪大双眼,因为害怕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我……您是让我一个人进去吗?”
女人摇头,审视着眼前的女人,“你觉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很可笑,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晚上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亏小莹还让我照顾你,那我就好好的告诉你一下,你今晚不是来喝酒,你不是来谈心。你来这里是卖身的,你是来陪睡的,进入这个会所的大门,你就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在这里装什么清纯?”
“不……我不是,我只是……”沐子溪不禁被女人说的哑口无言,耳红面赤。她是来卖身的,这点她没有办法否认。
“少说废话,要么给我滚,要么立即进去!”女人板起脸不耐烦道。
她终于扭动门把走了进去,她知道那里她将步入一个噩梦。房间里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门扉在她的身后,叮的一声关上。
沐子溪整个人一瑟缩,那感觉,就仿佛自己最后的路,被人封死。
沐子溪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开始在黑暗中寻找电灯开关。
下一秒,房间却突然亮起了橙色的灯。沐子溪一愣,正想着是谁打开了灯的时候,却循着灯光的来源望见了,在自己正对四十五度的地方安着一张欧式大床!而床上的男人正在把玩着床头柜上的台灯按钮,风姿绰约,浪荡不羁。
沐子溪和男人的目光相撞,却一刹那间电光火石,惊心动魄!
她不由得瞪大双眼。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男人。那男人,带着一身居高临下的王者气势坐在豪华软床上,看到沐子溪。
承皓天起身,勾起唇角“沐小姐,很荣幸见到你。”他刚刚打电话给属下,联系了妖孽的幕后老板用了三分钟时间,让工作人员把她换到自己的房间,一切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对他来说,一切都来的太容易。一只路边的小玩偶,还不是信手拈来。
他承皓天是什么人?是整个A市的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正如同他的公司一样,名为遮天,是全球国际上第一名的财团,所以,别说在A市,就在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人,都要以他的需求为准,换个人根本是一件比眨眼睛还容易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三分钟之内就让这个女人自动送上自己房间里的原因。
想逃,好想逃,所有凝聚的勇气,在接触到承皓天视线之时,全然瓦解,沐子溪立即转身,想要逃跑。可是如果她离开了……那父亲的医药费该怎么办?
承皓天凝视着沐子溪的背影,疑惑她为什么转身,却又不走。
“看来你是想走,可是——为什么不走了?”他压低了声音,让人听不出他在想什么。
最终她转过身,面对他,眼底却只剩下残余的一丝期望“一晚,你会给我多少钱?”她现在需要钱,真的迫切的需要钱!
承皓天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鄙夷,果然,是因为钱。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在他心里只分两种,一种是拜金,一种是拜欲。而显然,没有女人能够超出他所分出来的等级,因为女人对他来说就只是——玩偶而已。
“我可是看服务给钱的。在我这里,没有不劳而获。”他的声音,平淡而深沉,却带着一股霸道的冰冷。
“我……我可以很努力……”努力什么?她以前一直很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兼职,努力的赚钱,可是现在,她却要努力的去取悦一个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3章 我要验货


“服务不是凭借口说的,我要验货。”承皓天一副看戏的样子,双手环胸,高傲不可一世的凝视着沐子溪。
沐子溪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她真的害怕,好害怕他会有什么动作。
“你在怕什么?难道进了这个场子,还要装清纯么?”承皓天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嘲讽。
沐子溪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咬着唇低下头,躲避他的视线。
承皓天凝视着沐子溪手足无措的面孔,她裸露的香肩,超短的裙子,映衬着洁白如玉的肌肤,撩拨着他的感官。甚至现在,已经失去了耐性。
不等她再有其他的反应,他蓦地站起身子,走向她。
忽然,将沐子溪腾空打横抱起,笔直的走进洗手间。
“你!你干什么!”沐子溪慌乱的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踢腾着想要从他的怀抱中下来。
“洗澡。”承皓天微微蹙眉“连伺候男人的第一个步骤都不知道么?”
