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席言(腹黑儿子极品娘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分类:言情
作者:白茶
简介:好冷!四周波流涌动,耳畔似乎传来咕噜冒泡声……墨青甯缓缓的睁开双眼,面前波光粼粼
阳光穿过层层水波,照亮眼前的诡异一切
浮在水里!!!动了....
角色:白茶,席言
白茶,席言(腹黑儿子极品娘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腹黑儿子极品娘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沉湖


好冷!四周波流涌动,耳畔似乎传来咕噜冒泡声……

墨青甯缓缓的睁开双眼,面前波光粼粼。

阳光穿过层层水波,照亮眼前的诡异一切。

浮在水里!!!

动了动身子,她才发现手脚都被绑着。

这种活绳扣压根困不住她,手腕灵活的翻转,没几下绳索便开了。

抬手扯开绑在她嘴巴发酸的布条,朝岸边游去。

岸上,她拧干湿漉漉的衣服,摸索着脖间垂下的玉。

月牙形状的和田玉,做工精良,价值不菲!

莫非是象征身份的物件?

再低头,一看水里的倒影,原本青灰色的梨花头,变成齐腰的直发。

眉心的那颗朱砂痣,更加鲜艳。

难不成,在黄金铺地那个墓穴里,盗墓被害,死后魂穿古代了?

呕……

突如其来的恶心,让她浑身不舒服,难道……

小腹微微凸起,这尼玛有了身孕。

怪不得她在湖里醒来,还被捆了手脚。

敢情是原主,未婚怀孕私德败坏被沉湖的。

墨青甯扶额,老天爷真会玩,不但让她穿越,还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惊得她无言以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二章 半夜盗墓


六年后

秋风瑟瑟,吹落树梢上黄灿灿的枯叶,落叶随风飘荡。

一辆马车慢慢悠悠的行驶在山道上。

一只肉嘟嘟的胖手撩起车帘,探出粉雕玉琢的小脑袋,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啊转,抬手去接飘落而下的树叶,很是兴奋。

就在他的半个身子趴出窗口时,马车里传来一阵凉飕飕冷冰冰的声线:

“小宝,你的屁股又痒了是吧!”

女子肤白如玉,眉目如画,眉心有一颗红色的朱砂痣。

尤其是朱砂笔点缀几朵花瓣,变成一朵娇艳梅花,妩媚妖娆,很是好看。

秋风穿窗而入,也撩起女子的衣袂,黑色的发丝如绸带飞舞。

即使没有金银玉饰,却衬得她清幽高雅,此人正是墨青甯。

面前这位混世魔王,正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名叫墨云宝。

墨云宝长得不太像她,倒也是五官端正,小脸肉嘟嘟。

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是笑起来时,嘴角微微的上翘,看得人心情舒畅。

他是她手心里的宝,如果他惹是生非的话,她会更喜欢他。

墨云宝眨巴着大眼睛,伸手拉了拉墨青甯的衣袖,小嘴高高的撅起,声音糯糯的说:

“娘亲啊,我们都在马车里呆了四个时辰,整整四个时辰啊!什么时候才能到京都啊,我的屁股都坐麻了。

关键是在车里无事可做,他真的好无聊。

墨青甯懒懒的靠在车壁上,勾了勾手指,笑道:

“既然无聊,那就过来,给你娘亲我按摩一下肩膀吧!”

墨云宝的脸小脸垮了下来,挠头道:“娘亲啊,我给你唱首歌解解闷怎么样?”

墨青甯顺着他的话点点头,那车突然颠簸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

车帘外传来车夫略带颤抖的声音,“墨姑娘,墨少爷,那个……我们遇到沿途打劫的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三章 暗算


车夫很委屈。
那些闪着刺目银光的刀子,直抵在他的脖子上。

吓得他沁出一背的冷汗来,差点就从马车上滚下去。

墨云宝挑挑眉,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居然在这遇到了劫匪,真是太好了!

原本闷得要死,这会来了几个人,不愁无聊了。

他立即从墨青甯的怀里跳起来,昂头挺胸的一副小大人姿态,抬手拍了拍墨青甯的肩膀:

“娘亲别怕,我出去看看,把那几个劫匪给打发了。

说完就转头撩开车帘出去。

车里钻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挡在马车前手拿大刀的劫匪,满头黑线。

这马车看上去挺华丽,虽比不上大户人家的精致,但能用得起来拉车的,家底绝对富足,要知道这年代,普通百姓只能用驴或牛拉车。

只是没想到,他们盯上的马车,居然只有一个小孩子。

这小孩子的穿着不凡,打劫倒不如直接绑票勒索……

几个劫匪正打着如意算盘时,墨云宝已经站在车辕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们道:

“几位大叔,你们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几个劫匪互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冷笑道:

“自然是劫财,小娃娃,快把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交出来,这样才能保命,不然,我手里的刀就要见血了!”

