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娇,大西瓜儿)穿成荒年老妇:我是极品我怕谁最新章节阅读_《穿成荒年老妇:我是极品我怕谁》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穿成荒年老妇:我是极品我怕谁

简介:【种田+系统+爽文+萌宝+荒年+无CP】时空错乱,星级大佬苏娇穿错年代,来到天灾频发的古代
未谈恋爱喜当奶,还35的年纪,就早早当了极品恶婆婆!
原身人憎狗嫌,系统有点缺弦
商城三天一开,交易直抵位面
治旱、灭蝗、抗瘟疫,发家致富有良方,看苏娇如何顶着极品的名义,在荒年打出一片天!

穿成荒年老妇:我是极品我怕谁

《穿成荒年老妇:我是极品我怕谁》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大灰耗子

周老爷子家。

周老太太一边数落苏春花,一边清点家中的存粮。

“这个懒货,有信在的时候,就宠着她,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有信走了后,指望她能当个出息的,可倒好,分家出去,三十两抚恤金全用她那张脸皮身上了。

一家七口,可怜大丫那孩子,还有二牛、三狗、四头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的,二牛今年十六了,造苏春花那个不要脸的作法,哪家敢把闺女嫁过来?”

“现在家里没粮,想到地里吃那没人敢碰的毒草,要是死了……” 周老太太说着,抹了抹眼泪,哽咽了两声,“死了,也算是为大锤他们几个积福了。”

周家的两个儿媳妇垂头听着,没说话。

只是周有义,周老二的媳妇翠兰看见周老太太装米时,忍不住梗着嗓子嚎一句,“大嫂那一家七口要吃饭,我们一家十一口也得吃饭,娘,您别……”

“嗯?”周老太太眼睛一瞪,“干你的活,少了三斤粟米,饿不死你!”

翠兰被老太太一呛,缩着脖子继续忙手里的活计。

周有礼的媳妇,桂兰看着周老太太的举动倒是没说话,只是出门的时候,没忘记小声提醒老太太,“娘,您把东西直接给秀娘,别让大嫂看见。”

老太太又扯了把野菜干,将粮袋夹在腋下,挥挥手就走了。

她活了多大岁数,知不道苏春花那张脸皮可得了。

又懒又馋,得人救济嘴还挑,不是大米不喝,煮熟的鸡蛋还不吃黄。

也就是摊上个好皮子,但凡丑一点,得让人打得亲妈都不认。

老太太说是这样说,也害怕和苏春花起正面冲突。

就她那张尖酸刻薄的嘴,撒泼耍混的样儿,她可斗不过。

村里还有不少婆婆,拿苏娇当反面典型,教育儿媳妇踏实肯干、勤俭持家的传统美德。

老太太到的时候,秀娘正在堂屋准备晚上的伙食。

她看了一眼米缸,还有些杂粮粉,配上地里的碎野菜,吃上三天,没问题。

只是没有鸡蛋……

秀娘看了眼正在抓虫玩、给她比划要烤虫吃的女儿,心一沉。

没鸡蛋,大不了,就是被婆婆骂一顿。

骂就骂吧,婆婆最多,也活不过七天了。

到时候,日子还能过得轻省些。

秀娘想到这儿,连忙呸呸呸了三声,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思想。

“秀娘?”正想着呢,备不住听见有人叫她。

秀娘手一抖,大铁盆差点砸到自己的脚背上。

她收拾两下,拍拍身上衣服,发现来人是周老太太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奶~”

“别说那虚的,这粮袋里的东西,你可得藏好,别让你娘瞧见。要不然就你娘那破锣一样的嘴,这点东西,别说落到大锤、大丫还有几个小的身上,怕是又得糟践了。”

大丫听见有人叫她,嘴角弯弯,拿着手里的虫儿递到老太太手里,比划了个手势。

“大丫乖,虫儿留大丫烤着吃,补点肉。”

周老太太说着,没忍住又看了眼院子。

“等过几天,你娘走后,把这院子拾掇拾掇,上我那儿取点萝卜、白菜的籽儿,也好过现在,一院子杂草强。”

“有财媳妇想一出是一出,弄个破院子,要学人官娘子种花,也不想想,庄稼人饭都吃不饱,还有心思种花?”

秀娘低声应了句“是”。

刚到村口的苏娇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这么想她?

要是让她知道,这一村人、不管亲疏远近,都巴不得她就此被毒死过去,赶紧过上好日子,估计会哭笑不得。

这也难怪,原身从前成天作妖,打猫抓狗,一件好事儿都干不上。周有信在的时候,她还能克制一二,周有信去了之后,她彻底放飞自我,照死了得罪人。

继承原身记忆的苏娇自然知道这一点,她也不怕人在背后咒她、怨她、毕竟她拿了人的身体,总该受罪不是。

因果报应,就是这样。

何况,她穿成的身份可是极品婆婆。

什么是极品,就是我爱美美、爱浪浪,我管你别人说什么闲话,我自己开心快活就好。

这么好用的身份,她可要坚持到底。

只是,苏娇摸摸鼻子,谨慎地看了眼土路两旁。

她就算罪孽深重,也不至于打了十五六个喷嚏吧?

等她抬头一看,果然找到了罪魁祸首。

一米来高的树下,一簇又一簇的粉花开得正艳。

苏娇掩住口鼻,看了又看,对着脑海中的蓝星植物图鉴,才认出来,这东西正是植物中的蛇蝎美人,夹竹桃。

她说得野菜要命是假的,但这东西要是不小心被人误食,那妥妥地蹬腿嗝屁了!

“有人吗?”苏娇背对着夹竹桃,喊了两嗓子。

不多时,出来一位老妇,正是苏娇捡蛋时遇见的李奶奶。

苏娇皱着眉头,提醒对方,要注意,别让附近的小孩儿误食,随便采摘,真要死了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奶奶听见苏娇的提醒,才注意到,是夹竹桃的枝桠开到了外面,心里一惊,忙让周铁蛋把枝桠剪断,埋到地里。

苏娇了解到这夹竹桃本来就是李奶奶家乡的产物,睹物思乡,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两人看好夹竹桃,别再长到院子外,就起身离开。

赶巧,苏娇回来的时候,看见一灰不溜秋人影擦身而过,把费菜拎到桌上,开玩笑一般和秀娘说,“刚才我在门口,好像瞧见了……”

“咳咳……”在山上晒了半天,苏娇口干舌燥,找水的功夫,就看见老老实实的儿媳拎着一个粮袋出来。

二话不说,就跪在她面前。

“娘,这是奶给咱家的粟米。”

秀娘拿了一半的粮食出来,这是她早就分好的两手准备。

要是苏娇不说话,她就当周老太太没来过,悄悄用贴补的粮食度日。

要是不巧,苏娇碰见周老太太,她就拿出这一半的口粮,就算她扔了毁了,还剩下一半能吃。

有粮食,总好过饿死。

“你奶过来了?”

“……”秀娘一愣,听出苏娇话里的疑问,不由后悔这心急的性子,“娘,您说您看见了什么?”

“就灰不溜秋一大耗子,啧,那动作叫一个快!”

苏娇说着摸了摸鼻子,指着桌上还滴水的费菜,“我新采的菜,一会儿,你切成细丝,放点盐,配上老太太的粟米,咱们喝上一锅野菜汤。”

秀娘低声应好,走到桌前,看见费菜的模样被吓了一跳。

这不就是阿爷说得毒草吗?

难不成,秀娘咽了口唾沫,悲痛地看了眼苏娇。

婆婆这是,想让他们周家集体陪葬?

上一篇 2022-06-10 下午12:07
下一篇 2022-06-10 下午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