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沧澜,凌钧骁(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分类:穿越重生--穿越时空
作者:顾沧澜
简介:意外穿越,竟成个空有美貌的草包弃妃
夫君厌弃,下人蔑视,连她新婚当日,都被拒之门外
绿茶青梅来嫁祸,嚣张公主忙针对
连府中的下人,都敢明目张胆的欺负
老虎不发威,当她软柿子!且看她手撕绿茶白莲花,医毒双绝冠天下!就在她手持秘宝,专心搞事业的时候
曾经对她弃若敝履的夫君,却想重归于好
顾沧澜:某人曾说,谁爱上我谁孙子
镇远王:奶奶,你听我说
角色:顾沧澜,凌钧骁
顾沧澜,凌钧骁(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古怪手镯


顾沧澜刚一醒来,就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疼,像是生吞了一块火炭。
她掐着喉咙睁开眼,瞬间便怔住了。
什么情况?
她的身上穿着火红的嫁衣,此时正靠在一个狭窄的花轿之中。
没等她搞清楚状况,就听外面传来了阵阵狞笑声。
紧接着,帘门被掀开,门口出现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呵!竟然醒了!醒了更好!大爷来好生陪你玩玩!”那人说着,便上手来抓她。
顾沧澜没有反抗,却在她即将撞到男人怀里的时候,顺势抽出了他腰间的匕首,反手便刺入了他的心口。
只是这身子略柔弱,力道掌握不好,那匕首捅偏了几分,刚好卡在了男人的肋骨上。
“啊——”男人痛的厉声嘶吼了起来,抬手便朝着顾沧澜打了过去。
没等他得手,顾沧澜顺势抬腿,踢中了他的胯间,紧接着顺势抽出了匕首,就地打了个滚。
男人疼的瞬间白了脸色,捂着那里便如同一根木棍似的,直愣愣倒在了地上。
没等他挣扎着爬起来,顾沧澜便猛然出手,刺中了他的大腿。
“啊……”他叫的更惨,看向顾沧澜的眼神,瞬间便蒙上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此时,顾沧澜猛然咳出了一口淤血,这才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哑着嗓子问道:“谁派你来的!”
虽然她尚且没能完全搞清楚状况,但眼前这情况,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加害于她!
男人闭口不言,顾沧澜却是没那么多耐心,一刀又捅了他另外一条大腿。
“啊——我说!我说!是镇远王!镇远王派我们来的!”男人急声说道,“他说不想娶你为妃!便……便派我们来毁了你的清白……”
镇远王?这又是什么鬼?
这特么干的是人事吗?不想娶她,不娶便是!
何必来毁了一个女子最为重要的清白!
杀人诛心啊!
此仇不报,她顾沧澜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思及此,她视线调转到了那男人身上,顿时吓的男人一阵哆嗦。
他惨白着脸色,嗫嚅道:“求……求求你放过我吧!”
“你想多了!”顾沧澜说着,一刀便抹了他的脖子。
若这个人,当真是那个劳什子镇远王派来的,那么他必然不会留着这两人的性命。
甚至很有可能,这个时候,已经带人准备过来抓现场了!
到时候,她这个“失了清白”的新娘,自然不可能再成为他的王妃!
他这个目的算是达成了!
出神间,手腕却是一痛。
她下意识的垂眸望去,却见她右手手腕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支镯子。
手镯看上去如同红玉,此时正闪着幽幽的冷光。
这东西,怎么看怎么诡异!
顾沧澜敛了敛眸,随即便找来了一个大石块,对着镯子便砸了下去。
然而没等石头落下,便有一股子强劲的力道,将她给甩翻了出去。
镯子上的光芒更盛,似是对她的无声控诉。
几乎同时,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一大堆不属于她的记忆。
顾沧澜闷哼一声,骤然抱住了脑袋,蜷缩了起了身子。
原来,这身子的主人也叫顾沧澜,本是丞相府尊贵的千金大小姐。
只是这姑娘自幼丧母,她爹新娶的继室又是个高段位绿茶。
硬生生把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培养成了娇纵跋扈,胸无点墨的草包。
这些倒是算不得什么,关键是,这位姑娘钟情于京中赫赫有名的镇远王。
而这位镇远王偏偏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为了能够嫁给他,她竟然在宫宴上,不惜毁坏了自己的名节,来设计了这位王爷。
到底是丞相的千金,皇上便顺势为他们赐了婚。
自此之后,原本很得皇上青睐,最有可能问鼎皇位的镇远王。
却被夺去了兵权,给了个闲职,彻底沦落成了闲散的王爷!
接收到这些记忆之后,顾沧澜不由深吸了一口凉气。
也难怪这镇远王会用这等损招来对付她!
这原主,可真是自己把自己给作死的!
她若是镇远王,怕是早给她安排一千种死法了!
但如今,她既然已经接管了这个烂摊子,自然就不能任由事态恶化下去!
而当务之急,乃是先处理了这人的尸体。
不然等镇远王的人寻来,她百口莫辩!
思绪方动,手镯却是一热。
下一刻,她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瓷瓶。
瓶子上赫然写着“化尸水”三个字!
顾沧澜,“……”
这玩意儿,哪来的?
她觉得应该跟她手上那古古怪怪的镯子有关,现下镯子已经不再发光,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玉镯。
她略一思索,便将这瓶水洒到了尸体上。
下一刻,那男人魁梧的尸体,竟然化作了一滩小小的血水,连一点骨头渣都不剩了。
顾沧澜,“……”
这手镯,简直是杀人越货的神器!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草丛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异动。
有人在那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2章 逼她救人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
顾沧澜捏紧了手中的匕首,悄然走了过去。
未待靠近,她便留意到,草上沾染了一些血迹。
循着血迹望去,却见一个黑衣男子,双目紧闭的靠在一棵树下。
他的腹部濡湿一片,大片殷红的血,循着他捂在腹部的手指,涓涓的涌出了出来。
这个情况,若是不尽快救治,只怕他命不久矣。
见状,顾沧澜松了口气。
男人伤成这样,对她来说,并无危险。
而这伤口,恰好她也能救。
思及此,她收了匕首,快步走上前去。
然而就在她快要走近男子一丈的时候,他却猛然睁开了眼睛,抬起手中的长剑,气势汹汹的指向了她。
刚才光看他的伤了,却不曾注意男人的容貌。
如今乍然看去,却见男人星目剑眉,长得好是俊美。
这容貌气度,便是见惯了俊男美女的顾沧澜,都不由愣了一下。
而下一刻,男人看着她,眼中透出了几分厉色。
甚至,她还敏锐的捕捉到了,男人眼中透出来的厌恶之色。
厌恶?为何?
而后,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由深吸了一口凉气。
凌钧骁!
她记起来了,这个男人,不正是对她恨之入骨的镇远王,凌钧骁吗?
该死的,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他!
看他如今这惨状,她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顾沧澜,你怎么会在这里?”凌钧骁的声音虽然嘶哑,却仍是带着几乎将人冰封的冷意。
“呵!你还有脸问我!”顾沧澜冷嗤一声,转身便走。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胸襟,对害她的仇人施以援手。
没趁机踩死他,已经算是她最大的仁慈了!
当然,也是因为他着实不好惹,她不想去惹那个麻烦!
反正他这个样子,也活不久了,等死好了!
然而却不曾想,她刚一转身,手镯却是忽然变得滚烫。
她被烫的差点叫出声来,垂眸望去,只见那红玉镯子,此时散着幽幽的红光,活脱脱一个烧红的铁环!
她的手腕倒是没见得有什么伤痕,但是那恍若灼伤的痛感,却是实打实的。
“搞什么鬼!”顾沧澜咬牙切齿的默念着,抬手便想把这镯子给撸下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她越是抗拒,这镯子越烫,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像是要被烫熟了似的。
不过片刻,她疼的脸色都白了。
这状态,甚至比重伤的凌钧骁都不遑多让。
此时,她明白了。
这该死的镯子,想让她救他!
她还偏就起了反叛之心!
但是她走出去越远,身体便越是痛苦。
那种痛苦从手腕很快辐射到了全身,叫她冷不丁的,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几乎同时,在她的脚下,多出了一些疗伤的草药。
她发誓,这些草药,真的是凭空出现的。
还是从她脚下土地里,瞬间长出来的!
真是见鬼了!
她恨恨的咬着牙,紧盯着那些草药。
片刻之后,她终于决定放弃抵抗,伸手一把把这些药草给薅了出来。
伴随着她的动作,那镯子的热度减缓了大半,连身上的痛楚也紧随其后消失了。
看来,这玩意儿真的是在逼着她救凌钧骁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是凌钧骁故意设计的,来折磨她的吧!
思及此,顾沧澜恶狠狠的转过了头,擦了把额上的冷汗。
这一手,却是把脸上的浓妆给擦花了。
她看着手背上糊成一团的脂粉,不由蹙起了眉头。
而那头,凌钧骁看着她在那来来回回的动作,也是不由心中疑惑。
眼前之人是顾沧澜无疑,可是为何给他的感觉,却有些陌生?
好似,她的反应不太对!
不过话说回来,他同顾沧澜,本就没那么熟稔。
关于她的一切,他更是懒得理会。
思及此,凌钧骁重新靠了回去,不再理会顾沧澜。
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一阵刻意加重的脚步声。
每一次落脚,都像是狠狠踩在了某人的脸上。
凌钧骁睁开眼睛,循声望了过去。
瞬间,他的眼中,噙满了浓浓的冷意。
“顾沧澜!你想做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3章 乖,把衣服脱了


