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惊!宿敌仙尊抱着我喊媳妇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第9章 一出手捞到了好东西

叶绾绾笑意盈盈说:“你别怕,我不是拆散你们的,我是来帮助你们的。你不如尝试着和我处对象。一来,你俩都有对象了,能堵住说闲话的嘴,二来,我很有自信,你只要和我在一起,一定会爱上我的。”

覃越笙一阵无力。

突然,叶绾绾“啊”的叫了一声,姜兰思耳朵动了动,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看看,你看看,老天爷都在暗示我们,好柿成双呢!”

叶绾绾把两只手一翻,刚才从树上跌落的两只柿子红彤彤的,胖嘟嘟的。

她不由分说塞一只给覃越笙:“我运气可好了,送你一半,希望你常常开心没烦恼!”

姜兰思撇撇嘴。

说真的,她有一点子羡慕女主。她在这个世界里,简直是气运之子,锦鲤代表。

刚下乡插队,知青点没粮食,队上借给新来的知青们一些粗粮过渡,这些年底都要从工分里头扣的。

但知青们都是城里头的娃娃,哪儿懂的做农活儿啊,下地一段时间,各个都被农活折腾得不成样子。回了知青点,吃的都是粗粮糊糊,各个咧开嘴哭爹喊娘的。

叶绾绾也饿啊,她一个人背着竹篓子进山,一会儿山鸡扑闪着翅膀,直撞到她身边的树上,然后笔直笔直地掉进她的竹篓子里头。连捡都不劳烦叶绾绾动手捡的。

隔了一会儿,毛色褐黄的野兔子眼发昏,一头撞在树桩上,四脚朝天告别人间,肥嫩的兔子肉让知青们打了好丰盛的一顿牙祭,还有个女知青感激叶绾绾,帮着她把野兔子毛剥下来,做了一顶可暖和的兔皮帽子。

身为锦鲤代表,叶绾绾就没挨过饿,受过累,真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过得顺顺当当的。

若她当年有叶绾绾一半的运气,想必她的魔功心法根本不用费劲去偷,她只需找个地方睡觉,那本心法秘籍会自个儿从天上掉下来,而且还不会砸伤她的脸。

简直完美。

男女主的声音渐渐小了,姜兰思估摸着,他俩现在应该是处对象了。

男女主的一小步,对这个世界来说,真是一大步!

不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撞开门进来的年轻男人,覃越檀

姜兰思抬头,就看见男人进来了,两只大桶盛满了水,他走路时水桶只是轻轻晃动,连一丝水花都没撒出来。

见自己看着他,覃越檀白皙俊美的脸上满溢着笑容,眼珠分外的明亮。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如果……

等覃越檀把水倒进水缸里,还要继续出门把水填满,姜兰思拽住了他精壮修长的手臂,说:“我听说山里头有座温泉,越檀啊,你带我去泡温泉吧,听说泡温泉对身体可好了!”

其实,温泉在山的深处,并不容易找到,村里人虽都知道温泉在哪儿,但却很少去。

主要是爬山太累了,这一趟来回两个多小时,泡完温泉走出一身汗,白泡了不说,还特消耗体力,消耗完了饭吃的都多两碗,简直浪费粮食。

除了干农活,很少有村里人愿意这么折腾的。

但覃越檀不需要姜兰思编其他理由,立刻答应了她。

真乖~

“你等我会儿啊。”

姜兰思找了个竹篮子,把自己和覃越檀为了结婚新买的新衬衣衬裤都翻出来,香肥皂单独包在一旁,毛巾也拿了两条,挎在手上和覃越檀出门。

“媳妇儿,我来拿。”说着,覃越檀冲她伸出手。

顶着越檀仙尊这张俊脸,还这么懂疼媳妇儿,姜兰思觉得美滋滋的,便把篮子放在他的手心里。

大上午的村民们都在干活儿,路上也没遇见什么人,他们俩一路进山,姜兰思爬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她不得不靠着一块大石头歇会儿,汗水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流。

覃越檀在她脚边蹲下:“媳妇儿,我背你。”

他憨厚可靠的样子,让姜兰思想起一个故事,猪八戒背媳妇,嘿嘿。

“不了,我自己走会儿。”

姜兰思上来泡温泉是其次,主要是想捡一样东西。

一个藏有空间的古玉。

原书里提过,女主叶绾绾和覃越笙确定关系后,为了推进彼此的感情,听老乡说山里头有温泉,就扭着覃越笙陪她一起进山,结果就锦鲤运爆棚,捡着了带空间的古玉。

刚才叶绾绾和覃越笙谈话,勾起了姜兰思的回忆。现在这块玉,肯定还留在山上呢!

严格说起来,她的行为算作截胡。但姜兰思上辈子是魔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别说截胡了,明抢都是常有的事儿呢。

再者,女主的锦鲤运是真真给力。

姜兰思穿过来那天,脑子里就像跑马灯似的把原书的内容过了一遍,哪怕是这样囫囵吞枣的看,她也记得女主锦鲤得一塌糊涂,基本上这块古玉她捡着了,也就发挥了一两次作用,后面就搁在抽屉里彻底忘了。

而姜兰思记得,这块古玉的空间里,有一眼灵泉。

泉水时淌时不淌的,但对治疗伤病有奇效。

她看着坐在自己脚下的覃越檀,也不知道治疗伤病有奇效,治疗傻病有没有奇效。

吃饭的时候,李秀萍叨叨了几句,说过去的覃老二飒爽英武,完成操练永远是第一名,去军校进修,其他人对文化知识或多或少有些忽略,覃老二不同,挑灯读书,短短几个月练出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

忆往昔,看现在,李秀萍没忍住流下眼泪。

姜兰思琢磨着,这样一个好男儿,就变成只有几岁孩子智力的傻子,确实是可惜的。

姜兰思歇了会儿,又咬咬牙起身朝山上走,原主这身体实在是太娇弱了,她走得娇一喘一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又为了找古玉一直勾着腰。

没多久就眼前一黑,差点扑倒在地上,身边的覃越檀慌忙扯住她的手,把她拽起来。

接下来的半小时,覃越檀就用一条精瘦结实的手臂勾着她的腰,让她无后顾之忧脸着地来回看,她突然看见茅草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泛着青光,赶紧伸手去捞!

等她把青光捞在手里,眼都直了。

覃越檀赶紧伸手去抢:“媳、媳妇儿,别怕,蛇、蛇我来打死它!”

蛇身子被姜兰思捏在手里头,调转着三角形的小脑袋嘶嘶吐着红信,眼看着张开大嘴就要朝姜兰思的手背咬下去!

姜兰思反手想去捏蛇的七寸,她很清楚毒蛇的要害,但她的手却不再是上辈子切金断玉的手,掐上去绵软无力!

危急关头,覃越檀不假思索伸出手,一把掐住蛇的脖子,将两尺来长的斑斓大青蛇往石头上甩!

等蛇终于绵软下来,姜兰思眼睛瞪得圆溜溜,望向覃越檀的手背。

那白净的手背上,赫然是两个渗血的牙印!

上一篇 2022-05-18 下午8:25
下一篇 2022-05-18 下午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