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宁,傅瑾衍(荒唐)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荒唐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柒岁半
简介:简宁追傅瑾衍,想方设法,世人皆知,傅瑾衍躲简宁,绞尽脑汁,挖坑设计
傅瑾衍: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简宁:******再次见面,傅瑾衍视线落在简宁大腿根的旗袍分叉,声音肃冷:这件旗袍只准在家穿
简宁看了看傅瑾衍的女伴,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好的,哥哥
...   
角色:简宁,傅瑾衍
简宁,傅瑾衍(荒唐)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荒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逃出


蓉城,半晚时分。

郊区第三精神病院突发火灾,火势连天,在秋风的运作下,火势越燃越烈。

"跑了!真的跑了!"

"槽,怎么就跑了呢?这要怎么跟杜总交待?"

"还交待个P!要不就说死了吧!"

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满地的狼藉,只有一张巴掌大的窗户,还有一张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可能会坍塌的木床。

地下室门外,站着五六个看起来护工模样的人七嘴八舌,一个个面露焦急,脸色难堪的很。

最后,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捂着口鼻往里面瞧了一眼,一脸嫌弃的说:"跑了就跑了吧!杜总都两年没来瞧过了,显然已经是把这位忘了。"

其他人闻言不作声,皆是默认下这个决定。

彼时,距离精神病院不远处的街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一个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车门外,嘴角叼着烟,时不时恣意懒散的看一眼手腕间的手表。

"跑出来了吗?"

"傅总,里面接应的人说跑出来了。"

助理话音刚落,马路尽头出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傅总,是简小姐。"助理情急喊出声。

"接人!"男人蹙眉看了眼向前奔跑的身影,将嘴角的烟一口吐在地上。

人影越来越近,男人眉峰越蹙越深,一旁的助理忍不住小声嘀咕,"傅总,简小姐怎么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闭嘴!"男人厉声,咬牙。

--"傅瑾衍!"

声音轻柔,像是小猫挠在人心尖上。

傅瑾衍箭步上前,大手一伸,撑住简宁的手臂。

手臂细到不足盈盈一握,似乎稍微握的用力些,就会把她的手臂捏断。

"谢谢。"简宁道谢,双眼泛红,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傅瑾衍手里抽出。

简宁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来,直到刚才看到傅瑾衍之前,她都一直以为这是个圈套。

但虽然心里想着或许会是个圈套,她也依然想奋力一搏。

"上车。"傅瑾衍打量了下简宁身上的穿着,脱下外套搭在她身上。

简宁一直都在逃出来的心有余悸中神游,忽然身上落下一件外套,下意识的抖了下身子。

见状,傅瑾衍没作声,皱着的眉又加深几许,无声的打开了车后排的门,"走吧,我妈这个点该等急了。"

"好。"简宁低声回应,转身上车。

从上车开始,简宁就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整个人缩在靠近车窗的位置,像是在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窗外高楼耸立,跟她进精神病院前相差不算太远,那刺眼的阳光灼的她想流泪。

约莫在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在一座别墅外停下,助理小跑下车,为简宁打开车门。

"谢谢。"简宁小声道谢,嘴角扬了数下,像是想极力扯出一抹笑,但最终没能成功。

"简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的。"助理应声,上前为简宁按响门铃。

两人之间的互动被车内的傅瑾衍看在眼里,眸色深深。

门铃按响后数秒,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奢华的中年女人,一身素色旗袍袭身,在看到简宁的霎那,女人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开口,"宁宁。"

简宁闻声,身子僵了下,泪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3章 入职场


自从那天之后,连续三个月,傅瑾衍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简宁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她提出想出去工作,当晚傅瑾衍满身疲惫的出现在傅家宅院,一进门,看到她蹙眉问,"我妈说,你想出去工作?"

"是。"简宁如实应声,下意识的从沙发上起身。

三年不见,傅瑾衍身上少了年少时的几分吊儿郎当,多了几分沉稳笃定,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瞧出简宁的不自然,傅瑾衍解领带的手顿了下,剔她一眼,"想好去哪儿工作了吗?"