“做什么?当然是救你啊!我亲爱的夫君!”顾沧澜皮笑肉不笑的道。
救他?
凌钧骁微微敛起了眸子,她这个表情,更像是要杀了他!
“不需要!”凌钧骁捏紧了手中的剑,逼近她道,“滚远点!”
“呼——”顾沧澜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好不容易克制住了弄死他的冲动。
如果可以,她才不想救他!
还不是因为这破镯子!
不过,镯子的秘密,她暂时不可能说出口的。
故而,她只是冷眸望着他,讽声道:“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在这里,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你!
你要是不乖乖配合,等别人发现你的时候,你的尸体都臭的生蛆了!”
凌钧骁,“……”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说的的确有道理。
此处荒无人烟,以他如今的状况,想走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纵使他很讨厌顾沧澜,但此时此刻,却不得不指望她的帮助。
思及此,他放下手臂,又认命的闭上眼睛,靠在了树干上。
这表情,跟逼良为娼似的!
顾沧澜差点被自己的脑洞给逗笑了!
不过在看到凌钧骁那张臭脸的时候,她收起了眼中的笑意,一把把手中的药草,怼到了他的嘴边。
他睁开眼睛,满目冷意的瞪着她。
那神情分明在说,“你想找死吗?”
顾沧澜自然不想死,不然刚才她就和这破手镯同归于尽了。
思及此,她强忍着怒气,没好气的道:“这是给你疗伤的药草,需要嚼烂了敷在伤口上。

