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立诚,兰心(夜里的光灼了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夜里的光灼了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立诚
简介:文案: 开始,他拼尽全力将她拉入黑暗,想将她变成和自己一样的人
后来,他发现无论怎么做,她都不可能和自己成为一样的人
这是一场光明与黑暗的对决
虐吗?尽量不虐吧
片段: 阎成夜对魔鬼说:我是黑的又怎样?至少我爱的比你光明磊落
而后他又对官宁心说:你爱过我吗? 答案...
角色:萧立诚,兰心
萧立诚,兰心(夜里的光灼了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夜里的光灼了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传闻中的N先生


皇都会所,豪华包厢内。

这个包间鸦雀无声,掉根针都听得见。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小心翼翼的呼吸着。

"你喝还是不喝?"异常冰冷的声音响彻整个包间。

兰心的手心里已经蓄满了汗渍,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紧张的情绪。这一声差点击碎她堆砌的心理防线。

她控制颤抖的手去端桌子上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啪啪啪!"他的掌声在安静的包间里异常的响也异常的讽刺。

他如王者般坐在沙发上,黑色衬衫的领口敞开,邪气而魅惑。他长相俊美,一双幽深漆黑的眼眸冰冷无比。

他就是她今晚的任务目标---N。

包间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N不发话,谁也不敢先说话。

原本紧紧贴着N的两个小姐,默默的起身坐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去了。

兰心感觉自己越来越热,鼻尖上渗出了汗珠。她喉咙干涩,急需一杯冰水来压下这份燥热。

她被桌子上冰冰凉凉的酒吸引,伸手去拿。一只修长的手先她一步推开了那些酒杯,悉数落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

就在这一瞬间,她感觉到他手上的冰凉,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鬼使神差的靠近他,拉着他冰凉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

她正弯着腰,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chun光乍xie。

他伸手揽着她的腰,轻轻一带,她便落进了他的怀里。

她的手开始在他身上胡乱的摸着,他眸光一紧,伸手在她脖颈上重重一击。

她两眼一翻,晕倒在他的怀里。

他扛起她离开了皇都会所...

包间里的人面面相觑,却谁也不敢去问。

"N先生有事要处理,我们接着喝。"中间沙发上的光头男开了口,大家便开始哄哄闹闹,推杯换盏。

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萧立诚正守在门口,眼看着N扛着一个女孩坐车离开。而他的感觉告诉他,那个女孩是兰心。

他赶紧开车追了上去,边追边打电话。电话还没有打出去,魔鬼的电话就进来了。

"不用追,回秘密基地。"

萧立诚一脚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直愣愣的看着前面的车消失在黑暗里。他拿出一根烟,刚放到嘴边又放了回去。

秘密基地。

车子刚停好,萧立诚就气势汹汹的冲到了魔鬼的房间,双手拍在桌子上。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眼睛猩红的盯着魔鬼。

魔鬼的眼睛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显示屏。

最终,萧立诚忍不住了:"魔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魔鬼转过身来,目光冰冷的看着萧立诚。

萧立诚的怒火慢慢褪去,双手离开桌子,微微弯下腰:"魔老。"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领导啊。"魔鬼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萧立诚依旧弯着腰,他缓了缓语气说:"为什么任务和开始说的不一样?"

"计划赶不上变化。"

萧立诚的双手紧紧握住,他不敢和魔鬼对峙,因为他是领导,自己是小兵,服从命令是自己必须要时刻谨记的。

"这是你第二次为了她和我生气。"

"对不起,魔老。"萧立诚松开了双手压下了怒气,直起腰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没有下次了。"

"出去。"

萧立诚迅速的退出房间,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他一拳打在了墙上。

而屋里...魔鬼再次看着显示屏里的画面,生生的捏断了手中的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2章 是礼物啊


兰心努力的睁开双眼,脖颈处传来的疼痛感使她清醒,一眼便看见了天花板上巨大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紧紧的禁锢着,而身上干干净净,一件衣服都没有。

真是变态!竟然把天花板弄成一个大镜子。

她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眉毛不自觉的轻微皱起,睫毛和嘴唇轻微的颤抖。

她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黑暗即是光明,光明即是黑暗。

明明按照计划行事的她,却被算ji失败了。现在应该全身而退的她,却被禁锢在这里。

门口传来拧把手的声音,她下意识要躲。在发现自己被困住动不了的时候,嘴角扯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醒了?"N坐到床边,勾着半边嘴角看着她,手从下至上,停在了她的脖颈处。

她目光对上那双冰冷的双眸,隐藏起自己的紧张,平静的看着他。

他的手倏然收紧:"说,谁派你来的?"

