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寒龙薇儿)活了十万年全章节阅读_(活了十万年)全本阅读

主角是萧寒龙薇儿的精选都市小说小说《活了十万年》,小说作者是“残花落意雪纷纷”,书中精彩内容是:三千青丝,三千情丝,化身三千,飘荡茫茫宇宙,横跨诸天万界,只为了在茫茫之中遇见他——羲皇
既不能证帝,吾便以手中之剑,劈开天地枷锁,成就无上至尊之位——凌天剑皇
无身无道,无法无天,吾以一身,阻挡万魔——无天剑帝
以身化道,镇压万古,吾自当为灵界找寻一条出路,纵使背叛道陨,也在所不惜——独孤至尊

小说:活了十万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残花落意雪纷纷

角色:萧寒龙薇儿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残花落意雪纷纷”的热门书《活了十万年》,这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怎么了,小骗子,是不是看不出病了?”看到萧寒的愁云,边上的老道士幸灾乐祸的说道,终于可以看见这个小骗子吃瘪了,自己可是赚了一万,心里美滋滋,羡慕死你,老道士此刻内心十分得意。萧寒缓缓将手放了下来,望着龙薇儿的眼睛,凝重的说道:“姑娘,你可这是命,不是病,你家里人知道吗?”萧寒的话,让龙薇儿愣住,他看出来了,居然看出来了,当初为自己诊断的那位圣手,夏国霁月堂的张春张老,都没能诊出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只知道自己大概会在二十五岁那一年死去,这个偏僻乡野之下的年轻小郎中,居然诊断出来了,她的内心狂喜,如果他诊断出来,自然是有本事的,就算他不能救自己,可他背后肯定还有师父,也许就会有办法,已然失去所有希望的龙薇儿,此刻仿佛重新点燃了希望。“你是罕见的阴灵之体,亲和阴灵之气,所以在月光之下练武,进步神速,可每当月圆之夜,心脏之中,就像是被人刺了一刀,痛苦异常,是吗?”听到萧寒的诊断,龙薇儿越来越激动,他说的一点也没错,她连忙点头,甚至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你这是先天截脉,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很难治。”萧寒认真的说道,龙薇儿全身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她第一次听到了自己得了什么病,也第一次听到了一句充满希望的话,很难治,并不是没有治愈的办法,因为在以往所有看过自己病情的那些医生嘴中,她听到最多的便是没办法治,当然对萧寒而言,很难治这世上自然没有人能够治……

评论专区

影视世界里的魔法师:虽然有少量的剧情,其逻辑不太合理,但是作者的创意的确不错,剧情挺好玩的。给个仙草,鼓励下作者。

江山如此多娇:龙战士、阴魂、泥人( ﹁ ﹁ ) 借个同名地盘一用

九重幻:文中人物画风清奇,开头爽,神经病流(不是)。2019.8.28重温,我太爱这篇文了!

活了十万年

《活了十万年》精彩片段

第6章 圣手震惊

“怎么了,小骗子,是不是看不出病了?”看到萧寒的愁云,边上的老道士幸灾乐祸的说道,终于可以看见这个小骗子吃瘪了,自己可是赚了一万,心里美滋滋,羡慕死你,老道士此刻内心十分得意。

萧寒缓缓将手放了下来,望着龙薇儿的眼睛,凝重的说道:“姑娘,你可这是命,不是病,你家里人知道吗?”

萧寒的话,让龙薇儿愣住,他看出来了,居然看出来了,当初为自己诊断的那位圣手,夏国霁月堂的张春张老,都没能诊出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只知道自己大概会在二十五岁那一年死去,这个偏僻乡野之下的年轻小郎中,居然诊断出来了,她的内心狂喜,如果他诊断出来,自然是有本事的,就算他不能救自己,可他背后肯定还有师父,也许就会有办法,已然失去所有希望的龙薇儿,此刻仿佛重新点燃了希望。

“你是罕见的阴灵之体,亲和阴灵之气,所以在月光之下练武,进步神速,可每当月圆之夜,心脏之中,就像是被人刺了一刀,痛苦异常,是吗?”听到萧寒的诊断,龙薇儿越来越激动,他说的一点也没错,她连忙点头,甚至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你这是先天截脉,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很难治。”萧寒认真的说道,龙薇儿全身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她第一次听到了自己得了什么病,也第一次听到了一句充满希望的话,很难治,并不是没有治愈的办法,因为在以往所有看过自己病情的那些医生嘴中,她听到最多的便是没办法治,当然对萧寒而言,很难治这世上自然没有人能够治。

老道士在一旁看着萧寒,顺便等着他出丑,没想到他居然看出病来了,心里暗道,这小子居然真的会治病,难道他说老子肾亏也是真的,想到这里,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等回去了一定要买一些补品去补一补。

龙薇儿连忙问道:“什么是先天截脉?”

