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棠,魏延(你赠我怦然心动)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赠我怦然心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秦棠
简介:三年前,他狠狠地将她踢下床,一句你不配打碎她所有的幻想;三年后重遇,他风度依旧,她是被扫地出门的落魄女人
原想活出有尊严的样子,却偏偏让他看到最不堪的自己
秦棠一直在想,假如不曾遇见居扬,这辈子会不会是另一番模样?
角色:秦棠,魏延
秦棠,魏延(你赠我怦然心动)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你赠我怦然心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 1 章 她比你弱


"小棠,我们离婚吧!"

秦棠刚从厨房出来,便迎上魏延如炬的目光。

"你说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走到魏延跟前问。

"离婚!"魏延加重了语气,并从茶几上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这一次,秦棠知道他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要和她离婚。

"为什么?我们结婚才一年多,为什么要离婚?"她诧异着并没有接离婚协议书,而是在沙发上坐下来。

魏延叹了口气,也跟着坐下来,却一言不发。

"是不是,你外面有人了?"

秦棠深吸一口气,在她看来,至少这一年半来,她家里家外从来没有怠慢过,丈夫事业刚刚起步,家里的一切费用都是她微薄的工资在支撑,算起来她应该是个完美的妻子。

魏延还是没有说话,而是拿出手机,迟疑着将手机递给了秦棠。

秦棠疑惑地接过手机,手机界面上是一个婴儿的照片,稚嫩的笑容看起来很可爱。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秦棠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后面都是这个婴儿的照片。

"这是我的儿子!"魏延的语气里充满了溺爱。

他的儿子?

晴天霹雳的一句话让秦棠的身体都僵住了,她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动弹。

"你……你是在说笑吧!我们结婚才一年多,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她说不下去了,看着魏延认真的表情,她突然间就明白过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都不说了!离婚吧!"魏延一点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我知道你会难受,长痛不如短痛,签了它,你就再也不痛了!"

"我们才结婚一年半,你就已经在外面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了!"秦棠说着愤愤地起身,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只觉得浑身都在痛的发抖。

"小棠!"魏延也跟着起身,"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对你很不公平,所以我现在提出离婚,降低对你的伤害!我还是爱你的!可是我没有办法同时对两个女人负责!"

"还是爱我的?"秦棠突然间觉得,这个男人口中的爱竟然那么恶心!

"既然你还爱我,为什么要选择她?"秦棠强忍着没有掉一滴眼泪。

魏延愣了愣,眼神从秦棠身上离开。

"因为她比你弱。"魏延躲闪的眼神变得坚定,"她需要我的保护!"

"她比我弱?"秦棠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冷笑一声。

"你有工作,有自立能力,即使没有我,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魏延说着手掌沉重地搭在秦棠的肩上,"小棠,我们好聚好散!"

秦棠愤恨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一个人的强大也可以成为被抛弃的理由!

"房子不能给你!"魏延说着走到她跟前,"我不能让他们母子流落街头!我答应你,等我的事业步入正轨,我会弥补你!"

秦棠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觉得他如此的陌生,如此无耻!

"所以你能看着我流落街头?"秦棠说着瞪着他,心都在滴血。

"小棠,别说了!我不想消磨掉心中对你最后的一点爱!"魏延说着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听话,我会帮你收拾好东西!"

"要走也是你走!"秦棠厉喝一声,声音都在颤抖,"是你婚内出轨!你是过错方!"

"房子是婚前财产!"魏延也大吼一声,眼神中的怒火骤然升起,"你无权分割!"

秦棠愣在原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魏延变了脸的样子像个魔鬼一般。

秦棠恨恨地看着他,抓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我不会成全你们!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她发了疯一样拿起魏延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发什么疯!"魏延见状,立刻冲上去抓住她,一巴掌甩了过去。

秦棠懵了,捂着脸,呆呆地站在一边。

魏延深吸一口气,脸上的不耐烦那么明显。

"滚!马上滚!"他冷漠地指着大门,看也没有看秦棠一眼。

她的心立刻坠入寒冰,半晌移动着步子,朝门口走去。

夜凉如水,秦棠幽魂一般走在大街上,突然脚下一软,无力地跌坐在地上,鲜血慢慢地染红了地面,人群立刻围了过来。

"痛!好痛!"她下意识地捂住疼痛的肚子。

人群里冲出来的陌生男人动作敏捷地弯下腰将她抱起。

"救救我的孩子!"她胡乱地抓住他的衣襟,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2 章 没有了也好


手术室,灯光白的刺眼。

秦棠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模糊的意识里残存的是白的刺眼的灯光和模糊的带着口罩的医生。

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肚子,那个地方平坦如初,短短的一夜,生命来了又走了。

"没有了也好!"

熟悉的声音从一边传来,秦棠看了过去,魏延就站在床边,冷漠的样子看起来像一尊冰冷的雕塑。

"这也是你的孩子!"秦棠张开嘴却已泣不成声。

"注定我们没有缘分!"魏延说着长叹一口气,"其实这样也未尝不是好事,起码,我们不用考虑多伤害一个孩子!"

