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元元秦慕丞《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最新章节阅读_(季元元秦慕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由网络作家“浅元”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季元元秦慕丞,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母给选了门好亲事,季元元不知道珍惜,作天作地,终于作离婚了,即便如此前夫仍旧愿

小说名: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浅元

主角:季元元秦慕丞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浅元”写的《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主要讲述的是:冬日的清晨,下过雨的山间蒙上了一层雾。山腰处的一座破旧瓦房内,断断续续的传出一个女人的**声,她似乎是痛苦极了。土炕上,一个男人不耐烦的走出屋子,直奔猪圈。这男人,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上穿着脏到发亮的棉袄,一口大黄牙将嘴唇撑了起来。“你这个贱人号丧呢?不过就是生个孩子罢了,有什么好叫的?”男人朝着猪圈内,吐了一口唾沫,威胁道:“你要是再敢叫,老子打断你的腿……

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

《重生九零有空间季元元》精彩片段

第1章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冬日的清晨,下过雨的山间蒙上了一层雾。
山腰处的一座破旧瓦房内,断断续续的传出一个女人的**声,她似乎是痛苦极了。
土炕上,一个男人不耐烦的走出屋子,直奔猪圈。
这男人,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上穿着脏到发亮的棉袄,一口大黄牙将嘴唇撑了起来。
“你这个贱人号丧呢?
不过就是生个孩子罢了,有什么好叫的?”
男人朝着猪圈内,吐了一口唾沫,威胁道:“你要是再敢叫,老子打断你的腿。”
猪圈内,臭气熏天。
木板下面养着猪,木板上面有一个女人蓬头垢面的缩在墙角。
她的脚上栓了一根手指粗的铁链。
铁链的另一端,紧紧的楔进了墙里。
她此时将裤子褪到脚腕,身下全是血。
显然,她正在尝试自己生孩子。
她咬紧了牙关,浑身都在发力,额头上沁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即使如此狼狈,也掩盖不住她身上的气质。
片刻之后,她看向男人,神情冷淡,声音也同样冷淡:“能不能给我一盆热水,还有一把剪刀?”
男人看见女人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贱人,都来了几个月了,不管他怎么折磨,都是这样一幅死人脸。
要不是那位说,不能弄死了,他还真想把这女人掐死算了。
他发狠似得朝着女人的肚子踢了一脚,关上圈门,扬长而去。
那一脚,男人用了全力,季元元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肚子里的孩子也仿佛动了一下。
她连忙深吸一口气,准备用力。
这是她和天华的孩子,求医问药好多年才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孩子。
要是天华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要不是她一时不慎,被继妹算计,卖到了这个穷乡僻壤,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等她回去,一定要亲手将那个恶毒的女人送进监狱。
…… 午后,破旧的瓦房前停下了一辆豪华的车。
司机率先下车,他将后备箱里的红毯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铺在地上。
随即,一双高跟鞋从车内探了出来,踩在了红毯上。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华丽的女人下了车,有些嫌弃的用手在鼻端挥了挥,皱眉道:“臭死了。”
想到了什么,她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我那从小娇生惯养的姐姐,在这呆着习惯不习惯。”
另外一边,下来一个男人。
身材颀长,面容英俊。
他不屑的扯了扯唇角,站到女人身边:“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天华哥,我怕你等会儿看了,心会疼呀。”
女人娇笑着,柔弱无骨的身子靠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眸光一闪,柔声道:“要心疼,也是心疼你,这里这么脏,小心你的鞋子。”
见状,女人咯咯笑了起来。
圈门被打开,季元元勉强的睁开了眼睛。
霎时间,她的心脏砰砰跳了起来,眼眶也变得通红,眼泪倾泻而下:“天华哥,你终于来救我了。”
她迫不及待的上前,将手上抱得孩子给赵天华看,声音哽咽:“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抱抱他……”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顿住了。
“沈凌雪!”
她的呼吸便的急促,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恨意,看向沈凌雪的眼神,也似乎要将沈凌雪撕碎一般。
是沈凌雪骗她喝下了那杯酒,是沈凌雪让她落到如此地步。
沈凌雪上前,挽住了赵天华的手臂,娇媚的说道:“姐姐你还真以为,这个孩子是天华哥的?”
沈凌雪的话,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让季元元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沈凌雪和赵天华…… “做试管用的jing子,是天华哥随便在大街上找了个人提供的。
