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墨寒,向晚(爱你向死而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你向死而生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苏白墨
简介:向晚深爱自己的丈夫,却也知道丈夫娶她不过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整整三年,她为爱扑火,以为怀了孕就可以挽留这段婚姻,却不曾想,他心爱的女人也怀了孕
当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摆在他面前,他毫不犹豫的——
角色:傅墨寒,向晚
傅墨寒,向晚(爱你向死而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向死而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交易的婚姻


“怎么样傅太太,明天的手术准备好了吗?”
向晚永远也忘不了,在自己和傅墨寒的新婚之夜,在她虔诚的把完整的自己给了他,他却粗暴的在自己身上施虐时说的这句话,月光下他如雕刻般的脸庞优雅如神柢,却把她拉下了地狱!
这地狱,却是向晚心甘情愿下的,她爱傅墨寒,哪怕他娶她只为了要她捐肾给他心上的人林莞尔!
暴雨里一个惊雷,卧室门猛地被踹开,向晚吓得转过头,随着强烈的酒气,她两个月不曾回家的丈夫趴到了她身上,没有一句话,像是在拆一个东西般扯掉她身上的睡衣,向晚慌乱的推搡着傅墨寒。
“别动!你是我的老婆就该让我睡!不然你嫁给我干什么?”
向晚的手被傅墨寒死死的摁住,傅墨寒的嘲讽让向晚心酸。
“墨寒,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我……”
“爱?”
他低下头,极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可是我不爱你!我只爱林莞尔,这辈子我都爱她!向晚,你以给莞尔换肾当筹码逼着我娶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不会爱上你这样卑鄙无耻的贱货!
向晚努咬着牙,憋着泪倔强的问。
“傅墨寒,是你心甘情愿的娶我,我没有逼你!我给你我的肾了,我不欠你什么!”
傅墨寒的眉头拧紧,恨不得捏死这个说的理直气壮的女人!
“心甘情愿?你攥着莞尔的命还说我心甘情愿?还恬不知耻的跟我说爱情,你有什么资格?”
向晚瞪着酸胀的双眼看着傅墨寒,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从他身下逃离。
“是你亲口说的什么条件都答应!我让你娶我,是要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我的身上还想着别的女人!”
向晚像是积压了多年的火山,终于忍不住爆发,傅墨寒愣了几秒,但随即把身下不断挣扎的向晚压的更死。
“我说到做到,让你做了傅太太,也尽到了丈夫的义务,怎么,是我还不够尽职尽责吗?”
“啊……傅墨寒,你混蛋!”
傅墨寒像是一只冷血的野兽般残暴,让她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
“墨寒,我那么爱你,你就一丁点儿都不爱我吗?”
向晚小声的问,即使傅墨寒这样待她,终究,她还是爱他!
傅墨寒停顿了一下,撑着的手臂放下,整个身体压在了向晚的身上,让她瞬间不能呼吸。
“你的爱对于我来说是一辈子的灾难!向晚,你毁了我,还要我爱你,现在虽然不是白天,可你也不该做这样的梦!”
向晚的心像是瞬间被抽掉了所有的血液,瞬间僵直了身躯,三年,她就像一只扑火的蛾,用她全部的爱去温暖傅墨寒那颗冰冷的心,她以为她成了他的妻,她以为他终有一天会爱自己一点,可是她没有想到傅墨寒的心是冰做的,或者说,他的心只会为另一个人变得温暖!
向晚放弃了抵抗,苍白的脸上挂着泪,隐藏在如缎的黑发下,圆圆的杏眼失了神,像只破碎的娃娃般,任由身上的男人如野兽般撕咬发泄,她知道,爱上傅墨寒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是她的劫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二章他们有孩子了


次日清晨。
向晚准时起床,做好早饭在餐桌旁等傅墨寒。
傅墨寒冷眼看着向晚准备的这一切,面无表情的坐下,端起碗喝着热腾腾的粥。
即使他昨晚那样折辱她,可向晚却还是想在他酒醒后喝上一碗粥,向晚苦笑,暗骂自己没出息,边给傅墨寒的碗里又盛了一碗粥,傅墨寒低眼看了向晚一眼,眼底尽是不屑。
“向晚,你脸皮真的有够厚!”
向晚不理会傅墨寒的讽刺,低头喝着自己碗里的粥。
“夫妻之间,盛个饭关脸皮什么事!对了,你今晚回来吗?我有事要跟你说。”
“不回。”
向晚看着起身要走的傅墨寒,眼里是深深的留恋与不舍。
“回来吧,你听了会高兴的。”
傅墨寒像是没听见,转过身上楼去拿昨晚丢在卧室的外套和车钥匙。
向晚的眼神始终都没有从傅墨寒的身上离开。
如果他看到床头柜里那份她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一定很高兴吧?