毕竟只有在萧寒这里,听到了一个这么不一样的词,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知道自己的病吗,究竟是什么问题,萧寒说的没错,她在练武之上的天赋极高,但她在白天练武,进步很小,可以忽略不计,但夜晚练武,她就进步神速,且越练越精神,尤其是月亮当空的时候,月光之中,仿佛有种莫名的力量,在源源不断的被她汲取,使得她的武道修为一日千里,所以才会年纪轻轻达到三品境界,原本月圆之夜她更应该练武神速,可月圆之夜,心脏就如萧寒所说,就像是被人扎了一刀刺痛不已,根本没有办法练武。

“所谓先天截脉,就是你体内一根脉出了问题,这根脉接近你的心脏,月圆之夜,由于你的阴灵之体可以自主吸收阴灵气温养身体,可偏偏这根脉存在的原因,才会让你痛苦不已,如果将你身体之中那些脉络比作水管,而水管输送水流量本身就有定数,可你这根脉却比其他的脉细了一些,甚至也锈了一些,想要彻底治好,要么换掉这根脉,要么…算了那些事情,估计现在也没有人做得到了。”萧寒凯凯而谈。

“换掉脉,可以做到吗?”想到这个问题,龙薇儿似乎多了一个思路,当今医疗十分发达,连心脏都可以换掉,何况是一根脉,可是萧寒却摇头,龙薇儿想的过于天真了,当今医疗的确发达,但这根脉跟血管无异,如果不重要也就算了,偏偏这根脉更加重要,世上最先进的医疗,也还不至于达到换脉的程度,至于萧寒为何没有说第二种治疗方法,因为那种方法乃是修士的筑基,只是如今天地灵气匮乏,想要筑基何等艰难,根本找不到那么多的灵气,除非萧寒出手,可萧寒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暴露自己,一旦他释放灵气,很有可能被人盯上,毕竟这世界可是有很多疯子,他可不想源源不断的麻烦接踵而来。

萧寒摇头说道:“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应该还做不到,你现在的脉,应该以养为主,这样我给你开一张方子,温养脉络的方子,拿回去照着上面抓药,不出意外你能够多活几年。”

虽然不能轻易根治,但要想让她活上一段时间,倒也不难,如果不是因为如今灵气匮乏,灵药枯竭,萧寒想要让她拥有正常人的寿命,也不是多难,现在这里只有那些普通中药,不是他的能力不行,而是条件不允许,不过让她活上十年,应该不成问题,很快萧寒写好了方子,那正楷小字,竟是又让眼前的龙薇儿眼前一亮。

“三千。”萧寒拿着方子,伸出了手,龙薇儿失神不已,不由自主的摸出三千给他,然后拿着那张方子发呆,她当然不懂那张方子,只是看到有人能够为她开出方子,而且还能让她多活几年,令她十分意外,觉得这一切似乎有些不真实,所以愣在那里,而萧寒收到钱之后,便收拾行囊,走入了人群,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夜色之下。

“姜山,看来你姜家的力量,并没有你吹嘘的那么厉害,别忘了你江山集团可有一半是萧的,否则你哪里拿得到萧的作品独家受理权。”萧寒已然回到自己小别墅之中去,第二天凌霄集团,三十三楼,也时常被人称之为三十三重天,透明的玻璃将人悬空在了高空之上一般,简单的办公桌上,冷面霸道总裁气质一般的展鲲,再次拿起来电话,打通了帝都的电话,现在他很生气,因为宋氏集团居然还没有倒下,反倒有恢复的起色。

“展鲲,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已经跟姜家打过招呼了。”对话那头,姜山也愤怒的说道。

“据我所知,宋家有位大少爷,从帝都来了这里,亲自为宋家解决了麻烦,如今宋氏集团的危机已经快要解除了,我告诉你,我答应萧只有三天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一天了,如果你还是不能解决,萧的代理权,我不介意换一个人。”面对姜山,展鲲居然也毫不客气,而他之所以有不客气的资本,自然是来自萧,而萧便是萧寒,如今世界有一个神秘的艺术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更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而他被人称之为书画双绝,他在古画古书之上的造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初为了帮助展鲲在这里立足,成立凌霄集团,他拿出了三幅作品,两幅书法,一幅画,让整个世界都为之疯狂,那幅画如今被国外某一国的元首私自收藏着,因为那幅画萧的大名,也让人们如雷贯耳,想到萧,便想到那幅秋风落叶图,那幅被拍出天价,被各国元首疯抢的佳作,而萧如今冠名在江山集团上,所以江山集团才会如此顺风顺水。