当初,天华哥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接管季叔叔的公司。
他爱的是我,怎么会和你生孩子?”
沈凌雪恶毒的看着季元元,一点点的将她的幻想撕碎。
季元元如坠冰窖,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那个孩子。
她期盼了这么久的孩子,不管自己被怎么对待,都一直好好保护的孩子,竟然不知道是谁的?
沈凌雪咯咯笑了起来:“当初那杯酒里的药,还是天华哥亲手放进去的呢。”
季元元目眦尽裂的看着赵天华:“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背叛我,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
到头来,这一切都成了笑话。
沈凌雪有些嫌恶的捂住了鼻子,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赵天华,沈凌雪,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定会遭报应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季元元恨极了眼前的这两个人,抱着孩子就要冲过去。
只是她的脚上绑着铁链,还未到跟前,就被束缚住。
沈凌雪一脸的畅快,仿佛她脚下的不是一个人,只是一条狗。
而赵天华,始终用一种嫌恶的目光看着她。
“想要公司?
你们做梦,你们可别忘了,除了我,季家还有两个儿子,轮得到你们吗?”
季元元冷笑一声,“别以为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永远密不透风。
等我大哥二哥知道了,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沈凌雪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赵天华,向前一步,站在了季元元的面前,伸出手来,掐住了那个孩子的脖子,低声道:“我这就送孩子去地底下,和他的两个舅舅团聚。”
季元元愣住了,忽然间怀里的孩子挣扎起来,她慌忙低头,孩子在赵天华的手掌下,脸色已经变成青紫,嘴里发出嗬嗬的呼吸声。
“不,不要……”季元元凄厉的大喊,伸手去掰赵天华的手。
就如同蜉蝣撼大树一样,赵天华的手纹丝不动。
孩子的啼哭很快就消失,一张小脸已经发黑,彻底的没了呼吸。
季元元瘫坐在地上,身下一阵热流涌出来,她的下身很快就被鲜血染红了。
季元元抓着赵天华的手却依然没有放开:“赵天华,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赵天华伸手,硬生生的将季元元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随后站起身,一言不发的从口袋里拿了手帕出来,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脸的嫌恶。
“你们一定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们……”钻心疼痛袭来,季元元却只是撕心裂肺的喊道,铁链被她挣的哗哗作响。
她的手狠狠的抓在地上,抓出一道道的痕迹。
“现在看来,不得好死的是你们一家子。”
沈凌雪看着季元元此时的样子,心中十分的畅快。
她这个继姐,不是一向高傲,一向看不上自己吗?
结果呢?
现在她是天上的凤,而季元元只是地上的泥。
“看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诉你吧。”
沈凌雪轻笑一声,“自从你失踪,可把你两个哥哥急坏了。
全国各地的找你。
只要有你的消息,他们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去找。
你大哥呢,偶然间听到有人在桐城见过你,结果连夜飞了过去。
刚下飞机就被人捅死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沈凌雪幸灾乐祸的看着季元元的脸色,接着说道:“你二哥听到这个消息,去桐城给你大哥收尸。
结果去机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听说跟一个大货车相撞,货车上的钢筋直接穿胸而过,人都被分成了两截,啧啧……” 沈凌雪摇了摇头,似乎对这件事情很遗憾。
她眼中的恶毒,却怎么藏也藏不住。
“是你们干的?”
季元元咬牙问道。
沈凌雪闻言,娇笑一声:“姐姐还是这么聪明,一猜就猜中了,要是你大哥二哥还活着,季叔叔的公司哪里轮得到天华哥这个女婿和我这个继女呢?
现在你们一家都没了,公司就只能是天华哥和我的啦。”
“赵天华,沈凌雪,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诅咒你们,夜夜噩梦,恶鬼缠身,死无葬身之地……”季元元的呼吸渐渐的变得急促,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沈凌雪看着季元元的样子,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可惜啊,你都看不到啦。”
顿了一下,沈凌雪又道:“对了,还有个消息,秦慕丞也在找你呢,悬赏一千万。
等你死了,把你的尸体给秦慕丞送去,说不定还能拿一千万呢!”
秦慕丞,是她那个前夫。
秦慕丞,我不值得!
失血过多,让她的神志越来越不清晰,耳边嘈杂的声音,似乎也在渐渐的消失。
只剩下心跳的声音,回响着。
“尸体就烧掉吧,不要多生事端。
区区一千万,不值得我们冒险。”
赵天华最后看了一眼季元元,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就听天华哥的。”
沈凌雪优雅的伸出手,捂住了鼻子。
从房子里出来,沈凌雪抬眼,看了司机一眼,冷声吩咐道:“把尸体都处理干净。”
司机当即躬身:“是,小姐。”
不到一刻钟,整个房子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而熊熊大火中,季元元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用嘶哑的嗓音呢喃了一句:“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上一篇 2022-07-05 下午2:10
下一篇 2022-07-05 下午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