三年前,为了救林莞尔的命,傅墨寒答应娶了向晚,这是一场明码标价的交易,向晚知道傅墨寒恨自己,她心里也曾愧疚过,可是她没有办法,当傅墨寒承诺可以答应她一切条件时,她没有控制住自己爱了傅墨寒多年的那颗心!其实就算他没有答应娶她,他对她开口了,哪怕是要她的心,当时的她都会心甘情愿的奉上的!
向晚的手抚上中指的结婚戒指,眼中慢慢噙满了泪。
“砰砰砰!”
忽然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向晚打开门,一大早跑到这儿来敲门的,竟然是傅墨寒心尖儿上的林莞尔!
林莞尔见是向晚,往外退了一步,棕色卷发随风飞起,她抬手撩起碎发向屋里望着,嘟着小巧的嘴巴,眉眼间尽是风情!胸前的紫色水晶挂坠在阳光下亮的刺眼,刺的向晚头痛,她知道,那是她和傅墨寒的定情信物!
这才是傅墨寒喜欢的样子吧?
“林莞尔,你来这儿,是想干什么?”
“我找墨寒有急事,他人呢?”
向晚攥紧的拳头里指甲刺的掌心生疼,三年来,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和这个女人依然在一起,可是今天三儿这样明目张胆的找上门,这也太欺负人了!
“林莞尔!请你自重一点好吗?这是我的……”
“莞尔!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傅墨寒的声音由远而近,向晚转过头时他已跑着过来到了林莞尔身前。
林莞尔像是瞬间脱了骨,整个人挂到傅墨寒的身上,神情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墨寒,我有事要告诉你!”
林莞尔说着在傅墨寒耳边耳语了一阵,傅墨寒忽然之间兴奋的像个孩子,激动地抱起了林莞尔。
“你说我们有孩子了莞尔?我要当爸爸了?”
林莞尔害怕的捂住傅墨寒的嘴,看了向晚一眼。
“怕什么!莞尔,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高兴!”傅墨寒笑着把林莞尔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就那样看着怀里的她,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一幕刺痛了向晚的眼睛,割开了她的心,此时此刻,她才是他的妻子啊!
“傅墨寒!你的妻子还站在这里呢,你就这样和你的三儿恩爱起来了吗?你们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吗?”
“你给我住口!”傅墨寒转过头怒目圆睁对着向晚“向晚,你不要忘了,你才是我和莞尔之间的第三者!如果不是你乘人之危,我早就娶了莞尔了!”
“墨寒哥,我不要再受这样的委屈了,我不要你为了我一辈子面对这个你不爱的女人,我把肾还给她,你和她离婚!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明天就死了我也甘心!”
“好啊!那你还啊!”
向晚怒吼着,她倒要看看,那个女人敢不敢把她的肾还给她!
“够了向晚!”
傅墨寒扶着林莞尔朝车上走去。
“你怀着宝宝呢,不许说死……”
傅墨寒关心的话语传进耳朵里,向晚僵直的身躯仿佛失去了知觉,不能从门口移动半分。
‘你有了我们的孩子’
傅墨寒这句话不断的在向晚脑袋里响起,他们,有孩子了?
这一刻,向晚彻底的绝望了,或许傅墨寒说的对,自始至终,在他的爱情里,她才是第三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三章心死了


这一刻,向晚彻底的绝望了,或许傅墨寒说的对,自始至终,在他的爱情里,她才是第三者!
----------------------------
自从这天,傅墨寒便再没回过这个家,向晚拿上了签字的离婚协议出了门,她要去找傅墨寒,亲口告诉傅墨寒,她不爱他了!
向晚出了门,正抬手招出租车,路边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忽然停到她身边,向晚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嘴便被死死的捂住,一股刺鼻的气味刺激着她的大脑让她呼吸紧促,只几秒,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被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向晚瞬间清醒,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间脏乱的仓库里,眼前看着自己的,竟然是林莞尔,身边还围着几个看起来很强壮的男人。
“是你!你想干什么林莞尔?”
“和墨寒离婚,彻底的离开他!”
向晚做了决定放了傅墨寒,她爱他,愿意为他做一切,可是林莞尔,这个靠着自己的肾活着的女人,她凭什么?
向晚看着林莞尔笑。
“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受法律保护,你凭什么让我离婚?”
“向晚,他娶你,是因为爱我,你心里很明白呀,他不爱你,他甚至不允许你生下他的孩子,对不对?”
林莞尔就像一条美丽的毒蛇,咬中了向晚最致命的地方。
“林莞尔,我到死都是他的妻子,我不会和他离婚的,永远不会!”
“是吗?”林莞尔笑着把手里的照片递到向晚面前“这样呢?让墨寒看看这个怎么样?”
向晚看着林莞尔手上的照片,那上面赤裸着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那上面的女人,竟然是自己?
“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林莞尔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简直丧心病狂!”
林莞尔走上前,细细的鞋跟狠狠的踩在向晚的手背上。
“是要墨寒看这些精彩的照片,还是和他离婚,你自己选?”
“不要!”