说着还威胁性的,将手里的刀往前逼近几分。

墨云宝捏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到底什么东西最值钱!

好半天,墨云宝纠结着眉头,看向面前等着他答案的劫匪头子笑道:

“这位大叔,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我娘亲了,你是要劫走我娘亲的意思?”

“不过,看你一直蒙着脸,估计长得不怎么样。
唉!大概没有办法达到我娘亲的择偶标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四章 穿越异世


话说,他是来打劫的好吗?不是来相亲的。

这小奶娃子还真是有意思,难道没看到这把明晃晃的大刀吗?

要是一不留神,那可是要人命的。

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这是四五岁的小孩吗?

不过劫匪头子,没有错过孩子话里的信息。

小娃娃娘亲就在车里面,还是个寡-妇,看来是个大美人了!

他有些心痒痒的,这小娘子到现在也不露面,在马车里一直不出声。

想必是害怕道蜷缩成一团,躲在车厢里以泪洗面吧。

劫匪头子坏笑起来搓着双手,很有心情的调侃道:

“小娃子,那你娘亲是不是很漂亮,很有钱?正好大爷尚未娶妻,就让你娘亲出来见见,本大爷要是看上你娘亲,就放你一条小命。

墨云宝冷嗤一声,翻了一个白眼。

听男人的意思,好像又是看中他娘亲的美色的。

真奇怪,这大叔连他娘亲的面都没见过,怎么知道他娘亲长得貌美如花?

唉,他娘亲简直就是祸水呀祸水。

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很乖巧很孝顺很懂事的他,贴身保护。

要不然,就要被坏男人给拐走了!

墨云宝正想着对策,想修理这大叔,这时,车里响起悦耳动听的声音,

“墨云宝,你给老娘滚进来,你个小屁孩,谁让你替我出头了?”

声音不怒自威。

马车外的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吓到腿软的车夫也转头看向马车的方向,嘴角微抽。

墨云宝扁嘴:“娘亲,你那么凶干嘛?吓到我了!对了娘亲,这里有个男人看上你了,你说怎么办?”

墨青甯的声音懒洋洋的飘出来,“小宝儿,你要是看上他了,可以认他做干爹,说不定,他会给你红包!”

墨云宝闻言眸子闪了闪,转头瞥了眼劫匪头子,无奈耸耸肩,嘀咕道:

“娘亲,他这样的,怎么配当我干爹!”

他也是有要求的好吗?做他干爹也要三有:有权,有势,有钱。

耸耸肩,墨云宝撩开车帘子准备进马车。

这对母子也太极品了,她们也太旁若无人了!

难道,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些人都是山贼劫匪吗?竟然还有心情闲扯!

劫匪头子脸一黑,好歹出来混的,也太看不起他了,见墨云宝转身就要进车厢,他抬手就去抓墨云宝的衣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的咸猪手快要揪住墨云宝的后领时,呼——

只觉一阵劲风刮过,他的手腕突然僵硬在半空无法动弹。

他瞪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虎口插着的一片树叶。

没错,就是一片很普通的树叶,那棱角已经入肉三分,血缓缓从缝隙里留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五章 六年后


墨云宝似这才发觉身后的异样,诧异的转过身。

看到劫匪头子还停留在半空的手,突然尖叫起来:

“娘亲,快救救你可爱的宝宝儿子,他们想要抓我回去煮着吃!”

此言一出,全场惊掉一地的下巴,后面两个劫匪脸都黑成锅底。

这小孩子也太能掰了。
谁敢吃他!他的肉虽然嫩,可他们也不敢啊!

就这小娃子娘亲刚刚露的这么一手,他们也不敢再靠近马车。

后面的劫匪有些胆怯了,互视一眼后就不动声色的往后退步。

马车帘子突然撩起,里面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仙子。

众人痴痴的看着马车都忘了眨眼睛。

她站在马车前,窈窕身影,美目盼兮,尤其是眉间的那颗红色朱砂痣,称得她更加的娇艳,看得在场的男人都痴了眼。

墨青甯对眼前的情况似乎见怪不怪,看着三个看痴的劫匪,冷笑道:“是你们要打劫?”

