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王(朱元璋,朱标)完结版阅读_《逆王》全文阅读

《逆王》是网络作者“老刑”创作的军事历史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朱元璋,朱标,详情概述:一朝穿越,成为朱元璋十七子
赐封宁王,朱权有点皮
朱元璋:朱家老十七,纨绔属第一!
直到洪武六十大寿……
这一天,有人单骑斩叛将,纳哈出归降
这一天,有人发粮赈灾民,百姓终活命
这一天,天降祥瑞传国玺,大明得国正
这一天,朱元璋册封朱权,无敌宁王!

小说:逆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老刑

角色:朱元璋,朱标

评论专区

爱做噩梦的莉莎:【完结】靠智商不靠武力才是正版女强文。女主智商碾压,听到看到接触到的一切线索在大脑里自动推理,以至于能直接看见结局,这才是直觉的定义。

雏鹰的荣耀:开始还不错,看到21章就懂了,这是言情不是历史

大侠给跪:都在说这本书抄袭,一开始我是不信的,直到亲自入坑后才发现,这本书不只是抄袭有妖气,更有其他N多书里的剧情。简直就是个抄袭剧情大杂烩!

逆王

《逆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三十一章 如此疗伤,吐血三升

  掌风尚且如此刚猛,若是拍在人身上,岂不是一击毙命?
  沐春额头冷汗直流。
  他曾经看不起武林人士,但眼前的十七叔,当真厉害!
  沐晟心有余悸,真打起来,朱权用一只手都抬举他们。
  朱权身随影动,已经来到了沐春面前。
  “十七叔……你……”  沐春反应不及,已经被朱权一掌拍在腹部!
  一口黑血喷出,瞬间令朝堂震动!
  “十七弟!二位贤侄哪怕有错,你当长辈的也不该出手!”
  秦王朱樉见状,当即开口训斥。
  “都把沐春贤侄打吐血了!
十七弟啊,你好狠的心!”
  晋王朱棡看热闹不嫌事大。
  “十七弟!
你贵为宁王,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
  朱棣冷笑道:“如此行径,可并非王者风范!”
  朱标想要帮忙开口,可十七弟突然出手,让他反应不及。
  沐英更是心中紧张,沐春是他的长子,将来还要袭承西平侯。
  老朱也被朱权突然出手,打了个措手不及。
  “景春!”
  沐英爱子心切,想要上前查看。
  常升常茂更是怒不可遏。
  “十七殿下,你这是何意!”
  “景春景茂也是你的晚辈,何必出手如此狠辣!”
  朱权并不解释,反而对着沐春一通操作。
  每拍击一次,沐春就口吐黑血。
  本来病态发白的脸上,逐渐出现了血色。
  “文英大哥!
十七弟博学多才,定不会害了二位贤侄。”
  朱标开口,算是稳住了沐英。
  群臣争相翘首查看。
  刚成为宁王的朱权,就在皇上寿宴上,打得沐英长子呕血三升!
  这可是大八卦!
  沐晟距离最近,只是当他出手之时,已经被朱权点血。
  看到大哥被拍的吐血,沐晟心如刀绞。
  “十七叔!
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兄长为大明征战四方,早就落下了隐疾!”
  沐晟大吼道:“陛下!
还请您让十七叔停手,否则大哥危矣!”
  朱元璋见状,当即开口:“老十七!
还不停手!”
  可朱权却自顾自地拍击沐春,全然没有理会。
  “父皇!
十七弟做事,一向有分寸!”
  朱标躬身行礼道:“儿臣以为,十七弟是在为沐春贤侄疗伤!”
  疗伤?
  秦王朱樉冷笑道:“大哥,咱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疗伤啊!”