向晚像是发了疯般用嘴去咬散落一地的照片。
“不要让他看!不要让他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和他离婚!”
一想到傅墨寒看着那些照片的画面,向晚的脑袋就像要炸开一样,如果让傅墨寒看到那些照片,她宁愿去死!
林莞尔心满意足的捡起地上的那些照片,打开火机在向晚面前烧掉。
“你净身出户,底片我会在你和墨寒办完手续后给你。”
“林莞尔,你使这样的手段,是怕傅墨寒的财产落在我手里吧?你究竟是爱他的人还是爱他的钱?”
林莞尔不以为然的看了看地上的向晚,示意旁边的男人解开向晚。
“我等了他那么多年,难道要我看着他的财产都到了你的名下!向晚,你不用操心这些,接下来,还有一场好戏呢!”
林莞尔说着忽然躺在了地上,抓起地上的灰往自己的脸上身上抹,接着拿出一袋血浆倒在了自己的下身,向晚不知道林莞尔想要干什么,后退着想离开,却被一旁的两个男人死死的抓住。
“你还想怎么样林莞尔?你还想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的门被猛地踹开,傅墨寒带着人一脸怒气的冲了进,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林莞尔捂着肚子血流不止的躺在地上痛苦不堪,一旁的几个男人正在对她拳打脚踢,而此时的向晚,正站在一旁吃惊的看着。
“向晚!”
傅墨寒冲过来对着向晚的胸口狠狠的一脚,向晚眼前一黑应声倒地,她努力的睁开眼,看到傅墨寒的手下把那几个男人打倒在地,看到傅墨寒抱着林莞尔冲了出去,过了不知道多久,向晚才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地上那一滩鲜血,向晚终于明白,林莞尔根本就没有怀孕!
可是向晚知道,傅墨寒不会相信他的话,想起傅墨寒进来时那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眼神,现在连每一下呼吸都跟着疼的胸口,向晚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她救不了自己的爱情,她真的无能为力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四章离婚吧,他不爱你!


夜色中,男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向晚没想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如此的绝情。
她痛苦的捂着肚子,那里有他们的孩子,可是这个孩子注定得不到父亲的喜欢了。
向晚自嘲一笑,腹部疼痛感越来越严重,加上傅墨寒那一脚,全身撕扯着疼痛。
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有一丁点的闪失,向晚挣扎着掏出手机,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沈沈,救我……”
向晚断断续续的把自己在的地方描述了一遍,希望沈沈能早点找到自己。
做完这些,向晚再也没有力气,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轻轻的摸了摸肚子,苍白着脸,扯出一苦笑。
不知过了多久,铁质的大门一下子被人踹开了,向晚微微抬起头。
不是自己的闺蜜,昏暗的灯光下,来人一步步逼近她。
是沈司年——闺蜜沈沈的亲哥哥。
“沈大哥……”再也抵挡不住全身的疼痛,向晚叫了一声沈司年,就晕了过去。
沈司年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向晚身边,把心爱的女人抱了起来。
傅墨寒可真够渣的,这么好的女孩子,不懂的珍惜。
向晚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她动了动酸软的身体,下意识的摸向小腹,哪里一片平坦,这才意识到,孩子也才两个月,哪能摸出什么。
就在这时,沈司年推门进来了。
向晚挣扎着想要做起来,沈司年快速放下托盘,赶紧按住向晚。
“沈大哥,这是哪里?”
向晚看向端着一个托盘的沈司年,她面色并不好,但笑起来,依然那么迷人。
“别动,你怀孕了,好好休养,这是我自己住的公寓。”
向晚心里的开心,幸好自己的宝宝,还在,她满足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心里全是庆幸
沈司年解释了一下,端起托盘里的碗,舀起白粥,吹了吹。送到向晚嘴边。
“吃一点吧,从昨天你就没吃东西了。”
向晚微微一笑,没有接。
“沈大哥,谢谢你,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伸手想要接过对方手里的粥碗。
沈司年没松手,固执的举着,向晚无法只得接了过来。
两人沉默的吃完了一碗粥。
“晚晚,离婚吧,他不爱你!”
沈司年心疼向晚这三年的遭遇,他傅墨寒凭什么要这么对向晚。
“你看看,这三年,他都对你做了什么,昨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和孩子……
我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提起傅墨寒,向晚面上闪过一丝嘲讽,想起这几天的种种,向晚知道她该放手了。
“沈大哥,你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再傻了!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
沈司年探寻的看着向晚,她的脸上满是坚定,想来这一次,傅墨寒不会有那么幸运了。
“不管怎么样,我支持你!”
“好了,沈大哥,你就安心吧,我收拾收拾,现在就回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以免夜长梦多。”
向晚下了极大的决心,她不能让自己在退缩了,傅墨寒不屑她的爱,她也累了,是时候结束了。
“行!”
