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菀,沈冽(重欢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欢宴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喵星人
简介:定北侯沈冽有个心魔,对女人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有一日被人成功撩了,而后日思夜想,欲罢不能
苦寻之下,才知道人家已嫁为人妇
他勾唇一笑,媳妇这玩意怎么让,抢!有一日,他将她直接堵了,知道今天是什么天吗?陆菀:?沈冽道,想你的每一天
陆菀:……沈冽又问,知道你是什么人吗?陆菀:?沈冽道:我的侯夫人
陆菀啐了他一脸,毛病!他不气反笑:性子耍的好,以后都是闺房之乐
她看他两眼,啧啧两声:皮相不错,可惜了,是个傻子
定北侯:……后来,陆菀只觉得脸……疼
一句话简介: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侯爷看上她活好想娶她加更条件:钻石每百颗加一章,一个水晶鞋打赏加两更,南瓜车打赏加更五更@比心@
角色:陆菀,沈冽
陆菀,沈冽(重欢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重欢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 洞房花烛夜


死亡的感觉并不好受。

想她堂堂镇国公府的嫡女,有朝一日,虎落平阳,竟被犬欺。死得实在是太窝囊,竟是被那负心汉的四个小妾给活活掐死了。

怨那四个人吗?

自然是怨的。

可她更恨的是高辙啊。

那个人,她真的好喜欢。

可是,再也不要喜欢他了。

原本是喉咙被掐着喘不上来气,胸口要被撕裂似的,突然间她张大嘴,压着的什么东西从喉咙里蹦出来,让她喉头一松,得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小姐,小姐……”有人在焦急的唤她。

那声音像是把游离在外的她往回拽。

她脑袋嗡嗡一下,眼皮缓慢的眨了眨,入眼便是刺目的红,然后眼前的一张脸从模糊到清晰。

她终于看清了跟前那张脸焦急的脸,是星辰。

星辰扭头欢喜的去喊,“小姐醒了,不必叫大夫了。”

又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矮矮胖胖的妇人,是自小就照料的徐妈妈。

另一个是绿锦,此时还是稚气未脱的小姑娘。谁曾想……陆菀看到她的时候,眸光不自觉的收紧,手拽住了被子。

“小姐可有哪里不舒服?”徐妈妈慈爱的看着她,将她扶起来靠着,又对绿锦道,“给小姐倒杯水。”

陆菀靠在床上的时候,得以完全看清楚这屋内的情形。

龙凤红烛,到处是喜庆的红色,就连盖着的,枕着的,都是交颈而卧的鸳鸯,预示着恩爱两不疑。

绿锦将水递到徐妈妈手边,徐妈妈接过来,要喂了陆菀喝。手腕被陆菀一把捉住,手一颤,那茶水便落在了被子上,顷刻便有了斑驳的痕迹。

徐妈妈不管那些,只焦急的去看陆菀,还是不大对劲呢。

陆菀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徐妈妈尚未开口,身后的星辰道,“今儿是小姐和姑爷大喜的日子,小姐自然是在卫国公府了。要不还是去叫姑爷吧?”

后头一句话却是对徐妈妈说的。

行程也看出来,陆菀不大对劲。

陆菀一把拂开徐妈妈的手,快速的下了床,跌跌撞撞的到了铜镜前。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此时她才十五岁,还是花一样的年纪。她是镇国公府唯一的嫡女,身份尊贵。一双灵动的眸子,一张红润的脸,粉雕玉琢一般。和日后被这后院生活折磨的不像人样的她简直是拍若两人。

陆菀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喜的自然是她重生了。哭的是何以重生在了洞房花烛之夜?

“小姐可是被什么吓着了?不妨事的,都是假的,老奴在呢。”身后有温柔慈爱的声音。

陆菀转身看向她。徐妈妈呀,一直在照顾她,是个忠仆,便是她被四个身份低微的小妾欺负时,她也是拼死护主了。可惜,她年纪大了,经不住那些人的打。

陆菀抱住她哭了起来。

这一哭,屋子里的人都懵了。

只是还未搞清楚陆菀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声音,“二公子,你来啦。”

陆菀咯噔一下,是高辙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2 仙君一般的人物


徐妈妈最是了解陆菀了,看她像是惊了一下,小声问道,“不想见姑爷?”

