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天下》小说最新章节

第8章 第八章

直到吃早膳时,南修白才瞧见一直躲着他的云礼

南修白坐在主位,摇着扇子,笑着问他:“阿礼今早去了何处?”

云礼刚坐下,坐的还是离南修白最远的地方,面对着他。

要不是有面具遮挡,此刻云礼的脸跟染了胭脂似的,早就被众人发现了。

但语气还是清清冷冷的,面上依旧毫无表情:“早些我起来时,瞧着将军还在休息,不忍打扰,我便出门溜达了一圈。”

他自以为自己的谎言说的很好,骗过了所有人。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撒谎和慌乱时总爱用大拇指摩擦食指。

南修白点头,随之转头询问孟威:“孟老爷,今儿怎么没瞧着孟夫人和孟公子呢?”

孟威正襟危坐,微低下头:“回公子的话,内人带着孩子游玩去了,恐得有个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南修白嘴角勾出一抹笑:“孟老爷就如此放心孟夫人和令郎出门游玩?”

孟威提到这,甚至有点小骄傲:“回公子的话,内人虽为女子,但武功不比属下差。”

南修白突然合扇,举了一下,孟威立马住嘴,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见南修白启唇:“吃饭吧。”

陈志一听,立马端起碗干饭,南修白虽是皇子,但在军营中没有一点架子,同士兵同吃,同喝,同住,在军营里面,南修白是将军,将军的位置,是由他自己争取而来,不然军营里空降了一个将军,如果没有点实力怎么服众?

云礼安静的坐在南修白对面吃着饭,特别乖巧。

吃完饭后,云礼称要去如厕,孟威可不敢怠慢了这位爷,立马吩咐好几个人带他去。

然后在自以为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朝那个几个小厮使了个眼神,小厮轻轻地点了点头。

云礼装作没看见,被几个小厮簇拥着朝茅厕走去,上完后,云礼说想要在这府中转转。

小厮立马上前劝阻:“公子,咱这府中就这么点地,没什么可供您观赏的。”

云礼站在那里:“我觉得府中风景极为好看,尤是景观。”

小厮不动声色地站在了一个方向,云礼余光瞧了一眼,记下来。

“公子,您可是折煞我们了,就咱老爷这府,有何可观看的?不如明日,公子你让老爷带您去趟明觉寺?”

云礼若有所思:“明觉寺?”

小厮见有用,立马劝道:“对的,老爷常去那里求香,那地方甚是热闹。”

云礼点头,似是同意了,小厮立马将云礼往回引。

“将军。”

云礼回到了书房,看见孟威在向南修白报告事情。

南修白抬眸:“怎么了?阿礼?”

云礼说:“整日呆在这不觉得无聊吗?”

南修白笑看着他,云礼是个安静的,能不出门,绝不会主动提出门的,除非有要事。

南修白将手中的竹简放下:“阿礼可是想出门了?”

云礼知晓他懂了,就转头,对一旁的孟威说道:“那就麻烦孟大人带我们去明觉寺了。”

云礼因为懒得同孟威说话,就直接吩咐他。

孟威开始笑盈盈的,一听到明觉寺,笑意便下去了几分,但又立马回升回来了,连忙点头:“好的,小的这就吩咐人明日出发去明觉寺。”

云礼摇头,立马对孟威说:“不是明天,是马上。”

最后,孟威悻悻地退出去了,脸色深沉的往回走。

“阿礼怎会想去明觉寺?”南修白背靠着椅子。

云礼想坐,但没有椅子。

于是云礼将南修白背靠背后书架的书拿出来,整齐的堆在地上,然后,在南修白的目光下,坐了下去。

南修白一脸宠溺的看着他,我的阿礼怎么这么可爱。

云礼坐下后,才仰起头,看着南修白:“孟威常去。”

南修白点头,云礼接着说:“将军来平定战乱,可有看到任何敌军?”

南修白前世没接触过这件事,但却在孟威身边,所有前世大大小小的人身边都布满了棋子,包括那个母亲,光这棋子都布了三年。

“确实未曾见过。”

云礼猜测道:“孟威府中一个佛像都没有,这么爱去寺庙中拜访的人,家中却无一尊佛像,不对,不是孟威不对,而是那个寺庙不对。”

南修白有点小自豪,毕竟是自家的小军师。

“所以,阿礼的意思是,那群敌军早已藏在寺庙之中,但寺庙之中原有的人都被取代了。”

云礼摇头:“不是,那寺庙应该从头到尾都是孟威传递情报的地方,自始至终,寺庙中就没有僧人。”

南修白盯着窗外,两人话风一转:“阿礼,这明觉寺有何好玩?”

云礼余光随着南修白看过去,窗外赫然站着一个人影,云礼抽出坐着的一本书,翻开来看:“当然,出行自然要向菩萨求平安,顺便求两道平安福。”

“平安福?”

云礼上前,站在南修白面前:“嗯,该走了。”

听罢,窗外的黑影不见了,南修白起身,拍了拍衣裳,拿起骨扇,笑道:“走吧,阿礼。”

此次出行,就云礼,南修白,孟威还有两个侍卫几人。

云礼和南修白被孟威带着爬山,因为明觉寺在这山顶上,马匹上不去,只能徒步爬阶。

“孟老爷,这明觉寺香火如何?”南修白问这孟威。

孟威恭敬道:“自然是旺,明觉寺在这座城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小的常来拜访。”

云礼听见,环顾四周,这台阶上充满青苔,爬这么久也没见着个人,果真是“香旺”啊。

云礼因脑子在想东西,脚下一个不注意,没踩稳,倒了下去,云礼闭上眼,都已经准备好摔了,没想到自己落在一个坚实的手臂上。

云礼睁开眼,就见了眼前放大的俊脸,南修白圈着云礼的腰,以防云礼再次不小心摔下去。

云礼立马起身,连忙道谢:“多谢将军出手相助。”

南修白收回手,打开扇子,回忆了一下云礼的腰,好软,好细。

心里这么想,面上却跟以往一般:“无妨,阿礼下次小心便可。”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