沈司年起身,送向晚出门。
“晚晚,你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向晚不是看不出沈司年眼里浓的化不开的爱意,但她真的给不了回应。
“谢谢你,沈大哥,那我走了!”
沈司年点点头,没想到打开门,就看见傅墨黑着脸站在门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五章傅墨寒可真狠呀。


沈司年脾气比较火爆,向晚全身是伤的躺在他家,凭什么傅墨寒这个渣男还能安安稳稳,还敢找上门来。
他二话不说,挥拳砸向傅墨寒的面门。
傅墨寒也不是吃素的,伸出小臂格挡。
“傅墨寒,我劝你做个人,不要再伤害晚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沈司年喘着粗气,拳头狠狠的落下去。
这话落在傅墨寒耳朵里,就跟当着他的面侵犯自己的女人一样,就是羞辱他傅墨寒。
傅墨寒冷笑。
“沈司年,我的女人就算是条狗,也轮不到你来吃狗肉。向晚是我的妻子一天,你没机会。”
这话气的沈司年又加重了拳头。
但傅墨寒毕竟是专门学过格斗的,沈司年渐渐落了下风,向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为自己出气的大哥受伤。
她上去试图把两个人分开,两人本来打的难舍难分,向晚难免遭受波及。
傅墨寒的拳头直接落在了向晚的脊背上。
彻骨的疼痛袭来,向晚一下子就要倒下去。
“别再打了。”
向晚气急,大叫出来。
沈司年眼疾手快的扶住要倒下去的向晚。
傅墨寒也停了手。
“沈大哥,今天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就和傅墨寒去民政局。”
向晚从沈司年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叫了傅墨寒一声。
“傅墨寒,你最好不要欺负向晚。”
临走前,沈司年不忘威胁一顿傅墨寒。
傅墨寒不理会沈司年的挑衅,黑着脸跟在向晚身后,突然一把抓住向晚。
“你就这么按耐不住,嗯?”
向晚甩开傅墨寒伸过来的手,仿佛没看见傅墨寒一般。
“明目张胆和沈司年乱搞,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丈夫吗?”向晚竟敢忽视他,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丈夫了。
傅墨寒死死握住向晚的手。
“不敢不敢,我只是紧随傅先生而已。”
向晚毫不退让。
“啪……”
向晚捂着红肿的脸颊,满脸冰冷,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直视傅墨寒。
“丈夫?”向晚苦笑出来,她后退几步。
“你除了暴力我你还会做什么?当初是我逼你的吗?你那个白月光绑架我,陷害我,你在哪里?”
傅墨寒一听向晚这么说林莞尔,顿时更加生气,明明是向晚有错在先,现在反而倒打一耙。
“一派胡言!”
傅墨寒抓着向晚就往停车场拖。
“你害死了我和莞尔的孩子,你还有脸倒打一耙,走,你给我去跟她道歉!”
向晚被绑架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伤,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挣脱不了傅墨寒的钳制,几乎是被拖到车边的。
他和林莞尔的孩子,那她向晚的孩子算什么?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傅墨寒可真狠呀。
气急反笑,她看着傅墨寒愤怒的脸,嘲弄道,
“傅墨寒,你真恶心,口口声声说是我丈夫,却和小三生孩子。”
傅墨寒心里一紧,他从没见过这样强势的向晚。
她曾经那么温柔,可此刻,虽然瘦瘦弱弱的,却强硬得有些让人心疼。
傅墨寒压下心中的不适,把向晚扔进车里,。
来到医院,傅墨寒没再多说,目的明确,拉着向晚直接走到林莞尔的病房,让她去给林莞尔道歉。
向晚不堪其扰,也不愿意面对林莞尔那种丑恶的嘴脸。
“傅墨寒,你是不是有病?林莞尔根本没有怀孕,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你居然相信?”
傅墨寒的脸黑的能滴水,他一把推开向晚,捏着她的下巴冷笑。
“没有怀孕?”傅墨寒捏的越来越紧,脸色难看到极致。
“傅氏的医生都是吃素的吗?你现在立刻去道歉。”
“为什么不相信我?三年难道还不足以你看出我的为人吗?”