陆菀索性点了头,道,“徐妈妈,我不想见他。”

徐妈妈也没问缘由,只有些为难。

星辰一听便觉得不妥,她心直口快,对陆菀道,“小姐,今日是小姐和姑爷大喜的日子,便是小姐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如叫姑爷进来说开了才好。”

陆菀索性耍起了小性子,道,“我今日便是不想见他。见他恶心头晕睡不着觉。你那么乐意见,你去。”

星辰又变脸似的忙笑着道,“我的好小姐,你不是最喜欢姑爷了吗?总夸他有学问,还说人家长得仙君一样。”

陆菀嘟嘴,“便是现在不喜欢了。”

陆菀这个年纪,本就是可以耍性子的时候,旁人也没觉得不妥。

徐妈妈道,“老奴去说说看吧。”

陆菀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就知道嬷嬷最疼我。不像这小丫头,胳膊肘已经往外拐了。”

星辰张着嘴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十分无语。

徐妈妈便出去了,在外头和高辙说了几句,随后便回来了。

徐妈妈对陆菀道,“姑爷同意了。只今日这特殊的日子,不叫姑爷进门是不行的。老奴与姑爷商议之下,便决定小姐在卧房睡着,姑爷便在外间的榻上睡着。到时候也不叫人起疑。”

见陆菀似乎还有异议,徐妈妈又补充道,“小姐已经入了卫国公府的门,一言一行,不仅代表着卫国公府,也代表着镇国公府。不该任性的时候,就不能任性。老奴比小姐多活了几十岁,便倚老卖老一回,小姐听了老奴这次吧。”

徐妈妈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陆菀自然不能再说什么。

且她脑子还一片混沌,需得有点时间理一下头绪。

徐妈妈说的不无道理,她此时不好事情都做死。

她嘟了嘴,假装无奈道,“那好吧,就听徐妈妈的了。总之徐妈妈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的,我知道的。”

她一说话,声音软软的,整个人都显得娇嫩可爱。

徐妈妈不由也心情转好,道,“那小姐就在这待着。老奴带星辰去给姑爷铺床。”

“徐妈妈带绿锦去吧。”

“为何?”

陆菀故意睨一眼星辰,道,“叫她不帮我,我还得教训她呢。”

徐妈妈一笑,带着绿锦出去了。

不一会儿,陆菀便听到高辙进门的声音,和徐妈妈客套了几句。

屋里头绿锦伺候陆菀换上了寝衣。

听高辙在槅门外道,“菀菀。”

自她与他两情相悦,他总温柔唤她一声菀菀。亲昵的就像是触在心头的情话。

可如今听起来,却已经恍如隔世。

隔着一扇门,陆菀却能知道他如今是个什么样俊俏的公子模样。

因为她从未忘记。上一世洞房花烛夜,他一身红艳的喜服,衬得他肤色很白,眉眼疏朗,身形颀长,就是个活脱脱的仙君模样。尤其是他笑起来,秀雅的像是琉璃美玉。陆菀以前总爱闹他,用手指戳着他嘴两边叫他笑。

她垂眸应了一声,“嗯。”

高辙道,“你既身子不爽,便早些歇息。这几日,我,定不闹你。”

话说的有些隐晦,此时的他还有着矜贵公子的秉性。

陆菀大概猜到了徐妈妈对他说了些什么。她依旧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嗯。”

一边的星辰抬头看她一眼,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她的小姐好像不同了。平日里见到高辙会害羞,会雀跃,今日这么大喜的日子,她怎么好像,冷淡了?

正想着,又听陆菀道,“徐妈妈年纪大了,外头清冷,留绿锦在外头伺候你吧。”

星辰便想着,小姐到底是关心高辙的。定是她多想了。

外头又听到高辙的声音,声音柔柔的,“我就在外头,你若有事,便叫我。我,睡觉,不沉的。”

星辰听罢噗嗤笑出来,捂着嘴小声对陆菀道,“姑爷今日定然睡不着了,憋的难受。”

陆菀拿眼睛瞪她一眼,手在她腰间掐了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3 雕虫小技


重生到十五岁那年的大婚之日,对陆菀来说并非是立马就能接受的事情。但到底这些熬不过瞌睡虫,她盯着帐顶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睡下了。

第二日她骤然睁开眼,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大片阳光透过窗外的那棵梧桐树斑驳的照进来,微微刺了她的双眼。她茫然的伸出手,那阳光洒在她的掌心。

那只手洁白细腻,青葱一样的娇嫩。阳光穿透手掌的边缘,透出淡粉的血肉的颜色,鲜活而富有生命力。

陆菀彻底的确定了她重生了的事实。

她呼出一口气,既然重生了。那这一世,便好好的活。

徐妈妈推开槅门进来,身后的星辰手上捧着衣裳。她平日里每日要穿什么衣裳,配什么鞋,又该配什么发饰,都是极有讲究的。

陆菀随随便便往街上一走,她当日的穿着打扮第二日便有许多人争相效仿。坊间都在说,陆菀便是一颗明珠,风头远远盖过当今圣上的几位公主。

徐妈妈过来扶着陆菀起床,道,“今日不能贪睡,一会儿还得去给长辈敬茶呢。”