他的话,再度让她哑口无言。
“看来,你刚刚说的努力,只是空口白话。”语毕,他已经直接将她抱坐在盥洗台上,手指暧昧的划过她嫩白雪花的肌肤,“不过,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现在就吃了你。”
沐子溪不由得抽了一口气,胸口随着紧张的呼吸起伏了起来。他想干什么?难道他想在厕所做吗?
镜子,瓷砖,光滑的反射着灯光,整个空间幽闭,阴暗,灯光昏黄。
天!她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暧昧的被一个男人抱着。
她坐在逛街的洗手台的冰凉大理石表面上,而他则站在她的双腿间,如此霸道强横的抱着她,让她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被他的男性麝香味道所包裹。
沐子溪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燥热包裹全身,她下意识的对上他的眼眸,绯红的面颊,染红了她洁白纯洁的面孔。
红唇就好像白纸上,被点缀上了好看的红花一般,魅惑人心。
承皓天凝视着面前这张面容,放佛是中了魔咒一般。下一刻,他再一次吻住了她的唇,不似上一次那样,残虐冰冷,而是充满了灼热的气息,似是要将她焚烧殆尽一般。
沐子溪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都被他颠覆了。原来,这个男人可以这么温柔,原来,吻可以这么的美好……
不,不对,她怎么会对陌生男人的吻,有这样的感觉!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沐子溪开始挣扎。
承皓天略微停下,凝视着她红肿的唇,嘲讽一笑道“怎么?不喜欢这种感觉,恩?”承皓天的情绪伴随着体温而升温,血液里鼓噪的狂热,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失控一般。
“……”这是什么问题?她该怎么回答?
沐子溪的脸色红的像个网站,她只知道,她不该这样,不该是这样的,也不该有这样的感觉不是么?
“回答不出来,其实很喜欢是不是?”承皓天看到她脸颊上泛起粉嫩的红晕色泽,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嘲讽。“淫荡的小女人。”
他视线里闪过一丝鄙夷,却一把捏住沐子溪的下颚,再一次在她口中翻腾,狂暴的侵入沐子溪的口腔之中,霸道粗鲁的侵略,丝毫不允许她有一丝的反抗。
“唔……”沐子溪再一次喘息。
听到她那喘息的声音,承皓天更加疯狂,更加肆意的在她的口腔之中搅弄了起来。
他的吻,再度如同啃食一般残暴,令她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又会这么残酷的对待她!
承皓天的吻越来越粗暴,越来越激烈,直到沐子溪就连反抗都做不到了。
“不……”沐子溪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她就要被海水溺毙一样。无法呼吸,永无止境的折磨,胸口的氧气被一点点剥夺,连力气也用不上来。
她无力的靠在洗手台上,只觉得自己的红唇都已经麻痹,但是身体里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挖掘,开始不断的叫嚣,升温……让她全身都开始泛着红润的光泽。
看到她现在的反应,承皓天竟然有想要把这个女人揉入自己的身体的冲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4章 这就是证据


沐子溪整个人如同慌张的小鹿。
天!她该做什么?该怎样做?
沐子溪惊慌失措,手都有些发抖,却不得不在他期待的眸光下,战战巍巍的伸出手,去解开他领口的扣子。
不过她的动作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反反复复好几次,竟然连一颗纽扣都解不开。
承皓天压抑着满身的浴火,却一次次被她磨得没有耐性。
该死,她知不知道,一个男人需要多大的定力,才能够压抑住欲望?她竟然还这般笨手笨脚?
最终,在沐子溪第六次失败的时候,他失去了所有耐性。
“慢死了!”他只是冷斥她的服务“就这样还说努力?”
沐子溪却已经听不见他说的话,努力的一把环住自己的胸口,不想被他看见。
承皓天呲之以鼻的冷哼,一把将她的双手都扯起来,固定在她的身后,一手攥住她两只纤细的皓腕,全身贴合在她的身上。
“不……”不,太直接了!一切都太直接了!这太可怕了!