劫匪头子离墨青甯最近,清风徐徐,吹起墨青甯的衣袂,她就如一只展翅的蝴蝶动人心魄。

就连风也眷恋她的美,带走她身上如兰如莲般的幽香,拂过劫匪头子的鼻端。

劫匪头子的脸微微的红了,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幸好他蒙着面纱,别人看不到他的异样。

他正这样庆幸的想着,突然,他整个身子摇摇晃晃起来。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然后整个人朝后倒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六章 路遇劫匪


那劫匪头子沉沉的倒地,重物声回荡在空气里,还溅起一地的灰尘。

这位可怜的土匪头子,到现在都还不能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倒地不起的。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传来树叶的沙沙声。

突然一阵的掌声响起,就听莫云宝糯糯的笑道:

“娘亲好厉害,你的武功造诣又上了一层楼,你刚刚耍的这一招制敌的手法,真的好酷好帅。

墨青甯双眸弯起,对墨云宝的马屁还是受用的,不由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

躺在地上的劫匪头子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再听墨云宝如此震撼的马屁,他不由的暗咒一声自己太过粗心大意,才会这么轻易的被放倒,骄傲荡然无存。

后面正打算逃走的两个劫匪,因这变故顿住脚步,怯怯的看向马车的方向,凉意从脚底升腾。
一直往胸口上冒。

两人再次默契的互视一眼,想着这个时候如果弃械投降,这个女人会不会放过他们?

墨云宝朝两人的方向一指,拉着墨青甯的衣袖道:

“娘亲,那里还有两个,你说过斩草要除根,不能放虎归山,就算你仁慈放过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激你,反而会反咬你一口。

两个劫匪听着墨云宝软软甜甜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明就是个小孩子,明明很萌,很可爱,很天真,可说出来的话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这么的狠毒?竟然说要把他俩个斩草除根了!

两人心下一慌,拔腿就跑。

见两人逃跑,墨云宝再次去扯墨青甯的衣袖,“娘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起来,你看看他们都要越跑越远啦,再不追,就晚了!”

墨青甯瞥了墨云宝一眼,轻飘飘的道:“乖儿子,你不觉得现在正是展现你智慧,勇气和胆识的时候,那两个人就交给你搞定了,这个交给我!”

墨云宝嘟嘴,他娘亲怎么这么懒散?唉!那就让他来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七章 一招解决


墨云宝从怀里掏出一个弹弓,然后从袖子里抖出两颗绿色的捡石子,朝着两人逃跑的方向拉勾放“暗器”。

那两个没命疯狂逃跑的劫匪跑了一段路,已经将那辆马车远远的甩在身后,好半天也不见有人追过去,他们暗暗庆幸他们真是太机智时,一阵破口声由远而近。

两颗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而来,他们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后脖子一疼,眼前一黑,两人华丽丽的晕倒在地。

站在马车上的墨云宝一蹦三尺高,兴奋的叫道:

“娘亲,你看我同时将两个六尺男人放倒了,他们真是笨死了,只顾着往前跑,不知道我也是会使用暗器的!哈哈,娘亲,我是不是很厉害?娘亲,你快夸夸我,快夸夸我呀!”

墨青甯跳下马车,大步朝着倒地的劫匪头子走去。

娘亲居然无视他!墨云宝嘟着肉嘟嘟的包子脸,双手叉腰。

突然,墨云宝眼珠子转了转,跳下马车,朝前面倒地的两个倒霉鬼走去。

他得趁娘亲不注意去找点私房钱藏起来,等到了京都,他就可以自己掏钱买冰糖葫芦,买棉花糖,还有很多玩具。

车夫看着从马车上跳下的一大一小,眼皮跳了跳,为什么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当初就不该贪那一颗金豆子,接下这门苦差事,赶马车送这对母子去京都。

他觉得自己接下去这一路会很惊悚!

墨云宝乐颠颠的朝着两个倒霉鬼跑去,他的速度挺快,哼哧哼哧的,不出一会就站在那两个人面前。

平缓一下呼吸,转头看向马车前他娘亲所在的方向。

见对方还在跟倒在地上的男人说些什么,他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賊笑。

嘻嘻,娘亲果然没有发现他!

他窃喜了一阵后,这才伸长了小胳膊搜起身来。

脖子上,没有!怀里,没有!袖口,也没有!腰带里,也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八章 极品母子


出来混的居然身无分文,两个六尺大男人,怎么可以那么穷?