向晚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这个男人哪怕对她有一点信任也不至于如此。
傅墨寒却不管她的解释,抓起她的手,就往病房带。
“我为什么要跟她道歉?我没有错,我不会道歉的。”
向晚苍白着脸,面色一点点的沉下去,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根本就没错。
“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
向晚从来没有此刻坚定过,她一定要和傅墨寒离婚。
“道歉!趁我还有耐心之前。”
他面色阴沉的可怕,今天这事情看来,傅墨寒是不会退让了。
向晚冷笑,突然挣脱傅墨寒的束缚,冲向高台,她看了一眼下面,三层楼的高度,她一阵晕眩。
“离婚,我说过我没有害林莞尔,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六章从没想过要了向晚的命


傅墨寒有一瞬间的怔愣,看着向晚白到透明的脸色,心头一紧。
但就在迟疑的瞬间,向晚踩踏了……
那一瞬间,傅墨寒再也顾不得心中复杂的情绪,飞奔过去,眼疾手快的抓住向晚的手。
向晚悬在空中,看向焦急的男人,心里不是滋味。
“抓紧我的手,不准松开。”
哪怕是这种情况,傅墨寒也是命令的语气。
他刚想叫人来帮忙把向晚拖上来,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傅先生,林小姐醒了,她急着找你,可能是刚刚失去了孩子,情绪不是很稳定。”
“你去叫……”
人还没说出来,向晚的手已经滑了下去。
傅墨寒不再管焦急的小护士,鬼使神差的跑了下去。
看到向晚躺在血泊中,傅墨寒不敢动她,害怕自己的移动向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虽然他讨厌向晚,但从没想过要了向晚的命。
傅墨寒一遍安慰自己对向晚的担忧,一边叫医生过来。
很快医生来了。
“病人情况严重,有生命危险,赶紧安排急救。”
主治医师一边检测病人的心跳,一遍临危不乱的安排接下来的抢救工作。
傅墨寒听到生命危险,呼吸有些急促,跟着医生护士飞奔向急救室。
要不是医生劝解,差点跟着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的灯亮了起来,傅墨寒点燃手中的烟,看着始终亮着红灯的急救室……
向晚再醒已经回到了从前和傅墨寒的家。
她躺在熟悉的床上,沐浴着从前的馨香,这是她和傅墨寒的家,可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她从床上起来,收拾了一番,打算去问问傅墨寒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下楼的时候,傅墨寒正在和人通电话,那温柔的神色,向晚不用猜都知道对方是谁。
也只有林莞尔才能得到傅墨寒的温柔。
看到向晚下来,傅墨寒沉着脸挂了电话。
向晚开门见山,让他和她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傅墨寒面无表情的对她招招手,像是对待小狗一样。
可向晚就是爱着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
他如高岭之花,那么的耀眼,却又遥不可及。
向晚摇了摇头,驱走心中的妄念,没有走到傅墨寒身边,而是坐在了傅墨寒对面的沙发上。
傅墨寒嗤笑一声,压下心中的不快。
“向晚,医生告诉我你怀孕了。”
声音不疾不徐,和曾经的傅墨寒并没有什么区别,向晚却硬生生的听出了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是,我的孩子不用你管。”
想到孩子,向晚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傅墨寒却觉得这个微笑很刺眼。
“医生还告诉我,莞尔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向晚微微吃惊,林莞尔那天根本就是自导自演,所谓的流产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怎么现在又不能生育了。
“她不能生育和我有什么关系,离婚,”向晚顿了顿,又道,“离了婚,你们就能双宿双栖了。”
说完这些,向晚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傅墨寒见不得向晚这种波澜不惊的模样,突然站起来,靠近向晚。
“等你替我们生下孩子,你不说我也会让你滚。”
下完最后的通牒,傅墨寒拂袖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七章谁让你走的?


下完最后的通牒,傅墨寒拂袖而去。
-----------------
向晚大惊,林莞尔这是在打她孩子的主意,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出事。
“傅墨寒,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欠你们的……”
向晚追了出去,可是傅墨寒根本不理他,已经驾着车绝尘而去。
不行,她一定要和傅墨寒说清楚。
她慌慌张张的打算叫辆车出门,却被佣人拦住了。
“夫人,你不能出门。”
向晚面色一凝,她向来性子温和,从不会为难佣人,可这一刻,在佣人眼里,向晚似乎变了。
那个佣人瑟缩了一下,想到傅墨寒的吩咐,坚定的说道,
“先生吩咐过了,让您好好在别墅里休养。”
说休养已经是委婉的说法了,向晚看向佣人后面赶过来的保镖,心里明白,傅墨寒是把她囚禁了。
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直到晚上吃饭时间,听到楼下的争吵声,才出了房间。
居然是林莞尔。
向晚不想理会她,转身想要回房,没想到林莞尔已经看到了她。
“站住。”
林莞尔厉声呵斥,那极尽女主人的姿态,在向晚的心里腕下了一道疤。
她没有理会林莞尔的呵斥,拉开房间的门。
“谁让你走的?”
林莞尔尖利的声音再次在客厅里响起,她就是不想让向晚好过。
傅墨寒是她的,这个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既然进了这个家门,就不能白吃白喝。”
林莞尔脸上染上一丝快意。
“今天逛街太累了,你来给我端点洗脚水泡泡脚。”
向晚嗤笑一声,这个女人怕不是疯了吧,怎么这么不要脸。
“要端洗脚水也是你给我端,毕竟我现在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向晚的话戳到了林莞尔的痛脚,林莞尔当即急的跳脚。她指着向晚冷哼一声。
“你也配称女主人,墨寒已经在筹备我们的婚礼了,现在你就是这个价最不受待见的佣人。你给我去端洗脚水。”
林莞尔揪着向晚的头发,指着浴室的方向,让向晚赶紧去,否则要她好看。
向晚的身体早就亏损得差不多了,根本拧不过林莞尔,只能看向一旁的管家。
“傅管家……”
“向小姐,这是傅先生的意思。”
呵,这是傅先生的意思,让她给她的情人做小伏低,甚至倒洗脚水吗?