因为呼吸的不顺畅,她的脸越来越红,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收了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烟,夹在修长的两指之间,点燃。

烟雾在两人之间萦绕。

"你应该庆幸这张脸救了你。"他眯起眼眸,看着前方,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

兰心正在想措辞,怎么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没有人告诉她会落到N手里,也没有人告诉她怎么从N手里逃脱。

她接到的任务就是把毒酒送到N的包间,然后看着N喝下去。那是慢性毒药,足够她逃脱出来。

可计划有变,没有人通知她。现在她孤立无援,生死只在一瞬间。

"我想..."她声音太过沙哑,清了清咽喉接着说,"我想喝口水可以吗?"

她现在要先确定他是吃软还是吃硬的,如果软硬不吃,她还要想别的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紧张的等待着。刚要开口说点别的,只见他用指尖捻灭了烟头,起身去倒了杯水。

他扶着她的头,喂她喝水。

"谢谢。"她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他放下水杯,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能编出什么故事来,让我相信你。"

"我只是皇都会所的服务员,是我们经理非让我去送酒的,我无意冒犯您的。"

"那这药是经理给我下的?"

她清楚的知道那酒不是经理让送的,如果N去查证,她的谎言立马就会被揭穿。这话就是各说各的,看他信谁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药是什么意思。"

她的表情和动作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也不急也不恼,就静静的坐着。

"你可以找经理求证,我只是听命令送酒的。"她只能一味的装傻,然后再想办法让自己从这件事情里脱离出来。

"这个主意不错。"说着他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她心里一惊,想收起惊讶的表情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他正好捕捉她的表情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看起来很紧张。"

她努力平静,不予置否。

他手机接通,打开免提,举到她的面前。

"N先生您好,我是皇都会所的经理。"

"那天是你让一个叫兰心的女孩给我送酒的吗?"

这边的经理被两个人拿枪指着,声音打颤:"是,她是新来的,是送给N先生的惊喜。"

兰心心里舒了一口气,而表面上什么表情都不敢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3章 虎爷是谁


N挂断了电话,手机扔到了一边。手指抚着她的脸颊说:"这么说,那药是你为了gou引我下的了?"

怎么又绕回药上面来了?

她轻松的解释着:"肯定是经理下的,为了讨好你。因为我是他送给你的礼物,你接收了,他才能摸清你的喜好,下次可以更好的奉承你。"

他按了床头的一个按钮,绑着她的铁环瞬间收了起来。她连忙坐到一边,拉过被子遮住了自己。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什么话也没说,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门关上的时候,她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可她不知道这房间里都是监控,她的所有表情都会被捕捉到。

她裹着被子起身去拉窗帘,发现后面是一堵墙。

"......"为什么要在这里装一个窗帘?

她气得拉上窗帘,重新坐回了床上。

门再次被打开,两个穿着佣人制服的妇人走了进来,将衣服放到了她面前就出去了,什么话都没说。

她已经可以把紧张的情绪收起来了,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自己。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经理送给N的礼物,她要扮演好这个角色。

穿好衣服,兰心开门走了出去。门口还站着两个黑衣壮汉,吓了她一跳。

"我能出去转一圈吗?"她问。

两个黑衣壮汉没说话,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她思考了一下,试探性的迈出了一只脚,然后又迈出了另外一只。看了看两个壮汉没有任何动作,她便快速的走了出去。

正在监控室的N,起身离开,沿着她离开的路径跟上她。

兰心出了大门,被外面的景观所震撼。外面是一个巨大的院子,院子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泉的造型竟然是个老虎,旁边围着几个企鹅。

她暗忖:真是别致。

周围的灌木丛修建的一丝不苟,丛底围了一圈红色的玫瑰,这红配绿也是挺好看的。

她转身想看一下自己出来的房子,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冰山---N。

她吓得后退了一步,被台子绊了一下,屁股重重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疼得她呲牙咧嘴。

这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她坐了一会,也不见他来扶,只好自己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低着头站在那里,等着他说话。

他本来是因为这张脸动了恻隐之心,可现在他深知她不是她。而是那边派来的卧底,肯定是不能留的。

"N先生,你找我有事情吗?"她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经理的话没有让他信服。心里被恐怖填满,后背开始出冷汗。

"N先生,虎爷来了。"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

兰心扫了一眼这个人,他好像一直跟在N身边,穿着也和别人不一样,应该是N的心腹。

N脸色微微一变,连忙转身回去,临走留下一句话:"带她回房间。"

"是。"那心腹应下,对她说,"走吧。"

她跟在他后面往房间走,边走边问:"你叫什么啊?"