秦棠只觉得心在滴血,魏延竟然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

"魏延!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这个是我们的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啊!"秦棠彻底失去了理智,冲他大喊起来。

魏延的脸上立刻显出不耐烦起来,狠狠地皱了皱眉,又强行地压了下去。

"小棠,你刚刚失去孩子,我不想跟你吵!"他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你昨天不愿意签字,应该是因为这个孩子,现在孩子没有了,你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协议书我放在这里,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签好后给我!"

离婚协议书!他竟然在自己刚刚失去孩子的时候再次递过来离婚协议书!秦棠立即坐起来要抢夺离婚协议书。

魏延将离婚协议书拿高,秦棠并没有抢到。

"不要逼我在这个时候说绝情的话!你休息吧!东西我放在这里了!"魏延说着将离婚协议书放在旁边的一张空病床上。

"魏延!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婚内出轨生子,我一定会去告你!"秦棠一字一顿,恨恨地说。

魏延转过身来,目光狠毒地看着她。

"小棠,不要逼我!"魏延说着目光逼视着她,"我常年出差在外,仅有的几次都做足了安全措施,你是怎么怀上这个孩子的,非要我点破吗?"

秦棠气的嘴唇都在发抖,这个男人竟然能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你是一个老师,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你说,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魏延嘴角浮过一抹狠毒的笑容,"不要逼我,大家和平分手,互不相欠!"

"你禽兽不如!"秦棠愤怒地举起巴掌,却被魏延狠狠地捏住了手腕。

"秦棠,是你自己硬生生地消耗了我对你的最后一点爱!不,是怜悯!"他狠狠地甩开秦棠,看着眼前的女人重重地倒在床上,一点心疼的表情都没有。

"量体温了!"护士推开了病房的门。

魏延瞪了秦棠一眼,转身离开了病房。

"你怎么把针拔了?你现在还很虚弱,赶紧躺好!"护士说着便去扶秦棠,"家属怎么可以让病人拔针呢!"

护士见没有回应,回头发现家属已经走了,诧异极了。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秦棠扶着床自己躺好,想哭却怎么都哭不出来。

"秦小姐既然说没事,是不是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带着口罩的年轻医生从门外走进来,目光却被隔壁病床上的离婚协议书吸引了。

"不要看我的东西!"秦棠一激动,护士正在扎的针便扎偏了位置,疼的她咬紧了牙。

"抱歉,我对病人的隐私毫无兴趣!"医生说着便走到病床前,眼神却凌厉地盯着秦棠,"病人的情绪一直是这么激动吗?"

秦棠的目光触到医生那凌厉的眼神时,突然间失了色。

"秦小姐,昨天晚上就是居医生将您送到医院来的!"护士小声地提醒着。

居医生?

秦棠愣在那里,竟然会是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3 章 居扬


"居……"

后面一个字秦棠怎么都说不出口,这个名字她曾经那么熟悉,现在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她竟苦涩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谢谢!谢谢你送我进医院!"秦棠怎么也没有忍住,眼泪从眼眶里掉出来,她忙低下头不让他看见。

良久,抬起头来,居扬已经走了,护士奇怪地看着她,刚刚还怕疼的她,这一次连扎针都没有一点反应。

"居医生说你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才可以出院!"护士说着调整了输液的速度,"有什么需要按铃就可以了!"

秦棠目光呆滞地坐在那里,脑海里突然间浮现了很多以前的事。那时她不过是个大三的土妞,而他却是医学院公认的研三男神。

土妞倒追男神的故事,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她追了一年,他漠视了一年。

"秦棠,你不配!"

秦棠到现在还记得居扬说出这句话时的眼神,狠毒又鄙夷。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人,想不到现在又遇到他,还让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

未等输液完毕,秦棠悄悄地拔了针,拿起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心底狠狠地痛了一下。

准备办理出院手续时,才发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带。

秦棠拿出手机准备扫微信,可是扫完二维码却发现银行卡被锁定了!

"对不起,我忘记支付密码了,我等会再来!"秦棠尴尬地对着窗口说。

她慢慢地退到角落,却怎么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银行卡会被锁定。自己只有一张银行卡,昨天出来的急,并没有带在身上。

那么,是魏延做的?

秦棠慢慢地走到楼梯间给魏延拨通电话,

"小棠,想通了吗?如果你签了字,我现在可以立即过去接你!"魏延的语气倒是有几分欣喜。

"你是不是动了我的银行卡?"

电话那头冷笑一声。

"小棠,我的事业刚刚起步,我需要资金,所以,属于我们的共同资产,我不能允许你私自转移!"

"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那是我的工资卡!"秦棠咆哮着,却发现自己虚脱了一般,即便是咆哮也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我知道,可是这也属于我们的共同财产。"魏延在电话里愤恨地说,"我已经很仁慈了,所有我为了家庭而创业欠下的贷款,全部由我一人承担,你还想怎样?"

"你无耻!你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秦棠只觉得自己连气都喘不过来气,而魏延已经挂了电话。

她慢慢地缩在地上,身体的虚弱让她连哭都没有力气。

"医生签字同意你出院了吗?"

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秦棠慌忙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发现竟然是居扬。

这一次,他没有带口罩,清晰而又俊朗的面庞和三年前一样,一样冷漠和疏离。

"我已经好了,随时可以出院了!"秦棠说着连忙起身,头晕了一下,她立刻扶住了墙,"我可以出院了!"

