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以柳,宋建国《穿书六零我成了男主的恶毒后妈》全文小说_苏以柳,宋建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小说名:穿书六零我成了男主的恶毒后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豆角肉馅水煮饺

主角:苏以柳,宋建国

简介:(年代+穿书+空间+萌娃+机械+商业)
苏以柳物理学家在末世成了没有感情的物资收集器
一睁眼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还成了龙傲天男主的恶毒后妈
虽然肤白貌美大长腿,但是却恶名远扬,不仅败家泼辣还虐待继子,甚至将继子卖给拐子只为给自己换一身新衣裳
苏以柳麻了,刚穿书就当妈,好在萌娃可爱
可看见了像猪窝一样的物资,和穷的叮当响的钱包,算了,好歹也是从未来穿过来的,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她
苏以柳有三个目标:第一个是将萌娃养的白白胖胖,健康成长
第二个是为国家尽一点绵薄之力
第三个是想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穿书六零我成了男主的恶毒后妈

《穿书六零我成了男主的恶毒后妈》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陈大婶儿

宋建国收拾完碗筷,在厨房门口看着笑的温婉的苏以柳有些恍惚。

他觉得苏以柳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可是脸还是那张脸。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反正只要不作妖就好了。

苏以柳坐在凳子上抱着宋承泽逗他玩儿。

“不早了,睡觉吧”

苏以柳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也是到了睡觉的时候了。

现在这个时候的人们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也是家家户户都有干不完的活计,也没什么时间去琢磨其他东西。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苏以柳就醒了,她在末世的时候神经绷得很紧,总是时时刻刻担心自己能不能见得到第二天的太阳。末世里可怕的不仅仅是丧尸,还有人心。

当人心没了拘束,那么就是黑暗来临的时刻了。

她看着睡得香甜的宋承泽,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感叹道:真好啊,小孩子的皮肤就是好,滑滑嫩嫩的。

苏以柳蒸好鸡蛋羹,又煮了胡萝卜肉粥。

她比较喜欢吃咸口的粥,所以就按照自己的口味来了。至于宋建国喜欢什么,那她就不知道了,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可没怎么起过早,在这大院里也都知道原主是个懒婆娘。

“起这么早!”

宋建国有点惊讶,往常他都去上班了,苏以柳都还没有要醒的迹象,今天不仅起早了,还把早饭都弄好了,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睡醒了就起来了。”

苏以柳回过头就看见宋建国还带着朦胧睡意的模样,看起来有一种慵懒的气息在身上,本身是军人的宋建国身材是极好的,肩宽腰窄腿长,模样长得也是俊俏,浓眉大眼、挺鼻如峰、如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轮廓再加上古铜色的皮肤,看的苏以柳心跳都不正常了。

宋建国看着苏以柳白皙的脸庞染上了红晕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寻思这大早上的也没有这么热啊。

“要不把窗户开一会儿吧,你这脸太红了。”

苏以柳闻言脸更红了,连忙摆手道:“没事儿,只是做饭忙叨的。不用开窗,橙子还睡着呢,别着凉了。”

“橙子?”

宋建国舔了舔有点干的上唇,露出了一点笑意。

还挺贴切。

“我觉得承泽和橙子挺像的就这么叫了。”

苏以柳在心里唾弃着自己:活了三十多年了,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怎么就这么丢人。

虽然在心里唾弃自己,但是苏以柳还是忍不住去看宋建国。

“挺好的。”

“你,那个,你先去洗漱吧,马上就好了。”

看着苏以柳这么紧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宋建国觉得有点好笑,甚至还笑出了声。

苏以柳的瞪了他一眼,宋建国看着苏以柳娇媚的模样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吸了口气,转身就去洗漱了。

宋建国去上班后,小娃娃宋承泽也醒了。

给宋承泽喂过饭以后,苏以柳准备去把衣服洗了。

可让宋承泽一个人在屋里,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没办法就把宋承泽带着了。

“呦,这不是团长夫人吗,咋今儿个自己洗衣服了。”

苏以柳想起来眼前人是谁,只是懒得搭理。毕竟在什么时候,都有碎嘴子。

“切,装什么装。”

那位穿着碎花上衣,尖嘴猴腮的模样大妈是大院里的一个叫王宏伟营长的夫人,姓陈,叫陈大华,她嘴里就跟长了钉子一样,逮住谁就刺谁两句,不过人家也挺会审时度势,比她家那位官大的不说,背景比他家哪位大的不说。

也就是苏以柳和宋建国两口子关系差是整个大院都知道的事儿,再加上有点嫉妒苏以柳盘靓条顺,没忍住就想说上两句。

“你吃饭咸着了,洗衣服都不忘嚼舌头啊,大婶儿?”