"阿海。"

"虎爷是谁?"

"提醒你一句,不该问的不要问。"

她吃了个闭门羹,悻悻的闭了嘴。

还没走到房间,就被一个匆匆跑来的拥人叫住:"海哥,虎爷叫这位小姐过去。"

阿海脸色稍微变了变,在对她说话的时候恢复了正常:"你一会不要乱说话。"

她点点头,跟着阿海去了前厅。

阿海恭敬的弯了弯腰:"虎爷,人带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4章 不为所动


虎爷闻声往这边看了一眼,先是惊讶,然后暧昧的笑了:"难怪你第一时间没处理这个小妞子,确实很像她。"

兰心现在才理解N说的话:你应该庆幸这张脸救了你。

她一定很像一个人,这个人对N很重要。

"那边还真是执着啊,这人一个个的有去无回,却还往这里送。不过..."虎爷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wei琐,"这个还真是漂亮。"

兰心低下了头,不再看他们。那虎爷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如果落在他手里,自己肯定凶多吉少。

"阿夜,送给我乐呵乐呵。"

幸亏她低着头,没人看见她惊恐的表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义父喜欢就拿去吧。"

"还是阿夜孝顺。"虎爷的wei琐的眼神扫过兰心全身,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办了。

她身体抖了抖,也不敢抬头。她这张脸可以躲过N对他的杀念,可躲不过别的事情。

她不知道现在开口求有没有用,只能试探一下了。她抬起头看着N,眼含泪水,可怜的乞求他。

他把玩着刀子的手一滞,有个画面闯进他的脑海:

"哥,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

当年,那个她也是这个样子。

虎爷敏锐的捕捉到了N的变化,他脸上带笑,但看着N的眸子已经蓄起了怒气。

N感受到虎爷的目光起身离开,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义父,别玩死了。"

他压在异样的情绪,以前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不能再有软肋。

兰心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她非常绝望的接受了自己的处境,和即将到来的折磨。

"阿海,将她带到我那里去。"

"是,虎爷。"

N站在阳台上,看着虎爷的车离开。想起她刚才的表情,心里异常的烦躁。他转身回屋,开了瓶酒,直接往喉咙里灌。热辣辣的感觉传来,心里的感觉才淡了些。

他顺着墙而倒,依着墙而坐。

阿海推门进来问:"N先生,要不要派人看着点。"

"虎爷的手段黑,她...可能扛不住。"

"N先生?"

阿海等了一会不见N说话,就当他默认不管,转身离开。

一瓶酒下肚,反倒清醒了。N起身,浑身充满着戾气,他快速的下楼,驱车离开。

阿海连忙跟了上去。

他到的时候,兰心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他眸子一紧,凶狠的盯着虎爷。

虎爷坐到沙发里点了根烟,脸色阴沉的说:"阿夜,你要造反吗?"

"虎爷,N先生只是喝醉了。"阿海弯腰恭敬的说,"我现在就带N先生回去。"

虎爷斜着眼嗯了一声。

N上前去想抱起她,却无从下手。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手上的跳动的青筋,说明他现在很愤怒。

"阿夜。"虎爷叫他,"知道那边为什么送她来吗?"

N慢慢的冷静下来,在转身面对虎爷的时候,面容已经恢复了平静。

"义父,我们何不将计就计?"他冷冷的声音传来,"我们好好折磨她,却不叫她死,然后发展她成为我们的人。"

"我从来不和那边合作。"

"义父不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棋子吗?"