"既然你这么想出院,我马上给你签字,交完费,你就可以……"

未等居扬说完,秦棠眼前一黑,人便朝后跌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4 章 我会滚得远远的


"我会滚得远远的,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秦棠迷迷糊糊地醒来,好像做了一场梦,又梦回到三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居扬的场景。她从他的床上醒来,欣喜和娇羞参半,像个初经人事的新娘。可是她迎上的却是居扬那张无比厌弃的脸。

"秦棠,你不配!"居扬绝情地将她从床上踢下来,没有一丝怜悯。

她缩在地上,像只被遗弃的小狗。狗也是有尊严的,于是她鼓起勇气告诉他,自己会滚得远远的,永远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秦棠睁开眼睛,泪水将枕头浸湿了。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再见到居扬。

"秦小姐,你的医药费,居医生已经替你垫付了!"护士走进来说。

他会替自己垫付医药费?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讽刺。

"护士小姐,麻烦你去转告居医生,我要出院!"秦棠扶着床艰难地坐起来。

"秦小姐,居医生特意交代,你要住院观察,暂时不能出院!"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我现在必须要马上出院!"秦棠固执地说。

"你最好马上躺回去!这里是医院,你是病人,我是医生--"居扬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不管你有多重要的事情,在这里,我说的算!"

秦棠惊了一下,身体僵在原地,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严厉与不容更改。

护士见状,似乎明白了什么,悄悄地从一旁退出来。

秦棠躲开他凌厉如鹰般的眼神,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退,重新躺回来,却发现了放在枕头边的那份压皱的离婚协议书,慌忙将文件塞进枕头底下。

"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居扬的唇角滑过一丝冷笑,充满了鄙夷。

即便他没有将那个"贱"字说出来,秦棠也清楚能感觉到那个字的存在。

病房的门再次被人猛烈地推开,冲进来的中年女人气势汹汹地奔到秦棠的病床前,指着她便破口大骂:

"我早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我儿子一年有大半年不在家,你快说,这个野种是谁的!"

秦棠此刻只想找个角落躲起来,向来不喜欢她的婆婆竟然跑到医院来给她难堪,而且,当着居扬的面!

"你马上给我把离婚协议签了!不要再祸害我儿子!"女人越说越是嚣张,"不然我明天就去你们学校拉横幅!让所有人看看你到底有多么不要脸!"

"孩子是不是你儿子的,他心里清楚!"秦棠坐直身体,瞪红了眼睛,浑身都气的发抖。

而站在一边的居扬,却始终一言不发,冷漠的表情,仿佛眼前什么没有发生一样。

"你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要把孩子流了!"女人越说越气,冲过来就要动手,撞上居扬狠绝的眼神,动作立刻顿住了。

"这里是医院,你打扰到我的病人休息!请马上出去!"

刚刚还嚣张的女人,突然间弱了半截,立刻收回手。

"我是她婆婆!这是我的家事!"

"在这里,只有医生和病人,没有家人!"居扬又狠狠地扫了她一眼。

中年女人恨恨地瞪了秦棠一眼,悻悻而去。

看着婆婆败兴而归,秦棠紧绷的神经缓缓地放松下来。但是很快她便意识到病房里还有人没有走。

"你……"未等居扬说话,秦棠便主动打断了他。

"我会滚得远远的!等我身体恢复好一点,我会滚得远远的!"秦棠双手抱住膝盖蜷缩在床上,"你垫付的钱……"

"不用还了!"居扬甩下一句话,快步出了病房。

秦棠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被眼泪控制,可是却怎么都控制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5 章 你不配


第三天,居扬终于同意签字让她出院。秦棠拿着有居扬签字的出院证明,逃跑一般地离开医院;也从他的视线里,滚得远远的。

因为流产,学校批了秦棠两周的假。住院的时间里,魏家再没有来过医院。原来她和魏延的婚姻,不过是种薄如蝉翼的关系。她拿着离婚协议书,再次回到家门口,按了指纹,密码锁便自动打开。

熟悉的家里,一切如昔,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却像什么都变了。

"这个也扔了!"楼上的声音传来。

秦棠熟悉那个声音,是魏延的妹妹魏丽丽。

秦棠走到楼梯口,抬头看上去,魏丽丽和婆婆手里各拿着一个相框准备下楼。

"你怎么来了?"婆婆看到她,脸色一沉,明显的不高兴。

"我知道了,一定是来找我哥办理离婚手续的!"魏丽丽趾高气扬地说,"到现在才来!你是腿断了爬来的吗!"

魏丽丽故意将手里的相框扔在楼梯上,摔碎的相框里是她和魏延的婚纱照,两张红润的笑脸,看起来那么恩爱。

"在我和魏延没有离婚之前,这里都是我家!我是这里的女主人!"秦棠说着大步往楼上走去,"你们有什么资格进我房间,扔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魏丽丽不禁嗤之以鼻,夺过母亲手里的另一幅相框重重地扔在地上,"我就扔了,怎么样!"

她们在上,拦住了秦棠往上的路,一副狭路相逢的紧张感袭来。

"马上,从我家滚出去!"秦棠瞪红了眼睛,既然大家已经撕破脸,那就更彻底一点吧!