他很生气,从怀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小匕首,这是他娘亲送给他的生辰礼物,也是给他防身之用。

嘟着一张包子脸,对着地上昏过去的两个穷鬼恶狠狠的道:

“叫你们欺骗小爷,要知道我生气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我要出这口恶气,我划破你们的衣服,让你们衣不蔽体,只能拿着路边的树叶遮羞!”

他的声音本来就是小孩子该有的软糯声音,虽是阴狠狠的说,确带着一丝可爱。

说完手起刀落,手法非常娴熟地割破两人的衣服。

刀尖是擦着皮肉过去的,没几下多了一地的碎布屑,两具白花花的裸体在他面前呈现。

当然,两人身上是穿了一条裤衩子的。

墨云宝收起自己的小匕首,发现两个人还穿着靴子。

抬手就去脱两人的鞋,随着鞋子脱落,两张银票也在半空缓缓飞下。

墨云宝的双眸瞬间一亮,抬手就将飘零在半空的两张银票接在手心。

看了一眼银票数额,笑得眉眼弯弯。

原来,穷鬼都喜欢将私房钱收在靴子里啊?

早知道,他就直接从脚开始搜起,唉,今天他算是学到了一招。

以后还可以把自己的私房钱藏在鞋子里,这样即使精明如娘亲,也一定想不到!嘻嘻……

另一边,墨青甯站在劫匪头子面前,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男人疼得额头冒冷汗,她这眼神,难不成是想将他五马分尸了?

真是倒霉,偏惹上这两位煞星。

墨青甯笑道:“放心吧!你只是中了我的十香软骨散,只是失去一些力气而已,一个时辰后自然就可以恢复行动能力的。

原来,就是那阵微风里,夹杂着似兰似莲的芬芳,是毒药。

果然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险。

墨青甯缓缓在劫匪头子身边蹲下,伸出纤纤玉指在男人身上好一阵摸索。

她的动作很细致,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没多久就摸出一个荷包来。

抬手就要解开荷包袋子,地上的男人低哑着声音说:“这里面没有银子!”

只有他养的一条小青蛇。

看到这个女人只是放倒他,也没有谋财害命的意思,他不由怜香惜玉起来。

这样的美人要是被他的小蛇咬上一口香消玉殒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九章 居然那么穷


听到提醒,墨青甯挑了挑眉,侧头闲闲的看向躺在地上的男人。

那人双眸明亮,眼里划过一抹不忍,她嘴角的笑意就越发的大了。

其实从她拿起荷包,就知道里面装着不是银子。

眸光犀利的她早就发现荷包动了动。
抬手迅速将荷包倒过来。

一条青色的直线顺着袋口直直的滑落,恰巧落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劫匪头子胸膛。

她嘴角扯了扯笑道:“你的蛇跟你一样的中看不中用!”

……

墨青甯将对方从头到脚都搜查了一遍,只是搜出一点点的碎银来。

她表示很不满意,抬脚就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的男人的小腿,冷声道:

“都是出来混的,作为一个男人,你身上的银两也太少了,你这样子,是娶不到老婆的知道吗?”

躺在地上的男人动了动眼皮,有些吃力的看向墨青甯。

见她站起身,将他身上唯一的二十两的银子对着太阳照了照,有些嫌弃的啧啧两声,最后才勉为其难的收入袖子里。

墨云宝此刻乖乖的坐在马车的车辕上,晃着小短腿对她笑得一脸的灿烂。

墨青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每次墨云宝笑得这么狗腿,就是有事瞒着她。

哦,对了,刚刚还有两个要逃跑,被墨云宝的石子射中,看来,这小子又准备藏私房钱了!

墨云宝张开双臂,甜甜的唤道:“娘亲,我们快上路吧!”