说着,她又往前怼了一下。
凌钧骁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最终还是张开嘴,把药草吃了进去。
药草刚一入口,便苦的人头皮发麻。
他登时愣住了,整个人都出现了片刻的呆滞。
“噗……”顾沧澜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瞬间拉回了他的神志。
他凉凉的瞥了她一眼,终于认命似的咀嚼了起来。
看着他苦成了菜色的脸,顾沧澜心中萦绕着的那股子怒气,此时都消散了大半。
甚至,她都有心情哼着《翻身农奴把歌唱》,来处理凌钧骁的伤口。
他伤的当真十分严重,而且也十分凶险,那刀再偏个半寸,怕是就刺穿了他的脾脏。
脾脏破裂,就古代这个条件,那他必死无疑!
“还真是命大。
”顾沧澜低声嘀咕道。
这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些惋惜。
闻言,凌钧骁睁开眼看向了她。
此时她正专注的给他处理腹部的伤口,大约是伤情着实严重,她额上尽是细汗。
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弄花了她的妆容。
此时她脸上糊成了一团,那模样着实有些滑稽。
真丑!
凌钧骁在心中,默默送给了她这样一个评价。
虽然比她平日里还丑,但却莫名的,叫人感觉没有了之前那样令人生厌。
甚至他还忍不住留意到,她的那双眼睛,在这糊成团的妆容之中,显得格外的美丽灵动。
这是他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一点,原来顾沧澜这样的人,竟也生出这样漂亮的一双眼睛。
恰此时,像是察觉到他的注视似的,顾沧澜忽而抬眸,将他抓了个正着。
凌钧骁眸色一紧,下意识的就要避开视线。
但随即,他又觉得,自己着实太过紧张了。
不过是看了她两眼,又能如何?
四目相对间,却见顾沧澜微微勾起了唇角,扯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凌钧骁本能戒备,却忽然看到顾沧澜倾身靠了过来。
“你……”他眸色一沉,未待呵斥,就听顾沧澜附耳低声道,“乖,把衣服脱了。

“放肆!”凌钧骁登时怒火上涌,朝她甩过去了一道凌厉的眼神。
然而就在此时,只觉膻中穴处被人猛戳了一下。
紧接着,下一刻,他一口淤血,“哇”的一声,便吐了出来。
顾不得擦嘴上的血迹,他抬手便扣住了顾沧澜的脖子,眸色冷厉的斥道:“顾沧澜!你找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4章 你的道歉很值钱吗


别看他受伤这么重,下手的力道却是不轻。
顾沧澜被他卡住了脖子,不过片刻之间,便已然涨红了脸。
“神经病!”她登时也被激怒了,当即抬起手中的匕首,抵在了他的颈部,冷声道,“你有病啊!看不出我在救你吗?”
凌钧骁眸色微变,虽然没有放开她,可是扣在她颈部的力道,已然松懈了大半。
顾沧澜这才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气势汹汹的骂道:“凌钧骁,你发什么神经病!有你这么忘恩负义的吗?”
说着,她气冲冲的打掉了他的手臂。
膻中穴,向来是一处危险的穴位。
刚才他对顾沧澜没有防备,主要也是没有想到她能够对他下手。
故而,那一瞬间的震惊和愤怒,叫他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如今听顾沧澜这么一说,他才发现,之前淤堵在胸口的那股子滞郁之气,好似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她说的没错,她果然是在救他。
是他误会她了!
“抱歉。
”凌钧骁沉声道。
“你的道歉很值钱吗?”顾沧澜揉了揉脖子,故意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愤声道,
“看看!看清楚!这是小姑娘的脖子,不是萝卜!你这么一掐,差点把我给掐死!是不是红了!”
闻言,凌钧骁下意识的抬眸看去,果然看到她凝脂般的脖子上,带着几个红红的指印。
“抱歉。
”他仍是道歉,复又道,“或者,你想要本王如何补偿你。

顾沧澜着实懒得搭理他,要不是这该死的手镯限制,她眼看着他死了,还得补上几刀呢!
“把衣服脱了。
”顾沧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眼见凌钧骁周身气势又是一沉,她无奈的叹道:“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只是叫你脱了衣服,我给你处理伤口!不想死就快点!”
她的眼神清澈,甚至还噙着淡淡的讽意,果真没有惯常所见的迷恋之态。
见状,凌钧骁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怀疑。
这个女人,她真的是顾沧澜吗?
“婆婆妈妈的,脱不脱啦?”顾沧澜不耐烦的道。
凌钧骁纠结了片刻,终于还是解开了衣服。
衣服解开,那伤口的情况,更是原原本本的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果然是中毒了呀!”顾沧澜见状,不由啧啧叹道,
“算你聪明,及时封住了穴道,没使得毒素扩散。
不过这样一来,也使得毒素淤积于此,把你的肉都给腐蚀了。
想要疗伤,得先挖掉腐肉。
你……”
顾沧澜一句“你忍得了吗?”还没有说完,就见凌钧骁点了点头,哑声道:“好。

