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之下(余心,余思恩)完结版阅读_《万人之下》全文阅读

书名:万人之下

作者:ManKind宇宙

主角:余心,余思恩

简介:1999年的一场秘密实验,目的是脱毒出最纯正的人类血统
而作为唯一存活的实验品,余心-灯芯代号214,在实验终止后回到了日常的人类社会
但是灯芯计划并没有结束,巨大的阴谋笼罩在余心身上
平衡主导的加速器实验强行让人类时间线与多元时间线相交,在人类的王牌还没完全准备好时,作为最弱的种族在神的棋盘上与其他种族交战
实验成功的那一刻,世界法则就发生了变化,一切原本的物理规定与数学准则不再适用,但人类文明并没有结束
要在被世界挑选过后的人心叵测的世界存活下去,并保护自己唯一的家人思恩,余心选择带上伪装,动用自己为人的一切阴谋才智,定要决定自己的命运
没有杰出的能力,过人的学识,更没有系统、金手指,纯粹作为一名普通的人类,余心将利用人心中的幽暗和人类的原罪,在半毁的世界中得到磨炼,最终带领人类走向巅峰之路

万人之下

《万人之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伙伴

梦中,余心再一次回到了那个神秘的空间。这次,余心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四肢。

“第二次已经开始习惯了吗。”这次响起的是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让余心有些困惑。

“人类我问你,你是否想要成为其他生命体。”“我想要成为凌驾于你之上的存在。”同样的问题,余心回答了同样的答案。

“我之上的存在吗,既然你想成为,那么就自己去看看吧,希望你的精神承受得住,渺小的蝼蚁啊。”那道声音如此说着,随后余心感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前行。

一切飞速地在他眼前闪过,但他却又感觉那些事物经过的如此之慢,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

在巨大的力量拉着余心向前时,他看到了自己所在的宇宙,银河,太阳,地球,看见了地球上的人类。

但同时,他看到其他的生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先不说那些远在其他星系的生命,就在近在咫尺的月亮上也存在着生命体。

那些,是什么,如同机械般。实际上,余心眼前闪过的生命,大多呈现这种机械状,但也有许多显得更加有血有肉。

人类,果然不是唯一的生命。但遥远的文明先不说,为什么就在月球表面,也会存在生命呢,为什么人类从来没有发现过。

“因为你们所在的时间线不一样,看看这个球,就代表着你们的世界。”那道声音化为了人形,托出一个纯黑的球体。

“每一个文明都有自己单独的时间线,你们看到的星球是别的时间线文明所在星球的投影。而现在你所在的地球已经脱离了原本的时间线,来到了多元时间线。”

“来到这条时间线的唯一门槛,就是有超越光速的技术。”听到这,余心想起了老爷子的加速器实验,那大概就是钥匙了。

“无论在宇宙的什么地方,只要同时满足空间,时间和能量的存在,就会诞生生命体。”

“但如果只满足其中某一条条件,也可能会诞生生命。按照人类的体系,你们将他们称为四维生物,或者更高维的生物。”

“那你呢。”余心提问了。“如此算的话,我应该是七维生命,又或者是最高文明。”

“为什么是第七,没有更高的了吗。”对未知的渴望驱动着余心提问。“更高吗,当然存在。第八维,到这个层次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所有七维生命都可以到达八维,但代价是放弃意识。失去了空间,时间,能量的意义,成为最强大最可悲的存在。”

“而我的种族只是单纯的能量形式,是最高的文明,也是最弱的种族。当新的七维生命出现时,我便会被迫成为八维,丧失我最后的意识。”

“贪婪的人类啊,看看你的身后吧,看过之后你还愿意成为凌驾于我之上的存在吗。”余心应声转过身去,那是深邃无比的黑暗,又包含笼罩万物的光辉,一切法则都不复存在。

“人类之子啊,在我在无尽的生命中,尽可能取悦我吧。当你足以代表人类之际,我会重写世界的法则。现在,你该醒来了。”