虎爷半信半疑,他不知道N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这个死了,那边还会送人进来。"

"送一个我杀一个。"

"既然那边费心找了一个与她相像的,就肯定我会上当。其他的话我不说义父也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6章 折磨才刚刚开始


晚上,周医生给兰心换药,那钻心的疼痛感,让她更加坚定了打倒老虎的决心。

周医生尽量做到小心翼翼,因为伤口太多,无论怎么处理都会弄疼她。他心疼的说:"我给你打麻药吧。"

兰心拒绝:"不用,我不疼。"

周医生看着她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叹了口气。怎么可能不疼呢?也不知道这姑娘非要承受这份不用承受的痛苦做什么。

等给兰心上好药,周医生也是满头大汗了。这屋里的空调温度已经最低了,可想而知他有多辛苦。

"谢谢你,周医生。"兰心脸色和嘴唇苍白,可还是努力的扯出了一个笑容。

"不...不用谢。"周医生不敢看她,也没问她的意见,直接给她打了止痛针。

兰心也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她刚才是要记着那份痛感,过后她还是需要止疼的。其实她最怕疼了。

正值夏天,虽然屋里的空调开到了最低的温度,可周医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怕她的伤口感染。

可这就是担心什么来什么,隔天兰心也不知道怎么了,又开始发起了高烧,这伤口也有溃烂的现象。

周医生自诩医术高明,确信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仔仔细细的检查用的工具和用的药,发现一切正常。

这几天他都寸步不离的待在她身边,就算有别的人想下手也是不可能的。只有两个给他送饭的佣人进来过,也帮忙扶着她上药过。

他不敢做决定,只好把这件事说与阿海听。让阿海换两个信任的人来。

阿海敲了敲门,在听到一声进来的时候,推门进去。

他弯了弯腰说:"N先生,周医生说有人在阻止他治疗那个女人。"

N手里把玩着刀子,眼睛盯着的画面正是兰心的房间。他双唇紧抿,眼神冰冷。

"N先生?"阿海以为他没听见,轻唤了一声。

"这里哪里有可以信任的人?"他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和阿海自嘲的说话。

"N先生,我来吧。"

"这两天我要出去一趟,你要随行。我们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不好说,就算现在你去救了她又能怎么样呢?"他语气冷淡,却掩藏不住里面的伤感。

阿海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再说话,恭敬的退了出去。

屋里的人冷淡的盯着电脑屏幕。

伤口溃烂的速度超过了周医生的预期,他怕兰心受不了疼痛,给她打了麻药,然后一个人给她处理伤口。

不得不承认,他有了怜悯之心,他拼命的想救活她。这里的人都不能信任,他只能一个人来处理。

床单被罩是他亲自洗的,亲自换上。用的工具亲自消毒,用的药仔仔细细的检查。他尽量将一切会给她带来伤害的可能性扼杀。

可她的高烧一直没有退下去的迹象,确实急坏了他。

他连觉都不睡了,尽心尽力的守护着她。给她更换额头上的毛巾,给她滋润干裂的嘴唇。

可能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烧了三天的高烧终于退了,伤口也慢慢的愈合了。至此,周医生才舒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也没舒多长时间,因为他发现兰心迟迟不醒,就好像一直睡着了一样。

他看着她苍白的脸蛋,唉声叹气,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他只是医生不是救世主,能做的都做了。

"兰心,这后面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他语气无比忧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7章 总算是熬过来了


兰心做了一个无比夯长的噩梦,梦里她被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一刀一刀的刺在身上,疼得无法呼吸。

"咳咳..."两声咳嗽声惊醒了她,也扯动了她身上的伤口。

实在挺不住合眼休息的周医生猛然惊醒,赶紧凑到她面前检查她的状况。

谢天谢地,终于熬过去了。

周医生紧绷的情绪终于可以松懈了,他拿过棉签沾湿,小心翼翼的贴在她的嘴唇上。

"你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我马上要放弃你了,你倒是醒了。"周医生露出温和的笑容,温柔的看着她。

"咳咳..."兰心又咳嗽了两下,扯动了伤口,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周医生皱眉:怎么又开始咳嗽了?

"你那里不舒服告诉我?"

"我..."嗓子干涩的不像话,她缓了缓说,"我整个人都不舒服。"

周医生叹气:"能活过来已经是奇迹了,忍一忍,就快好了。"

"为什么我的伤口还这么疼,已经很久了。"

"中途出了点意外,不过以后不会了,再养一段时间肯定会好的。"

兰心点点头,肚子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她不好意思的偏了脸。

"你饿也正常,一直没好好吃饭,连水都没喝,一直昏迷着。"

兰心被说的不好意思,她干笑了两声。

周医生很为难,他不相信佣人做的饭,怕里面放东西,可他又走不开去做饭,怕有人趁他不在进来对她不利。

"一会佣人来给我送饭,我看看你能吃什么就喂你吃一点。"