"你用什么语气跟我们说话!"婆婆立刻火冒三丈,"上次在医院,有那个医生给你撑腰,我才饶了你!想不到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医生?"魏丽丽说着嘲讽地笑起来,"我哥说就是一个医生大半夜给他打的电话,说这个女人在马路上流产的!妈,你说哪个医生会大半夜去大马路上寻找流产的女人?我看,这个女人肚子里不明不白的孩子,说不定就跟那个医生有关系!"

"你嘴巴放干净点!"秦棠再也听不得任何人将她和居扬扯上半点关系!

"怎么?想打我?"魏丽丽站的比秦棠高,盛气凌人地瞪着她,"秦棠,我告诉你,我忍了你很久了!你以为你有份工作就可以目中无人,高人一等了是吗!我告诉你,我们魏家从来就没有稀罕过你!离了我哥,你就是个没人要的破鞋!"

魏丽丽的话彻底激怒了秦棠,她冲上去就要撕扯魏丽丽,还未等她出手,婆婆护女心切,冲上前来便拦住秦棠,并用力将她往下推,秦棠脚下不稳,身体后倾,双手本能地想要抓住什么,慌乱下抓住了婆婆的手,二人随即一起从楼梯上滚下来。

滚落在地时,婆婆整个人都压在了秦棠身上,本就虚弱的她,只觉得脑子嗡嗡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妈!妈!"耳畔却清晰地听见魏丽丽尖叫的声音。

魏丽丽冲下楼,扶起自己的母亲,看也没有看秦棠一眼。

"哎哟!疼死我了!"婆婆揉着自己的胳膊大喊,"快把你哥叫回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跟这个恶毒的女人离了!她这是存心要我的命啊!"

"你这个恶毒的贱女人!"

未等秦棠起来,魏丽丽冲上来就狠狠地踹了她一脚。秦棠又重重地跌在地上,本就十分虚弱的身体,再也经受不了更多的摧残,她瘫倒在地上,身体无力地颤抖着。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魏延站在门口,吃惊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杀人啦!儿啊!这个女人要杀了我啊!"魏母戏精附体一般立刻往地上瘫去。

"哥,这个女人要杀了妈!她将妈从楼梯上推了下来!"

秦棠看着眼前的一切,嘴唇颤抖着,最终都没有辩解一句。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魏延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拎起来,"如果我妈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魏延,"她紧紧地盯着魏延猩红的双眼,"我还是你妻子!"

魏延突然间狰狞地笑了起来。

"不!"他重重地将秦棠甩在地上,"你不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6 章 是他欠你的


江辰来的时候,魏延早就已经带着他妈去了医院。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顺便带上秦棠。

秦棠坐在沙发上,除了右手腕疼的不能动弹,她觉得自己很好,没有受一点伤。

"你们都闹到要离婚的份上了,还不打算告诉我!"江辰坐在她身边,气愤极了。

秦棠苦涩地笑了笑:

"我不会这么简单地离婚的!我不可能这样成全他们!"

"连你流产这么大的事,他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还对你动手,你还要怎样?为了拖住他们,连命都不要了吗?"

秦棠听到流产两个字,眼泪便噙满眼眶。是啊,她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家里,有一点点悲伤的氛围吗?

"不过是一个孩子,我还年轻!怕什么!"秦棠口是心非地说。

"你不是第一次流产了!"

秦棠紧绷的情绪立刻崩溃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倾泻下来。

"我好累,想去休息一下!"秦棠起身,想要从江辰眼前躲开。

江辰知道说到了她的痛处,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视线却被茶几上的出院证明吸引住,随手拿过来翻了翻。

"居扬?"江辰看到这个名字,立刻惊住了,"是他吗?"

秦棠的脚步顿住了。

居扬这个名字,像利刃一样狠狠地扎在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心上。

"他在爱莎医院?"江辰已经拿着出院证明追上秦棠的步子,"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个人?"

"不是!"秦棠立刻否定了她,却不敢看向她,"同名同姓罢了!"

"你看着我!"江辰冲到她面前,"这个居扬,是不是那个男人!"

"江辰,你不要再问了!不是他!真的不是他!"秦棠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想要绕开她上楼。

"是他!一定是他!他又来纠缠你了!"江辰愤怒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秦棠吃疼地叫了一声,江辰连忙松开手。

"你受伤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我没事!"秦棠还想要逞能,可是浑身无力差点就要倒在江辰身上。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她的手腕就肿成了一个球,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江辰会带她来爱莎医院,不过居扬在妇产科,她是手腕受伤,怎么也不会再撞见他。

检查结果并不严重,软组织受损,医生开了药单让她们去拿药。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排队拿药的时候,江辰突然提出来要离开。

秦棠看着她躲闪的表情,知道她绝非去买吃的这么简单。

"我不饿!"

"我饿了!"江辰笑着看着她,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等你拿到药,我就回来了!"

秦棠拗她不过,只能坐下来继续等待。

拿到药,还是没有见江辰回来,打了电话也没有接,秦棠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会不会去找居扬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江辰去找居扬!

