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每天都想争宠热门小说_莲花皇帝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书名: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作者:秋风瑟瑟抖

主角:莲花皇帝

简介:第一回,她拿着茶叶想去巴结昭仪,皇帝半路上拦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将她的茶叶打劫走了,留下蒙圈的她;

第二回,她想要巴结贵妃,在贵妃生辰宴上,还没等献出精心制作的茶叶,皇帝就扣下了,留下委屈的她;

第三回,她带着宫女刚偷摘竹笋出来,准备回去做顿好吃的,皇帝半道窜出要去蹭饭,做得不好吃就要治她的罪,她卖尽力气勉强过关,还没来得及高兴,皇帝告诉她,他还要留下来睡觉!!

这下子是彻底赖上了她,白…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十八章 要赏了?

  从她下午到现在的反应来看,完全看不出来她对赏花宴上的事有什么看法。

  他怕她憋在心里,有委屈一个人默默承受。

  想到这些,皇帝抓住她的手臂,止住了她的动作。

  她茫然不解地抬头,眼神似乎在问怎么了?

  皇帝声音有些艰涩:“你,是否安好?”

  他既怕提起赏花宴让她想起什么不好来,又怕不说开她郁结在心,左右为难,只能模糊的问一句她好不好。

  莲花愣了,这是怎么的,万岁爷莫非眼神不好么?她就好生生地站他面前啊,为何如此问。

  看着万岁爷紧盯着她的眼神,似乎还有些不易觉察的紧张。

  莲花想,这么郑重地问,感觉这个安好,似乎很有深意啊,莫非跟她理解到的安好不是一个?

  可是她又不知别个安好的意思,只好试探性回答道:“万岁爷,奴婢晚膳如往常一般能吃两碗饭,菜吃了不少,最后还喝了一碗汤。刚刚很困,差点睡着了,也可算是安寝无忧。能吃能睡,不知这是否算安好?”

  皇帝错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得到这种回答。

  但细细一想,能吃能睡可不就是安好吗,否则安好又用什么来具体衡量呢。

  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回答,是她的风格,简单又直白。

  皇帝哑然失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得不错,该赏。”

  莲花眼睛一亮,双目放光,困意全消,万岁爷那么抠门,竟然破天荒从他嘴里听到“赏”这个字,这还是第一次他对她说赏啊,真是恨不得记下来。

  心中不由得激动起来,这是要发财了吗?她媳妇终于熬成婆了么?不知道要赏她什么?是不是要推辞一下呢?

  脑子里各种念头飞过,激动得脸都红了,嘴里却说:“哎呀,奴婢无功无劳的,万岁爷要赏可折煞奴婢了~”

  说完后,目光灼灼,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万岁爷,想着如果万岁爷若是要逗她说不赏了,赶紧把话抢过来,装作勉为其难地接受。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皇帝觉得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啊,这不正是当初他认为她品德有问题时候,发生过的情形吗?!

  记得当初他觉得此处偏殿太过狭窄,还曾经开口想说要不给她换一处吧,也是见到她这样的神情,令他赶紧打消了念头。

  那会他出言警戒她,让她安安分分熬资历后,她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般,一副赔本了的样子,若不是那时候他赶着上早朝,非得好好再训训她不可。

  如今又见她这样,已经没有觉得她品德不行的念头,只觉得既率真又可爱。

  皇帝抱着她失笑地说:“如今,朕是确认你无事了。”

  “啊?”万岁爷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她都想好了,若是万岁爷顺水推舟说要不赏时候,她要怎么抢话。

  若是万岁爷说她当得起,坚决要赏的话,她就无需多余发挥,只等领赏便是。

  若问她想要赏什么时候,那还挺纠结的,她具体想要什么还没想好,可以先打个商量问问能不能等她想到再说。

  可可可现在这说的什么嘛,预想的回答一个都没用上。

  莲花垮下肩膀,果然万岁爷还是那么小气,忧愁地叹了口气:“唉,爷,奴婢真不容易,想得点赏怎么那么难。”

  惹得皇帝搂着她开怀大笑。

  屋外的奴才何时听过万岁爷这么爽朗开怀的笑声,张庆不在,张三才今夜值夜,听到笑声惊掉了下巴,暗暗想要把此事告诉干爹才行。

  屋内。

  莲花又叹气道:“还好有赏花宴上的彩头,奴婢聊以慰藉,不知道贵妃娘娘什么时候将彩头送来,上头可有贵妃娘娘的金丝八宝珠钗呢,看着就很名贵。”

  当时贵妃娘娘从头上摘下时候,她眼神好,看的清清楚楚的,那可是足金呢,不知道能不能直接跟尚宫局换成银子。

  看她主动提起赏花宴,皇帝不动声色地说道:“嗯?这次的赏花宴,你是如何看的?”

  莲花眉头一皱,面有难色:“呃……”这怎么说好呢,想起来现在还觉得好丢人。

  皇帝看着她,挑挑眉。

  莲花顾左右而言他,想要转移话题:“爷,夜深了,现下就寝如何?”

  这是不想说?这到底是有事还是无事,皇帝糊涂了。

  莲花见万岁爷等着她的话,咬咬唇,挣脱他的怀抱道:“好嘛好嘛,奴婢说就是了,奴婢觉得很伤心,日日刻苦习字,可万万没想到要做诗,太难了。”

  看她走到床边坐下,皇帝跟过去:“就这样?”

  若只是这样,以他对她的了解,她绝不会哭得那么惨。

  万岁爷太精明了,莲花见糊弄不过去,只得磨磨唧唧又说了一点:“也不全是,就,就觉得有些难堪罢了。”

  皇帝在她跟前蹲下,平视着她:“因她们的话而难堪?”

  莲花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下,说:“不是,娘娘们说的什么,奴婢并不在意呢。就如美人娘娘说奴婢是不是没吃饱才做出这样的诗,她确实说的也没错,当时奴婢能想到的只有吃的,什么风花雪月在奴婢看来,都不如一口吃的实在。”

  确实如此,这是实话,跟皇帝眼中的她一样。

  她垂眸玩着手指,接着说:“人与人经历不同,见识到的事自然也不同,娘娘觉得诗中的馒头粗鄙,是因为她们从小锦衣玉食,身边的人对她们都是如此说的,自然而然她们也认为是如此,并不是她们生来就认为馒头粗鄙。”

  “让从小养在深闺中的女子能体会民间疾苦,这不容易,她们周围都是花团锦簇,见不到百姓的喜悲,自然不能感同身受,可若因此说她们冷漠没有同理心,也不是如此,假若她们养了许久的猫狗病了,她们也会伤心难过,因为她们与爱宠日日相对。”

  “奴婢不是要为谁辩解,作为万岁爷的妃嫔自然要忠君之事,忧君之忧,这是我们的本分。”

  “奴婢要说的这就是美人娘娘的话奴婢并不在意的原因,因她之言与奴婢所见所感不同,自然不必放在心上。”

  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莲花停下来忐忑地看向皇帝。

上一篇 2022-06-07 下午8:21
下一篇 2022-06-07 下午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