兰心轻轻的嗯了一声,一直不曾看他一眼。

周医生知道她不好意思,也就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去给她配药。

可这暗处的人似乎知道周医生的想法,中午送来的饭菜油腻的不行,没有一样可以给她吃的。

兰心也看出周医生的为难,便说:"没事,我吃两口垫垫肚子就行了。"

周医生知道这几天N不在家,所以他也不好和这里的人起冲突。他将菜放到水里涮了涮,再喂给她吃。

兰心也不管有没有味道了,能垫一下肚子就行了。

"我好像一直没看见N?"吃饭间隙她问他。

"他有事情出门了,不在家里。"

她淡淡的哦了一声。她知道他就算在也不会来看自己的,毕竟自己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他,是他把自己送给虎爷的。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周医生说,"不过很可惜她去世了。"

兰心没搭话,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他自顾自的说:"仔细看的话也没有那么像。"

"人有相似很正常,没准在某个地方还有和周医生相像的人呢。"她笑着说。

"嗯。"他没接她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一句,"仔细看没那么像。"

兰心也不再说话,她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包的跟着木乃伊似的,看起来又恐怖又愚蠢。

房间里平平静静,房间外吵吵闹闹。佣人推开兰心房间的门,着急的说:"周医生,N先生中枪了,你快去看一看。"

他没动,看了一眼兰心。这时间点似乎有点太巧了,他不敢离开一步,这一步就会功亏一篑。

"周医生快点!N先生流了很多血。"佣人看他没动,又催促了一遍。

他依旧没动,佣人着急的又要催。阿海阻止了佣人:"你先去照顾N先生,我马上带周医生过去。"

佣人也不敢造次了,只是狐疑的看了所有人一眼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8章 活着不好吗


兰心没明白他们之间打的什么哑谜,不过N先生中枪她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暗骂一句:活该!

阿海进来坐到沙发上说:"周医生,我看着她,你快去吧。"

周医生这才拿上东西赶紧走了。

兰心察觉到周医生走之前的眼神有问题,那眼神就好像自己快死了一样。

要死也要N先死,她心里诅咒。

"你真是命大,这样都挺过来了。"阿海突然出声,吓了兰心一跳。

"托了N的福。"她不冷不热的说,"要不然我就长命百岁了。"

"对你来说活着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多谢关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兰心有些困了,慢慢合上了眼。

周医生推门进来,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出来他很着急。

"周医生似乎对她不一样了。"阿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大步离开了房间。

周医生冲到卫生间,不断的用水扑到脸上。盯着镜中的自己看了一会,便擦干脸庞,整理了一个衣服和头发走出了卫生间。

等到兰心面前的时候,已经是面带温柔的笑容了。他坐到床边温柔的看着她的睡颜。

N的房间,佣人们还在进进出出的忙碌着。阿海走进去,看了一眼半躺在床上的人说:"周医生似乎对她不一样。"

N不为所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阿海咽下后面要说的话,退出了房间。迎面遇到了虎爷,他恭敬的弯腰:"虎爷。"

"阿夜怎么样?"

"虎爷进去看一看吧,只是擦伤了胳膊,没大事。"

"我怎么听说很严重啊?"说这话的时候,虎爷的眼已经眯了起来。

"染了一些别人的血,可能是佣人没看清楚。"

虎爷双眸张开,周身冰冷也退去了,带着担心的面容进了房间。

"阿夜,没事吧?"

N要起来,被虎爷按住:"受伤了就别动了。"

"谢谢义父关心,我没事。"

"没事就好。"虎爷盯着他干笑了两声,"那小妞子命真大。"

这话外意他听得很明白,他盯着虎爷的眼眸,勾起嘴角漫不经心的说:"是啊,命真大。和我有一拼了。"

虎爷哈哈一笑,手搭上他的肩膀重重捏了两下,起身离开这里。

阿海恭送走虎爷,再回到N面前的时候,神色明显有些着急。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他点了一根烟,冷淡的说。

"她不能留,要不死要不想办法送走。"

"阿海,你知道这里有多少眼睛盯着吗?"

"要多少有多少。"

"是她自己要来的,能不能活下去看她自己,我是不会管的。"

"是,N先生。"阿海退出了房间。

兰心睡的不安稳,惊醒之后也不愿意再睡了。她转头看见周医生正在发呆,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周医生,我渴。"

"......"

看他没理,她加大了音量:"周医生,我渴!"