“听到了吗?”林莞尔一阵快意,真是畅快呀,她根本不配,她会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把向晚踩在地上摩擦。
“还不赶紧去倒水,否则你肚子里这个杂种就别想活下来。”
林莞尔作势抬脚踢向她的肚子。
向晚看着周围曾经熟悉的佣人,他们看到向晚下意识的低下头,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愿意帮她的。
“快去。”
林莞尔踢了她一脚。
向晚扶着墙一步步挪进了浴室,搬出泡脚桶,接水。
出去的时候,林莞尔早就等在哪里了。
向晚放下泡脚桶,转身就要走,却被林莞尔一把抓住。
“连个下人的事都做不好,就拿一桶清水来给我泡脚,你看着合适吗?”
不等向晚回答,一桶水兜头倒了下来,向晚全身湿透了,滚烫的水灼烧着她的皮肤,脸上迅速窜起了豆大的水泡。
“贱人,你根本不配怀上墨寒的孩子,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她恶狠狠的打了向晚一巴掌。
“还有你肚子里的贱种,一定叫你们好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八章我打死你


向晚每天都活在林莞尔无尽的折磨之中,身心俱疲,可是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屈服,不得不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天,在给林莞尔做了一顿饭,被倒掉,手洗了一堆衣服,被随手扔掉之后,林莞尔又试图对她的肚子下手。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向晚心里很清楚,傅墨寒是铁了心要把她的孩子交给林莞尔抚养。
绝对不行,她绝对不能让给林莞尔的阴谋得逞,这是她的孩子。
想到这里,向晚握紧了拳头。
傅墨寒为了断绝她和外界的联系,收了她所有通讯工具。
可是现在,要联系沈沈帮忙,必须先弄到通讯工具。
傅墨寒很纵容林莞尔,在这个家里,只有林莞尔经常抱着手机pad玩。
很快,向晚就找到了机会。
她趁着林莞在浴室冲澡的时间,拿到了对方的pad。
向晚全身都是紧绷的,她颤抖着手打开信息,输入沈沈的电话,看了信息发送成功的提示,送了口气。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向晚快速删除信息,随手拿起一件傅墨寒的衬衫。
“向晚,你这个贱人,竟然来偷墨寒的衬衫,我打死你。”
林莞尔拿着浴巾冲了出来,上手就打。
向晚后退几步,拿着傅墨寒的衬衫放在嘴边深吸一口气。
“墨寒都和你好了,我还不能拿一件他的衬衫做个念想吗?”
她的语气委屈极了,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对傅墨寒的爱。
林莞尔成功的被恶心到了。
“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进我和墨寒的房间?”
林莞尔气冲冲的把向晚赶了出去。
回到房间收拾好自己,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只有她配得上傅墨寒。
但是想到向晚刚刚那个嚣张的模样还有那个贱人肚子里的野种,就一阵气不顺。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挂断电话,林莞尔整个人都意气风发起来。
……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总,这是刚到的信件。”
总助拿着信件交到傅墨寒手中,他看了看,以前向晚追他的时候总是给他送信。
莫名想到向晚,傅墨寒揉了揉眉心,把那个人赶出自己的脑海,向晚送不送信件管他什么事。
“拆开。”
总助拿了剪刀娴熟的拆开信封,却不小心带出了一张照片,看到照片上的内容,总助吓了一跳,这不是总裁夫人么?
为了避免自己被收拾,她赶紧把照片塞了回去,想假装没看见,可是傅墨寒已经注意到她异常的举动。
“拿来。”
总助颤抖着手低过去,默默祈祷傅墨寒的怒火不要波及到她。
傅墨寒抽出照片,看着向晚和不同男人的裸照,尤其是和沈司年的最多,傅墨寒脸都气绿了。
向晚,向晚,果然是个淫荡不堪的贱人!
她和这么多男人上床,那肚子里的孩子……
傅墨寒猛地站起来,一桌子的文件被傅墨寒扫了一地,昂贵的花瓶碎了一地。
总助看了一眼愤怒的傅墨寒不敢作声,微微低着头,不想引起傅墨寒的注意。
傅墨寒把那些恶心的照片塞回信封,怒气冲冲的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九章送去医院做人流


傅墨寒踹门进来的时候,向晚正在低声给孩子讲故事。
她前几天刚刚看了许多育儿节目,胎教对孩子以后的发展非常重要,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落后。
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向晚落在傅墨寒眼里更加可恶了,居然利用他来样野男人的孩子。
“啪……”
向晚捂着脸颊莫名其妙的看着傅墨寒。
傅墨寒把向晚的受伤看在眼里,不为所动。
“向晚,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傅墨寒开门见山,直接把问题抛给向晚。
向晚早就疲于应付反复无常的傅墨寒,纵然这一段时间,傅墨寒和林莞尔不断的折磨她,可是她对他的爱似乎从来没有减少过。
她还是爱着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男人,可是她真的疲倦了,现在只想好好的养大自己的孩子,也算是有个念想。
“傅墨寒,你放心,我向晚是有原则的,在和你离婚之前,我还没有那么饥渴。”
向晚的意思不言而喻,她那么爱傅墨寒怎么可能去和别的男人做亲密的事情。
她说完就低下头安抚肚子里的小家伙。
“啪……”
一沓高清的裸照撒了一地。
“这些是什么。嗯?”