"还没。"简宁接话,思忖几秒,再次开口,"想随便找个地方,便利店收银员也可以,至少,可以赚到钱。"

简宁说完,傅瑾衍解下领带,随意扔到一旁的沙发扶手上,抬手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是我最近工作太忙粗心了,回头我给你一张卡,你先用着,你现在身体刚刚复原些,不急……"

"傅瑾衍。"不等傅瑾衍说完,简宁蓦地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说:"我想自己工作。"

傅瑾衍侧目,看着简宁眼底的认真,一瞬间有些恍惚,似乎觉得她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两人在客厅攀谈,恰好姜韵从厨房里端着果盘出来,笑吟吟的插话,"宁宁想工作,你就让她工作嘛!你们公司有合适的位置吗?如果有的话,帮宁宁安排一个。"

"没有。"傅瑾衍阔步走到沙发前,拿起茶几前的水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身子嵌入沙发里,抬手将衬衣纽扣解开两颗,修长的腿微微敞开,恣意懒散。

"我觉得后勤部跟财务部就不错。"姜韵自顾自的说,用牙签扎着将一块火龙果递到简宁唇边,"宁宁你喜欢哪个?"

"哪一个工资会高些?"简宁轻启红唇,咬住火龙果,轻轻一咬,红色的汁液从唇角溢出些,染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再加上她最近被养胖了些,皮肤白皙搭配上红润的唇,瞧着莫名蛊惑人心。

这一幕,让姜韵看的一时失了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傅瑾衍,发现自己儿子跟自己的反应差不多。

姜韵见状轻咳,"财务吧,我觉得财务会更高些,瑾衍,是吗?"

傅瑾衍倏地回神,没作声,起身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

跟姜韵擦肩而过时,姜韵抿着唇角轻笑,"儿子,宁宁就定下去财务部了啊!下周一报道!"

说完,姜韵神秘兮兮的靠近傅瑾衍,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怎么样?宁宁被我养了三个月是不是特别水灵?"

傅瑾衍闻言,脚下步子一顿,脑海里浮现刚才简宁吃火龙果的模样,心底莫名燥火,"妈,我劝你还是死了那份心,我对简宁,从小到大一直只当妹妹看待!"

"你说妹妹就妹妹喽,我又没说什么!"姜韵嘴角噙笑,见傅瑾衍脸色不好看,火上浇油,"哦,对了,你李阿姨的侄女前些日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你回头没事去见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5章 恨吗


随着李建德离开,财务室里安静如斯,大家都开始忙忙碌碌各自忙各自的,清早那会的和谐,似乎根本没存在过。

卢小小依旧挡在简宁身前,整个人气鼓鼓的。

"好了,我去!"简宁莞尔一笑,说着,伸出手拍了拍卢小小的手臂。

"简宁,要不我去吧!你才刚来不久,你不知道,傅总的脾气……"卢小小还想说什么,只见简宁冲她温温柔柔的弯唇,宽慰,"没事的,你放心吧!"

简宁话落,走出财务室。

离开财务室后,简宁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总裁办,而是走去洗手间,在隔间里抽了根烟。

她的温柔大方是装的,她的隐忍不作声也是装的,目的,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找杜衡报仇。

说实话,她打小在这个圈子里长大,什么踩低捧高的事情没见过,今天财务室里发生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一根烟抽完,简宁从兜里摸出一早准备好的漱口液,小喝了半口漱口,从隔间里走出。

简宁乘坐电梯直达二十三层,站在总裁办门外,轻抬手敲门。

"进!"里面的人冷声开口。

简宁闻声推门,提步走进。

傅瑾衍的办公室里跟她印象中一样,黑白相间,色彩单调却不失沉稳。

从简宁进门开始,傅瑾衍一直都在低头翻看文件,直到隔着办公桌站着的柯以名轻咳开口,"咳咳,傅总,是简小姐。"

闻言,傅瑾衍抬头,在看到简宁后,意外的挑了下眉,"有事?"