"嗯?"周医生反应过来,但没听见她说什么。

"我渴了。"兰心无奈又说了一遍。

周医生起身倒了杯水,然后扶着她喝下去。

"周医生你回来之后好像不对劲了。"

"嗯?"他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兰心看他这个样子也就不再问了,安静的躺着,想一些有的没的。

她的伤一好,肯定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再落到虎爷手中也是必然的。

她心里叹气:下一次再落到虎爷手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好运气活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9章 满血复活


兰心下地蹦跶了两下,活动活动手腕脚腕,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她终于不再是个木乃伊了。

站在穿衣镜前,她拉开衣服看了看,虽然还有些难看的疤痕,但总算是满血复活了。

周医生推门进来,她连忙放下衣服。

"咳咳..."他用咳嗽来掩饰尴尬,"没想到你都下床了。"

"周医生,你也不用尴尬,我身上你哪里没看过?"

周医生有点不好意思,红了脸。他将一个小药瓶放到床头柜上:"这是淡化疤痕的药物,每天都要抹,抹三次。"

兰心突然凑近他,扯出一个极好看的笑容:"可是周医生,有些地方我够不到啊。"

周医生后退一步坐到了床上,身体努力的向后仰:"你可以叫佣人给你抹。"

"万一她们害我怎么办?"

"这..."周医生一个劲儿向后仰着,脖子和腰都要抽筋了。

"不如..."她拽着他的衣领,带他靠近自己,"你帮我抹。"

"可...可以。"他结结巴巴的说,"我就在楼下,你有需要可以叫我。"

周医生说完,找了个空子,逃出了房间。

兰心收了笑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很惊讶门口没有人守着她。

一路畅通。

她张开双臂,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这外面的空气果然比屋里的空调气舒服多了。

许是大难不死,她的心情格外的好。高高兴兴的在庄园里溜达,这里有果园菜园,马场,高尔夫球场,还有一处禁止入内的建筑。

她好奇的想进去看一看,被一声冷漠的声音拦住。

"站住!"

她收拾好心情,转身看他,笑意盈盈。

"找死吗?"他冷漠的看着她。

"好久不见,N先生。"

这一声问好倒是让他没话可接,他们也没有熟到要笑着问好的地步,不杀了她已经是不错的了。

"还想活命就回去。"

"好的。"她快速的跑走,然后留下一句,"N先生,一会见。"

他斜倚着铁门,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的情绪不明。

兰心回到房子里,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打牌,热热闹闹的气氛,直接吸引了她。

她努力的拨开两个壮汉,挤了进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她,完全没了刚才热闹的气氛。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她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因为我太好看了?"

众人皆是白眼伺候。

"你们带我一个,我玩牌玩得可好了。"她冲大家甜甜的笑着,"求你们了,带我一个吧,我一个人好无聊的。"

不能否认的是,她真的很漂亮,也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你都会玩什么?"

兰心闻声看过去,说话是个长相秀气的男生,看起来年纪和她差不多大。他嘴边叼着一根烟,衣服领口胡乱的敞开,整个人流里流气的,完全不符合他那张秀气的脸。

她凑过去:"这位小哥哥怎么称呼?"

"六子。"他稍微躲了躲。

"哦。"她笑着,"原来是六哥啊,幸会幸会。"

说完还强行握了一下六子的手。

六子没做任何反应,伸手拿过一副牌,放在手里换着花样不停的洗着。

她坐在一边满眼羡慕:"哇!你洗牌洗的好好啊,能不能教教我?"

六子手一抖,所有的牌脱手落到了地上,一张不落。

她弯腰去捡那些牌,一张一张的码好,恭敬的递到六子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10章 赌一把


六子没伸手接,兰心直接将牌顺着他敞开的领口扔了进去。

旁边的光头壮汉骂了句街,拍桌而起,伸手拽住了她的衣领,直接往外拖。

"大哥,你干什么?"她挣扎但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你别这么粗鲁好不好?"

那光头脚步一顿,手也松了。她趁机脱离了他的掌控:"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为什么对人家这么粗鲁?"

"......"

"大头,回来。"六子开口。

兰心跟在他身后:"大头哥,你好你好。"

"麻将会不会?"六子问她。

她高兴的坐到六子旁边,点头如捣蒜。

"你有钱吗?"

她摇摇头,随后说:"我可以输点别的给你们。"

"比如呢?"

"比如,如果我输了,我可以亲你一下,也可以陪你睡一次。"

"......"