她后悔了!她现在好想离开这里!只想要逃离这里!
承皓天抱着她,陶醉的嗅着她颈间的气息,挑逗的气息喷洒在沐子溪白皙的脖子上,而大手却已经袭向她。
沐子溪不由得大大的抽了一口气,双肩也因为全身流传过的电流而瑟缩起来。
恐惧,又内到外的恐惧,她从来没有过的恐惧。
仿佛连灵魂都已经暴露在他的眼中,任由他宰割一般。
他是残忍的苍狼,而她则是那下一秒就要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下的小羊。
他明明不是她的金主不么?不是还有其他的小姐么?而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的服务明明不周到不是么?他为什么不放她走呢?
好羞耻,好羞耻的姿势,她努力的挣扎,可是怎奈女人的力气根本就没有男人的大。
承皓天一用力已经分开了她的腿,她坐洗手台上,他整个人闯入她的腿间。
“不!”沐子溪慌乱了。她从来没有对男人投怀送抱过,也没有被男人这样对待过,这一刻,她后悔的想死!她重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不什么?你已经湿透了。你应该求我,求我来满足你。”承皓天那如上帝手中完美的造物之工的容颜,近在咫尺,却残酷无比。
沐子溪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整个人都要哭出来。
“不!我后悔了!我不卖身了!”沐子溪几乎是大喊着说道“先生,我还是一个大学生,我不想失去我的清白,我不卖了!”是的,她不卖了!
她这么多年,那么努力的拼命的赚钱活着,都是为了保留住她仅有的一点自尊,可是那一点自尊,现在都被折磨的一分不剩了!
她不能丢了那自尊!否则,她会连最开始的自己都找不到了!
她不能这么活着,不能!
她本以为只要放弃自己就可以了!可是现在,她根本做不到!因为她害怕!她害怕眼前的这个冷酷的男人!害怕自己要丢失的一切!
“不卖了?”承皓天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道“清白?你现在是在干什么?是在这里装处女,然后抬高价钱么?”
沐子溪顿时脸色惨白,她从来没那么想过他会这样说,这一刻,她瞬间哑口无言了。
他只当她是默认了。
“既然你想抬高价钱,就不要用这样的方式!好好伺候我,我说不定会给你加点钱,否则的话,你这样的小姐,估计一千块都不值!”他的话,冰冷无情的把她推入冰窖。“你的服务简直太差了。”
小姐?他竟然说她是小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5章 低贱的称呼


小姐,在这里不是高贵的称谓,而是妓女的象征,是屈辱的象征……对她来说是比死还痛苦的屈辱之词。
沐子溪咬住了下唇,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心撕扯一样的痛。
是啊,她是小姐,否则怎么会出现在这专门卖身的地方,以这样羞耻的姿势,任人玩弄?可是,她竟然一千块都不值么?她竟然是那么廉价的女人么?
心,好痛,痛的无法呼吸如同刀割,仿佛连痛灵魂都要被撕碎一般的疼。
承皓天仿佛看不到她的表情,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要她,他想要她!
一阵冰凉的空气,让沐子溪整个人一震!
“啊!好痛!”沐子溪只感觉自己近乎要被某种东西撕裂一样的痛处!
他仿佛野兽一样,丝毫没有一点的怜惜,对她的呐喊声根本不在意,只是单纯的发泄。
是的,是发泄,发泄他的恨,那个他最恨的女人,背叛他的女人……
怒火的喧嚣间,他的脑海里,把两张面孔合成一个,所以即使面前的女人不论怎么哭喊,他都毫不留情。
因为,是她背叛他的!