"财务那边做错的财务报表……"简宁说半句留半句,但是在场的两个人却都听懂了。

犯错后让新人顶包,其实也算得上每个部门的潜规则,往往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大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的愿打,不愿意挨的咬牙也得挨。

简宁话落,傅瑾衍没作声,柯以名抬手尴尬的轻咳两声,"傅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出去吧!"傅瑾衍淡漠着声音回话,柯以名如蒙大赦,转身离开。

有关于傅瑾衍跟简宁之间的事,了解最多的就是柯以名,当年他跟傅瑾衍还是大学同学,一度以为两人郎才女貌会终成眷属,万万没想到,两人到最后会走到这一步。

柯以名离开后,傅瑾衍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递给简宁。

简宁伸手接过,浅笑了下,客套询问,"傅总,会被罚款?还是开除?"

傅瑾衍闻声没接话,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她,低头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前,深吸一口,吐半口烟卷,"简宁,出来之后你还从来没说过报复的话。"

闻言,简宁身子一顿,握着水杯的手收紧。

"这性格不像你,你以前睚眦必报。"傅瑾衍削薄的唇叼着香烟,劣笑,烟蒂在他唇间被咬到变形。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简宁淡笑,走到办公桌前,将手里的水杯放下。

"不恨吗?恨杜衡!恨我!"傅瑾衍取下唇角的烟,回过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8章 陪出差


柯以名也不是傻子,瞧着李建德的殷勤劲,猜到了他想问什么,接过茶水,浅抿了一口,悠悠的开口,"李部长,咱们两公事这么久,平时私交也算不错,我提醒你一句,你们财务部的那位新人,你惹不起。"

"那位是?"李建德顺杆往上爬。

"傅总的人。"柯以名也没藏着掖着,直接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闻言,李建德先是惊愕了下,随后又低声问,"那位跟傅总是那种关系?这些年没见傅总身边有什么人啊!"

"嘘,不可说,不可说。"柯以名欲盖弥彰,起身,伸手在李建德的肩膀上拍了拍,"别说我没提醒你,你也不想想,一个没会计证的人,如果没有傅总点头,怎么能进得了财务部。"

李建德一脸豁然,如醍醐灌顶,忙不迭点头,"懂,懂,谢谢柯助理,回头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柯以名没作声,抬手摆了摆,迈步离开。

送走柯以名,李建德看着坐在工位前办公的简宁,上下打量审视--肤若凝脂,身材姣好,细腰不足盈盈一握,确实有当傅太太的先天条件!

李建德深吸一口气,几步走到简宁跟前,轻咳两声开口,"简宁啊!你这次表现得不错,我决定提前给你转正!"

简宁正在翻看往年的财务表,闻言,愣了下,回看李建德。

李建德神情淡然,伸手到她跟前,"以后你就是咱们财务部的一份子了,好好干,前途无限!"

简宁狐疑,起身,礼貌伸手回握,"李部长,以后多多关照。"

李建德双手握住简宁的纤纤玉手,拼命的上下晃动几下,"以后多多关照!"

--未来老板娘!

这件事因为柯以名的插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落下了帷幕,有心人发现,自从那天起,李建德对简宁这位新人,可谓是十分照拂,就差立块祖宗牌位供着。

约莫半个月后,李建德把简宁叫到了财务室,脸上陪着笑,双手十指交叉在办公桌上,不停的相互搓着,"简宁啊,最近工作还顺心吗?"

"顺心。"简宁柔声细语的回应。

闻言,李建德脊背挺直几分,暗搓搓的想,这声音这身段,也难怪不近女色的老板会动心。

李建德也不是猥琐的人,只是随意想想,意识到自己想太过,轻咳两声,切入正题,"简宁,我们公司一向都很惜才,我个人更是,你最近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十分的优秀,所以我决定,派你去出差,去Y市的分公司检查财务年报。"

Y城检查财务年报?

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财务组长的工作?

