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退婚后,我成为了第一女相!》左清词,其他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被迫退婚后,我成为了第一女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被迫退婚后,我成为了第一女相!

简介:【反差CP】+【女性成长向】+【追求平等】
一个古代本土女在经历人生一个又一个抉择时,逐渐成长为名留青史的第一女相的故事
祖父去世,有婚约的未婚夫要求左清词“主动”退婚,并且转身就迎娶了新人
家族没落,名声受累,恰逢新政颁布,左清词不顾家人阻拦,毅然决然选择了参加科举
可惜,男子当权,朝堂上遍布仇家,市井之中更是各种骂名
女子科举,仿佛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她偏要堂堂正正的让所有人承认她的存在
“我只想要当权者中,也有一个女人,一个和我一样的女人,明白我的不易,替我开口说话

被迫退婚后,我成为了第一女相!

《被迫退婚后,我成为了第一女相!》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长公主府

自从陛下提议让女子也参加科举的消息越传越广,京中也无人在意左清词被退婚一事,街头巷尾皆是在议论陛下此意是受何人蛊惑?

各地学子更是联名上书,斥责陛下罔顾圣人教诲,居然想要实行这等阴阳颠倒,天地不容的新政。

一时间,朝野皆是愤怒的抗议,几个声名显赫的世家都纷纷请旨想要和陛下“谈谈心”,更有甚者,居然认为一定是后宫之中,有人魅惑上主,就像前朝以秘法勾引皇帝,最终导致前朝灭国的妖妃梅妃。

左清词闻言便是冷冷一笑,此时是长公主特地举办的赏花会,京中贵女汇集一室,众人皆是盛装打扮,讨论起政事时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在上的模样。

左清词因退婚一事,本就被众人暗中关注,这下她冷笑,自然引起了刚刚高谈阔论的少女不满。

少女名黄谨言,父亲是礼部尚书,也就是左清词二伯的顶头上司,一向仗着自己父亲的官职,为人很是嚣张,最爱拿三纲五常来挤兑人。

黄谨言挺直身板,不服气的问道:“左三小姐有什么高见,大可以直说,何必暗中嘲笑别人?”

说罢,她好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得意的扬起下巴:“莫不是你因为自己被人退婚,得了癔症?倘若左府不愿意为你请医,我也可以拜托父亲为你寻宫中太医。”

言下之意,便是在挤兑左清词被人退婚以及左府没落连太医也没办法请,毕竟凭左家现在男丁的官职来看,太医院自然是看不上的。

一箭双雕。

周围的世家小姐纷纷配合的笑了起来,左清词这个人,一向是睚眦必报,自然也不会忍着,立马道:“看来黄小姐耳目都不太好,世人皆知,是我向陆家退的婚,这退婚书还在陆家放着呢,何来被人退婚一说?”

就算是被迫写的,那也是左清词亲自写的退婚书,在流程上就是左家向陆家退的婚,这也是那日,左清词明知对方此举只是做戏,也愿意配合的理由。

哪怕世人皆知自己是被退婚的那一个,只要退婚书是自己写的,明面上都得说一句是左家退的婚,背地里随便怎么说,左右自己听不见就当没有发生过。

黄谨言也知道这一点,憋红了脸也想不出反驳的点,只能揪着左清词刚刚的冷笑道:“你刚刚笑什么?”

“笑也经过你黄大小姐的允许嘛?我竟不知,这京城何时是你的天下了?”左清词不依不饶,一顶帽子扣下来,黄谨言连忙否认。

这可是长公主举办的赏花会,若是承认了,岂不是给自己父亲找难堪吗?一不小心就要被人拿去当做谋反的言论定罪。

眼看黄谨言都急的快哭了,身边人连忙帮忙解释:“左三小姐何必如此较真?左右不过是咱们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什么天下不天下的?”

“就是就是,黄家妹妹向来心直口快,你刚刚笑的时候,正巧她说到兴头上,便误会你是嘲笑她,一场误会,何必闹大?”

众人纷纷给黄谨言递台阶,左清词更觉无趣,黄谨言出言嘲讽羞辱自己的时候,不见这些人开口,如今自己不过是随便反击一二,就要被扣上咄咄逼人的帽子。

还真是,是非对错皆由他人评判。一瞬间,左清词就不愿意再和这些人相处下去。

不过,离开前,她还是说了一句:“我只是笑,前朝灭国是因为邪帝残暴不仁,喜淫重欲,那妖妃梅妃,也是他强取豪夺,杀了人家的原配夫君抢来的,又何来勾引一事?争权夺利的是男人,背负骂名的却是女人?岂不可笑!”

说完,左清词就带着入画离开,也不管身后那些小姐们议论纷纷的模样。

入画嘟着嘴,一副气不过的样子:“姑娘,那些小姐也太过分了,这可是公主府,她们还如此欺负你,就不怕长公主殿下知道了,长公主也是受过我们家老太爷启蒙的,她们也不怕……”

入画还没有说完,就被左清词打断:“行了,我也骂回去了,说到底,你家姑娘我还胜对方一筹,再说了,长公主殿下办这个赏花会又不是让人吵架用的,一点小事何必麻烦。”

“左三姑娘倒是比儿时懂事了许多。”

长公主萧灵云在宫女们的簇拥下朝左清词主仆二人走来,一身华贵的紫色衣裙,腰间是用金丝绣的牡丹束腰,头上一支偏头凤,红宝石镶嵌的掩鬓发梳点缀两侧,整个人雍容华贵。

左清词连忙向萧灵云行礼,萧灵云比左清词年长两岁,是先皇后唯一的血脉,陛下最是宠爱,曾经萧灵云只说了一句花中最爱牡丹,陛下就广寻花匠,为萧灵云修建的长公主府种满牡丹花。

就连后宫中的御花园里,也大多是牡丹花,就为了萧灵云回宫时,有花可赏。

萧灵云嘴角含笑,连忙让左清词起身:“清词不必拘礼,本宫往日就听左太师说,你博览群书,比寻常女子更胜一筹,只可惜,自你十三岁后,就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左清词十三岁,左太师就已经重病,常年缠绵病榻,也就是那时,左清词就不怎么喜欢出门参加这些聚会,经常守着祖父,读书写字,陪老人家散心。

左清词及笄那年,左太师强撑着身体为她办了一场风光的及笄礼,也是那日定下的和陆家的婚事。

如今回忆起来,左清词难免悲伤,双眼也不自觉的涌上热泪。

萧灵云好似没有发觉,拉过左清词的手,两人并肩行走:“你和陆家的事,本宫也听说了,要本宫说,十七岁没有成亲怎么了?本宫如今十九了,不也没有成婚吗?”

“殿下国色天香,爱慕您的男子都可以绕京城两圈了,是陛下舍不得,才一直没有为您选驸马,我怎么能和您比呢?”左清词笑着说道,左手自然的把泪珠抹去。

萧灵云想起自己的父皇,自然也是开心的,那老头子,倒是想快点为自己选一个驸马,只不过是自己不同意罢了,不过,这种天家家事,就不必拿出来卖弄了。

上一篇 2022-06-12 下午5:06
下一篇 2022-06-12 下午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