“好?”顾沧澜讶然,“这么干脆利落?”
凌钧骁没有多说,只是咬紧了牙根,示意她动手。
“你就不怕我趁机下手害你?”顾沧澜一边擦拭着匕首,一边道。
“你若想要害本王,只需袖手旁观,本王一样没命可活。
”凌钧骁道。
“倒是识相。
”顾沧澜轻嗤一声,当即便利落的下手,挖向了他的毒肉。
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生挖其肉的感觉,不用说也知道多疼。
而凌钧骁愣是紧咬着牙没有吭声,直到顾沧澜清创完成,他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全被汗水浸透了。
虽然人品不咋地,心智倒是够坚韧的。
顾沧澜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便给他敷了药,包扎了伤口。
做完这一切,顾沧澜擦了擦手,款款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漫不经心的道:“好了,该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看你自己的造化。

说完,她转身便走。
试探性的走出了两步,这次倒是没有遇到阻碍,她这才松了口气。
该死的镯子,她得想办法弄下来才行!
不然老是被它控制,这感觉也太不爽了!
而就在此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异动。
顾沧澜本能循声望去,却见方才还气息奄奄坐在那里的凌钧骁,此时竟然一下子不见了!
顾沧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5章 你不要得寸进尺


要不是地上还有一堆血迹,保不齐她还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好端端的,那家伙跑什么?
而就在此时,远处的林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
“凌钧骁在那里!别让他跑了!”
“他受了重伤,跑不远的!”
是……刺客来了?!
而刚才凌钧骁之所以贸然现身,是为了引开刺客?
这个理由,看起来似乎非常合理。
但是,却叫她完全想不通。
这家伙难道是忽然转性了吗?
亦或者,是因为看在她救命之恩的份上。
思及此,顾沧澜轻轻捏着手上的镯子,哼声道:“算你有点良心!”
还没渣的那么彻底!
不过可惜的是,他活不久了!
那些刺客着实凶悍非常,不是重伤中毒状态下的凌钧骁,所能对付得了的!
“可惜了!”顾沧澜暗叹一声,转身避到了一棵大树后边,免得被殃及池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圣母病发作的手镯,又开始整出了幺蛾子。
她越是躲闪,这镯子越是滚烫的厉害。
按照之前的思路,这东西,分明就是想要叫她去救人啊!
“开什么玩笑!我刚才已经救过他一次了!你不要得寸进尺!”顾沧澜着实也被它给激怒了。
毕竟被人控制的滋味不好受,如今控制她的还是一只手镯!
“呵,只是区区一只破手镯而已!”顾沧澜冷冷的敛起了眸子,看着腕上这红的像是要冒火的手镯,当即咬紧了牙根,伸手狠狠的攥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彻骨的疼痛。
攥着这支手镯,就好似捏了块烧红的铁块似的。
她本能的松开了手,额上疼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然而看看自己的手心,却没有任何的伤痕。
好似刚才那种灼烧般的痛感,只是她的错觉。
怎么回事?
她没有犹豫,又试了一次,这一次,就算再怎么痛苦,她也没有放手,反而还在一直忍受着剧痛,试图把这手镯给拉下去。
就这样,一人一镯,开始了拉锯战。
痛苦自然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很不巧,她顾沧澜别的本事不说,这忍痛的本事,可是自小练就的,一等一的强!
更何况,这手镯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
她感觉,这东西可能类似于精神攻击。
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比耐心是吧?
那就看看谁先倒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树林里,传来了凌钧骁的一声闷响。
顾沧澜下意识的侧目望去,却见他被蒙面人给打了一掌,此时整个人正狼狈的倒在地上。
他正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是那些蒙面人不给他这个机会!
眼见着就近一个蒙面人,举刀朝他的脑袋劈下去的时候,凌钧骁顺势一个翻滚,险险的避开了这凶险的一击。
那蒙面人力道极重,一刀下去,那长刀竟然深深的没入了土中。
在他用力拔刀的时候,凌钧骁捂着腹部的伤口,艰难的站了起来。
大股大股的鲜血,循着他的手指,淅淅沥沥的落到了地上。
刚才她帮他处理的伤口,此时肯定又挣开了。
“看看吧!救他,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顾沧澜冷嗤道。
手镯此时一闪一闪的,冒着耀眼的红光,像是在反驳她的话。
见状,顾沧澜面色一变,连忙拉下衣袖盖住了手镯。
但已经晚了,那些刺客已然留意到了她的存在。
顷刻间,汹涌的杀气,扑面涌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6章 到此为止


“混蛋!”顾沧澜暗骂一声,顺势脱掉身上碍事的嫁衣和首饰,抬步飞快的跑了出去。
这该死的手镯,竟然祸水东引!
如今她就算想要逃避,也不可能了!
蒙面人显然没把她这么一个弱女子给放在眼里,于是在对付凌钧骁的同时,也不过才派出了一个人来杀她。
她拳脚工夫的确不错,身形也很灵活。
但是对上这些武功高强的刺客,她的那些工夫,就变成了花拳绣腿。
比如现在,她一口气脚不沾地的跑出了好几丈的距离。
那蒙面人却是一个跟头就翻身来到了她的面前,把她的去路给堵得死死的。
他也不说废话,抬手就是一刀朝她砍了过来。
顾沧澜登时尖叫一声,愣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这致命的一击。
见状,那头的凌钧骁,登时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他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猛然朝着这蒙面人丢出了手中的剑。
剑刃划伤了刺客的脖子,顷刻间,他捂着汹涌喷血的脖子,踉踉跄跄的倒了下去。
顾沧澜,“!!!”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却见失去了支撑的凌钧骁,终于不堪重负的跌倒在了地上。
“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去救别人!”为首的蒙面人冷嗤道。
凌钧骁躺在地上,艰难的缓了口气,这才道:“这是本王同你们的仇怨,无需连累旁人。