李建德话落,见简宁没表态,紧接着又语重心长的说:"简宁啊,多多实践,对你没坏处。"

"好。"简宁莞尔,应下。

听到简宁的回话,李建德喜形于色,抬手摆了摆,兴冲冲的说:"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你今天提早下班准备下,明天陪傅总一起出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10章 上下属


随着飞机下降,气流颠簸,柯以名在返身回商务舱的路上踉跄了好几步,险些摔倒。

"她怎么说?"

柯以名刚入座,傅瑾衍便冷声开口。

"傅总,我总觉得您是在明知故问。"柯以名哭丧着一张脸回看傅瑾衍。

傅瑾衍敛回视线,抬手扯拽几下脖子间的领带,"杜氏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

"杜氏近半年亏损的厉害,似乎是因为杜衡新上任不听股东们劝说,投资了不该投资的项目。"提到杜氏,柯以名变得一本正经。

"派人盯紧杜氏,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通知我。"傅瑾衍挑开薄唇说。

"好的,傅总。"柯以名承应。

飞机抵达Y市后,傅瑾衍跟柯以名作坐着分公司派来的车前往酒店,简宁拎着行李箱上了自己提前叫好的网约车。

车抵达酒店,简宁办理完入住后,给姜韵打了通电话报平安。

隔着电话,姜韵碎碎念,"宁宁,你别怕麻烦那臭小子,有什么需求就跟他说。"

"好。"简宁柔声应。

闻言,姜韵轻叹口气,"我知道你对瑾衍那个臭小子心里有芥蒂,以前的事情都是他的错,你就当是看在姜姨的面子上,原谅他,好不好?不原谅也可以,至少,至少你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姜姨,我知道了。"简宁声音依旧温柔。

姜韵心知简宁的性子,知道她有自己的打算,也就没再多说。

挂断电话,简宁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个烟,点燃在红唇边,浅吸一口,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向外吐烟卷。

烟是刚才她在来酒店的路上买的,不是她平日里抽的牌子,抽起来有些呛嗓子。

一根烟抽烟,简宁伸手关上窗户,正准备去浴室洗漱,房间门忽然被从外敲响。

简宁闻声迈步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门,柯以名中规中矩的笑着打招呼,"简小姐,今晚分公司这边有一个晚宴。"

"必须参加吗?"简宁轻声问。

"是的。"柯以名答话。

"好,我知道了,有劳柯助理。"简宁微笑应声。

晚宴时分,简宁打车前往举办晚宴的酒店,刚下车,身后就传来一声熟悉又兴奋的声音,"简宁!"

简宁闻声回头,看到卢小小跟李建德也恰好从另一辆出租车上刚下来。

卢小小看到简宁太过高兴,小跑到简宁跟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怎么来了?"简宁笑着抬手轻拍卢小小后背。

卢小小松开抱着她的手,站直身子,小声嘀咕,"听说这边分公司的财务出现了问题,柯助理打电话让李部长连夜赶来,其他人手头都有工作,李部长就拎了我过来帮忙。"

卢小小话落,忽然意识到她是跟李部长一起过来的,心下一惊,倏地回头。

李建德见两个小姑娘同时看向自己,轻咳着拿捏了下自己部长的身份,"咳咳,时间不早了,宴会应该已经开始了,进去吧!"

三人一前两后走进酒店,刚进门,简宁就发现人群里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11章 惦记我的人?


是杜衡!

他就算化成灰,她都能一眼认出。

三年时间不见,这个男人越发的意气风发,站在一堆商界精英里举着酒杯侃侃而谈,看起来温润如玉,衣冠楚楚。

简宁一时间顿住脚步,在精神病院三年的记忆席卷而来,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指甲掐入掌心。

"简宁,你没事吧?"

卢小小紧挨着简宁站着,把她的一系列表现尽收眼底,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站在人群里的杜衡,小声嘀咕,"那个就是杜氏的老总杜衡,他怎么也在啊!我们傅氏跟杜氏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吗?"