  晋王朱棡接茬道:“都把人家沐春贤侄打得吐血不止了!”
  燕王朱棣嘲讽道:“咱家十七弟博学多才,医术自然不在话下!
可说不定是庸医,哈哈哈!”
  沐英紧张爱子,本想上前,却被蓝玉拦住。
  “文英,你我同僚多年!
听我一句劝,十七殿下定不会坑害沐春。”
  蓝玉说罢,詹徽同样上前,“西平侯放心,宁王殿下乃旷世奇才!”
  李善长一锤定音道:“文英,宁王之才,远超你我!
何必一惊一乍?”
  朱元璋紧张万分。
  沐英是他最信任的义子。
  镇守云南,事关重大。
  此地与安南接壤,容易爆发战事。
  沐英骁勇善战,却能与当地百姓和睦相处。
  如此得民心者,明军将领屈指可数。
  若是沐春出事,沐英还会尽心尽力为大明效忠么?
  云南出事,大明西南边防岌岌可危!
  朱元璋想到此处,已经没有了继续进行寿宴的雅兴。
  “逆子!
还不住手!”
  皇帝震怒,群臣跪拜,莫不敢言。
  三位塞王相视一笑。
  你朱权被封宁王又如何?
  触怒了父皇,得罪了沐家,说不定要被削去王爵!
  朱权置若罔闻,最后一掌快速拍在沐春后背。
  噗!
  一口鲜血喷出,沐英缓慢睁开双眼。
  “景春!
你怎么样了?
莫要吓到为父!”
  沐英紧张万分,赶紧上前查看。
  却见儿子沐春抱拳行礼,“小侄多谢十七叔搭救!”
  多谢?
  人家都把你打得吐血三升,你还在这多谢?
  沐晟惊诧不已,“大哥!
莫非你被他打坏了脑子?
怎能胡言乱语?”
  沐春生怕朱权受牵连,赶紧跪向老朱。
  “爷爷!
孙儿之前奉旨平定云南,却被北元鞑子暗算!”
  “当日身受重伤,淤血积累在心脉之处,晦涩难除!
随行郎中说过,恐怕我活不过十年!”
  “今日幸亏十七叔出手相救!
打散了淤血!”
  沐英闻言,老泪纵横,一把抓住朱权双手。
  “十七弟大恩,沐英没齿难忘!
以后定当相报!”
  三位塞王当场懵逼。
  还有如此治病的方法?
  本以为朱权得罪了沐家,刚到手的宁王会被父皇收回。
  这些可好,沐家现在对朱权可谓是感恩戴德!
  “文英大哥,都是一家人,无须客气。”
  朱权笑道:“何况身为长辈,为沐春救治,理应如此。”
  沐晟更是当场跪拜。
  “十七叔!
之前小侄不懂事,请您恕罪!”
  朱权轻轻抬手,一阵微弱的掌风,令沐晟直接起身。
  “我大明儿郎,就该尚武!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但这是对敌人!
对自己人,切磋即可,点到为止。”
  朱元璋松了口气。
  沐英一家,被老朱视作家人。
  否则怎会将镇守云南的重任交给他们?
  得知沐春隐瞒伤势,活不过十年时,老朱别提心中多难受。
  洪武大帝起身,冲向了沐春。
  啪!
  一巴掌打得沐春猝不及防。
  “混账!
你为何隐瞒伤势!
带伤上阵,岂不是加重伤情!”
  爱之深,责之切。
  沐春热泪盈眶,“爷爷,孙儿不孝!
孙儿想在有生之年,多报效大明啊!”
  朱元璋一把搂住沐春,“有你十七叔在!
你给咱活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群臣见状,闻者无不落泪,感动沐家忠义。
  同时也敬佩朱权的手段。
  治好了沐春,沐家将来对大明更加忠心!
  西南边防,有沐家镇守,短期之内无后顾之忧。
  “父皇,我饿了,还不吃席?”
  正当众人感动之际,朱权一句话,气得朱元璋连连笑骂。
  “你这逆子!
给景春疗伤,为何不直接说?
吓得咱够呛!”
  朱元璋大袖一挥,“来人!
上美酒,上佳肴!
今日咱下令,所有人不醉不归!”
  群臣躬身行礼,“臣等谨遵陛下旨意!”

上一篇 2022-07-03 下午10:05
下一篇 2022-07-03 下午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