苏以柳不理她,她就在旁边边洗衣服边和旁边的人碎碎念,甚至话里还带上了宋承泽。

旁边的人都不搭理她,她都能说的唾沫横飞,也真可谓是个人才。

“你怎么说话呢,你叫谁大婶儿?”

苏以柳拧干了衣服放到了一旁干净的盆里。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这位大妈。

“谁应叫谁。”

陈大婶儿把衣服往盆里一摔,那盆往旁边一栽歪,搓衣板和盆都磕在了地上发出响声,吓了宋承泽一跳,宋承泽看了一眼陈大婶儿有点扭曲的脸,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其实陈大婶年纪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她其实才三十岁,也就比苏以柳大上十岁,一声姐姐还是叫得,一声大婶的确是有点扎陈大婶的心窝子了。

可能是生活把她磋磨的,也有可能是本身长得就显老,反正看起来就像是个四十多岁的刻薄女人,和她丈夫王宏伟站在一起看起来也不像夫妻像母子,这也是陈大婶儿心里的一个痛,明明她比她丈夫还要小两岁。

她丈夫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怎么碰她了,她私心里只是觉得是因为自己年老色衰的原因,再加上王宏伟又在苏以柳和宋建国结婚的时候夸过苏以柳长得好看,她就开始记恨上了苏以柳,觉得是苏以柳勾引王宏伟,王宏伟才不碰她的,却不长个脑子想想王宏伟从什么时候不碰她的,又有没有和苏以柳说超过三句话的时候。

这种人遇到什么事情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在别人身上找借口,觉得都是他人的错。

“橙子不怕啊,不怕…”

苏以柳顾不上还没洗完的衣服,抱着宋承泽轻轻的拍着哄着,那温柔的模样,看的正在洗衣服的众人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毕竟在这个院里谁不知道苏以柳恶毒后妈的名头,现在看来传言不实啊!

“怕怕!”

“你个小娼妇算个什么东西,指不定哪天宋建国就和你离婚了,真把自己当团长夫人了?”

周围人都觉得陈大婶儿的话有点过了,毕竟苏以柳再怎么不好也是宋团长明媒正娶进来的夫人,哪里轮的上他们说三道四,更别提有哪个胆子摆在明面上说出来,甚至辱骂团长夫人。

苏以柳神色一凛,看向陈大婶儿的眼神像刀子一样,陈大婶儿心里有些发怵,但是话已经秃噜出来了,这么多人听着,再怎么样也收不回去了。

“宋建国要不要我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他一天没和我离婚,我就还是团长夫人。就算他宋建国不要我我照样可以嫁得好,要是王营长不要你,我看你只能上山剃度当个尼姑。”

“噗嗤…”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就开始笑了起来。

他们都觉得苏以柳说的话有道理,毕竟二人的条件摆在这儿,大家伙儿又不是瞎子。

苏以柳懒得再与这长舌妇啰嗦,抱起宋承泽回了屋。

“橙子,不怕啊!我去把衣服收回来,回来给你冲奶奶。”

“不要,抱抱!”

宋承泽抱着苏以柳不撒手,他怕苏以柳被那个吓人的大婶欺负。

“乖乖,不怕啊!妈妈马上就回来!”

小孩子还是太天真,苏以柳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他也不看看苏以柳把陈大婶儿气成什么样子,那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周围人都怕陈大婶儿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憋死。

苏以柳晾好衣服,还有一部分没有洗,只是现在也没法洗了。

她给宋承泽冲了一瓶奶,又给宋承泽递了半块桃子。

马上到午饭时间了,小孩子吃太多就该不正经吃午饭了。

上一篇 2022-06-06 下午3:06
下一篇 2022-06-06 下午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