卢小小嘀嘀咕咕的说,简宁已经调整情绪回神,浅笑嫣然,"那边好像有甜点。"

卢小小是个十足的吃货,一听有甜点,脸上瞬间绽开了笑,一溜烟跑到甜品台前。

李建德从进大厅后,就有分公司的高管上前跟他攀谈,对于简宁这边发生的事,丝毫没注意。

说是晚宴,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聚餐活动,分公司这边的人简宁不认识,跟着卢小小结识几个财务部的小职员,虚情假意的寒暄了一阵子。

在人群里站了会儿,简宁借故去洗手间,离开了大厅。

再次见到杜衡,简宁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虽然表面上她已经在极力强压着,但是心底的那种恨,让她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把杜衡剥皮抽筋。

她走进洗手间后,打开水龙头双手接了一捧凉水洗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宁宁,真的是你?"

身后熟悉的声音让简宁微弯的身子一怔,抬头,镜子里映出杜衡那张伪君子的俊脸。

"杜总,好久不见。"简宁站直身子,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转回头,看向杜衡,莞尔一笑。

在精神病院的三年里,简宁设想过无数次再见到杜衡的场景,也想过无数个置他于死地的方法,日思夜想到最后,她都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疯了。

不过,也还好她在那三年时间里想的够多,所以她今天才能这么淡定如常的面对他。

看着简宁脸上的盈盈笑意,杜衡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即薄唇弯起,"好久不见,刚才我还以为认错了人。"

"杜总,我同事还在外面等我,失陪了。"简宁浅笑,转身离开。

简宁前脚迈步,后脚杜衡就箭步跟了上来,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宁宁,这几年你过的好吗?"

过的好吗?

这句话从杜衡嘴里问出口,怎么听着这么刺耳?

她过得好不好?他难道不是最清楚的人?

简宁漾笑回头,正准备开口,身后传来一道犹如淬了冰的声音,"杜总,怎么在女士洗手间门口站着?"

"傅总。"杜衡回话,扣着简宁的手却未松。

傅瑾衍唇间咬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落眼在两人的手上低睨了一眼,走上前,扣住简宁的另一侧手腕狠狠一拽,将人扯进怀里,宽厚的手环上她瘦弱的肩膀护着,剔向杜衡,声音磁性戏谑,"杜总,惦记我的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14章 酒态


闻声,简宁不抬头都能猜得出跟前的人是谁,咬了咬红唇间的烟蒂,掀眼皮,"好久了。"

是好久了,忘了到底是三年,还是两年。

反正就是在那里面的几年,压抑极了,怕自己真的会疯,所以暗暗买通了看守她的人带烟给她。

那些人都是势利小人,虽然不敢放了她,但为了贪图钱财,买烟这种小事,还是不会拒绝的。

简宁话落,傅瑾衍没作声,只是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

"傅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得早起。"简宁把离开的借口说的天衣无缝,话落,不等傅瑾衍开口,直接迈步。

她前脚刚迈步,后脚傅瑾衍转过身剔看向她,声音肃冷,"简宁,我们聊聊。"

闻言,简宁背对着傅瑾衍唇角掀起一抹嘲弄。

聊?

聊什么?

他们俩之间有什么可聊的?

简宁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脚下的步子却停了下来,转回头嘴角噙笑,"傅总想跟我聊什么?"

"我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傅瑾衍阔步上前,被擦的锃亮的皮鞋在路灯的照射下,泛起一层雾光。

简宁目光扫了眼他脚上的皮鞋,心想,这双皮鞋应该是进口的,纯手工制作。

难得,像他这样凉薄的人,居然还有恒久不变的习惯。

简宁今晚其实没喝了多少酒,但此刻却觉得有些醉意上头,说出口的话都有些像说胡话,"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是知道了当年发生了什么,又有什么用?呵,傅瑾衍,你难道还有穿越的超能力,能回到当年救下当年飞蛾扑火的我?"