妇产科,居扬办公室,尽管她只来过一次,却依然可以毫不出错地找到。

"请问你找谁?"护士刚刚从里面出来,看到秦棠,礼貌地问。

"我找居医生!"提到这个名字,秦棠的心跳都会加速。

"居医生的办公室就在里面!"护士说着便离开了。

她知道居扬的办公室在里面,于是推开门进去,里面是众多医生集体办公的地方,而居扬的私人办公室就在一边的角落里。她鼓起勇气走到办公室门口,刚刚伸手准备敲门,发现门是虚掩的。

推开门进去,江辰背对着她站在那里,没有其他人。

果然,她还是来了!

"小棠,你怎么来了?"江辰看到她,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里来!"秦棠推开门进去,"我不是告诉你,他们只是同名而已吗!"

"同名?那个人学的妇产科,这个也是妇产科,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江辰愤怒地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已经结婚了!江辰,你就不要再提起那些事了好吗!"秦棠走过去抓住江辰的手恳求地说。

"你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你都忘了吗?"江辰说着眼眶猩红,"你难道忘了,他在你最无助的时候抛弃了你,对你的生死不管不顾了吗!宫外孕,会死人的!他有想过你吗?"

"可是都过去了!我现在有新的生活了!我们不要再打扰别人的生活了,好吗!"秦棠哭着哀求着,"我不想再追究了!"

"如果不是他,你这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会选择嫁给魏延那个扶不起的阿斗!"江辰说着眼泪也流了出来,"你今天这样的生活,都是他害的!凭什么他能风光无限,而你却要生活在地狱!"

"我求求你不要找他!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秦棠已然泣不成声,"我们走吧!给我留一点尊严好不好?"

江辰忍着不让自己哭,可是当她看到居扬这个名字时,心底所有的不平都迸发出来。三年前,大学还没毕业的表妹哭着告诉自己,她怀孕了,宫外孕。而那个男人的名字,她抵死不说。

宫外孕,她捡回条命,也在那个时候,江辰才知道,那个男人叫居扬,一个早就已经毕业不知所踪的男人。

"是他欠你的!"江辰看着满脸无助与哀求的秦棠,心又慢慢地柔软下来,"我没有打算怎么样,我只是想警告他,离你远一点,不要再来伤害你!"

秦棠抽泣一声,硬生生忍住不让情绪失控。

"我答应你,不去找他!我们回家!"江辰扶住她便要离开。

拉开虚掩的门,居扬就站在门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7 章 顾清婉


秦棠愣住了,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都凝固住了。

"如果没有预约的话,烦请下次不要未经允许进我的办公室!"居扬毫无面色径直走进来,甚至连擦肩而过都没有多看秦棠一眼。

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听见刚刚她们的那番话吧!

秦棠这么想着,深吸了一口气。

"抱歉,打扰了,居医生!"江辰转过身对坐下来的居扬毫不客气地说。

秦棠连忙拉住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我们走吧!"秦棠小声而又卑微地说。

江辰心疼了一下,向来孤傲的秦棠,也许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会这么卑微吧!

"不送!"居扬头也没有抬一下。

江辰还想说什么,却被秦棠拉住了,硬生生地憋回去了。

"居医生这里这么热闹?"

未等她们离开,门口便传来女人的声音。那人着一身白大褂,斜靠在门框上,并不进来,打量了秦棠和江辰一眼,眼底浮出一丝轻蔑。

"顾医生很闲吗?"居扬这才抬起头来看了那女医生一眼。

秦棠意识到自己应该快点离开,拉着江辰便要走。

"你就是那个让居医生垫付医药费的病人?"顾清婉语气轻薄地说,"怎么,是来还钱的?"

如果不是顾清婉刻意提起,秦棠还没有想起这件事。是啊,她还欠着居扬钱。

"是他垫付的钱?"江辰小声地问她。

秦棠窘迫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居扬,而他如炬的目光此刻正紧紧地盯着她。触及到她的目光,居扬倏地收回了眼神。

"三年前该出的费用,现在才出,是不是太迟了?"江辰毫不留情地说。

居扬握着钢笔的手抖了一下,落在报告上单上的签名连他自己都无法辨认。他重新打开一份报告,并没有接江辰的话。

"我说过,那笔钱不用还!"居扬说着头也没有抬,"如果没有其他事,请你们出去!"

听见办公室的门被带上,居扬正在签字的动作停止了,他紧捏钢笔的手微微地颤抖着。

走出医生办公区,秦棠才觉得空气是属于自己的,努力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我叫顾清婉!"顾清婉突然走到她面前。

秦棠不明白顾清婉为什么要向她介绍自己。

"我叫……"未等她说完,顾清婉便打断了她。

"我不想知道一个病人的名字!"顾清婉说着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我只是想告诉你,爱莎医院的消费不低,如果以后生病的话,就不要来这里了!"

"你什么意思!"江辰听不惯顾清婉的话,"你是想说我们看不起病了?"

"我只是好心提醒罢了!"顾清婉说着耸耸肩,"这么在意干什么?你们和居医生有些私交,我看出来了,但是你们真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所以,还是离得远一点吧,免得大家都尴尬!"

江辰还想说什么,被秦棠打断了。

"谢谢顾医生提醒!"秦棠抢先一步说,"欠居医生的钱,我一定会还的!"

