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云语叶之诩(重生后,冷血白月光被我撩翻)

小说:重生后,冷血白月光被我撩翻

作者:潼话世界

角色:云语叶之诩

简介:【双洁,1v1,励志】
前世,云语遭家人算计,替嫁给一精神病男人,被折磨至死
重生归来 ,软弱少女一路逆袭
打脸虐渣,C位出道,入top级学府,成歌坛歌后,演电影封神……
纵使如此
“笑死
嫁过一次,还妄想吃天鹅肉
也不看人叶少根本不鸟她……”
“等等……”
传闻中冷血无情不近女色的叶家掌权人叶之诩,竟直截了当晒出和云语的结婚证!
一时间,全网哗然,粉黑统统傻眼
结婚证上,新婚夫妇笑得可甜

评论专区

网游之一枪爆头:少见的热武器网游文,主角是个狙击手,基本独行,一枪爆头对手,看得很爽。

空速星痕:当年还是挺喜欢的….星空流

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初始精灵选超音福水了那么多字,全是二设自嗨。。。原因叉字蝠种族值高达535不就完事了吗

重生后,冷血白月光被我撩翻

《重生后,冷血白月光被我撩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重生

金色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落在云语精致漂亮的脸颊之上。

她睁开眼,伸手在眼睛前方挡了挡,随即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丝绸睡衣顺着她的动作滑落到胳膊肘。

她得以看见,她白皙肌肤上遍布的大片青青紫紫,以及因皮开肉绽而渗出的点点血迹——是被暴打过的痕迹。

刚醒,云语的脑袋尚且有些懵。

片刻后她才从床上飞快坐起,四下逡巡后,终于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

她重生了!

重生在婚礼后的第六天,她刚刚遭遇人生中第二次家暴的时间点上。

而第一次家暴,正是婚礼当天。她被甘雯丽使唤着搀扶喝醉的叶文彬上楼。送叶文彬到房间,却被他横空飞来的一脚踹倒在地。

腰侧剧痛无比,云语哭得惨烈,却不敢和施暴者抗争,更不敢报警。

只偷偷和家里人联系,央云诚接她回家。

云诚却推说忙。顺便将第三天回门的流程给云语免了,要她继续在叶家呆上几天,等哪天他生意不忙了再来接她。

语气极其敷衍,可笑的是云语竟天真地信了。

之后的几天,她都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直到昨晚,她口渴出门找水,正巧撞见叶文彬回来。

她被一把逮住,先是肩上挨了一记重拳,后来作防御姿势,双臂又承受了一波如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而与此同时,透过栏杆的空隙,她却见到甘雯丽在一楼沙发上舒服坐着,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无疑是痛的,所以前世,在哭了一夜也想了一夜后,翌日清晨,她便哭着去找叶文彬和甘雯丽理论,问他们本就是假结婚,凭什么对她用暴力,凭什么不让她回家。

可似是她的质问再次刺激了叶文彬敏感的神经。之后,新一轮的家暴开启。

连带着,她的手机被收缴,人身自由就此被彻底限制。

……

重来一次,她必然不会重蹈覆辙。但是,到底怎么做才能改写将死的结局?

云语边思索,边翻身下床,走到梳妆镜前。

镜中,映出云语如美玉般洁白无暇的脸,鸦羽般的长睫,樱花唇瓣。

眼若琉璃,流转间,波光潋滟。

毫无疑问的纯真和美丽。

曾让云萱的经纪人第一眼见了,就赞叹不已,甚至打算和云语签约。

后来却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倒是云语,因他人的一句真诚赞美,暗暗埋下了一枚梦想的种子。

自己找了叶氏旗下的娱乐公司面试,签约成为一名演员。

说来,她曾经也是认真钻研过表演这门艺术的。

那么现在,检验她功课的时候到了……

“咚咚——”

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少夫人,您起了吗?要吃早饭了。”

这个声音很熟悉。

云语从记忆里翻找出一个名字,林小梅——叶文彬家里的佣人。前世因为帮着她逃走,而被甘雯丽狠狠扇了几巴掌,然后辞退。

她属于上辈子难得的对她释放善意的几人之一。

云语应了声,脸上绽放开一个甜美笑容。

她换了身衣服,随后快速洗漱了一番就出了房门。

叶文彬和甘雯丽早已在椭圆形餐桌旁就座,没等云语一起,两人餐盘里的食物已经解决了大半。

见云语从台阶上下来。

十八岁的少女面容娇嫩,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显得整张脸更小,偏偏眼睛很大,那双杏眼因哭过而微微红肿。

令人无端的生出几分怜意。

甘雯丽却觉她这副样子完全不符合她心目中端庄大气的儿媳妇形象,以至于每次看见她就来气:“晦气!下来做什么,怎么不躲着再哭个一天!”

云语不搭理她,拉开叶文彬身旁的椅子落座。

一个晚上过去,叶文彬已经恢复成正常状态。

想到昨晚他对云语施加的暴行,心里也隐隐有些愧疚。

于是开口问道:“你还好吧?”

云语心中冷笑,真的愧疚,就应该主动坦白自己的精神病史,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猫哭耗子假慈悲。

她垂眸,掀起自己的衣袖,露出那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痕,才弱弱回道:“不是很好。”

“吃完早饭让小梅给你擦点药吧。”叶文彬偏开目光,不忍再看。

虽然他不待见云语,但把一个女人揍成这样,显然是他不对。

云语语气委屈:“你到底怎么了,经常情绪失控吗?你昨晚,有点吓到大家了。”

叶文彬沉默几秒,有那么一刻想要主动坦白自己的身体情况。

甘雯丽看出他的意图,接过话茬,理直气壮道:“还不是你的问题,你还有脸说!自己老公喝醉了都不会上前伺候,木木呆呆,是怎么当人老婆的!那你说,你自己不懂事,还不能自己老公教训?”

又是这番不辨是非、偏心至极的说法,饶是云语已经听惯,这一刻还是觉得荒唐。

“妈——”还好清醒时的叶文彬勉强算是正常人,他看向云语,语气诚恳,“昨晚是我的错,我喝多了就容易变得暴躁。”

“云语,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喝酒。”

云语低垂了头,语气像是夹杂了浓浓的伤心:“你上次也这么说……”

叶文彬不言语,他无话可说。

甘雯丽张了张嘴,想要替儿子解围。

这时,云语轻柔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我不想要你的道歉,如果你真的感觉内疚……”

她用含着几分天真的眼神看向叶文彬,语气认真道:“那么……让我揍回你一拳。”

甘雯丽闻言猛地站起,暴怒道:“你做梦!”

她平素最心疼她的宝贝儿子,连家务活也从未让他做过,更遑论打骂他。

这个女人张口就说要让她揍一拳,简直做她的青天白日梦!

想到这,她再顾不得修养,伸手指着云语怒气冲天:“自古老公教训老婆,天经地义。我家文彬肯教训你,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

云语被她的暴怒神情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下来。

她可以不追究,却到底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才掂量着,在不刺激叶文彬的境况下,提出一个让她不那么心塞的小报复。

说来,她确实是在虎口拔须。

原创文章,作者:潼话世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tuijian/63647.html

(0)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