时间,仿佛一个世界那么久,在折磨中,剧痛中,沐子溪从一开始的哭喊,变得麻痹,任由男人变化各种姿势来折磨她,浴室里,地板上,最后才到床上。
可是男人却仿佛还不想放过她,报复似的,一次次勾起她的浴火,却又一次次以让她痛苦的言语讽刺她。
“你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要在厕所里要你么?因为你的第一次不配在床上……”
纵然刚刚在洗手间发现了她真的是第一次,可是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有些欣喜若狂,更加的想要在她身上驰骋,发泄他所有的欲望。
几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
他喜欢他用各种下流话讽刺她的时候,她惨白的脸色,配合着她那委屈却无力反抗的表情,只会让他,更加想要凌虐她,那样的表情太完美了!让他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忘记要了她多少次,直到她几乎昏厥,只剩下半口气的时候,他才从她的身上下来。
此刻,天竟然已经破晓。
承皓天有些惊愕,自己竟然会忘记时间。他有多久,没有这么想要一个女人了?
穿上了衣服,他依然衣冠楚楚,俊逸非凡,很难让人想象到,他就是折磨了沐子溪一夜的残酷男人。
凝视着那在柔软的大床里,深陷进去的惨白女人的脸庞,那湿漉漉的秀发,贴合在她的脸上,身上各种青紫和情欲的痕迹,仿佛刚刚受到过野兽的凌虐一般,但是在他的眼里却那么楚楚动人。
承皓天不禁玩味大起的欺身挨近她的脸庞道“女人,你叫什么?”
他清醒了,也知道,她不是那个让自己恨的女人,但是他对她的兴趣却更加浓厚了。
半梦半醒间,浑身酸痛的张不开眼睛的人儿,听见有人的问话,却已经分不清是谁,只是麻木的呢喃着“沐……子溪。”
男人的面色变得如同鹰凖一般,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沐子溪?我会记住的,你要多少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6章 十万元


钱,钱?
沐子溪听到这个敏感的字眼,顿时如同混沌世界的脑海,清晰了不少,硬是支撑着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十万……”
是的,十万,她只要十万,只要够支付父亲的医药费就好了。
她的视线渐渐清晰,看清了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屈辱的咬着下唇,谁能想象的到,眼前这个俊逸非凡的男人,竟然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
他竟然一夜都未停的索取她!丝毫不顾及她。
而他的欲望,真的是太可怕太可怕了,让她不敢回想自己昨夜是怎么挺过来的……
“十万?就为了十万块钱,你就出来卖了?”承皓天冷然嘲讽的一笑,仿佛听到的只是十块钱一样嘲讽着沐子溪。俊逸绝伦的面孔上,闪现着邪恶的笑容,把她的自尊狠狠的踩在脚下。
沐子溪的心顿时划过更深的痛苦。
是啊,只是十万元,可是对于她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十万元是天价!她每个月的生活费,连五百块钱都不到,去哪里弄十万块钱呢!
“不过,十万块钱,对小姐来说,是不少了。”承皓天的下句话,仿佛一把刀一样扎进沐子溪的心里。
小姐。这个字眼,让她好疼好疼,疼的深入骨髓。
“可是,你自认为,你昨夜,值十万么?我没记错的话,在这会所里,可是可以买到主动做的女人,也就是说,我可以一晚上不需要花费任何力气的享受,一切都由女人来做,你自认为,你昨夜,有主动过么?”承皓天似是乐此不疲的想要看她一次次苍白绝望的表情,邪恶的笑着,在嘲讽着她一文不值,然后享受着她的无力而痛苦的表情。
沐子溪的脸色顿时变得如同白纸一样近乎透明。她没有主动过,因为,她不会……
她付出了一夜,被他折磨了一夜,可是到现在,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十万块,他都不愿意给吗?