说话的语气都是哄着她的。

陆菀表现出有些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起来了。

星辰过来给她穿衣裳,却见绿锦满脸不悦的进来了,一屁股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陆菀一眼便瞥见了她水红色的襦裙。

陆菀一贯宠星辰和绿锦,是以两个人在她跟前也可以放肆些。

绿锦这行为本就没什么,徐妈妈却皱了眉,又看了一眼陆菀,没说什么。

陆菀知她想着什么,星辰给她整理衣袖的时候,听她道,“绿锦,到了卫国公府不是自己府上了。你一言一行旁人看着呢,我可不想旁人说我身边的人没规矩。”

绿锦实在没料到陆菀突然这么说,她本就受了委屈,听绿锦这么一说,眼眶便红了。

星辰看了她一眼,毕竟是身份相同的姐妹,便问道,“怎么还哭上了?小姐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咱们可不能丢了小姐的脸面。”

绿锦站起身,拿了帕子擦一下眼泪,走过来也给陆菀整理衣裳,道,“奴婢不敢气小姐,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小姐是气那院子里的丫头。”

她说完,压低了声音道,“小姐可知道姑爷院子里有个通房丫头呢?”

陆菀知道。

大户人家,有通房丫头实在是太平常的事情。她的兄长也是有的。上一世,她嫁过来的时候,高家已经把人给遣走了。陆菀也没说什么。

她漫不经心的问道,“有便有了,大惊小怪做什么?”

绿锦道,“她欺人太甚呢。一副少夫人的做派,指使奴婢干这个干那个的。奴婢不听她的,她竟叫另一个人将奴婢拦住了。”

徐妈妈看一眼陆菀,陆菀正好拿眼睛瞟她。

徐妈妈给她把头发理好,又插上一支簪子,道,“院子里该定的规矩就该定,小姐才是这院子里女主人,这一点院子里的人都该清楚。”

陆菀眯眼一笑,道,“那我就去给她定定规矩啦。”

徐妈妈点头,“夫人交代过,小姐在这一切,有镇国公府兜着呢。只别太耽误时间,还得去敬茶。”

陆菀点头,“放心,我有数。”

说完便挑眉看一眼星辰和绿锦,道,“走,定规矩去。”

星辰和绿锦都欢喜的跟上。

陆菀提了裙裾刚走到门边,正好见一人捧着早饭进来,陆菀看的真真的,门旁边一条腿伸出来,那人被一绊,手中托盘脱落,碗中的清粥洒在了陆菀的裙子上。

那丫鬟吓坏了,忙跪下来,这一跪,结结实实的跪在了洒出来的清粥和小菜上。

也是实诚。

一旁的始作俑者故作惊讶的走出来,道,“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不长眼睛,竟冲撞了少夫人?”

她又看向陆菀,道,“衣服都脏了,少夫人赶紧去换了吧。”

她垂首时,那眼眸露出些得意之色。敬茶让长辈等着可是大忌。

陆菀瞧她一眼,这就是高辙的通房丫头啊。原来这一世在这里就有交集了。上一世,高辙是把她藏起来了吧,若不然后来怎么会成了他的妾室呢?

她叫什么来着?哦,叫素萝。

陆菀看着她浅浅一笑,然后一脚迈出去,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时,一巴掌稳稳的扇在了她的脸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4 能动手就别吵吵


这一巴掌,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愣了。

星辰欢喜的去看绿锦,绿锦面露得意之色。两个丫头因为有这样的主子也觉得面上有光。

素萝捂着脸呆住了。

陆菀才嫁过来,竟这么对她。陆菀生在国公府,心思单纯,她便是吃定了这一点,才胸有成竹的演了今日这一出。却不想,栽了……

陆菀没嫁过来之前,她是这院子里的女主人,平日里院子里的人都要看她脸色的。

她自然不能被这样白白打了,若不然,日后如何立足。

素萝看着陆菀道,“少夫人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原来竟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打人之人?竟不将我们这些下人当成人看?这理到哪里都说不过去的。奴婢不服。”

陆菀又扬手在她另一侧脸上扇了一巴掌,嗤笑道,“你不服?明知道自己是个下人,怎么还摆出少夫人的姿态来了?谁给你的胆子?”

素萝脸火辣辣的疼,却看着陆菀道,“少夫人干脆打死奴婢吧。这才是少夫人的姿态是不是?”

陆菀问道,“你是想说我不讲道理?”

素萝一个是字已经到了嘴边了。

却听陆菀道,“我就是不讲道理了啊。我这人呢……”陆菀翻转自己的手看了看,道,“嘴皮子不行,能动手的事情就不想吵吵。你还想试一试吗?”