“旁人?哼!凌钧骁,你当我们是傻子么?那个可是你未过门的王妃!你会为了区区旁人,不顾自己安危?
看来,你和你这位新王妃的关系,也并没有外界传闻的这么不堪啊!”
那蒙面人冷笑道,“不过不必担心,我可以成全你们。
我的这把刀,先杀了你,再杀了她!”
闻言,顾沧澜微微敛眸,却是忽而指着凌钧骁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好你个凌钧骁,你简直不是人!为了祸水东引,你这种事也做的出来!”顾沧澜怒不可遏的道,
“你明明讨厌我讨厌的要死,装什么情深似海!况且,我还没过门呢!算不得你的王妃!”
顾沧澜说着,转头对蒙面人道:“蒙面大哥,不劳你们费心,让我来亲自解决这个渣男好不好?”
“你……”闻言,凌钧骁显然也是被气的够呛。
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刚才她若是全力逃走,以他如今的状况,也是可以支撑一二。
这些人的目标是他,顾沧澜有机会逃出去。
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女人,可是刚才,她毕竟帮他处理了伤口。
这份恩情,他不想欠着!
终归他也逃不掉,没必要拖累旁人!
可她竟然……误会了!
也是,毕竟他素来对她不假辞色。
罢了!随她吧!
以凌钧骁如今的状况,自然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人顾沧澜一个弱女子,娇生惯养的侯府千金,他们更不会怕她会如何!
尤其是,她满目乞求的望着他们,那双灵动的眸子,恍若摄人心魄似的。
鬼使神差的,那个为首的蒙面人就同意了。
“我可以答应你!”那蒙面人道,“别想着耍什么花样!否则……”
他说着,将手中的长刀,重重的怼到了地上。
那把长刀,一下子便没入了地中一半。
见状,顾沧澜不由绷紧了神经。
这力量,以她如今的状况,分分钟被砍死!
还还不了手的那种!
“我……我知道。
”顾沧澜小心翼翼的道,“那我杀了他,你们可以放我一条生路吗?我不想死……”
说着,她又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蒙面人。
“那就看你的表现再说!”为首的蒙面人此言也算是松了口。
“好,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顾沧澜说着,用力的去拔刀,可惜不管她怎么用力,这刀都是纹丝不动的插在地里。
她力有不逮,一下子四仰八叉的摔到了地上,恰恰摔在了沈钧骁的旁边。
“哈哈哈哈……”蒙面人见状,登时朗声笑了起来。
“太重了,我拔不出来。
”顾沧澜可怜兮兮的道,“你帮帮我吧!”
蒙面人没说话,仍是在朗声狂笑。
而沈钧骁侧目瞪了她一眼,眼中透出了深深的厌恶之色。
见状,顾沧澜回了他一记白眼。
那眼神分明在说:“等着瞧吧!”
而此时,蒙面人见状,冷笑道:“这重铁刀重几十斤,凭你能拔出来,那就怪了!”
说着,他随手拔了出来,随便在手中舞弄了一番,款步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好了!闹剧到此为止!现在,我来送你们上路!”男人说着,举起手中长刀,便朝着两人劈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7章 这个人情,你欠定了


然而没等一刀落下,他忽然“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了起来。
下一刻,他手中那把几十斤重的长刀,重重的坠落了下来。
眼见着就要砸到顾沧澜身上的时候,凌钧骁猛然拉了她一把。
紧接着,长刀重重的坠落到了地上,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土坑。
刚才若非凌钧骁出手,只怕她的脚,当场便被这长刀给砸穿了。
顾沧澜心有余悸的舒了口气,这才留意到,自己还紧贴在凌钧骁的怀里。
“谢了!”她话音方落,便被那蒙面人凄厉的惨叫声给吸引了注意。
众人也是齐齐的循声望去,却见他的手像是被什么给腐蚀了似的,整个手心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甚至都能看到他手心露出的森森的白骨!
这还没完,他手上的血肉还在一直飞快的消融!
真的是消融,血肉犹如那溶化的冰似的,飞快的消失,变成了血水,滴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便是骨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不过片刻工夫,他整个人便化作了一滩血水,只剩下了地上那血迹斑斑的衣服。
“不愧是化尸水,果真这么有用。
”顾沧澜说着,摇了摇手中的瓷瓶。
而瓷瓶上,赫然写着“化尸水”三个字。
顾沧澜怕他们看不清楚,特地对着他们,展示了一番。
“刚才,我可是只用了那么小小的一滴!”顾沧澜说着,冷冷笑道,“你们,要不要也尝尝这东西的滋味?”
闻言,众人面色骤变。
这东西的威力,他们是切切实实见识过了。
只是没想过,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竟然只用了一滴!
一滴而已啊!就把他们里面最厉害的高手给灭的渣都不剩了!
但他们是杀手,常年在生死之间徘徊,早就习惯了。
除却最开始的震惊,如今他们已然冷静了下来。
既然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凌钧骁是不可能不除的!
错过这次,怕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上!
他们赌这个女人瓶子里的毒液,不足以杀死在场所有的人!
思及此,众人齐齐的围了上来。
见状,顾沧澜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这化尸水的确是好东西,但是红玉手镯忒抠门了,就给了她这么一小瓶。
之前不知道这东西珍贵,她处理那匪徒尸体的时候,已经用去了大半。
如今里面剩下的这些,可是没有多大作用了。
而其他人看到了她的反应,自然越发高兴。
这说明,顾沧澜已经黔驴技穷了。
就在此时,凌钧骁却是忽然把她给拢到了身后。
“本王拦着,你快些走。
”说话间,凌钧骁连气息都是不稳的。
顾沧澜看着他那苍白如纸的面容,忽而嗤笑道:“不是我想笑话你啊!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如今的状况,你都快死了,还怎么拦得住他们?”
凌钧骁,“……”
迎着他森冷的眼神,顾沧澜浑不在意的挑眉道:“你瞪我也没用,我说的是事实!你拦不住他们!而且,我也跑不过他们!
所以啊!不必做这些没必要的事情,来感动自己了!”
凌钧骁,“……”
他从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顷刻间,他被气的呛出了一口淤血。
淤血吐出,他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
多亏顾沧澜及时伸手撑了一把,他这才稳住了身形。
“本王,只是不想欠你人情!”凌钧骁的话,像是生生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那很可惜,这个人情,你欠定了!”顾沧澜说着,猛然松开他,朝着那些刺客便冲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8章 她算哪门子王妃