“可是我……我毕竟是第一次不是么?”沐子溪鼓足了勇气,连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她需要钱,她必须为自己争取。
一夜之前的她,甚至连黄色笑话都不敢接触,但是现在,却会和他讨价还价。这一点,让她自己都觉得嘲讽,心痛。
“第一次?哈?你以为第一次真的很值钱?这个年头,几百块钱就能重新做一副处女膜好不好?你真的当我是冤大头?你有什么证明你是真的第一次?你的膜,不是假的?”承皓天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沐子溪,仿佛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宠物,只感觉兴致勃勃。
他的话,让沐子溪再一次哑口无言。
昨夜她是被迫的,以前她根本都不懂房事,她又怎么会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证明自己呢?
好可悲啊,真的好可悲,她竟然无法证明自己,但是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宝贵。她现在还有什么呢?如果连钱都得不到,她该怎么办?
“看来你是无法证明了。而你的技术,实在不值十万。我就照正常价格付账,五万。”他洒脱的说道,好像根本什么都不在乎,看也不再看沐子溪!
沐子溪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窖!
“不!五万块不够!真的不够!”
不够啊!才五万怎么够!另外的五万,她要去哪里凑?今天就已经到时间了!难道她还要再去找男人卖一次身么?
不!她做不到了!她好痛苦!再有一次,她会死的!
她绝对无法活下去!与其这样羞辱的活着,她还不如去死!
“不够?你还真是贪心,不过,一切和我无关,你根本就不值十万。”说罢,承皓天已经转身,抽出一张支票签下来,随手丢在地摊上。
沐子溪看着那飘然落地的纸张,只觉得那被随意丢掉的是她的自尊心。
“不!先生!你不要走!我可以让你满意的!再来一次!我可以让你满意的!”不要了。她什么自尊心都不要了。她现在只要钱,只要救了她的父亲,哪怕自己之后就去死也无所谓!
她大声的喊叫着,努力的支撑起自己近乎残废的身体,扑通一声跌下床,扯住了他的裤管。
男人的脚步停下,微微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满是轻蔑,刺得她心好疼,可是她不能再去找别人卖身了。与其再来一次,她宁可现在就重新再来一次。
“我看,你不是觉得钱不够,而是没享受够吧。”承皓天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目空一切,仿佛看着垃圾一样,凝视着沐子溪。
满身的王者之气,一瞬间只让沐子溪觉得他是不会再出现在她的世界中的王者,他一脚甩开她,继续向门口走去,根本不理睬她,绝情而果断。仿佛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一般。昨夜只不过是沐子溪的一场噩梦而已。他的话仿佛一把挖心的刀子,将她的心口掏空,可是她却不能放手……
“不!先生!你不要走!求你了!”沐子溪撕心裂肺的哭喊,这一刻,她再也承受不住屈辱的哭出来,踉踉跄跄的起身,抱住了他欲离去的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7章 你不值钱


老天,不要对她这么残忍,她几乎不能够呼吸了。这种痛彻心扉的折磨一次就够了。今天就结束一切吧,不要再让她为了钱而一次次的贩卖自己的身体。
她努力的甩开所有的自尊心,她的手,摸上了他胯间的巨物,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孔道“先生,我一定可以满足你的,我不会做,但是我可以学,求你了!不要走,”她的一张脸,满是泪痕,楚楚可怜。
莫名的,承皓天的心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最终在他冷凝的眼中化作最冰冷的轻蔑“好啊?你既然这么想卖,我就成全你,一会把你的电话留给我的司机。下次,我什么时候想要你,不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我要,你就必须敞开双腿,迎接我。而这剩余的五万。”承皓天的眼神深邃,幽暗的如同沼泽,话锋一转道“我会先付给你,当作预付款。”
沐子溪看着他那冷酷绝情的眼神,只觉得自己是肮脏不堪的垃圾,心房的疼痛让她的呼吸微微的凝滞,她最终木然的点点头。
沐子溪,你真的,这么下贱么?