墨青甯缓步走到墨云宝面前,抱起这小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亲,这才懒洋洋的说,“那是自然的。

直到那辆马车卷起一地的灰尘扬长而去,躺在地上的劫匪头子才缓缓的坐起身。

看了眼手上的伤口,将树叶取了出来。

揉了揉酸痛的胳膊,抬手扯下脸上的黑色面巾,露出一张刚毅俊美的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十章 抢劫反被抢


男子的长相属于中上,就是那种比较耐看型,棱角分明的五官。

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眉头微蹙。

侧头看向墨青甯马车消失的方向,双眸渐渐眯起。

他若没有听错,这对母子是要去京都。

他抬手摸了摸还晕倒在他胸膛的小青蛇,他的动作非常的温柔。

小青蛇已经恢复了正常之色,翘着小脑袋对着男子吐着蛇信子,好似在抱怨刚刚遭人黑手。

男子的嘴角微微勾起,笑道:“放心,你的仇,我会报回来的。

说完将蛇收进荷包里,重新挂在腰间。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才朝自己的同伴走去,他刚刚虽然躺在地上,但他耳识过人,同伴逃跑被人暗算的声音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刚刚那个小屁孩也不是个小角色,他还真有些看低了那个孩子……

当他看到躺在地上只着一条裤衩的同伴时,嘴角不由得抽了抽,看来他的待遇还是好的,至少他现在还能风度翩翩的站着。

而这两位居然被那个小屁孩给剥了衣服,只能躺在地上接受天地之精华。

男子摸着下巴打量着两人的狼狈之态,突然天空乍现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璀璨的红色似将天边的白云也渲染成红色。

男子望着天空那朵渐渐消失的红色曼珠沙华,轻喃道:“等了那么久,主子终于有行动了!”

他抬脚踢了踢两个人,躺在地上了的那个人这才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站在面前憋笑憋得有些辛苦的老大时,他们一脸的莫名其妙。

低头一看,两人这才明白为什么身上凉飕飕的,原来他们避体的衣服竟然都变成了碎布条,散落一地。

两人满头黑线的指着面前衣袂飘飘,风神俊朗的老大,“这是谁干的,老大,为什么你身上完好无损,简直没有天理。

男子嘴角抽了抽,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干咳一声,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主子发消息过来了,我们不用再回那个黑风寨卧底了,他已经到山下,让我们过去接应他。

闻言,两个裸男立即双手抱胸,一副惊恐状,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他们不要这个样子去见主子,一定会被笑话死的,他们到底也是出来混的起来,见过打劫还被反打劫的吗?

真是太丢脸了,唉!想想他们那个悔呀!就不该无聊玩这个游戏,幸好伟大的主子来解救他们了,在也不必回那个破山寨受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第十章 抢劫反被抢


男子的长相属于中上,就是那种比较耐看型,棱角分明的五官。

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眉头微蹙。

侧头看向墨青甯马车消失的方向,双眸渐渐眯起。

他若没有听错,这对母子是要去京都。

他抬手摸了摸还晕倒在他胸膛的小青蛇,他的动作非常的温柔。

小青蛇已经恢复了正常之色,翘着小脑袋对着男子吐着蛇信子,好似在抱怨刚刚遭人黑手。

男子的嘴角微微勾起,笑道:“放心,你的仇,我会报回来的。

说完将蛇收进荷包里,重新挂在腰间。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才朝自己的同伴走去,他刚刚虽然躺在地上,但他耳识过人,同伴逃跑被人暗算的声音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刚刚那个小屁孩也不是个小角色,他还真有些看低了那个孩子……

当他看到躺在地上只着一条裤衩的同伴时,嘴角不由得抽了抽,看来他的待遇还是好的,至少他现在还能风度翩翩的站着。

而这两位居然被那个小屁孩给剥了衣服,只能躺在地上接受天地之精华。

男子摸着下巴打量着两人的狼狈之态,突然天空乍现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璀璨的红色似将天边的白云也渲染成红色。

男子望着天空那朵渐渐消失的红色曼珠沙华,轻喃道:“等了那么久,主子终于有行动了!”

他抬脚踢了踢两个人,躺在地上了的那个人这才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站在面前憋笑憋得有些辛苦的老大时,他们一脸的莫名其妙。

低头一看,两人这才明白为什么身上凉飕飕的,原来他们避体的衣服竟然都变成了碎布条,散落一地。

两人满头黑线的指着面前衣袂飘飘,风神俊朗的老大,“这是谁干的,老大,为什么你身上完好无损,简直没有天理。

男子嘴角抽了抽,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干咳一声,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主子发消息过来了,我们不用再回那个黑风寨卧底了,他已经到山下,让我们过去接应他。

闻言,两个裸男立即双手抱胸,一副惊恐状,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他们不要这个样子去见主子,一定会被笑话死的,他们到底也是出来混的起来,见过打劫还被反打劫的吗?

真是太丢脸了,唉!想想他们那个悔呀!就不该无聊玩这个游戏,幸好伟大的主子来解救他们了,在也不必回那个破山寨受气了!

继续阅读《腹黑儿子极品娘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