傅墨寒看着照片中,向晚白花花的身体和别的男人交缠在一起,尤其是那个沈司年,心里失分不得劲。
他的女人,就是死也要死在他的床上。
向晚看向地上的照片,蓦地看向傅墨寒,对方早就怒气横生,英俊的脸上满是愠色。
她颤抖着一张一张捡起地上的照片,试图安抚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根本压不住,心跳急速加快。
“这不是我,老公,你听我解释,这些照片是……”
傅墨寒一把掐住向晚的脖子。
“别叫我老公,你不配。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我已经查验过,这不是ps,这些照片都是真的。”
极度生气之下,傅墨寒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掐着向晚的脖子,毫不怜惜的扔到床上。
男人开始脱衣服,向晚看着傅墨寒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到底要干什么?
“这些照片是林莞尔把我迷晕拍的,你相信我,老公,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
向晚试图抓住傅墨寒的手,让他冷静下来,听她解释。
“向晚,你真让人倒胃口,莞尔自小生活在干净的环境里,哪里有你那些恶毒心思。”
他靠近向晚,掐着她的脖子,让她告诉他,孩子到底是谁的?
突然一张机票映入眼帘,傅墨寒松开向晚,抽了出来。
“你要和沈司年走?果然,你肚子里这个野种是沈司年的。”
傅墨寒冷笑一声,向晚是他的妻,可是却和别的男人珠胎暗结。头上好大一顶绿帽子。
“起来,既然是你和沈司年的野种就不能留。”
他居高临下的看向向晚,命令她起来去把孩子做掉。
向晚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眼里蓄满了泪水,这是他们的孩子,就因为傅墨寒不相信她,就要把孩子做掉。
她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她的孩子。
她挣扎着做起来,操起桌子上的水果刀。
“傅墨寒,你不能伤害我们的孩子。”
向晚拿着刀子,颤抖着指向快要走进她的傅墨寒。
“你别过来……”
她一步步的往后退去,退出房间,她想跑,可是看着楼下那些傅墨寒的人,心里又绝望有恐惧。
“下面的人都是死的吗?上来把人送去医院做人流。”
傅墨寒看着向晚为了沈司年的孩子殊死抵抗的样子,一阵气闷。
佣人很快冲了上来,就要把向晚抓走。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向晚痛哭流涕,可是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那些佣人很快就考了上来。
挣扎之际,尖锐的刀子刺向了向晚的肚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十章不准给她手术


“向晚!你……”
傅墨寒大喊一声,挥开周围的用人,朝她奔过去。
向晚冷眸微凝,自从怀孕以来,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她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双目无神的盯着傅墨寒,笑的万念俱灰。
“别过来!”
向晚把刀子对准了,扑过来傅墨寒。
“让你这些喽啰滚开。”
傅墨寒没来由的害怕,挥退佣人,试图安抚精神紧绷的向晚。
她冷冰冰的看着这一切,微微冷静下来。
“傅墨寒,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不爱我,只要我再努力一点,终有一天,滴水石穿。
可是我没到,你已经恨我恨到赶尽杀绝的地步。哪怕你对我有一丝的信任,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向晚冷艳的脸上满是肃杀之气。
“傅墨寒,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我不欠你们的,我向晚行的正坐得端,不屑于出轨,更不屑于伤害林莞尔这种恶毒的女人。
你记住了,要欠也是,你和林莞尔欠我的!”
傅墨寒看着向晚手里的刀子变了方向,更加慌乱。
“向晚,你放下刀,放下刀好好说话!”
向晚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她嘲讽的看着傅墨寒,眼前这个男人是那么陌生,她再也不爱他了。
“傅墨寒,你真让我恶心,背信弃义,婚内出轨,这是你傅墨寒吧?”
傅墨寒咬牙,脑袋几乎要爆炸了。
“向晚……莞尔曾经救过我的命,而且我和她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
“呵呵,”向晚听着傅墨寒苍白的解释,无所谓的耸耸肩,“当初是我逼你和我结婚的?是我逼你和林莞尔上床的?”