最终,承皓天又给了沐子溪一张支票,便毫不留情的离开了会所。不多时一个司机上来留了她的电话之后,整个房间只剩下沐子溪,一个人蜷缩在房间里,一直哭,一直哭。
可是不论多少眼泪,都不能够洗净她的身子,她只能认命,只能继续这样残酷的面对自己的生活。
A市,齐川医院。
是规模不大的一所公立医院,因为现在私立的医院越来越多,齐川医院这样原本普通的医院,也变得很不好做。
整个医院,就只有一个年轻的院长在顶事。若不是这个院长,齐川医院也早就关门大吉了。
“诺凡,我把手术费凑齐了。”
星期六一早,沐子溪便来到了齐川医院交费用。
林诺凡望着沐子溪,才几天不见,她又清瘦了不少。
内心便闪过一丝愧疚“子溪,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筹到钱了?前天通知你之后我也再替你想办法,其实我可以私人借给你的。”
林诺凡,他很有天赋,又很温柔,长相也是十分清秀,所以这些年来,他靠着一些他的钉子户患者,维持着齐川医院。在几任老院长都看到齐川医院的前景之后,都被私立医院挖角离开了。只留下了资历尚浅的林诺凡做齐川医院的现任院长,这间医院本身是林诺凡叔伯的医院,叔伯对他一直很好,所以,他对这间医院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任凭其他人怎么挖角,他都不去,绝对不能放下已经六十多岁退休的叔伯不管。
沐子溪的父亲也是林诺凡的患者之一,因为齐川医院的医药费很便宜,父亲有什么状况,都会来这里看,不过,这次是父亲最严重的一次,严重到必须入院接受化疗,因为他已经是——肺癌晚期了。
长期抽烟喝酒,终于让他的身体无法负荷,所以,沐子溪必须去凑齐医药费。
看着林诺凡手里的两张支票,她的眸光某种痛苦一闪即逝,随后对林诺凡笑道“院长,你已经帮我们很多次了。以前没有医药费的时候,你都让我们分期付款,这么多年来,你都像我的恩人一样,这次也是我父亲有病,我理当付医药费,我怎么能私人问你借钱。”
林诺凡对他们已经很好了。这么多年来,帮他们减免的医药费,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这次她父亲之前住的那段时间,林诺凡都是免费治疗的,可是齐川医院的状况,十万元并不是一笔小数目,林诺凡也一直在帮她想办法。可是她真的不好意思问他借钱。
林诺凡拿着钞票,凝视着沐子溪,只感觉她仿佛一颗风雨中的小草,那么渺小,却一直努力的不想屈服。
心中,对她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他想帮助她,已经超过了同情。
“不知道这十万元能用到什么时候。所以,我还是得努力的去打工。”阳光下,沐子溪笑靥如花,但是林诺凡却觉得今天的她似乎不一样了,以往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的纯真,那么的清澈,好像天大的事情,都不能让她怎样,但是现在,却感觉她的笑容里带着疲惫。
“不要想太多,你已经承受的够多了。”林诺凡怜惜的看着沐子溪,英俊的面孔上,流落出对她的关切“我看你好像很累,我今天轮休,一会开车送你回家吧。”
沐子溪下意识的摇摇头,但是林诺凡却已经不容她质疑的转身回办公室里脱下白大褂,转身出来了。
“走吧。”林诺凡一身英俊笔挺的休闲运动装,全身透露着一股邻家大哥哥般的温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8章 奢望的爱情


走廊里的阳光,从窗口倾斜而来,落在他那张与阳光近乎融合为一体的面孔,让沐子溪不能直视,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异样的鼓噪。
这鼓噪不陌生,她知道,她对林诺凡有很深的好感,但是,她不配,所以她从来没有奢望过林诺凡这样完美的男人,对她这样可怜巴巴的女孩产生什么感情,他对她好,不过是同情心罢了。
这么想着,她已经下意识自卑的低下头,不敢去看他。而是跟在林诺凡的后面走。
凝视着他的背影,她就觉得好安心,认识他有一年多了吧。他的性情温和,乐于助人,在她的世界中,简直是天使一般的存在。所以,她喜欢他,但是,只能藏在心里而已。因为她不配,从此之后,就更不配了。
一辆朴实的大众轿车,停在了一家略微奢侈的西餐厅门口。
沐子溪惊讶的看着这间富丽堂皇的西餐厅门口,满脑子问号,不是说送她回家么?怎么会到了这里?