“顾沧澜——”眼见着她这般作死,凌钧骁厉声嘶喊着,正准备上前相助,却是身上一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全身都没了力气?
甚至连意识也在渐渐的消散!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维持着清醒,可是眼皮重若千钧,连身体也如同灌了铅一般,半点力道都提不起来了。
是顾沧澜,是她刚才动的手脚!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思及此,他强撑着一丝精神,下意识的朝她看了过去。
却见逆光之中,一袭红衣的顾沧澜,朝自己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真的,是她……
终于,凌钧骁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这个时候,顾沧澜一改之前娇弱的状态。
等她再次看向眼前众多蒙面人的时候,脸上已然露出了嗜血的微笑。
“这一招,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用了。
如今,你们有福了!”顾沧澜说着,凉凉的扫了这些蒙面人一眼。
下一刻,原本那些凶神恶煞的蒙面人,皆是眼神骤然空洞。
紧接着,他们忽而嘶吼一声,当即便抡起手中的武器,对着一旁的同伴,奋力砍杀了起来。
“对,就这样!一个也不要留!”顾沧澜冷声说着,脚下却是有些虚浮。
她闭上眼睛,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却仍是没有减轻这眩晕的症状。
甚至,她的鼻子里流出了两道殷红的鲜血。
这是精神力使用过度的后果,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动用此招。
这具身体到底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比不得她常年训练的身体,自然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精神力释放。
而且,由于身体的缘故,她所使用的群体催眠术,效果也是大打折扣的!
这不她刚放松了一瞬,那头蒙面人便有些松动的迹象了。
没有办法,顾沧澜只能继续使用催眠术。
终于,蒙面人如她所愿的,齐齐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而她也终于不堪重负的倒了下去!
那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她的眼耳口鼻,都在涌出温热的液体。
鼻端飘来的淡淡血腥气,让她不难猜出自己如今的惨状。
可她已经无力收拾了!
就这样吧!
但愿对方只派了一波刺客,要是再来一波,她着实无能为力了!
她如是想着,却忽然听到一阵阵马蹄声,飞快的朝着此处奔了过来。
“不是吧!”
顾沧澜心中一紧,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最终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早知道,她就不把凌钧骁放倒的那么彻底了!
这下失去行动力的两个人,只有待人屠宰的份了!
顾沧澜暗叹一口气,却听到那些人马,停到了此处。
“王爷在此!”有人急声喊道,“王爷!王爷您怎么样!”
闻言,她这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凌钧骁的仇人。
那么接下来,他们有救了!
精神一放松,顾沧澜整个人,顿时便有些昏昏沉沉。
这个时候,凌钧骁的手下,将他给扶上马车之后,这才留意到,一旁地上还躺着个七窍流血的红衣女子。
“老大你看,这个人是不是王妃?”其中一个手下道。
被称为老大的,正是凌钧骁的贴身护卫洛风。
他看了眼七窍流血的顾沧澜,不由蹙起了眉头。
这个样子,显然是死绝了!
只是大喜的日子,她怎么会来到这片荒山野岭之中?
洛风思绪一转,沉声道:“她尚未过门,算得哪门子王妃?况且,她插足王爷和楚小姐的感情,死了也是活该!救王爷要紧,不用管她!”
既然他已经发话,众人自然应声称是。
紧接着,这群人连检查都没检查一下,便带着凌钧骁,飞奔离开了。
顾沧澜,“……”
她有句脏话,想要送给洛风。
饶是顾沧澜在心中把洛风的家谱给问候了个遍,洛风却是半点没有感知的,纵马跑远了。
这种情况留在这里,很危险。
而若是被洛风发现她还活着,怕是会更危险。
她记起来了,在原主的记忆里,洛风是凌钧骁和楚依依忠实的CP粉。
对于原主的插足,更是深恶痛绝。
若是叫他知道,她还没死透的话,想必会趁机补上几刀吧!
正想着,却好似听到远处山林之中,传来了几声狼嚎。
很显然,是此处浓重的血腥气,吸引了狼群的注意!
可恶!
她不能留在这里,必须想办法自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9章 你想叫我回京