六子手指点着桌子,偏头盯着她看。他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女人被N先生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能碰,很危险。

现在他完全的感受到了。

"你没有钱,我不和你玩。"

"我的吻可值钱了,在皇都会所亲一下要一千块呢,你不吃亏。"她冲他眨了眨大眼睛。

六子别开目光:"你在皇都会所工作?"

"是啊。"她说,"我是经理送给N先生的礼物,但他好像不喜欢我这个类型,这马屁是拍在马蹄子上了。"

"......"

"妈的!"大头生气的坐下,打开麻将机,"老子跟你玩。"

随后又指了两个人:"你俩陪着。"

兰心移了移椅子,端正的坐好。自动麻将机不用码牌洗牌,打起来特别快。

六子起身让开,站到了她的身后。别说,她的手气还真是好。

兰心一边看着牌桌上的牌面,一边用余光扫着每个人的表情。她面带笑容,不紧不慢的摸牌打牌。思考着一会要问的问题。

大头似乎运气不顺,整个人抓耳挠腮的,频频给兰心放炮。

"大头哥,我不要钱的,你要是再给我点炮,可就输给我一个秘密了。"

话音刚落,大头又给她放了炮。

"胡了。"她开心的推到面前的牌,"谢谢大头哥。"

大头骂骂咧咧的站起来:"老子不打了。"

"大头哥。"她绕过牌桌凑到他身边,"愿赌服输,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大头眼神凶狠的盯着她,她不在意,笑着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失信于小女子对不对?"

"妈的!"

"大头。"六子制止他,"怎么能打女人呢?"

大头放下了拳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不在意的笑着。

"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

她蹦跶着到六子的身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坏笑着伸手在他的胸膛上画圈:"一定要说实话啊。"

六子退后一步,躲开她的手:"你问。"

"N先生的本名叫什么?"

周围的人都变了脸色,连暴躁的大头都安静了下来。六子扯了扯嘴角,什么也没说。

"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吗?"她疑惑的问,"名字起了不就是用来叫的吗?"

"你这个臭婆娘,信不信我弄死你!"大头一下子冲过来,扼住了她的脖颈,"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样为所欲为?"

她被慢慢的提起,双脚和地面脱离。呼吸开始不顺畅,憋红了白皙的小脸蛋。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可怜,泪水适时的落了下来。

她倒要看看这男人再狠能狠到什么地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11章 输了亲一下


滚烫的眼泪落在手上,大头直接将她甩了出去。后背碰到墙壁,疼得她眼冒金星。

这边坐着的站着的人,都没理会,见怪不怪了。

兰心缓了缓,自己站了起来,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她眼含泪水的看了所有人一眼,然后目光停留在大头的脸上:"大头哥,记得以后对女生温柔一点。"

"......"

"你们干什么呢?"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所有人恭敬的站好。

兰心努力的笑着打招呼:"哈喽,N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他精确的捕捉到她的眼泪,没说话。慵懒的坐了下来,手肘支在麻将桌上,两只手指抚着下巴。

这人是怎么把邪魅和冰冷两种极端的气质结合在一起的?兰心腹诽。

她被看的有点发毛,干笑了两声说:"N先生是觉得我长得好看吗?所以这么看着我。"

说完还故意抛了一个媚眼。

除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其他人的表情都变了。大头又一次冲她过去,她利落的躲开。

"大头。"他唤。

大头停下脚步,退到他身边。

"你确实欠收拾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冰冷。

她心里一惊,后背阴嗖嗖的。赶紧露出笑脸凑过去讨好:"N先生,我不过是赢了大头哥一个秘密,不用这样赶尽杀绝吧。"

"大头哥?秘密?"他挑了一下眉毛,勾起了半边嘴角,眼睛却盯着她脖颈上通红的指印。

"......"

她讪讪的退到一边,那笑容有点毛骨悚然。

"我们赌一把如何?"

"嗯?"她选择失聪,"我不饿。"

"......"

兰心悄悄的一步一步的往旁边移,想找到空挡逃跑。可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无非是回到房间躲着。

N其实已经观察很久了,从她开始和大头打牌,他就在一旁看着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终于找到空挡,她扫腿就跑。他招了招手,两个壮汉就过去把她架回来了。

"赌赢了还有机会,不赌..."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直接接受惩罚。"

"别别别。"她讨好的笑着,"我赌我赌,你是大爷你说的算。"

他再次招手,两个壮汉放开了她。她乖乖的坐好:"大爷想玩什么?"

"先把赌注说了。"

"你输了告诉我你的名字顺便亲我一下。"她接着说,"不答应就不赌了,随便你怎么惩罚。"

"你输了呢?"