说到后面的时候,陆菀的手又作势扬了一下,吓得素萝忙双手捂了脸。

陆菀收了手,徐妈妈过来将她扶了到了屋内。陆菀转身道,“你呢,伺候高辙我没意见。可你不该对我的人指手画脚的。”

一旁的绿锦不由的扬起了下巴,对素萝露出不屑来。

陆菀又道,“便是我养的一条狗,要杀要剐,也只能我说了算。你不过一个陪床的,没这个资格。”

素萝被这话羞辱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过去了。她那点骄傲的资本被陆菀狠狠的踩在了脚底下。

她垂眸时,余光瞥到一袭蓝衣。

两行眼泪像是开闸似的便淌下来了,她哭着跑到高辙跟前,特意将那通红的脸放在高辙跟前,道,“公子,奴婢没法活下去了,少夫人要打死奴婢呢。可素萝要死,只能死在公子手里的。”

高辙皱了眉。

平日里瞧着素萝温柔体贴挺讨人喜欢的。可今日一早,她一口一个死,不是触他的眉头吗?

高辙语气也冷了下来道,“不是叫你走了吗?怎么又在这里了?”

素萝恍惚一下,哭着道,“奴婢舍不得公子,想回来看看你。谁知道碍了少夫人的眼了。”

高辙看一眼屋中的陆菀。她早已背转身进了里屋去换衣裳去了。

高辙便对素萝道,“我已娶妻,不再需要你。你日后不要再来这个院子了。”

素萝呆住了,道,“公子,你不是最喜欢我么?说奴婢……”

高辙怕她说出什么话来,斥道,“你是娘安排过来的,我不过看你比较可人。”

看她哭得梨花带雨,高辙心有不忍,又补充道,“你若实在没去处,去找娘吧,让她给你安排个差事,只这里不要再来了。”

此时陆菀的声音传过来,“打归打,她要是这么想留下便留下吧。我这院子里不多她这一个人。”

高辙怔住了。

素萝更是。

把人脸都打肿了,又给个甜枣吃?这少夫人到底是个什么路子啊?

陆菀已经换了一身衣裳,由星辰搀扶着走出来。每一步都有仪态,气派是浑然天成刻在骨子里的,是素萝这种出身的人没法比的。

她走到高辙身边,瞥一眼素萝,道,“毕竟侍奉过你,我不能一来就过河拆桥,显得我太薄情。”

尾音故意拉长,意味很是明显。说罢,便与高辙擦身过了。

高辙几步追上来,牵了陆菀的手,在手中捏了捏,讨好似的问她道,“菀菀生气了?吃醋了?放心,以后不再叫你看见她。”

陆菀觉得男人真的奇怪。她真心诚意的要高辙把人留下来,他却以为她是以退为进。上一世她那么不喜欢他纳妾,妒到发疯,他却当着她的面搂着旁的女人。

陆菀抽出自己的手,假笑道,“没有啊,一个丫头而已,我不在乎的。”

说完,绕过他走了。上一世在乎,那是她傻。

高辙怔怔,望着陆菀,皱了眉,怎么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5 定北侯沈冽


高辙还是追过来了,又牵过她的手。陆菀挣开,被他紧紧握着。陆菀瞪他,他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

一旁的星辰用手捂着嘴偷笑。

姑爷和小姐这样看起来真好。

陆菀扭头瞪一眼星辰,“再敢笑,把你嘴巴缝起来。”

星辰吓得忙正色抿紧了嘴唇。

高辙温言道,“你因为素萝生气便拿我撒气,要打要骂都随你。别气坏了你的身子,不值当的。”

陆菀不接话了。小两口很快到了上房。

进屋便见到那些人都板板正正的坐好等着了。只少了这卫国公府的男主人,高远。

当家主母宋玫,是陆菀的表姨,朝她招了手,道,“先坐下。你爹临时有事,一会儿就过来,咱们等一会儿吧。”

高辙便拉着陆菀在自己的生母赵慧身侧。

高辙小声问自己的母亲道,“娘,爹去做什么了?菀菀要敬茶,这是大事呀。”

赵慧面上浅笑,却压低了声音道,“定北侯来给你们送贺礼了。”

高辙没注意到旁边的陆菀身子突然绷了起来。定北侯沈冽,就是带三百禁军去抄了镇国公府的那个人吗?