可是自救谈何容易!
顾沧澜如今身体软的如同一滩烂泥,莫说是起来动一下了,便是睁开眼睛,都十分的艰难。
这种情况怎么办?
对上那凶猛的狼群,唯有等死吗?
不!她不甘心!
她岂能忍受,自己死的这么窝囊!
强忍着剧痛,顾沧澜强迫自己坐起来。
只是这小小的动作,便已经耗费了她大半的体力。
她甚至没能撑过一秒,便再一次重重的躺了回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手腕处忽然一热。
这正是那红玉手镯的所在,它又想作什么妖?
思及此,顾沧澜心中一阵火大。
“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救了他两次了!现在倒好,连命都给搭上了!你高兴了?满意了吗?
你圣母病发作,不要拉着我啊!”她心中暗骂着,却感觉那镯子越发的滚烫。
下一刻,一股子温流从手腕处扩散开来,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之前身体那种沉重疲乏的感觉,顷刻间一扫而空。
“这是……”顾沧澜猛然睁开了眼睛,感受着这充满了活力的身体,不由喜上眉梢。
是镯子在给她治疗!
看着仍在闪烁着光芒的镯子,她不由笑道:“想不到,你还有点用处!”
话音方落,镯子便快速的闪烁了几下,像是在回应她的话。
这个时候,狼群已经过来了。
但不知什么原因,它们却是围拢在周围,不停的徘徊,不敢靠近。
顾沧澜猜想,可能是因为这镯子。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在你还算有点作用的份上,留着你倒也无妨!”说着,她随手提起了地上散落的一把剑防身,而后快步的离开了此处。
如今既然已经没事了,那她也该跟凌钧骁分道扬镳了。
看了看自己身上能用的东西,也就是那些之前戴在头上的金饰了。
“这些东西,应该能卖点钱。
”顾沧澜掂了掂这些首饰,不由蹙起了眉头,“但也只能是一点而已。

指望这点钱,用不了多久,她就得饿死。
得想个搞钱的门路!
不过以她的本事,着实没什么可担心的。
就在她转身欲走的时候,手镯再次变得滚烫。
“几个意思?”她不由沉下了脸色。
手镯自然没能回答她,只是一直闪着光,像是亮起来警报灯。
她没有理会这玩意儿,当即继续抬步往前走。
这一下,一股剧痛忽然袭来,她闷哼一声,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跪倒在了地上。
又来!
“干什么!”顾沧澜着实生气了。
几乎同时,之前徘徊在外的狼群,也像是忽然失去了阻力似的,纷纷龇牙咧嘴的,朝着她围了过来。
顾沧澜,“!!!”
好嘛!威胁她是吧!
她是被吓大的吗?
顾沧澜捏紧了手中的长剑,努力站起来,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便是这小小的一步,身上的痛感,竟然消失了!
连狼群也是“嗷呜”一声便跑空了!
顾沧澜,“……”
她愣了片刻,再次往前走了几步。
这下倒是没有出现之前那种痛感,但是她明显感觉到了身子的沉重。
这个手镯,在逼着她往回走。
往回走的话,似乎是京城的方向!
想到之前这破手镯对于凌钧骁的态度,她忽而醍醐灌顶般醒悟了过来。
“你想叫我回京?”顾沧澜冷声说着,微微敛起了眸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10章 从哪来滚哪去


像是在回答她的问题,那手镯快速的闪烁了两下,便不再闪动了。
顾沧澜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惨状,讽声道:“你就叫我这样回京?怕是用不了半天,我的名声都败光了!”
如今一打眼看去,她就跟刚被人凌辱过似的。
外衫还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丢着,身上衣服更是凌乱脏污,脸上别提了,也是血糊糊的一片。
这个样子出去,晚上能把人给活活吓死。
而话音方落,她的身上,便出现了变化。
之前那些破损血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之前那崭新华丽的嫁衣。
甚至连那些散落在地的首饰,也好端端的别在了她的头上,连发髻都恢复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如初,没有血迹。
饶是她见多识广,如今也不由被震撼到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顾沧澜再一次发出了感慨。
手镯自然没有回答她,不过顾沧澜也不指望它的回答。
它能够给她提供的助力,倒是很符合她的心意。
手镯的助力远不止于此,等她走出林子的时候,狼群早就跑的没了踪影,满地的尸首也化作了一滩滩血水。
而在这一片浓重的血腥气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匹马。
对于这种情况,顾沧澜已经可以淡定面对了。
“这是我的代步工具?”顾沧澜挑了挑眉道,“反正都是要回去,你为何不干脆给我瞬移回去?”
而她的问题,再一次被手镯给无视了。
接下来,顾沧澜没有多说废话,当即上马扬鞭,朝着京城进发。
不就是回京吗?她倒要看看,这死镯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路上,顾沧澜火红的嫁衣非常的惹眼。
毕竟今天乃是镇远王和丞相府千金大喜的日子。
吉时已经过了,新娘却没了踪影!
众人还正在猜测纷纷的时候,消失的新娘,竟然纵马赶来了!
按照常理推断,里面一定有大瓜啊!
如此想着,百姓们都迫不及待的凑过去瞧个热闹。
所以,等顾沧澜来到镇远王府门口的时候,那边早就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而镇远王府却是大门紧闭,连个迎亲的下人都没有。
别说是下人了,门口连个喜字都看不到。
要不是原主记忆里,有着镇远王府的地址,且门匾上,赫然印着“镇远王府”四个烫金大字,她保不齐真会觉得,自己走错门了!
这是有多不待见她啊!
不过没关系,她才不在乎他们的看法。
顾沧澜没有下马,而是扬起手中的鞭子,对着大门一旁那赤红的柱子,狠狠的抽了一下。
“啪”的一声巨响,吓得在场众人都不免一愣。
再看柱子上,竟然被她给抽出了一道深深的长痕。
众人,“!!!”
好厉害的鞭子!
“本王妃驾到!来个喘气的,把门打开!”顾沧澜朗声喊道。
她这个样子,可谓是嚣张又张狂。
好在她惯常都是这般刁蛮任性的草包模样,众人倒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这个时候,侧门打开,一个下人探头出来道:“王爷有令!顾小姐误了时辰,不得入门!就算要进,也只能从偏门进来!”
从侧门进的,素来只有妾室。
这是摆明了给她下马威了!
真当她是那软柿子不成!
“他敢!”顾沧澜登时沉下了脸色,冷声道,“我是皇上御旨亲封的镇远王妃,不叫我进门,莫不是对皇上不满?想要抗旨不遵不成!”
这两顶大帽子扣下了,可真够人喝一壶的了。
那门房脸色一变,赶紧缩了回去。
片刻之后,王府大门打开,里面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锦衣女子。
“顾沧澜你要不要脸!这婚事怎么得来的,你心里没数吗?你都害得二哥哥这么惨了!竟然还敢提圣旨!呸!你还是从哪来滚回哪里去吧!”
这位乃是镇远王的堂妹安阳郡主,是同顾沧澜一样,享誉京城的跋扈人物。
素来她同顾沧澜就不对付,她很是怀疑,如今这不叫走正门的指令,就是这姑娘下的。
毕竟,镇远王凌钧骁,他没这个胆量公然抗旨!
而且,他中毒受伤那么严重,未必这么快醒过来。
思及此,她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第10章 从哪来滚哪去


