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国:从零开始刘睿卞雪在线阅读

小说:三国:从零开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晋级的小兵

角色:刘睿卞雪

简介:少年一朝穿越汉末,可谁也不曾想到,三国的历史就此改写
名臣武将尽入我麾下,江山美人亦尽在我掌中……
本书慢热型,无系统、无乱入、无数值,故事很精彩,各位看官准备好了吗?
ps:本书多女主,穿越+架空,不过不会改的很离谱,主要参考资料《三国演义》,欢迎大家多多指正,多多支持!

书评专区

白目老师:太监减一分。主角有些造作,但书中的女生写得挺好的。

超级探险直播:主角各种降智,反派强行打不死,看得郁闷

重生之盾御苍穹:前期网游,后期都市异能,网游部分不错,然而异能崩了网游,毒的不行,蛋糕吃了几口开始蘸酱的感觉。

三国:从零开始

《三国:从零开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陈留斗虎

“少爷,少爷,铁柱哥回来了!”

随着翠儿的一声大喊,正在拿着一张粗糙泛黄的纸琢磨着什么的刘睿,放下了手中泛黄的纸,起身飞快的向院子外跑去。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有些风尘仆仆的汉子,正站在一位老人面前,有些激动的汇报着什么。

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远处刚刚跑来的少爷,不由急急忙忙的快步走到了少爷面前,正准备下跪,刘睿双手扶住了正要下跪的铁柱,而铁柱只感觉少爷的力气比自己离开时又大了很多,自己这些年在外面东奔西跑,身体比之以前更加壮实了,可少爷抓着他的双手,却让他动不了丝毫。

而扶住铁柱的刘睿心中却是更加感动。

“铁柱就为了自己交给他的一件事,在外面漂泊探访了六年,六年啊,期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遇到多少危险,自己也从自家在外的商队那了解了不少。”

刘睿紧了紧铁柱,心里却在想着自己该如何奖励他。

“铁柱,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少爷,我~”

刘睿挥手止住了想开口说些什么的铁柱,语气严肃的说道:

“铁柱,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沛县刘家商队的头领”。

说完转头望着福伯,后者也正看着他,眼中满是赞赏。

“福伯,麻烦你回头跟我爹说一声”。

“放心吧,少爷”。

说完,福伯微微躬身,转身向着自家老爷的书房走去。

而铁柱在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后,一时之间楞在了原地,待稍稍恢复一点了后,心中充满了对自家少爷的感激,他只是去完成自己份内的事,还没跟少爷说具体的情况,少爷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殊荣,今天他总算是明白了那句“士为知己者死”的意思了。

商队首领,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没见到周围那些听到的仆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都快将他融化了。

“好了,铁柱你才刚刚回来,先休息一下,别忘记了,还有一个人也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哦!”

刘睿说完,对着铁柱眨眨眼,朝着远处的翠儿努努嘴。

几天后,在刘睿的书房,在听完铁柱详细的诉说完这些年的经历后,确定了自己从后世带来的一些信息,其中有一些人的信息对的上号,而有一些人却是有点偏差。

“唉!算了”。

刘睿沉思了一会儿,心中终于下定了决心。

刘睿又准备了几天,当得知自己的父亲从遥远的冀州回来后,第二天便在刘威的书房跟他说起了自己准备出去游历大汉的打算。

“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今年已经十四了”。

刘威还是摇摇头说:

“睿儿,这几年,外边不是很太平,为父从冀州回沛县这一路上,遇上了好几拨强盗、马匪,差点就回不来了,唉!所以你听我的,好好呆在家里好吗?”

刘睿听完,缓缓跪倒在地,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充满了坚持,徐徐说道:

“爹,请听孩儿一言,这些年来,睿儿在家苦练武艺,不说出类拔萃,但遇上了那些贼人,自保还是有余,孩儿更是读遍了您的藏书,可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须知孔圣人当年也游历了列国,雄鹰不可能总是躲在父辈的羽翼下,它迟早是要自己学会飞翔的……”

刘威被自己儿子的一连串话震的久久无语,随后他注视着自己的儿子,而刘睿的目光也紧紧注视着他。

这一刹那,父子两人都感觉回到了十四年前的那一刻。

那一次,刘威也是这样注视着刚出生不久的刘睿,直到这一刻,刘威才感觉自己的儿子是真正的长大了,身形挺拔,俊朗的脸上充满了少年应有的朝气,这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老了……

他挥挥手,示意刘睿出去。可就在刘睿转身的那一刻,身后却传来了一道有些颤抖的声音。

“睿儿,这几天多去陪陪你母亲吧!”

