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从国术开始无敌张平十月秋凉

第3章 国术三境

张平脸不红心不跳,怕唐突的话吓跑妹子,匆匆开始匹配。

作为一个正直的人,张平秒锁兰陵王,四个队友顿时扣出问号,向日葵妹纸则选了个牛魔。

“你为什么要玩兰陵王呀”向日葵妹纸问道。

“因为他正直,光明磊落,而且长的符合我审美。”张平扣字答复。

“……”

游戏开始后张平觉得对面的小乔有些憨,穿的是荣耀典藏,光明正大的走河道草丛明显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于是张平疯狂蹲点小乔,不一会儿成功将小乔送到负超神。

“你有病啊兰陵王,那么多人你不打,盯着我打干啥。啊啊!要被你气死了。”小乔发言,是个昵称叫春风不笑的玩家。

“因为你蠢”

“……”

向日葵妹子弱弱的扣出一行小蝌蚪。

“你才蠢,别等我抓到你,为什么会有能隐身的英雄啊!老娘今天跟你扛上了。”

“呦,还是个暴脾气的妹子。”张平没有留情,继续蹲小乔,小乔也是驴脾气,死了十几次依然出来找兰陵王单挑,直到水晶爆炸。

与此同时,医科大女生宿舍的双人间内一位妹纸愤然将手机甩了出去,清澈的眼睛充满泪水,委屈道“好不容易玩一把同城匹配,被打成0/12,他还说我蠢,呜呜~混蛋!混蛋!混蛋!”

连续说了三个混蛋,可见妹子内心的愤怒。

“噗嗤,0/12,没事没事,爸爸帮你拉他单挑。”坐在下面看轻小说的妹纸,大概是习惯室友的脾气,出声安抚道。

“不要,我玩得起,你还笑,还想当我爸爸,狗蓁蓁,哎嘿~让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声音如风铃般清脆。

纵横峡谷两个小时后,张平和向日葵妹子告别,在群里查找一下,发现竟然是姜诗瑶。

向日葵和她的性格倒是并不相配,不过若是向着向日葵奋斗的话,多多少少也是外柔内韧的性格。

发送好友申请,申请理由张平写了一句“打的不错,以后只能带我打。”

张平只是开开玩笑,避免加好友的尴尬。

来到宿舍天台,张平没有急着练拳,练拳先练气,且整个人要处于松静状态,所以站桩就尤为重要。而张平比较推崇三体式站桩。因为三体式站桩是各种拳法的基础,国术界有泰斗曾直言“万法不离三体式”。

静心下来,张平站成标准的三体式,整个人看起来似水中滚木,浑身重量自然流转。

张平早年涉猎诸多拳法且都达到较高的境界,其中形意拳是张平最喜欢的一种拳法,也是张平最精通的内家拳种。

半个小时后,张平吐气如箭,开始打拳,拳法刚猛灵动,大开大合。

五六年的反复研习,张平的形意拳已经脱离十二形拳复杂的形,熔炼十二形拳朴实的意为攻击手段,拳法收放自如之时共振体内五行器官。

几个小时后,张平浑身爆发出火灼雷音,这代表着身体已经到达极限,需要靠共振血气骨髓才能为整个身体提供能量。

张平没有勉强立马停下来,这种达到极限换来的火灼雷音会伤害身体根本。

伸伸懒腰,张平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国术有三个境界,外练皮筋骨产生内劲为外筑境,内练气血骨髓产生内劲为内洗劲,内劲带动火灼雷音共振全身产生化劲为化虚境。

张平目前就处在内洗境巅峰,已经触摸到火灼雷音的共振状态,只是无法收放自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二天来到教室,张平发现好友已经通过,不过姜诗瑶没有主动联系自己。

张平扫了一眼课表,顿觉得索然无味,将自带的《国术阐要》放在桌子上研读,在借鉴前人经验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看法补充进去。

姜诗瑶依旧是闷在课桌上,长长的刘海让人觉得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生,没人跟她坐一起,也没人找她讲话。

