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一支神笔闯仙界(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玄幻:一支神笔闯仙界

简介:【凡人修仙】+【快穿同人】+【扮猪吃虎】+【慢热轻松】
神笔马良的故事告诉我们,只要是想要的,都可以画出来!
炼丹大师 + 炼器大师 + 阵法大师 + 傀儡大师……
这些哥们都不行!
怎么办?我有神笔我怕谁!
没有,哥们可以画啊!
丹药论把吃、仙器照着画、仙阵开个门……
仙宝、灵宝任我画,修仙世界任我闯!
轻轻松松成为仙界第一人!

玄幻:一支神笔闯仙界

《玄幻:一支神笔闯仙界》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真是神笔

“滚!”

“大哥,赏件儿衣服吧!”

“快滚!”

“大哥,赏块儿布也好啊!”

“赶紧滚!”

“大哥……”

“再不滚,老子一刀剁了你!”

齐国皇城的城门外,两位金甲武士单手扶住刀柄怒目而视,眼前的叫花子胆只要敢再废话,定会一刀剁了他的狗头。

这名叫花子,正是马晓良

一刻钟前,马晓良作为宫廷画师还在文昌阁内为丹师大人画像,万万没想到笔下刚刚画好的丹炉竟然一把火着了起来。

马晓良一时心急,又顺手将书案上的上等油墨倒在火上。

当火遇上油墨,“轰”的一下,不仅书案彻底烧着,窜起来的火苗,将马晓良的头发、衣服都给烧着了。

火势蔓延的极快,瞬时便窜到了周边画师的书案上。

顷刻间,文昌阁内一片大乱,惊呼声、叫喊声不绝于耳。

幸好文昌阁内有皇帝武文斌、丹师庞佑成两位仙者。

只见庞佑成伸出手指轻轻一点,那窜起的火焰竟然快速汇聚,凝聚成一小团火苗,直奔庞佑成而去。

丹师庞佑成不慌不忙,见火苗来到身前,双手一合,火苗凭空消失。

火虽是灭了,可马晓良的头发烧的乱七八糟、脸上黑乎乎一片、身上洁白的长衫也被烧的支离破碎。

“大胆马晓良!”武文斌见发生意外,顿时震怒,大喝一声:“武士何在!”

“陛下!”文昌阁外,八名金甲武士听闻皇命,跨刀而入。

“将马晓良推出去!斩!”

“遵旨!”

两名金甲武士来到马晓良的身前,一人一只胳膊,拽着马晓良就往外走。

“陛下饶命啊!”

马晓良傻眼了,难不成刚刚穿越,就被一刀咔嚓了?

“哼!”皇帝武文斌怒气难消。

为庞佑成画像,本就有讨好这位丹师之意,希望即将成为三品丹师的庞佑成,在进阶之后能够不忘百年供奉的情分。

留下庞佑成的画像,更是想在不久之后,能够时刻提醒庞佑成的徒弟,让其念师门之谊,能够更好的为齐国炼丹。

可是,眼下的一切,全都被这贼子马晓良给破坏了。

更可恨的是,那一炉丹药很有可能在惊扰之下炼制失败。

“陛下,刀下留人。”

武文斌震怒之中有些愕然,他看向庞佑成,“这贼子打扰大师炼丹,罪不可恕。”

庞佑成的眼神闪动,似有深意,“小小画师,凡夫俗子而已,谈不上打扰。”

“这炉丹药?”

“无妨!”庞佑成成竹在胸,双手虚空连点几下,丹炉之中的灵火转瞬即灭,紧接着丹炉之中飞出十余枚金色丹药。

丹药一出,整个文昌阁内瞬间弥漫着浓厚的药香。

而那十余枚丹药,则顺着庞佑成手指指向之处,缓缓的飞向武文斌。

“凝气丸!上品!”武文斌龙袖一挥,丹药尽数落于掌中。

“不错。”庞佑成笑笑道,“一品丹药,庞某自是不容有失。”

武文斌见丹药无损,丹师又亲自求情,心中的怒火多少平息了一些,“那就听大师的!”