刘睿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忍住想回头的念想,缓缓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三天,刘睿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整天陪伴在自己母亲刘夫人身边,用自己所知道的一些笑话、奇闻趣事,逗得自己母亲笑声不断。

……

三天后,刘府客厅,刘威、刘夫人、福伯等一些人看着跪在大厅里,向自己父母亲辞行的刘睿,眼中露出了不忍的神情,而刘夫人更是双眼含泪,依依不舍。

过了一会,刘睿起身,向着所有人一礼,随后,转身走出了大厅,只在众人眼中留下了一个坚毅的背影。

走出了大门的刘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眼中的不舍慢慢变为了坚定,然后走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铁柱,从他手中接过了缰绳,拿上佩剑,拒绝了铁柱的跟随,一个人向着西门走去。

而身后的铁柱则对着少爷的背影默默念道:

“少爷,保重了!”

刘睿牵着马匹,走过热闹的街道,来到西门处,他回头再看了看刘府的方向一眼,然后便转身上马,毅然直奔西门而去。

目标,陈留。

刘睿策马奔腾了大约半个时辰,心中最后一丝不舍才真正散去,这不是他第一次策马奔腾,但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才真正感觉到了自由,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激动的他都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就这样,哼着小曲,沿着官道继续向西而去。

……

烈日下,一个少年骑着马,显得有些疲惫,走了一会,他抬头看了看前方,这儿已经是陈留地界了,少年心中想到。

眼前的少年就是前阵子刚出门游历的刘睿,从沛县到陈留,他走了差不多一个月,第一次出远门,刘睿出了沛县后就一路上走走停停,感受着沿途这在后世看不到的美景。

直到今天才赶到陈留城附近,被太阳烤的有些疲惫的刘睿,看到了远处的树林,立马决定在那里休息一下。

休息了一阵后,他才发现这片树林背后的山上风景独好,他按捺不住自己骚动的心,被美景吸引,拿上自己的佩剑,便往山上走去。

可是俗话说的好,终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就是说的现在的刘睿。

就在他刚到山上,正想着从后世剽窃一首诗来赞美这美景时,一声虎啸,瞬间把他的想法吓得一干二净。

虽然刘睿自认为自己武艺高强,但从后世过来的刘睿只在动物园看过老虎,而这野生的没笼子关着的老虎着实把他吓得不轻,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武松打虎,刚打算鼓起勇气跟这老虎干一仗,可当那老虎真的出现在他眼前,他立马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听到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此时,出现在刘睿眼前的老虎,身长一丈有余(汉代的一丈差不多是现在的2.1米到2.3米之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百度下),额头上大大的“王”字花纹,似乎是告诉他,百兽之王的威严不容侵犯,而那锋利的牙齿、锐利的爪子,让这畜生看起来更加的骇人。

刘睿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关于老虎的信息,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它。

就在刘睿想着如何对付老虎时,那老虎也在离他差不多两丈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口中还时不时的发出低沉的吼声。

突然,那老虎朝着刘睿冲了过来,在距离刘睿不远的地方,一跃而起,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刘睿扑去,那一排锋利的牙齿,更让刘睿感觉到了森森寒气。

而一直提防着老虎的刘睿,在老虎扑来的那一瞬,拔剑抵住了老虎那一对健壮的前爪,并借力闪身险而险之的避开了老虎的猛扑,两者交错而过,隔了一段距离,继续对峙起来,刘睿的心里忍不住的在吐槽。

“以后谁再吹,给他一瓶二锅头,他也能上景阳冈弄死一只大老虎的,老子先弄死他,还有那只老虎,你丫的是多久没漱口了,刚才一张口,害得老子差点当场吐起来,说什么也要弄死他丫的”。

而不远处的老虎,此时正在低头默默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刘睿的那一下,在它的爪子上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这让它又是愤怒又是怨恨,自己的兽王威严被那边的那个大“猴子”挑衅了。