上完一节课张平感觉有点饿,三个室友还在寝室呼呼大睡指望不上,张平只能把目光投向在桌子写笔记的姜诗瑶。

偷偷摸摸坐到姜诗瑶旁边,姜诗瑶下意识身体一抖,似乎很害怕这种刻意的接近。

“瑶瑶你有吃的吗?早上赶教室没来得及吃饱。”张平找个理由道,其实他是因为练武的原因,每天的热量消耗十分庞大,经常会饿。

“诺,有两个剩余的包子,你要吃不。”亲昵的称呼让姜诗瑶脸蛋通红,抽出帆布背包拿出两个还未凉透的包子。

张平也不客气很快消灭两个包子,饥饿感减去不少。

看着张平没有嫌弃的吃完两个包子,姜诗瑶荔枝般大小的眼睛露出吃惊之色,这是第一个愿意和她大大方方相处的人。

“你怎么不和他们交流,他们或许因为年纪的缘故有些刺头,但大多数心地还是不错的。”张平问道。

姜诗瑶捏着书角道“因为他们拥有的我好像都没有,说着我就会难受。”

张平一愣,有些心酸,一个人当从心里开始自卑,也就难以融入复杂繁华的世界。

他突然想好好了解一下她的过去,是什么导致这种自卑的诞生。

“可以剪掉刘海吗?不好看。”张平试探道。

“孤儿院的奶奶说,我妈那就是因为太漂亮才导致我没有家,让我要丑着活,平安一生。”姜诗瑶软糯的说着,没有丝毫悲伤。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

“没关系啦,人来的时候是一个人,以后老去了也是一个人,有没有人陪依旧是如此。”

姜诗瑶捋了耳尖的头发,耳垂如羊脂白玉般动人。

“呵呵~”张平摇头,真是的傻丫头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平静没有一会,教室外冲进来一群人,当看见姜诗瑶后如同找到宣泄口一般,一把掀翻姜诗瑶的桌子,将姜诗瑶的帆布背包重重的踩在脚下。

“姜诗瑶你告诉我,赵星鸣是谁打伤的,出手那么狠毒,下半辈子连一个完整的男人都算不上了。”

说话的顶着一头红毛,恶狠狠的盯着姜诗瑶,额头青筋如树根般鼓胀,显然极为生气。

“我,我不知道。”姜诗瑶害怕的后退,根本不敢看他。

“你不说是吧,跟老子走,自然有办法让你说。”红毛说着向姜诗瑶抓去,后者不住的后退。几个高个子男生有些看不下去,抓起椅子就要过来帮忙。

“同学!医科大的保安就在下面,老师在隔壁办公室休息,你要是想休学的话,我立马叫老师和保安。”

说话的女声是这个班级的班长,一张小圆脸,身着jk校服,打扮清爽,握住手机瞪着眼前的四个人。

“伊湄你别给这搁我装,你们几个今天但凡有一点举动,我保证你们下次残废着上课。”

红毛身后一个较瘦的男生站出来说话,虽穿校服却挡不住密密麻麻的纹身,不屑的盯着伊湄几人。

这么一恐吓,伊湄几人面色羞怒,但也不敢再明做什么,只能期盼老师快点来。

见到没有人再敢阻拦,红毛抓向后退的姜诗瑶,只是伸出的手却被瞬间拍开。

“抬脚,你踩到我的帆布背包了。”张平抬眼看向红毛。

“去尼玛的,刚没长耳朵是吧。踩你个包怎么了,我还把你当屎踩。”

红毛也是暴脾气,大骂完,抽出藏在腰上的软尺向张平抽去。

张平看了一眼,这种软尺是低碳钢制成,十分锋利,普通人被打中几次就会丧失战斗力,可见红毛这群人的狠辣程度。

张平脚步一滑,轻易避开软尺,趁势右手挂在红毛握住软尺的手上,用力往上一推打乱红毛的平衡,然后一脚将其踹飞。

若是仇敌交手,刚才那一下挂手就会化作拳头直接打碎敌人的喉结,当场要其性命。

“妈的,敢打红毛,兄弟们一起上!”纹身男见红毛吃亏,掏出口袋里的铁钉,招呼着四个人一起出手。

上一篇 2022-05-24 上午9:32
下一篇 2022-05-24 上午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