宋玫的话打断了陆菀的思绪,她声音轻轻的,缓缓的,道,“陆菀,你也不要多想,你爹不是故意怠慢你。实则是来了贵客。”

陆菀坐着欠身道,“我没事的,贵客是大。”

对面的年轻人开口道,“我看弟妹不像是个计较的人,不会在意这些的,娘尽管放心。”

那人便是卫国公府唯一的嫡子,高启。

听他开口,陆菀回以一个浅浅的笑意。趁机又看了他一眼。

是个十分可亲可敬的君子。只可惜,上一世英年早逝了。也就是她嫁过来一年多吧。也正是他死后,整个卫国公府的态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叫儿媳妇久等了,可别见怪。”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高远举步进来,直接在宋玫身侧落了座。

宋玫道,“陆菀是长公主教出来的,知书达理,怎么会见怪?定北侯已经走了?”

高远搓搓手,眉眼之间难掩欢喜,道,“走了,我送他到门口的。”

宋玫又问道,“怎么一早就过来了?应该是今天才到都城的,这是刚到就过来了呀?”

可见是得了定北侯青睐的,难怪高远如此高兴。定北侯与大理寺卿王允与景宁帝是过命的交情,是圣上最器重的二人。得了定北侯的青睐,形同得了圣上的青睐。

高远捋了一下胡子,道,“定北侯年轻有为,乃你辈楷模啊。高启,高辙,你们要与他多走动走动。”

高启和高辙忙拱手应下。

宋玫见高远高兴,她脸上的笑意也不似方才收着。她道,“好了,赶紧叫陆菀敬茶吧,别耽误了正事。”

高远忙咳嗽一声,理了一下衣袖,端坐好。

陆菀恭恭敬敬的给他们敬了茶,高远多看了她两眼。京都城的第一美人果然是名不虚传,要是能嫁给自己的嫡子该多好啊。

又看一眼高启身旁的陆绯,是陆菀的庶姐,样貌才学也是上乘的,输就输在了一个出身上了。换一换多好?

一旁的宋玫早看出高远的心思了,轻轻拿脚碰他一下,高远便立刻收了心思。

等敬了茶,高远和高启先走了,晚上他们还要一道参加景宁帝给沈冽安排的接风宴。宋玫留下陆菀和高辙想叮嘱几句。

正在此时,一个老婆子迈着小碎步过来,到了宋玫跟前,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宋玫朝陆菀看过来,可她没立刻开口。眼见着高远和高启走的远了,这才开了口,语调依旧是缓缓的,“你昨晚怎的没见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6 一切都听夫人的


这是极其私密之事,虽然声音不大,在场的又是自己人,到底还是不妥的。这话一旦传出去,不知道能传成什么样。

换做上一世的陆菀,面皮薄,又骨子里骄傲,这事早让她无地自容了。可这一世不同了,人经历的多了,有个好处就是能把脸皮修炼的厚一些。

她一派坦然,正要开口高辙却先抢着开口了,往前走了一步,正好将陆菀护在身后。他身形颀长,把陆菀的视线严严实实挡住了。

“昨日开心失了分寸吃多了酒,怕伤了她,便没有同房。叫母亲担心,是我的不是。”

宋玫道,“你倒是体贴。”

高辙自然的接话,“岳母拿菀菀当心头肉呢,我若是伤了菀菀,那镇国公府便不敢去了。”

疼妻子自然没什么错的。

宋玫也没再说什么,道,“你们两口子的事情可别怪我多嘴,我也是关心你们的。你待菀菀好,我自然是乐见的。好了,今日起了早,回去再歇会儿吧。”

赵慧也起身,陪同高辙陆菀行了礼退出了上房。

待出了院子,赵慧才对高辙抱怨道,“叫你不要多喝的。可别耍了酒疯吓着了儿媳妇。菀菀,他若日后还这样,房都不要让他进。我替你撑腰。”

陆菀甜甜的一笑,“谢谢娘啦。他敢欺负我,不要娘,我自己都能动手了。到时候娘别心疼啊。”

赵慧看自己的儿媳妇越看越喜欢,生的样貌好,性格也好。尤其是这嫡女的身份。

她眉眼都笑弯了,“不心疼,我把他交给你了,怎么样都不心疼。别在这多说了,快些回去吧。”

“娘慢走。”

见赵慧走了,陆菀也要走,又被高辙牵了手,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却仿似娇嗔一般,“素萝的事情翻篇了,不气了好不好?”

男人撒起娇来真是没女人什么事。

陆菀承认,她也有些招架不住。

她道,“我没生气啊。真的。”

高辙一头靠在陆菀肩头,道,“给我点面子嘛,夫人,就别生气了。”又道,“昨晚太晚了,也没叫人去弄。回了房,我叫人给你煮上红糖水。”

“不必了,我只想回去好好歇一歇,你别扰我就行了。”说着话,用手指戳着高辙的脑门,将他戳开了。

高辙见她面色似有缓和,郑重其事的作揖躬身,道,“一切都听夫人的。”

再抬眼时,对她一笑,如沐春风。

翩翩公子如玉,深情款款。

心还是漏跳了一拍,陆菀拉着星辰快步走了。

待到了西院,徐妈妈赶紧出来了,道,“方才府内有妈妈来了。等老奴反应过来都迟了。没出什么事吧?”