“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更何况,自己的“老婆”可是带着两只小崽子在不远的地方,还怎么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所以,它抬头仰天长啸,怒吼了一嗓子,然后便死死的盯着那个让它恨不得咬成渣渣的大“猴子”。

而这边的刘睿也疑惑的看着在那鬼吼鬼叫的大老虎,他没有弄明白,那畜生为何在那里仰天长啸。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老虎不都是独居的嘛,还会游游泳啥的,假如面对的是一只狼,他就不会这么大意了,因为如果是狼这么嚎一嗓子,那后果可就麻烦了。

其实也怪他没有实战经验,如果此时的他这个时候过去对付那只受伤的大老虎,就不会让自己陷入后面危险的局面了,好家伙,自己坑了自己!

就在刘睿还在这边看好戏的时候,不远处的丛林里又传来一声虎啸,不一会儿,又跑过来了一只老虎,这只比之前的那只体型要小一些,不过那凶狠的眼神让刘睿丝毫不敢小瞧它。

刘睿愣了一下,坑爹的,谁说一山不容二虎的,不是还有一公一母嘛,造孽啊!

你丫的还真是不讲义气,说好的咱俩单挑,你们两口子一起上是怎么回事。

吐槽归吐槽,刘睿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只有一只老虎的时候,他不过是有些紧张,现在两只,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弄不好只怕会阴沟里翻船。

刘睿握紧了手中的佩剑,眼神在两只老虎之间徘徊,而后面来的老虎,一边盯着刘睿,一边绕到了刘睿的侧面,四肢蓄力摆出一副随时攻击的样子。

“云从龙,风从虎”,这话还真是没错,在正面那只受伤的老虎低吼了两声后,它便又直接朝着刘睿冲过去,速度竟然不比受伤前慢多少。

跟上次的套路一样,只不过这次它一定要将那个可恶的大“猴子”咬死,不然难消它心头之恨,而侧面的那只,也在同一时间朝着刘睿扑去。

心神电转之际,刘睿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的目光盯紧了正面那只扑过来的老虎,握紧了长剑,朝着它冲去,心底对它也是恨意陡生,要不是这只畜生,自己也不会被逼入绝地,我就算是死,也要宰了你这只畜生。

何况你还受了伤,柿子挑软的捏不是没有道理的,刘睿只是没什么实战经验,但并不代表他傻,这种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他的这个决定也最终救了他一命。

“噗”,一声刀剑入肉的声音传来,刘睿矮身躲到了飞扑的老虎的身下,举剑上刺,长剑直接插入老虎雪白的肚皮之中,接着双手握剑,仗着自己天生神力向前划去,而头顶的老虎,哀嚎一声,由于惯性的关系,它向刘睿的后方落去,肚皮直接被刘睿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内脏混着鲜血洒落一地。

而刘睿在看到长剑被卡在老虎骨盆处之后,果断的放手,就地一滚,左手挡了一下侧面老虎的爪子,右手在老虎身上用力一推,还不忘加上一脚,就这样解除了侧面这只老虎对它的攻击。

只不过,付出的代价有些大,整只左手差不多脱臼了,手臂上三条深可见骨的爪痕显得狰狞可怖。

一阵阵眩晕感传来,刘睿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痛苦的吼声,连忙忍住疼痛,与两只老虎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他的余光看到,那被他开膛破肚的老虎,此刻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躺在地上抽搐着,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不忍,随之便盯紧了剩下的那只。

此时剩下的那只正围在倒地的老虎面前,不住的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伴侣,口中哀嚎连连,只不过,都只是无用功罢了。而刘睿又感到一阵眩晕,不好,这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不多时,一声长啸,剩下的那只老虎冲着刘睿直奔而来,而因为失血过多就要晕倒的刘睿,心底却没来由的觉得一阵解脱又有着一丝遗憾!

“雪儿,我终究还是没能找到你,你到底在哪里?”

而在他倒地之际,一个大汉从侧面冲出,提着两把短戟,冲向了那只老虎,边冲还边大声的喝道:

“畜生,安敢伤人”。

继续阅读《三国:从零开始》

原创文章,作者:晋级的小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tuijian/65609.html

(0)
上一篇 2022-05-18 下午8:25
下一篇 2022-05-18 下午8:2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