“今天你要逼死我和孩子,从今天起,我向晚和你傅大总裁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死,我也要干干净净,带着我的孩子!而你,别脏了我的坟头。”
说完,向晚用力的把刀扎向了自己的胸口,嘴里喃喃道:“妈妈对不起你,下去了,我一定对你好,宝宝……”
傅墨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奔向向晚,一把刀子深深的扎进了傅墨寒的肚子。
刚刚回来的林莞尔上来踹了傅墨寒一脚,命人把傅墨寒送进医院。
“把向晚……送……送进医院。”
傅墨寒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话,就晕了过去,林莞尔对着向晚咬牙切齿,这个贱女人就是死也要纠缠着傅墨寒。
但是想到傅墨寒的交代,只能命人把向晚也送进医院,不然到时候不好交代,至于给不给他治疗就另当别论了。
傅墨寒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林莞尔等在外面,但急救的时间是在太长了,她烦躁的进了之前给向晚随便找的意见病房。
向晚因为被扎了一刀,失血过多,现在病恹恹的躺在病床上。
几名医生看到这种情况,到底是医者仁心,进去提醒林莞尔,在不进行急救,向晚和孩子都保不住。
不说孩子还好,一说孩子,林莞尔就像立刻把向晚杀死,真是阴魂不散。
她和傅墨寒还没有孩子,这个贱人怎么配有傅墨寒的孩子。
想到这里,林莞尔全身的暴虐因子都被激了出来。
她狠狠的给了向晚一巴掌还不够,又踹了几脚。
几名医生是在是看不下去,想要阻止,林莞尔狠狠的瞪了回去。
“你们给我滚,这是傅家的医院,我说了算。不准备向晚做手术,否则,要你们好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第十章不准给她手术


“向晚!你……”
傅墨寒大喊一声,挥开周围的用人,朝她奔过去。
向晚冷眸微凝,自从怀孕以来,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她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双目无神的盯着傅墨寒,笑的万念俱灰。
“别过来!”
向晚把刀子对准了,扑过来傅墨寒。
“让你这些喽啰滚开。”
傅墨寒没来由的害怕,挥退佣人,试图安抚精神紧绷的向晚。
她冷冰冰的看着这一切,微微冷静下来。
“傅墨寒,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不爱我,只要我再努力一点,终有一天,滴水石穿。
可是我没到,你已经恨我恨到赶尽杀绝的地步。哪怕你对我有一丝的信任,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向晚冷艳的脸上满是肃杀之气。
“傅墨寒,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我不欠你们的,我向晚行的正坐得端,不屑于出轨,更不屑于伤害林莞尔这种恶毒的女人。
你记住了,要欠也是,你和林莞尔欠我的!”
傅墨寒看着向晚手里的刀子变了方向,更加慌乱。
“向晚,你放下刀,放下刀好好说话!”
向晚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她嘲讽的看着傅墨寒,眼前这个男人是那么陌生,她再也不爱他了。
“傅墨寒,你真让我恶心,背信弃义,婚内出轨,这是你傅墨寒吧?”
傅墨寒咬牙,脑袋几乎要爆炸了。
“向晚……莞尔曾经救过我的命,而且我和她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
“呵呵,”向晚听着傅墨寒苍白的解释,无所谓的耸耸肩,“当初是我逼你和我结婚的?是我逼你和林莞尔上床的?”
“今天你要逼死我和孩子,从今天起,我向晚和你傅大总裁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死,我也要干干净净,带着我的孩子!而你,别脏了我的坟头。”
说完,向晚用力的把刀扎向了自己的胸口,嘴里喃喃道:“妈妈对不起你,下去了,我一定对你好,宝宝……”
傅墨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奔向向晚,一把刀子深深的扎进了傅墨寒的肚子。
刚刚回来的林莞尔上来踹了傅墨寒一脚,命人把傅墨寒送进医院。
“把向晚……送……送进医院。”
傅墨寒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话,就晕了过去,林莞尔对着向晚咬牙切齿,这个贱女人就是死也要纠缠着傅墨寒。
但是想到傅墨寒的交代,只能命人把向晚也送进医院,不然到时候不好交代,至于给不给他治疗就另当别论了。
傅墨寒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林莞尔等在外面,但急救的时间是在太长了,她烦躁的进了之前给向晚随便找的意见病房。
向晚因为被扎了一刀,失血过多,现在病恹恹的躺在病床上。
几名医生看到这种情况,到底是医者仁心,进去提醒林莞尔,在不进行急救,向晚和孩子都保不住。
不说孩子还好,一说孩子,林莞尔就像立刻把向晚杀死,真是阴魂不散。
她和傅墨寒还没有孩子,这个贱人怎么配有傅墨寒的孩子。
想到这里,林莞尔全身的暴虐因子都被激了出来。
她狠狠的给了向晚一巴掌还不够,又踹了几脚。
几名医生是在是看不下去,想要阻止,林莞尔狠狠的瞪了回去。
“你们给我滚,这是傅家的医院,我说了算。不准备向晚做手术,否则,要你们好看。”
继续阅读《爱你向死而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