“另外,如果可能,向你们的神话表达更多的敬意,其中很多并不只是神话,而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有,一位老相识托我带句话–珍惜眼前人,珍惜眼前事。”

语罢,余心的意识再次回到了自己人类的躯体。思恩还在自己怀里熟睡,而帐篷外仍然挂着那美的过分的月亮。

“你说,世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这可能是我们文明永远无法解读的疑惑。”

是啊,身为七维生命又怎样呢,全知全能只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烦恼。自己的种族只剩下寥寥几个个体了,其他个体都放弃了自己的意识。

唯一的乐趣就是看这些文明发展演变,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要引导人类的出现。

这个最弱最渺小的种族,最低等的文明,太脆弱太粗糙。被空间时间所束缚,生命也短短不到一宇宙刻。

唯一不存在确切创造主的生命,究竟会做出怎样的行动呢。尽管只要想就能知道未来,但还是给自己留点悬念吧。

最孤独的种族,此时仿佛如同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期待着人类的表现。

“七维生命吗。”余心嘀咕道。那是人类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的,人类太脆弱了。

余心抬起自己的手,看着上面的伤痕。但余心并不讨厌人类的身份,相反,对于自己身为人类十分地庆幸。

熟睡中的思恩好像在做什么美梦,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望着思恩的睡脸,余心满足的笑了。

尽管脆弱,丑陋,但人类也有自己为之奋斗的事物存在啊。

拿起身旁的剑,借着月光,余心观察着剑身。

真是一把好剑,锋利,漂亮。满足了余心心中对一把剑的所有期待。

“只可惜,这把剑出于张扬之手。”如同中世纪的骑士之剑一般,身为正义的化身却干尽龌龊之事。

寒风瑟瑟,月光却消失了。

余心的心紧绷了起来,帐篷上方出现了一片阴影,而且越来越大。

完全是出于本能,余心抱着思恩极速翻出了帐篷。

咚!数秒前余心呆的地方已经成为一个土坑,帐篷也已惨不忍睹。

尘土飞扬,迷的余心睁不开眼,而在余心困惑之际,一道寒光闪过,余心的剑应声落地。

来不及缓解被震麻的手,余心抱起思恩远离攻击的方向。

没有思考的余地,余心跳了起来。而在余心腾空的短短几秒时间,原本茂密的草坪瞬间成为了平地。

想要解除余心的行动能力,但被余心料到了。可实际上,余心的一系列动作完全是直觉,没有任何的根据。

抱着侥幸,余心喘了一口气。刚才两道攻击,余心大致理解了对方的目的,并不是想取自己性命。

而且,这两道攻击,手法十分的眼熟。

“出来吧,你们已经暴露了。”余心低沉地说道。而实际上,余心压根没有发现他们,甚至是几个人也不清楚。

尘土退散,走出一个人影。“哈哈哈,不愧是你啊。”

“不止你一个吧,树后那个也出来吧。”

果然,树后也缓缓出现一个人。“精彩,精彩,不愧是你啊,余心。”

哎,余心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他们俩吗,余心摇了摇头。

怎么净是些熟人呢,余心感叹道。但同时也感到一丝庆幸,幸好是他们俩,如果换成其他人,余心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

“欧沐天,欧沐辰,过来吧。”“好der!”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哎,余心第二次叹了口气。这是他几天来叹气最多的一天了。

重新升起火堆,余心等人围着火堆坐下。 “正常不应该坐在对面吗,”余心说道,欧沐天和欧沐辰一左一右地坐在余心身边,无处可坐地思恩只得坐在了余心身上。

“哎,问了也是白问。” 欧沐天和欧沐辰眨巴着眼睛,对于贴着余心坐这件事,她们只觉得理所应当。

“所以,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开口的人依然是余心,凭借她们地身手好好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为什么要来找自己,难道,她们也是敌人?