"你没有听见居医生说不用还了吗?"顾清婉说着故意靠到秦棠耳边,"他并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纠缠,难道不是吗?"

秦棠愣了一下,心跟着痛了一下。

而此时,电话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8 章 滚出去


秦棠坐在出租车上,闭着眼睛让自己的心情能够快速地平复下来。

魏延在电话里的咆哮让她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你还要回去吗?"江辰看着她红肿的右手腕,心疼地问,"万一他再……"

"他不会的!"秦棠肯定地说,"他还需要我签字!"

"你就签了吧!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江辰愤愤地说。

秦棠没有说话。她不能就这么认输了。她会签字,但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地成全他们!

江辰是请假出来的,送秦棠回家之后便匆匆地赶回公司。

魏家人都回来了,婆婆手臂上打着石膏,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发出哎哟的呻吟声,听起来造作的很。

秦棠拖着疲惫的身体往楼上的卧室去。

"真会装!"魏丽丽在一旁不住地咒骂着,"怎么没把她胳膊摔断!"

秦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魏丽丽想发作,魏延冲上来拦住了她。

卧室,秦棠刚刚躺下,魏延便紧跟着进来。

"我没有签字之前,这里都是我的合法住所!"秦棠闭上眼睛不想看他。

魏延将卧室的灯打开,跟着坐到床边。

"我知道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他将离婚协议拿过来,"只要你签了字,我让你继续住在这里!并且,让妈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果然,他现在的温柔都是冲着离婚去的。

"她来照顾我?"秦棠觉得很可笑,"她不是摔断了胳膊吗?怎么照顾我?"

魏延听到她这么说,心底便有气,这个女人将自己的母亲伤成那样,竟然毫无愧疚之心。他深吸一口气,硬是忍了下来。

"请保姆!我给你请保姆!"

"用我的钱?"秦棠坐了起来,"魏延,你还要脸吗?"

"好!我答应你,你卡里的钱全部给你!我一分也不要!只要你现在签字!"魏延将笔往她手里塞,"离婚协议书我已经修改过了,你的工资收入都是你的,我一分也不要!我的债务也不需要你分担!"

秦棠看着这张陌生的脸,心底觉得恶心。他竟然以这个为让步的条件!

"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卡里有很多钱?"秦棠说着笑了笑,"魏延,我们结婚一年,你要买车,我出的钱;你妈要买商业保险,我出的钱;你妹妹不上班,生活费都是我出的!我这么多年的积蓄早就被你们魏家花光了!你认为你还能分到我多少钱?"

魏延却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反而更加气愤。

"那么你就是不签字了?"

秦棠撇过脸去,看也不想看他一眼。

"你是不是还想着要去告我?"这个男人不再温柔之后,露出的就是魔鬼的一面。

"你可以去告我,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和那个医生的事--"

"你想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是吗?"

"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已经没了!但是那么晚了,为什么你恰好就能遇到一个医生?而且先给你做的手术再通知家人?"魏延像是抓到了一个天大的把柄一样,得意极了。

"难道他要看着我死了再给我做手术吗?"秦棠气的气都快要喘不上来,这个男人的强盗逻辑让她无法直视。

"我可以去告他,杀了我的孩子!"魏延恶狠狠地说。

"你有什么证据!"秦棠立刻站起来,抵到魏延面前。

"是啊!你不是也要告我吗?你的证据呢?"魏延猖狂地说,"想告我重婚?对象是谁?你见过吗?孩子呢?你看到了吗?做了DNA吗?"

秦棠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瞪大眼看着他,只剩下喘粗气。

"我马上要出门一趟,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乖乖签过字了!"魏延将笔扔在床头柜上,"不要逼我把事情做得太难看!"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秦棠身上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沉重地瘫坐在床上。

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睡了多久,肚子饿,头也跟着发晕。她这才想起来,只有下午去医院的时候被江辰逼着吃了几口东西,后来就一直都没有吃东西了。

"你给我起来!"魏丽丽突然踢开了门,"这都什么时间了!我们饿了!你去给我们做吃的!"

秦棠揉了揉眼睛,卧室的灯是开着的,她厌恶地扫了魏丽丽一眼,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你给我起来!"魏丽丽冲上来直接将她从床上往下拽,"你有什么资格住在我家!快给我起来!"

"你放开我!"秦棠挣扎着想要推开她,但是身上没有力气,挣脱不开,纠缠间被拉下床,跌落在地上。

"我告诉你,要么,现在去乖乖地给我们做饭;要么,就滚出我们魏家!"魏丽丽说着手指着门口,毫不客气说,"我哥好脾气,跟你好好说话,我不是我哥,我可没有好脸色给你!"

秦棠从地上爬起来,愤怒地瞪了她一眼。

"你凭什么赶我出去!这是我家!"秦棠倔强地说,"我还没有和你哥离婚,这里是我家!"

"房子是我儿子的婚前财产,如果是我要赶你出去呢?"婆婆从门口进来。

秦棠突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棠,别怪我说话难听!"婆婆缓缓地走过来,"你和我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就去打听过你的事,你未婚的时候就大过肚子,宫外孕,以后很难怀孕,就是怀孕,也容易流产!可是这些,你都是瞒着我儿子的,是不是?"

