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云语叶之诩(重生后,冷血白月光被我撩翻)

第8章 点头之交而已

为防止云语出丑,甘雯丽将叶家家史讲解得十分详尽,如数家珍。

云语则沉默地跟着,一路穿过流水长廊,花田泳池。

心里恍然间升起一种奇妙感觉。

前世的这个时间,她正待在房间里默默哭泣,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家暴。

自然无人过问,完美错失良机。

所幸,上天重新给了她一次补救的机会。

她能见到叶之诩吗?

万一不能,她该向谁求救?

叶家的其他人又对此是否知情?

“简而言之,叶之诩是个狠角色,叶家所有人都要让他三分。见到他,你能避就避。”

行至东苑,甘雯丽一转眼,却见云语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死丫头,敢情我对牛弹琴是吧!你耳朵聋了?”

“嗯?”

云语抬眸,微笑,“我在听呀,你说让我避开叶之诩嘛。”

她偏偏不。

“听了就好。”甘雯丽冷哼一声,脸色稍微和缓了些。

“我会注意的。但,您是不是也该注意一下对我的态度?”云语定定看着她,笑得纯良。

前世的她,过于软弱。即使被欺负,也从不敢正面回怼。

既然重生一世,那她必然不能再如从前那般处事。

“什么态度?你还指望我对你什么态度!”甘雯丽莫名有些心虚,故意虚张声势。

云语不赞成地摇头:“其实我也是为您着想。您看,我们已经到东苑了。隔墙有耳,叫人听了,难免误会您没素质。”

“你……”甘雯丽冒火,她不是傻瓜,自然听出云语拐弯抹角骂她没素质。

却更忌惮被人看了笑话,赶紧往四周瞧了瞧。

这一瞧,还真见到不远处,她的小姑子正往这边走来。

她只得压低声音,冲云语凶道:“你真是长本事了!等我回家收拾你!”

云语不置可否,眼睛再次弯了弯。

见战火已然熄灭,杵在一旁充当空气的叶文彬暗暗松了口气,而后,神色又复杂起来。

说来,云语的变化确实挺大。

比之以前哭哭啼啼的模样,她最近笑容越发多了,也变得牙尖嘴利了。

虽然还是打心底里讨厌。

但肉眼可见,他这两天的情绪,反而因云语的改变,变得稍微稳定了些。

“明蓉,没带妹夫过来呢?”甘雯丽冲来人挥了挥手,笑得谄媚。

云语的视线随着她的目光转移。

就见一位身着红裙,长相精致贵气的女子朝他们翩翩走来。

女子的年龄看着比她们大不了多少,30左右的样子。

依先前甘雯丽的介绍,叶明蓉是叶老太太冒着风险高龄产下的。

当时整个叶家嫡系就这么一个女娃,自然对她百般宠爱,也理所当然将她惯得一身娇纵脾气。

叶明蓉至今未婚,但也好事将近,未婚夫还是**军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于是也就可以解释甘雯丽那堪称180度大转变的态度。

云语心里思索着,跟着叶文彬喊了一声姑姑。

叶明蓉在他们身侧停下,既不应声,也不回答甘雯丽的问题,只高傲地扬着头,微微睨了他们一眼。

随后,视线定格在了云语的身上。她饶有兴趣地笑笑:“哟,文斌。这就是你媳妇呀。长得倒是挺标致。”

当时叶家举办婚礼时,叶明蓉曾声称自己有事,没办法到达婚礼现场。所以今天还是两人第1次见面。

云语对她印象不差,得体地笑笑。

叶文彬虽不想承认,但否认就是打自己的脸,只得尴尬点了点头。

这一夸,甘雯丽倒是来劲了。要知道,得这位姑奶奶的一句夸赞可并不容易。

“是啊,云家小门小户,我本来是很瞧不上的。后来见着本人,才勉强同意了。别的不说,这模样还比较配得上我们文彬,以后孩子基因也好。”

叶明蓉继续不理她,涂满了鲜艳指甲油的白皙手指在云语的视线里晃了晃。

接着,抵在她的下巴上。云语瞳孔瞬间睁大。

但下巴处的力道很轻。察觉到她没有恶意,云语索性任由她动作。

叶明蓉也就这样捏着,往自己的眼前提了提。

咫尺间的距离,面前这张脸依然吹弹可破,看不出一丝瑕疵,连毛孔也隐形了。

叶明蓉仔细打量着。

其余两人却真是惊呆了。

也没听说这位姑奶奶有不为人知的癖好。

这算什么事。

叶明蓉又观察了一会儿,才舍得松手:“这年龄也太小了,成年了吗?”

她蹙了蹙眉,问,“妹妹,你确实是自愿嫁过来,而不是拐来的吗?”

女子目光坦荡,云语一腔控诉差点脱口而出。

甘雯丽见状不对,急忙插话道:“这哪能呀,违法的事情我们哪敢干!我当时见年龄小,也让晚点再结。这不,女孩子心思敏感,哭着闹着非要先举办婚礼。”

言下之意,都是因为云语死缠烂打,这才攀上的她们家。

叶明蓉听了,眼里的嫌弃一闪而过,也没再聊下去的兴致,提了裙子就往东苑大门走。

等人不见了,甘雯丽才恶狠狠地盯着云语:“否认啊,你发什么愣!”

云语眨了眨眼睛,尚且恢复了镇定。

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她必须要卧薪尝胆。

虽然女人看着和甘雯丽关系不好。但她毕竟姓叶呀。难保她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对付自己家里人。

向叶之诩求救,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收拾好心情,云语也就随着叶文彬两人离开了这里。

孰不知,两双眼睛已经悄然将这一幕记录下来。

“文彬真是好福气呀。也不知道从哪认识的弟妹,长得又美,性格又乖。真是让人羡慕。”

说话的是叶之诩的堂哥,叶庭晚。

在一众小辈里排行老大,却半点没有老大该有的沉稳性子。

反而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常常出入各类**所,是京城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平日素来喜爱搜罗各色美女。

这已经是叶庭晚第二次生出类似的艳羡之心。

第1次自然是在云语的婚宴,初见之下惊为天人。

棕榈树下,叶之诩神情淡漠地站着,怀里揣着的猫咪作出和他如出一辙的冷漠表情:“她是云萱的妹妹。你之前不认识?”

早在云语几人过来之前,叶之诩就已经站在庭院赏猫。

叶庭晚比他晚来一步,戏也只看了后半段。

院子里树木葱茏,视角的原因,两人并没有被发现。

“咳咳。我当时追求云萱时,还真不知道她有个妹妹。”叶庭晚汗颜。

他口中的当时是指两年前,两人同在一个大学,他大肆示爱云萱,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可惜,云萱并没有答应和他交往。

叶之诩点头,怀里的猫突然一跃而下,他的注意力随之分散了一瞬。

回神,叶庭晚已经换了一个话题。

叶之诩也并不在意。虽对云语前后不一的表现略感疑惑。

但也仅此而已。点头之交,本就不必要深入了解。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