“原来那个废物躲到你们那里去了,放心要不了两天,今天老子就把宋氏集团打落尘埃,如果做不到,不用你威胁我,老子亲自去给萧请罪。”姜山果断放下了电话,展鲲冷酷的脸庞之上,此时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显然对姜山的态度很满意,他可以为了萧寒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士为知己者死,他就有那种为他而死的勇气,因为是萧寒,造就了今天的他。

“你苦着脸干什么,薇儿都不是回来了吗?”帝都,一个豪华的大别墅之中,一个中山男人气质威严的坐在那里,身边一个美妇人望着他的苦脸埋怨道,这里便是帝都龙家家主的府邸,宋家是帝都二流世家,龙家却不同,龙家乃是帝都顶流世家,龙家无论在商界,还是在政界,都有极大的权力,当今夏国的几位元首之中,其中一位便跟龙家有关系,龙家的地位,等同夏国,这般强大的一个家族,这样强大的一个人,此刻也对自己女儿的病,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些年苦了她,让她这般迷信一个江湖郎中。”龙家主无奈叹息,龙薇儿是回来了,以前无论他怎么说,龙薇儿都不愿意回到帝都,可就在昨天夜晚,龙薇儿得到了一张方子,就风风火火赶了回来,似乎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张方子之上,可龙家主哪里会认为,一个乡下土方郎中的方子,能够对自己女儿,全世界最顶尖的所有医生都毫无办法的病有帮助。

“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这个人,简直不是人,他是神,真的是神。”就在夫妇二人说话之际,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白胡子老头,戴着厚厚的老花镜,将那张方子奉若神明一般捧着,激动的一边走一边说道。

“张老,您怎么了?”龙家主连忙起身迎接,因为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国第一圣手,霁月堂的张春张老圣手,中医界的第一人,这个社会谁都可以得罪,唯独医生不能得罪,因为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无痛无灾,所以张春老爷子,在这些顶流世家之中,也有极大的威望,哪怕是龙家主,也得敬着。

“龙小子,快说说,这张方子谁开的?”张春老爷子的辈分比龙家主高一辈,所以叫龙家主龙小子,也没有什么,只是此刻龙家主看到张春老爷子狂热的眼神,让他有些不理解。

“这是薇儿那丫头带回来的,我不知道。”龙家主摇头说道。

“那你还等着干什么,叫薇儿下来。”也只有张春老爷子,敢如此不给龙家主面子,整个帝都,谁敢如此对龙家主,龙家主也对他无奈,只能挥手让人去叫龙薇儿。

“这方子有什么问题?”龙家主知道问题出在这方子上,好奇问道。

“当然没问题,只不过这张方子,上面那些药材,很普通,都是常见的。”张老爷子激动的说道。

“是的,是的。”龙家主连连附和,他当然知道这些药材很常见,所以他才认为,这张方子对自己女儿那令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毫无用处,也料定那个郎中,不过是江湖骗子。

“但是细细一看,这药理之间的联系,才是这张方子的精髓,这张方子每一种药,都能够完美的融合叠加另外一种药力,就像是这些药材,每一种药都是一个人,而药力就是人的力量,可想要把这些人的力叠加到一起使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这份药方却做到了,这所有药力叠加,犹如一股狂潮,将药力推倒了极致,而且这药力还能保持的如此温和,很难想象开出这张药方之人,对药道的理解,达到了怎样的境界。”此刻张春就像是一个淳淳后辈,看见了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兴奋不已。

龙家主听到他的话,内心狂喜说道:“这么说,这药方对薇儿病情有作用?”

听到此话,张春白了一眼龙家主,冷声说道:“什么叫有作用?这就是为薇儿的病开的药方,用了这药,便可打破她寿止二十五岁的桎梏,以这张药方的方法,最起码能够延寿十年。”

“十…十…十年,听到了吗,十年,我们女儿还能活十年。”龙家主激动的握着夫人的手,此时夫人也已经喜极而泣,因为龙薇儿一年寿命,她不知道憔悴了多少,谁能够接受自己的花一般年纪的女儿,她的生命犹如花朵一般在她眼前一天天枯萎,这种痛苦也只有她这位当母亲的才能够明白。

上一篇 2022-07-06 上午6:12
下一篇 2022-07-06 上午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