星辰噗嗤一笑,道,“瞧把徐妈妈吓得脸都白了。没事呢,姑爷给扛下来了,说他自己吃醉了酒不愿同房的。”

徐妈妈去看陆菀。陆菀却已经举步进屋,没看到绿锦,便问道,“绿锦呢?”

徐妈妈忙跟进来道,“老奴让绿锦回府上了。小姐这身子不能马虎,叫夫人提前安排一下也好,免得到时候寻不到人。”

陆菀点头,在屋内坐下。抬眼便看到了桌上的点心。

徐妈妈注意到她的视线,道,“当家主母对你很是上心呢。小姐记得崔师傅么?”

陆菀微怔,回道,“记得啊。”

徐妈妈道,“崔师傅如今在卫国公府了。听说是高夫人亲自找夫人说的。原先夫人觉得带个厨子过来,过于张扬了。不曾想高夫人却是想到了,老奴看到这点心都惊了。才知道这事情。小姐不必担心以后口味不合心意的事情了。”

徐妈妈放心的自然不是一个口味,而是这府上的人对待陆菀的态度。当家主母表了态,陆菀的日子便更好过了。

陆菀却问道,“你说崔师傅是高夫人亲自找来的?”

徐妈妈点头,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陆菀摇头。

徐妈妈又道,“原先姑爷院子里便有两个侍奉的丫头,现在成亲了,高夫人安排了两个妈妈过来。老奴瞧过了,都算是稳当的人。但小姐放心,不叫他们进屋的。毕竟还不知道他们的心向着谁。”

素萝经早上这一闹,早离了院子不知道去哪里了。是以徐妈妈也没有提。

陆菀点头。这件事不得不防。她上一世,便吃了身边人的亏。这一世,无论她要做什么,她都得先防着别人。

陆菀突然转了话题,问道,“徐妈妈,这个崔师傅你知道多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7 心脏被什么冲击了一下


徐妈妈心中有疑惑,却还是回道,“崔师傅是两年前入得府。是个很有名的厨子,什么都会做。夫人是花了重金请来的。听说他有个妻子,还有一双儿女。这崔师傅看着是个本分人,小姐见过两回的。有什么问题吗?”

有没有问题,陆菀尚且不知。

她只知道,上一世,她嫁给高辙一年多,一直没有孩子。大夫一开始看了,说她身子康健没有问题。但后来用了药调理了,还是不见有孕。直到后来请了什么江湖神医,给她一瞧,竟说她是个天生石女,怀不上孩子。

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她一度郁郁寡欢走不出来。也是因为这一点,在高辙纳妾的事情上她松了口。

这种事是难以启齿之事,巴不得就封锁在院子里谁也不能知道。是以这件事陆菀没有告知她的生母宋瑜。有次她因高辙的事情伤心难过,与宋瑜说了起来。宋瑜当下便请了太医给她看了一次。

这一看,却看出了门道。

她身重朱砂之毒许久。那剂量不大,平日里没什么反应。可时日一场,便影响她不能有孕。陆菀才知道自己是被人设计了。

推断之下,这种剂量只能是放在她每日的餐食之中。可是卫国公府的厨子那么多,她的饭菜也不是专人专门做的,无从查起。

她从没怀疑过身边人。可若是,这人就在自己身边呢?她喜甜,每日都要吃糕点,这便是下毒的最好时机。

想到这里,陆菀身体骤然一凉。

所有的一切都是蓄谋已久。上一世,她到底置身在怎样的一个幻境之中?

她对徐妈妈吩咐道,“你将桌上的糕点放到食盒中,带回府去。”

徐妈妈愣了一下,道,“小姐的意思是?”

陆菀道,“我现在要回府一趟。”

徐妈妈忙将她拦了,劝道,“小姐,若要回门,也得是第三日,姑爷陪着你一道回府啊。这成亲第二日便回去,没有这样的规矩。”

陆菀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徐妈妈,我想我娘了,我想回去嘛。徐妈妈,你就准了我吧。”

徐妈妈最是宠她,陆菀这一撒娇,便动摇了。可她到底肩负着任务呢,苦口婆心的劝道,“便是老奴要允,这府上的人也不允啊。小姐便忍个两日,第三日便可以和姑爷一道回去了。”

陆菀知道徐妈妈纵是宠她,也有着底线。她拿她摆在第一位,不代表陆菀什么事都可以做。因她还有职责就是帮陆菀把关,哪些是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

陆菀也不强求她了,扭着身子有气无力道,“我睡觉去了。徐妈妈也下去歇着吧,这里有星辰就行了。”

徐妈妈没多想,也回去了。她昨日跟着陆菀到了卫国公府,许多东西还没收拾出来呢。在屋中收拾了一番,总觉得不对劲。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去了陆菀的房中,这一去,哪还有人影子?