“我看你最近清瘦了不少,正好我也饿了,请你来这里吃点好东西。”林诺凡回头对着副驾驶座位上的沐子溪调皮的一笑。
沐子溪的心情莫名的稍微轻松了些。
此刻,是她唯一从昨夜的阴影中挣扎出来的时刻。
和自己喜欢的人吃饭……她从来没有想象过……因为她一直没有钱请林诺凡吃饭……以前在医院照顾父亲的时候,反而林诺凡总是给她买便当。但是都没一起吃过饭,而且——在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
“我……我不饿……”这样的餐厅,她怎么能进去?他已经对她很好了,可是她不能再利用他的同情心了。
更何况,这里来往的都是衣着不菲的客人,她呢?一件十多块钱的街边摊T恤衫,一条二十多块钱的牛仔裤,却也已经旧的发白了,脚下更是同学白给的旧帆布鞋。她就仿佛一个玻璃球,硬是要滚到钻石中去,那般的格格不入。
“我饿了,就当陪我吧。不过,我这身衣服,也和这样的场合格格不入呢。”仿佛看透了沐子溪的想法,林诺凡奚落了一下自己的休闲装笑道,不等沐子溪反应过来,已经伸出大掌,为沐子溪解开安全带,然后自行下车绕到车子另一侧为沐子溪拉开了车门,动作,仿佛一个虔诚的王子,让沐子溪怦然心动。
不习惯林诺凡的调皮,沐子溪脸色微红的下车。
“走吧。”林诺凡笑着,却忽然一把拉住沐子溪的手,表情没有一丝不自然的拉着她进入西餐厅。
远处,如狼一样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凶狠。
“天?!怎么了?你认识?”性感朱唇的尤物,贴在男人的身上,千娇百媚的问道,声音柔软的让人发酥,但是那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们进去。”男人看也不看女伴,声音冷淡的命令道。已经率先迈开了脚步跟上去。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沐子溪从来没有和林诺凡一同吃过饭,她不知道,林诺凡是不是对任何人都这样温柔?
她第一次吃西餐,不会用刀叉,他就把牛排一块块切好了,再把自己那份推到她跟前,她吃饭噎到,他立刻把自己的水杯递过来,给她喝,又给她顺背。
看着她吃东西少,还给她点其他的东西打包,让她带回去吃。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东西,沐子溪的心,前所未有的温暖过,更加的感激林诺凡。
林诺凡付了帐,和沐子溪走出了西餐厅。
沐子溪坐上座位,林诺凡才从另一面上了车。而后伸出手,为沐子溪拉上了安全带。
他的动作,那么优雅,那么温和,仿佛怕碰坏了一件瓷器一般。让她的心发烫,脸色也跟着泛红。
“下一站,你家。”林诺凡对沐子溪开朗一笑,同时开启了引擎。
沐子溪只感觉心里猛然漏跳了一拍,眼睛一时间不敢直视他的笑容,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就在此时,沐子溪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如同夜魅一般俊美却邪妄的存在,他的眼睛如同猎豹一般犀利,却又如刀子一样刺得她生疼,他的气场太过强大,沐子溪只感觉整个世界似乎都阴暗了下来,连呼吸的权利都被他夺去了。
是他,怎么会是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第8章 奢望的爱情


走廊里的阳光,从窗口倾斜而来,落在他那张与阳光近乎融合为一体的面孔,让沐子溪不能直视,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异样的鼓噪。
这鼓噪不陌生,她知道,她对林诺凡有很深的好感,但是,她不配,所以她从来没有奢望过林诺凡这样完美的男人,对她这样可怜巴巴的女孩产生什么感情,他对她好,不过是同情心罢了。
这么想着,她已经下意识自卑的低下头,不敢去看他。而是跟在林诺凡的后面走。
凝视着他的背影,她就觉得好安心,认识他有一年多了吧。他的性情温和,乐于助人,在她的世界中,简直是天使一般的存在。所以,她喜欢他,但是,只能藏在心里而已。因为她不配,从此之后,就更不配了。
一辆朴实的大众轿车,停在了一家略微奢侈的西餐厅门口。
沐子溪惊讶的看着这间富丽堂皇的西餐厅门口,满脑子问号,不是说送她回家么?怎么会到了这里?