她故意装作为难思考的样子,然后突然笑着说:"我亲你一下。"

"......"

就在大家都觉得这女人疯了的时候,听到了他的一句:"可以。"

众人皆惊,但是没人敢问。

"但...你提了两个要求,我也有两个。"他忽然笑着说,"输了让我打一针。"

"......"

她为什么觉得他这个笑让人汗毛竖立呢?别是一个圈套,把自己搭进去了。

"来。"他招招手。六子和大头坐下。

兰心机械的抓拍打牌,她余光扫着他,却不见他有任何的表情,这样她就不能猜测他的牌面。

"N先生,我们是连坐五把庄就算赢了是吗?"

N点头。

她潇洒的一推牌:"胡了。"

六子看了一眼她的牌,暗忖:这女人的手气真是好。

她深知打牌除了会玩会猜,一大部分还是要靠运气的。但跟面无表情的人玩最难了,除了运气,你无法猜透他的牌。

最后一把,兰心的抓了一手大牌,站在她身后的人都不禁感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第11章 输了亲一下


滚烫的眼泪落在手上,大头直接将她甩了出去。后背碰到墙壁,疼得她眼冒金星。

这边坐着的站着的人,都没理会,见怪不怪了。

兰心缓了缓,自己站了起来,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她眼含泪水的看了所有人一眼,然后目光停留在大头的脸上:"大头哥,记得以后对女生温柔一点。"

"......"

"你们干什么呢?"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所有人恭敬的站好。

兰心努力的笑着打招呼:"哈喽,N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他精确的捕捉到她的眼泪,没说话。慵懒的坐了下来,手肘支在麻将桌上,两只手指抚着下巴。

这人是怎么把邪魅和冰冷两种极端的气质结合在一起的?兰心腹诽。

她被看的有点发毛,干笑了两声说:"N先生是觉得我长得好看吗?所以这么看着我。"

说完还故意抛了一个媚眼。

除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其他人的表情都变了。大头又一次冲她过去,她利落的躲开。

"大头。"他唤。

大头停下脚步,退到他身边。

"你确实欠收拾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冰冷。

她心里一惊,后背阴嗖嗖的。赶紧露出笑脸凑过去讨好:"N先生,我不过是赢了大头哥一个秘密,不用这样赶尽杀绝吧。"

"大头哥?秘密?"他挑了一下眉毛,勾起了半边嘴角,眼睛却盯着她脖颈上通红的指印。

"......"

她讪讪的退到一边,那笑容有点毛骨悚然。

"我们赌一把如何?"

"嗯?"她选择失聪,"我不饿。"

"......"

兰心悄悄的一步一步的往旁边移,想找到空挡逃跑。可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无非是回到房间躲着。

N其实已经观察很久了,从她开始和大头打牌,他就在一旁看着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终于找到空挡,她扫腿就跑。他招了招手,两个壮汉就过去把她架回来了。

"赌赢了还有机会,不赌..."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直接接受惩罚。"

"别别别。"她讨好的笑着,"我赌我赌,你是大爷你说的算。"

他再次招手,两个壮汉放开了她。她乖乖的坐好:"大爷想玩什么?"

"先把赌注说了。"

"你输了告诉我你的名字顺便亲我一下。"她接着说,"不答应就不赌了,随便你怎么惩罚。"

"你输了呢?"

她故意装作为难思考的样子,然后突然笑着说:"我亲你一下。"

"......"

就在大家都觉得这女人疯了的时候,听到了他的一句:"可以。"

众人皆惊,但是没人敢问。

"但...你提了两个要求,我也有两个。"他忽然笑着说,"输了让我打一针。"

"......"

她为什么觉得他这个笑让人汗毛竖立呢?别是一个圈套,把自己搭进去了。

"来。"他招招手。六子和大头坐下。

兰心机械的抓拍打牌,她余光扫着他,却不见他有任何的表情,这样她就不能猜测他的牌面。

"N先生,我们是连坐五把庄就算赢了是吗?"

N点头。

她潇洒的一推牌:"胡了。"

六子看了一眼她的牌,暗忖:这女人的手气真是好。

她深知打牌除了会玩会猜,一大部分还是要靠运气的。但跟面无表情的人玩最难了,除了运气,你无法猜透他的牌。

最后一把,兰心的抓了一手大牌,站在她身后的人都不禁感叹。

继续阅读《夜里的光灼了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