徐妈妈无奈的叹息一声。

陆菀拉着星辰悄悄从后门出府了。

等登了车,星辰还在嘟囔,“奴婢不该听小姐的,怎么跟着小姐上了贼船呢?奴婢回府,少不了得挨一顿板子了。”

陆菀挽了她的手臂道,“我在呢,谁敢欺负你?我们家星辰最好了。”

星辰叹气,“奴婢摊上小姐这样的主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不过小姐早上打素萝那两巴掌真解气,奴婢还没见过小姐打人呢。”

少女家的心思说转就转了。星辰说起早上的事情便眉飞色舞起来。她一双眼睛灵动清明,周身都是活泼健康的气息。

马车突然颠了一下,陆菀和星辰吓了一跳。

星辰掀开帘子对车夫道,“怎么回事?惊着小姐了。”

车夫道,“方才有人骑马过去了,像是定北侯。”

一听到镇北侯的名号,陆菀推开车窗往马车后头瞧了瞧。

一人一马正驰骋而去。

男人一身玄色的骑装,夹着马肚,腰遒劲有力,身姿如松如豹。阳光下,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铁血阳刚的气息。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她,那人转头,寒潭般的眸子望过来。

明明隔着远了,男人仿佛还能看到她海棠般的娇艳面容,能看到她的肌肤在阳光下盈盈生辉。心脏仿似被什么冲击了一下,是种很奇怪的感觉。

陆菀也察觉到了男人的目光,没来由的一臊,关上窗坐回马车中。呼吸竟有些急促起来。

真奇怪。她连那个人的面都没看清楚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8 棋逢对手


翻身下马,马鞭一扔,缰绳交到禁军手中。沈冽理了一下衣袖,大步流星走进皇宫。

等到了紫宸殿,瞧见景宁帝宋彻和王允正在下棋。

王允瞧见沈冽来了,忙要下来,被景宁帝单手拦了,“还没下完呢,坐下别动。”

王允道,“喊我哥啊,他也会下,棋艺好着呢。”

宋彻看向沈冽问道,“你也会?”

沈冽倒也不谦虚,嗯了一声。

王允观一下宋彻的神情,忙下了榻,拉着沈冽去坐下,道,“你们俩下,我在一边看着。别太忘我啊,还有晚宴呢。”

宋彻道,“只是切磋一下,耽误不了多少时辰。”说着已经收了棋子,重新落下一子,看着沈冽道,“你棋艺怎么样?新手的话趁早认输。”

沈冽道,“我镇守北疆多年,不知道认输两个字何解。”

宋彻嘿了一声,看着王允道,“他说的啊,别到时候输的哭爹喊娘。”

王允撇嘴,也不知道谁输。心里给沈冽默默打气,哥,干死皇上,输死他。

在旁边看第一盘,王允脸色就僵了。

这两个简直就是臭棋篓子,棋艺差到超乎想象。关键两个人还死不认输,卯上了。一把年纪了,把自己当成少年郎了。

偏偏王允也是无聊,非要看他们两个人到底谁输输赢。

又看了两盘,王允对胜负全然没了兴致。

几盏茶的功夫,景宁帝上衣和腰带都输了。沈冽靴子和袍子也没了。

王允都抱在怀里,打着哈欠在一边等着。

有内侍进来说事,一见这情形不由得愣了一下。

一个是不苟言笑的皇上,一个是杀名在外的定北侯,如今衣衫不整的在这争输赢。这画面真是活久见了。

景宁帝肃了神色,眼睛也不抬,问道,“有什么事便说。”

内侍便道,“皇上,晚宴已经准备妥当,诸位大人也都落座了。”意思是,该收拾收拾去吃饭了。

“知道了,下去吧。”

景宁帝回了,再没别的话。那内侍起身,瞟一眼王允,王允朝他摆手。他躬身退后两步,这才转身出去了。

王允抱着东西晃了晃,道,“饭还吃不吃了?”

宋彻道,“忙着呢,现在什么情况?”