简宁话落,嘲弄的笑,笑到最后,那笑到底是在嘲讽傅瑾衍,还是嘲讽当年愚蠢的自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傅瑾衍。

自打从那里面出来后,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喊他的名字。

听到简宁的话,傅瑾衍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肉眼可见的难堪。

简宁垂下眼看地面,看着两人路灯下保持距离的影子十多秒啊,抬头,"傅总的好意我心领了。"

"简宁。"傅瑾衍瞧着简宁脸上不在乎的神情,忽然觉得胸口有些堵的慌,抬手扯拽了几下自己脖子间的领带,削薄的唇挑开,"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亲妹妹看待,我希望你能过的好。"

傅瑾衍话落,简宁半仰着头看他,眼底染了讥笑。

简宁觉得自己今晚失态了,但是细想想,失态又何妨,反正,她在他面前一直以来都在失态。

两人对视了有差不多约莫一分钟左右,简宁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哥哥,谢谢你的好意啊~"

闻声,傅瑾衍呼吸一窒,只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从头顶冲着小腹蔓延。

简宁说完,见傅瑾衍没回应,继续说,"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

说着,简宁转身,往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冲着傅瑾衍媚眼如丝的笑,"哥哥,晚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14章 酒态


闻声,简宁不抬头都能猜得出跟前的人是谁,咬了咬红唇间的烟蒂,掀眼皮,"好久了。"

是好久了,忘了到底是三年,还是两年。

反正就是在那里面的几年,压抑极了,怕自己真的会疯,所以暗暗买通了看守她的人带烟给她。

那些人都是势利小人,虽然不敢放了她,但为了贪图钱财,买烟这种小事,还是不会拒绝的。

简宁话落,傅瑾衍没作声,只是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

"傅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得早起。"简宁把离开的借口说的天衣无缝,话落,不等傅瑾衍开口,直接迈步。

她前脚刚迈步,后脚傅瑾衍转过身剔看向她,声音肃冷,"简宁,我们聊聊。"

闻言,简宁背对着傅瑾衍唇角掀起一抹嘲弄。

聊?

聊什么?

他们俩之间有什么可聊的?

简宁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脚下的步子却停了下来,转回头嘴角噙笑,"傅总想跟我聊什么?"

"我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傅瑾衍阔步上前,被擦的锃亮的皮鞋在路灯的照射下,泛起一层雾光。

简宁目光扫了眼他脚上的皮鞋,心想,这双皮鞋应该是进口的,纯手工制作。

难得,像他这样凉薄的人,居然还有恒久不变的习惯。

简宁今晚其实没喝了多少酒,但此刻却觉得有些醉意上头,说出口的话都有些像说胡话,"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是知道了当年发生了什么,又有什么用?呵,傅瑾衍,你难道还有穿越的超能力,能回到当年救下当年飞蛾扑火的我?"

简宁话落,嘲弄的笑,笑到最后,那笑到底是在嘲讽傅瑾衍,还是嘲讽当年愚蠢的自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傅瑾衍。

自打从那里面出来后,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喊他的名字。

听到简宁的话,傅瑾衍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肉眼可见的难堪。

简宁垂下眼看地面,看着两人路灯下保持距离的影子十多秒啊,抬头,"傅总的好意我心领了。"

"简宁。"傅瑾衍瞧着简宁脸上不在乎的神情,忽然觉得胸口有些堵的慌,抬手扯拽了几下自己脖子间的领带,削薄的唇挑开,"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亲妹妹看待,我希望你能过的好。"

傅瑾衍话落,简宁半仰着头看他,眼底染了讥笑。

简宁觉得自己今晚失态了,但是细想想,失态又何妨,反正,她在他面前一直以来都在失态。

两人对视了有差不多约莫一分钟左右,简宁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哥哥,谢谢你的好意啊~"

闻声,傅瑾衍呼吸一窒,只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从头顶冲着小腹蔓延。

简宁说完,见傅瑾衍没回应,继续说,"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

说着,简宁转身,往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冲着傅瑾衍媚眼如丝的笑,"哥哥,晚安。"

继续阅读《荒唐》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