但接下来两人的表现彻底打消了余心心中的顾虑。只见两人不约而同伸出左手右手,比了个耶的手势。

“当然是来找老大的啦,虽然老大那么厉害,但万一出点事情,就没人带我们玩了。”

“哎。”不知是第几次叹气,余心揉了揉太阳穴,这两个家伙显然把现状当成了游戏。

听到她们仍然称呼自己老大,余心不禁苦笑,以前自己是不是做过头了呢。 不过不管如何,多两个帮手总比没有好,只是。。。

“太热了!你们两个,去对面!” 听到余心这句话,欧沐天和欧沐辰倒是很乐意坐到对面,而思恩自然坐在了余心身旁。

“接下来,我们要去找余教授,去问清事情的真相。”“嗯,好!”余心全然不担心她俩会出卖自己,对于她们没有犹豫地跟从余心也毫无惊讶。

“不过,我们来之前遇到过那个老爷子了。”“没错,就在这附近,不过他看起来比以前年轻了一些。”“就是他让我们在这附近等你来的。”欧沐天和欧沐辰一唱一和般说明了状况。

可恶,又被老爷子算计了,连我们会来这里也在他意料中吗。余心脑海里再度浮现出余天均的笑容。

不过,身边有了欧沐天和欧沐辰,活下去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或许还要感谢老爷子,让自己可以稍微放松一下。

余心的精神稍微放松了一点,欧沐天和欧沐辰的眼神就出现了变化,余心赶紧拿起剑在自己眼前晃过,假意欣赏,实则重新紧张。

差点便忘了,身边这两个人的危险程度可比陆续高多了,如果自己露出了破绽,按照约定,最先受到攻击的便是余心自己。 深吸一口气,余心将剑向地上一插,斩断了欧沐辰的线。

“诶呀,被发现了。”欧沐辰用笑容掩盖事实,余心再次叹气。 不过也多亏了她们,余心的精神再度紧绷,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余心微微歪头,一发子弹擦着余心的发梢射了出去。 赌对了,余心心里捏了把冷汗。

欧沐天和欧沐辰见势也摆出了迎敌状态。

在欧沐天和欧沐辰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有人在暗处,还有现代兵器。

刚才那一下,余心完全是蒙的,对生的执着促使他微微歪了头。

“出色的观察力和反应力,但接下来这枪你要怎么躲呢。”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子弹也是从后方射来的,但余心并不认为那人在后方。

“哎。”余心举起了剑,警惕着周围。在枪械的面前,手中的利刃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天,辰,卯,酉。”余心说道,同时向上猛地掷出剑。 金属碰撞,血肉绽开。余心手抓着剑刃,肩膀出现一个血洞。

勉强接下了这一招,钻心的疼从余心的手心传来,但现在不能松手。

余心伸出右手,剑稳稳落在余心的手上。 接住剑,顺势向前挥砍。左手剑刃上的重量消失了,余心将右手的剑向前掷出。

又是一阵金属碰撞声。 随后,欧沐天和欧沐辰的身影出现在余心的视野中。 余心右手手掌微微弯曲,比出一个C的模样,欧沐天和欧沐辰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

霎时间,左右两方同时丢出两个烟雾弹,在空中爆散开来。特制的烟雾很快沉降下来,勾勒出两个人影。

见情况不对,两人立刻向一旁的树林跑去。但显然,欧沐天和欧沐辰反应比他们更快。

“束手就擒吧。”“你们已经没有胜算了。”两人说道。

“投降投降。”一个身影单膝跪地,将手中的刀放在地上,顺势脱下了头套。

另一人见状,也将手中的枪沿着地面丢出两米远。

余心握着剑,走上前去,用刀柄狠狠地打晕了用枪那人。原因很简单,这一枪打的是真疼啊。

但余心还是故作镇定,假意说道:“丢这么近,刚好一跃就能勾到的地方,你小子有二心啊。”

上一篇 2022-06-10 上午10:15
下一篇 2022-06-10 上午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