“我看你最近清瘦了不少,正好我也饿了,请你来这里吃点好东西。”林诺凡回头对着副驾驶座位上的沐子溪调皮的一笑。
沐子溪的心情莫名的稍微轻松了些。
此刻,是她唯一从昨夜的阴影中挣扎出来的时刻。
和自己喜欢的人吃饭……她从来没有想象过……因为她一直没有钱请林诺凡吃饭……以前在医院照顾父亲的时候,反而林诺凡总是给她买便当。但是都没一起吃过饭,而且——在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
“我……我不饿……”这样的餐厅,她怎么能进去?他已经对她很好了,可是她不能再利用他的同情心了。
更何况,这里来往的都是衣着不菲的客人,她呢?一件十多块钱的街边摊T恤衫,一条二十多块钱的牛仔裤,却也已经旧的发白了,脚下更是同学白给的旧帆布鞋。她就仿佛一个玻璃球,硬是要滚到钻石中去,那般的格格不入。
“我饿了,就当陪我吧。不过,我这身衣服,也和这样的场合格格不入呢。”仿佛看透了沐子溪的想法,林诺凡奚落了一下自己的休闲装笑道,不等沐子溪反应过来,已经伸出大掌,为沐子溪解开安全带,然后自行下车绕到车子另一侧为沐子溪拉开了车门,动作,仿佛一个虔诚的王子,让沐子溪怦然心动。
不习惯林诺凡的调皮,沐子溪脸色微红的下车。
“走吧。”林诺凡笑着,却忽然一把拉住沐子溪的手,表情没有一丝不自然的拉着她进入西餐厅。
远处,如狼一样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凶狠。
“天?!怎么了?你认识?”性感朱唇的尤物,贴在男人的身上,千娇百媚的问道,声音柔软的让人发酥,但是那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们进去。”男人看也不看女伴,声音冷淡的命令道。已经率先迈开了脚步跟上去。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沐子溪从来没有和林诺凡一同吃过饭,她不知道,林诺凡是不是对任何人都这样温柔?
她第一次吃西餐,不会用刀叉,他就把牛排一块块切好了,再把自己那份推到她跟前,她吃饭噎到,他立刻把自己的水杯递过来,给她喝,又给她顺背。
看着她吃东西少,还给她点其他的东西打包,让她带回去吃。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东西,沐子溪的心,前所未有的温暖过,更加的感激林诺凡。
林诺凡付了帐,和沐子溪走出了西餐厅。
沐子溪坐上座位,林诺凡才从另一面上了车。而后伸出手,为沐子溪拉上了安全带。
他的动作,那么优雅,那么温和,仿佛怕碰坏了一件瓷器一般。让她的心发烫,脸色也跟着泛红。
“下一站,你家。”林诺凡对沐子溪开朗一笑,同时开启了引擎。
沐子溪只感觉心里猛然漏跳了一拍,眼睛一时间不敢直视他的笑容,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就在此时,沐子溪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如同夜魅一般俊美却邪妄的存在,他的眼睛如同猎豹一般犀利,却又如刀子一样刺得她生疼,他的气场太过强大,沐子溪只感觉整个世界似乎都阴暗了下来,连呼吸的权利都被他夺去了。
是他,怎么会是他?

继续阅读《契约交易:总裁霸身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