王允道,“你赢了两盘,沈冽赢了两盘。”

就这个比分,王允都不好意思说。偏偏两个人还下出了棋逢对手高手之间的对决。

宋彻道,“那必须决出胜负。”他搓了搓手,落下一子,道,“沈冽,朕这一盘一定赢你。”

沈冽稳如泰山,勾唇一笑,道,“皇上话别说得太早。”

王允简直没眼看,一盘棋被下成这副样子。

他在一旁说道,“那什么,你们两个随便下两盘就可以了。马上还要一起吃饭啊。别让人家等久了。”

“知道。”宋彻和沈冽同时说道。

王允知道两个人是下不来了。

他索性把怀中的东西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扔,道,“等结束了,自己穿自己的,别穿岔了。我先去吃饭了,不在你们这瞎耽误工夫了。”

也没人管他。

两个人眼睛都盯着棋盘。

大殿内,大臣们看着跟前的珍馐和美酒却不能动,实在是很残忍。

可他们也不敢说,也不敢问啊。只能默默的咽唾沫。

终于过了许久,王允来了。

仅仅只有王允一人来了。

王允看了一眼众人的失望之色,双手附在身后,十分严肃道,“嗯哼,皇上与定北侯棋逢对手,一时难以决出胜负,是以不能来了。诸位大人且随意,吃完,便散了吧。”

诸位大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欢宴》

008 棋逢对手


翻身下马,马鞭一扔,缰绳交到禁军手中。沈冽理了一下衣袖,大步流星走进皇宫。

等到了紫宸殿,瞧见景宁帝宋彻和王允正在下棋。

王允瞧见沈冽来了,忙要下来,被景宁帝单手拦了,“还没下完呢,坐下别动。”

王允道,“喊我哥啊,他也会下,棋艺好着呢。”

宋彻看向沈冽问道,“你也会?”

沈冽倒也不谦虚,嗯了一声。

王允观一下宋彻的神情,忙下了榻,拉着沈冽去坐下,道,“你们俩下,我在一边看着。别太忘我啊,还有晚宴呢。”

宋彻道,“只是切磋一下,耽误不了多少时辰。”说着已经收了棋子,重新落下一子,看着沈冽道,“你棋艺怎么样?新手的话趁早认输。”

沈冽道,“我镇守北疆多年,不知道认输两个字何解。”

宋彻嘿了一声,看着王允道,“他说的啊,别到时候输的哭爹喊娘。”

王允撇嘴,也不知道谁输。心里给沈冽默默打气,哥,干死皇上,输死他。

在旁边看第一盘,王允脸色就僵了。

这两个简直就是臭棋篓子,棋艺差到超乎想象。关键两个人还死不认输,卯上了。一把年纪了,把自己当成少年郎了。

偏偏王允也是无聊,非要看他们两个人到底谁输输赢。

又看了两盘,王允对胜负全然没了兴致。

几盏茶的功夫,景宁帝上衣和腰带都输了。沈冽靴子和袍子也没了。

王允都抱在怀里,打着哈欠在一边等着。

有内侍进来说事,一见这情形不由得愣了一下。

一个是不苟言笑的皇上,一个是杀名在外的定北侯,如今衣衫不整的在这争输赢。这画面真是活久见了。

景宁帝肃了神色,眼睛也不抬,问道,“有什么事便说。”

内侍便道,“皇上,晚宴已经准备妥当,诸位大人也都落座了。”意思是,该收拾收拾去吃饭了。

“知道了,下去吧。”

景宁帝回了,再没别的话。那内侍起身,瞟一眼王允,王允朝他摆手。他躬身退后两步,这才转身出去了。

王允抱着东西晃了晃,道,“饭还吃不吃了?”

宋彻道,“忙着呢,现在什么情况?”

王允道,“你赢了两盘,沈冽赢了两盘。”

就这个比分,王允都不好意思说。偏偏两个人还下出了棋逢对手高手之间的对决。

宋彻道,“那必须决出胜负。”他搓了搓手,落下一子,道,“沈冽,朕这一盘一定赢你。”

沈冽稳如泰山,勾唇一笑,道,“皇上话别说得太早。”

王允简直没眼看,一盘棋被下成这副样子。

他在一旁说道,“那什么,你们两个随便下两盘就可以了。马上还要一起吃饭啊。别让人家等久了。”

“知道。”宋彻和沈冽同时说道。

王允知道两个人是下不来了。

他索性把怀中的东西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扔,道,“等结束了,自己穿自己的,别穿岔了。我先去吃饭了,不在你们这瞎耽误工夫了。”

也没人管他。

两个人眼睛都盯着棋盘。

大殿内,大臣们看着跟前的珍馐和美酒却不能动,实在是很残忍。

可他们也不敢说,也不敢问啊。只能默默的咽唾沫。

终于过了许久,王允来了。

仅仅只有王允一人来了。

王允看了一眼众人的失望之色,双手附在身后,十分严肃道,“嗯哼,皇上与定北侯棋逢对手,一时难以决出胜负,是以不能来了。诸位大人且随意,吃完,便散了吧。”

诸位大人,“……”

继续阅读《重欢宴》

&点此阅读《重欢宴》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