婆婆的一番话像是炸雷一样在秦棠的头顶炸开,她所有的倔强和自尊,在这一刻都荡然无存。

"别生气,这些我都没有告诉我儿子,我答应你,也不会说出去的!"婆婆笑着说,"但是我们魏家是真的容不下你了!"

秦棠的浑身都在颤抖,她没有再看她们,愣了片刻,推开挡在她跟前的魏丽丽,朝外面跑去。

秋风萧瑟,分外刺骨。秦棠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着。就在出门的那一刻,她想,就签了字吧,从此摆脱那个"家"!

可是她没有,这口气,真的好难咽啊!

马路好长,她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饥饿和疲惫快要透支她的生命。

一阵汽笛声在身后响起,她缓缓地转过身来,车便在她面前停下。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那张熟悉又漠然的脸。

"居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10 章 你不欠我什么


"我忘了!"秦棠眼神躲闪着不敢再看向他。

居扬脸色铁青地盯着她,恨不得将她心里所有的想法都翻出来看个究竟!

"是不是要我替你回忆回忆?"

秦棠看了他一眼,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

"宫外孕?"居扬口中的三个字,像一记重拳打了过来。

秦棠立刻定在了那里,这么痛的伤疤再次被揭开,依旧鲜血淋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棠故意搪塞着,推开居扬,想要躲开居扬的逼问。

"我是医生,你的身体情况我很清楚!"居扬狠狠地抓住她的左手腕不让她动弹,"最好跟我说实话!"

是啊!秦棠差点忘记了,他是医生,是为自己做过手术的医生!当年自己的身体遭受了那么大的创伤,他又如何发现不了?

"你回答我,宫外孕,"居扬说着顿了一下,双眼猩红地盯着秦棠,"和我有关?"

秦棠忍着被他紧捏手腕的疼痛,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会对他这么好,他带她回家,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最好是一个和他无关的答案,他这么厌恶自己,怎么可能允许自己曾经有过他的孩子!

"当然和你无关!"秦棠坚定地回答,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居扬,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我们三年没见了,难道三年里,我就不能再找其他男人吗!"

居扬刚刚紧蹙的眉头却凝聚的更紧了!为什么她亲口承认了和他无关,他却一点轻松的感觉都没有?

"你不信是吗?"秦棠的声音都在发抖,"好啊!那就当那个孩子是你的,我受了那么大的罪,你是不是该补偿我点什么?"

"你果然,还是那么贱!"居扬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充满鄙夷地说。

秦棠扶着墙壁,差点没站稳,眼泪甩出眼眶,她吸了吸鼻子,好让自己不再哭出来。

"明天一早,滚出这里!从此以后--"未等他说完,秦棠便打断了他的话。

"从你的视线里消失!"秦棠说着抬起头看着他,"这句话我太熟了!"

居扬厌弃地瞪了她一眼,没再继续说话,而是转身进了另一个房间,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客厅里只剩下秦棠一人,餐桌上放着餐具,食物的香味飘过来,她觉得自己虚弱的快要晕过去。趔趄着在餐桌前坐下,香气四溢的浓汤摆在自己眼前,她终于忍不住掩面而泣。

她没想到居扬会为她准备吃的,这像是一个太大的笑话一样讽刺着她。她端起碗,强迫着自己喝着,眼泪混在汤里,再咽进肚子里。

早晨起来的时候,居扬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她。

"从今天起,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我们认识!"他说着便起身,动作干净利索,"如果你认定是我亏欠你,那么--"

他说着走到秦棠跟前,将手里的银行卡扔在茶几上。

"从此我们两清!"

从此两清?秦棠苦笑一声,两清得了吗?

"谢谢居医生的施舍,但是我不需要!"秦棠抬起头看着他,这一次没有一点胆怯,"昨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从来不欠我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11 章 野男人


大踏步离开居扬的住所,秦棠再也忍不住,边快步走,便痛哭起来。

为什么自己还会遇到他!还要在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明明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伤痛她都咬牙坚持下来了,最后还要在他面前再次揭开!

离开小区,她再也无力走下去,蹲在一侧花丛边,掩面哭了起来。

"上车!"

居扬的声音传来,她抬起头来,车子就停在她身边,什么时候来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上车!"居扬见她没有反应,再次强调了一遍,"要我下车抱你上来吗?"

秦棠这才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视线看着窗外,她不知道居扬要带她去哪里,也不想问。反正,他不想招惹自己,自己也不想再和他再有任何牵扯。

车子在秦棠的小区门口停下。

"下车!"