“谢陛下。”

“大师客气了。”武文斌正色向金甲武士喝道,“将贼子逐出皇城,永不复用。”

就这样,马晓良在皇城内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两名金甲武士拖着,扔出了城门。

更倒霉的是,身上被火烧坏的长衫在金甲武士的拖拽之下就剩下两只破袖子了。

“大哥——”马晓良还想求情,希望金甲武士能够赏下几片布衣遮体。

其中一名武士“刷”的一声拔出佩刀,架在马晓良的脖子上。

“滚!”

“好嘞!”马晓良连滚带爬的远离了齐国皇城。

齐国皇城,位于齐国国都封天城内。

作为东盛洲的第一国都,居于封天城内的百姓何止千万。

可是这偌大的都城,对于马晓良来说却无片瓦容身。

而且,此刻马晓良的身上除了一只鞋子、一条裤子、两只半截袖子,便再无长物。

封天城内,街宽道广,街道两旁的大小楼宇鳞次栉比,酒坊茶肆、钱庄青楼数不胜数。

街道之上,贩夫走卒、往来百姓比肩接踵,叫卖之声、喧闹之语此起彼伏……

马晓良走在人群之中,凌乱的头发、黑乎乎的脸庞,以及破烂不堪的衣着让往来的百姓避之不及。

“呸!哪儿来的叫花子!”

“滚远点儿!”

“真他奶奶的倒霉。”

马晓良两世为人,从前途坦荡的宫廷画师到街头被人嫌弃的叫花子,可谓是天差地别。

而且,马晓良在这封天城内又举目无亲,任人唾弃也是不敢怒、不敢言,只能耷拉着脑袋找了个没人的胡同钻了进去。

蹲在墙根儿地下,透过狭小的胡同口看向这个陌生的环境,马晓良欲哭无泪。

他蜷缩在墙角,认真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一生。

扶孕妇过马路,给老人让座,就连捡到五毛钱,也不忘交到**叔叔手里面。

帮同学传过纸条,厕所外面站过岗,下雨天放学的时候还知道将唯一一把伞借给同学的女朋友。

可眼下发生的一切,对于马晓良来说太匪夷所思了。

马晓良和马晓良,马同学和马画师?

“我到底是谁?如果这一切不是梦,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着想着,马晓良从裤裆里,掏出了那支二手狼毫。

这支莫名其妙的二手狼毫,可是马晓良在金甲武士拖拽的时候,顺手塞进裤裆里的。

“你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是马晓良,不是神笔马良啊!”

“神笔马良?”看着手中的二手狼毫,马晓良的眼珠子转了转,“要不试试看?如果能行,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二手狼毫上还蘸着文昌阁内的上等油墨,马晓良小心翼翼的抬起笔,在胡同内的墙砖上刷刷点点的画了起来。

“应该是这个样子!”马晓良按照记忆中的样子,在墙砖上画开了银锭。

银锭,马晓良并不陌生。

好在他的画技娴熟,银锭这种寻常之物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笔尖游走之处,银锭的轮廓便在墙砖上描画出来。

正当银锭画出,马晓良打算收笔的时候,二手狼毫的笔尖处再次有一股玄气注入,墙砖上银光一闪,“啪嗒、啪嗒——”

那几锭银锭子,竟然真的从墙上掉了下来。

“啊!”

马晓良愣住了,他蹲在墙角、举着二手狼毫,呆呆的看向光秃秃的墙砖,墙上掉下来的银锭子,已经滚落在马晓良的脚边。

马晓良小心翼翼的拿起一锭在手里掂了掂,放在嘴里咬了咬。

“真的!真的是神笔啊!”

原创文章,作者:卡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tuijian/67615.html

(0)
上一篇 2022-05-24 上午9:32
下一篇 2022-05-24 上午9:3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