像是在回答她的问题,那手镯快速的闪烁了两下,便不再闪动了。
顾沧澜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惨状,讽声道:“你就叫我这样回京?怕是用不了半天,我的名声都败光了!”
如今一打眼看去,她就跟刚被人凌辱过似的。
外衫还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丢着,身上衣服更是凌乱脏污,脸上别提了,也是血糊糊的一片。
这个样子出去,晚上能把人给活活吓死。
而话音方落,她的身上,便出现了变化。
之前那些破损血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之前那崭新华丽的嫁衣。
甚至连那些散落在地的首饰,也好端端的别在了她的头上,连发髻都恢复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如初,没有血迹。
饶是她见多识广,如今也不由被震撼到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顾沧澜再一次发出了感慨。
手镯自然没有回答她,不过顾沧澜也不指望它的回答。
它能够给她提供的助力,倒是很符合她的心意。
手镯的助力远不止于此,等她走出林子的时候,狼群早就跑的没了踪影,满地的尸首也化作了一滩滩血水。
而在这一片浓重的血腥气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匹马。
对于这种情况,顾沧澜已经可以淡定面对了。
“这是我的代步工具?”顾沧澜挑了挑眉道,“反正都是要回去,你为何不干脆给我瞬移回去?”
而她的问题,再一次被手镯给无视了。
接下来,顾沧澜没有多说废话,当即上马扬鞭,朝着京城进发。
不就是回京吗?她倒要看看,这死镯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路上,顾沧澜火红的嫁衣非常的惹眼。
毕竟今天乃是镇远王和丞相府千金大喜的日子。
吉时已经过了,新娘却没了踪影!
众人还正在猜测纷纷的时候,消失的新娘,竟然纵马赶来了!
按照常理推断,里面一定有大瓜啊!
如此想着,百姓们都迫不及待的凑过去瞧个热闹。
所以,等顾沧澜来到镇远王府门口的时候,那边早就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而镇远王府却是大门紧闭,连个迎亲的下人都没有。
别说是下人了,门口连个喜字都看不到。
要不是原主记忆里,有着镇远王府的地址,且门匾上,赫然印着“镇远王府”四个烫金大字,她保不齐真会觉得,自己走错门了!
这是有多不待见她啊!
不过没关系,她才不在乎他们的看法。
顾沧澜没有下马,而是扬起手中的鞭子,对着大门一旁那赤红的柱子,狠狠的抽了一下。
“啪”的一声巨响,吓得在场众人都不免一愣。
再看柱子上,竟然被她给抽出了一道深深的长痕。
众人,“!!!”
好厉害的鞭子!
“本王妃驾到!来个喘气的,把门打开!”顾沧澜朗声喊道。
她这个样子,可谓是嚣张又张狂。
好在她惯常都是这般刁蛮任性的草包模样,众人倒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这个时候,侧门打开,一个下人探头出来道:“王爷有令!顾小姐误了时辰,不得入门!就算要进,也只能从偏门进来!”
从侧门进的,素来只有妾室。
这是摆明了给她下马威了!
真当她是那软柿子不成!
“他敢!”顾沧澜登时沉下了脸色,冷声道,“我是皇上御旨亲封的镇远王妃,不叫我进门,莫不是对皇上不满?想要抗旨不遵不成!”
这两顶大帽子扣下了,可真够人喝一壶的了。
那门房脸色一变,赶紧缩了回去。
片刻之后,王府大门打开,里面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锦衣女子。
“顾沧澜你要不要脸!这婚事怎么得来的,你心里没数吗?你都害得二哥哥这么惨了!竟然还敢提圣旨!呸!你还是从哪来滚回哪里去吧!”
这位乃是镇远王的堂妹安阳郡主,是同顾沧澜一样,享誉京城的跋扈人物。
素来她同顾沧澜就不对付,她很是怀疑,如今这不叫走正门的指令,就是这姑娘下的。
毕竟,镇远王凌钧骁,他没这个胆量公然抗旨!
而且,他中毒受伤那么严重,未必这么快醒过来。
思及此,她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继续阅读《权宠医妃,战神王爷别放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