"谢谢!"秦棠说着便要打开车门下去。

"拿着!"居扬伸手向后递过来一个小瓶子。

秦棠迟疑了几秒接过了那个瓶子,看也没看,便下车了。

她刚刚站稳,居扬的车便扬长而去。果然,他并不想再和自己有任何交集。看了看那个瓶子,才发现是涂抹铁打损伤的药油。

"果然在外面有野男人!"一直躲在一边的魏丽丽冲了过来,伸出手就向她甩了过来。

秦棠没来及反应,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秦棠,你对得起我哥吗!一夜未归,出去会野男人了!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倒要看看,这个野男人到底是谁!"魏丽丽越说嗓音越大,"什么为人师表,都是狗屁!像你这样的女人,在旧社会就应该被浸猪笼!"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什么时候会过野男人!"秦棠顾不上脸上的疼痛,魏丽丽说的话实在难听。

"到底是谁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们心里清楚!"秦棠瞪着眼看着她,恨不得撕了她那张利嘴。

"没有会野男人?你从谁的车上下来的?你昨天晚上又是在哪里过夜的?"魏丽丽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说的就越得意,"你说我哥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在嫁给我哥之前是什么样的女人,要我说出来吗?"

"魏丽丽!你不要太过分!"秦棠害怕她把自己以前的事情都说出来,慌忙想要阻止她。

"我可是听说你大学是延迟毕业的,因为一场手术--"魏丽丽故意顿了顿,猖狂地看着秦棠,她特别享受此刻将秦棠踩在脚底的感觉。

"你不要再说了!"秦棠大喊一声,随后声音柔软下来,哀求地说,"魏丽丽,我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让她说下去!"居扬突然从人群中挤出来。

"因为你怀孕了!而那个男人抛弃了你!你成了你们学校最大的丑闻!"

魏丽丽看到有人这么感兴趣,更加嘚瑟了。仿佛这一刻她就是聚光灯下的女主角。

秦棠看到居扬,恨不得自己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推开人群,逃跑一样地离开。

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伤口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撕开;更不能容许在居扬面前被再度提起!明明她已经撒谎骗过了居扬,可是现在魏丽丽却将自己所有的谎言都戳穿了!

人群被她甩在身后,她一路快速地奔跑着,所有被她认为是美好的往事,在这一刻都发酵成了痛苦。她不想这一生都如此狼狈,但是这一生却又注定了要这么狼狈。

马路上,车来车往,正是喧闹的时候。

她闭上了眼睛,往马路上冲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第 11 章 野男人


大踏步离开居扬的住所,秦棠再也忍不住,边快步走,便痛哭起来。

为什么自己还会遇到他!还要在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明明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伤痛她都咬牙坚持下来了,最后还要在他面前再次揭开!

离开小区,她再也无力走下去,蹲在一侧花丛边,掩面哭了起来。

"上车!"

居扬的声音传来,她抬起头来,车子就停在她身边,什么时候来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上车!"居扬见她没有反应,再次强调了一遍,"要我下车抱你上来吗?"

秦棠这才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视线看着窗外,她不知道居扬要带她去哪里,也不想问。反正,他不想招惹自己,自己也不想再和他再有任何牵扯。

车子在秦棠的小区门口停下。

"下车!"

"谢谢!"秦棠说着便要打开车门下去。

"拿着!"居扬伸手向后递过来一个小瓶子。

秦棠迟疑了几秒接过了那个瓶子,看也没看,便下车了。

她刚刚站稳,居扬的车便扬长而去。果然,他并不想再和自己有任何交集。看了看那个瓶子,才发现是涂抹铁打损伤的药油。

"果然在外面有野男人!"一直躲在一边的魏丽丽冲了过来,伸出手就向她甩了过来。

秦棠没来及反应,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秦棠,你对得起我哥吗!一夜未归,出去会野男人了!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倒要看看,这个野男人到底是谁!"魏丽丽越说嗓音越大,"什么为人师表,都是狗屁!像你这样的女人,在旧社会就应该被浸猪笼!"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什么时候会过野男人!"秦棠顾不上脸上的疼痛,魏丽丽说的话实在难听。

"到底是谁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们心里清楚!"秦棠瞪着眼看着她,恨不得撕了她那张利嘴。

"没有会野男人?你从谁的车上下来的?你昨天晚上又是在哪里过夜的?"魏丽丽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说的就越得意,"你说我哥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在嫁给我哥之前是什么样的女人,要我说出来吗?"

"魏丽丽!你不要太过分!"秦棠害怕她把自己以前的事情都说出来,慌忙想要阻止她。

"我可是听说你大学是延迟毕业的,因为一场手术--"魏丽丽故意顿了顿,猖狂地看着秦棠,她特别享受此刻将秦棠踩在脚底的感觉。

"你不要再说了!"秦棠大喊一声,随后声音柔软下来,哀求地说,"魏丽丽,我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让她说下去!"居扬突然从人群中挤出来。

"因为你怀孕了!而那个男人抛弃了你!你成了你们学校最大的丑闻!"

魏丽丽看到有人这么感兴趣,更加嘚瑟了。仿佛这一刻她就是聚光灯下的女主角。

秦棠看到居扬,恨不得自己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推开人群,逃跑一样地离开。

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伤口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撕开;更不能容许在居扬面前被再度提起!明明她已经撒谎骗过了居扬,可是现在魏丽丽却将自己所有的谎言都戳穿了!

人群被她甩在身后,她一路快速地奔跑着,所有被她认为是美好的往事,在这一刻都发酵成了痛苦。她不想这一生都如此狼狈,但是这一生却又注定了要这么狼狈。

马路上,车来车往,正是喧闹的时候。

她闭上了眼睛,往马路上冲去……

继续阅读《你赠我怦然心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