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天下》小说最新章节

第6章 第六章

南修白见他包扎好后,然后自己就站在草地上,想去穿衣裳,可奈何被包扎的太严实了。

弯曲手肘的时候拉扯到背部的伤,咱们南修白认为该柔弱的时候必须柔弱。

“阿礼,我穿不上,一动背部就疼。”南修白揪着衣服,**着上身面对着云礼,可怜巴巴的。

云礼听他说的也对,便说:“我帮将军吧。”

南修白听见,右手打开扇子,不停的摇着,一改先前的柔弱之风,将衣服递给云礼,特别有礼貌的说:“那就麻烦阿礼了。”

云礼下意识的接过衣服,见他双手打开,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总感觉自己被坑了。

云礼拿着衣服在南修白背后站定,耐心的替他穿衣。

他转移地方,从背后站定在他的胸前。

低着头,专心替他扣盘扣。呼吸洒在南修白的脖子上。

南修白低着头,满眼都是云礼,从一旁看过去,就像是云礼主动投怀送抱,而南修白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云礼,宛若一对璧人。

云礼双手环着南修白的腰,帮他系上腰带,感受到了他强壮的身躯。

系好后,他突然的一抬头,磕到了南修白的下巴上。

南修白的下巴突然遭遇到了硬物的袭击,他立马伸手捂住自己遭遇攻击的下巴。

“嘶。”

南修白倒吸了口凉气。

云礼捂住自己的头,从南修白的怀中退了出来,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愧疚,然后两人同时开口。

“将军你没事吧?”

“阿礼,你头没事吧?”

两人看到对方的囧样,一同笑出了声。

【十天后】

南修白让人驻扎在离城五公里的地方,然后穿着普通的衣裳,带着云礼和其他三人进城去了。

街上没有往日的喧闹和繁荣,街头上空无一人,各家各户门窗紧闭。

南修白摇着扇子,朝县令府中走去。

五人站定在县令府门口,南修白朝身后的陈志递了个眼神。

陈志读懂后,上前敲了敲木门。

过了一会儿,没见有人来,就又敲了敲,来回好几次,才有人匆忙赶来开门。

小厮隔着门大声问道:“谁呀?”

陈志声音浑厚,大声道:“借宿的。”

小厮一听,连忙赶他们走,生怕赶晚了:“我们府中没地儿了,你们寻别处去。”

陈志在外大声吼道:“那怎的?这么大个府邸,还能没我们公子住的地方?”

站在一旁的孟威摆了摆手,示意让小厮退下,自己同南修白等人讲道理:“几位公子,不是在下不想接待,而是在下无力接待,几位公子,还是另寻去处吧!”

南修白摇着扇子,在陈志耳旁说话。

陈志听完后,大声向里面喊到:“这位老爷,我家公子说了,借助几晚便可,这街上我们一路问来,都无人应答我们。”

孟威不欲同几人讲话,正准备离开,脚步声却被耳尖的南修白听见,他伸手,叩了叩木门上的铁环说道:“老爷可否让在下留宿几夜?”

孟威一听,立马转身,问道:“公子想要留宿几夜?”

南修白将扇子合了起来:“这便要看老爷让我留宿几夜了?”

孟威一听,立马将门打开,伸出头左右张望了一下,就连忙道:“公子请进。”

南修白等人就被请到了客堂坐着。

南修白坐在主位上,孟威连忙唤一旁的婢子去为五人沏茶。

“公子此来何事?”

南修白看着孟威,这孟威上一世可是一代清官,与妻子和睦,育有一儿一女,只不过站错了位置,站在了四皇子南泽文的阵营当中,后来南泽文被南清洛扳倒,他又站在了南清洛的阵营中,南清洛当了皇帝,孟威就是南清洛的左膀右臂,是世人称颂的一代贤臣。

后来,南修白靠云礼的帮助,起兵反了南清洛的暴政,南修白见孟威为官清廉,一生为民,就将他留了下来。

“孟大人难道不知?”南修白端起茶杯,呷了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孟威。

南修白的目光让孟威如坐针毡,脸上冒了些细汗:“公子前来,可是因为山贼土匪的事?”

南修白点了点头,又摇了下头:“是,也不是,孟大人既然知晓,那便不用我多说了。”

陈志是个莽将,一根筋,见天已黑透,生怕饿着了自家主将和军师,就大声的对孟威喊到:“孟老爷,什么时候吃饭?”

孟威听见,他可不敢饿着他们,立马亲自下去吩咐厨房的下人做吃食。

趁他离开之时,南修白把玩着茶杯,用盖子一下下轻荡着茶杯中的茶,朝外面递了个眼神。

文守瞧见立马从一旁的黑暗中出来,穿着夜行衣,连忙跟上孟威,又再次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客厅中的五人除了南修白和云礼,其余三人均面色严肃,正襟危坐。

就连先前神经大条的陈志都乖巧的坐在了那里。

南修白和云礼对视了一眼,看懂了对方眼神中的意思。

清官倒是清,廉政也是真,只不过是谁的清官就不一定了。

另一边。

孟威一出门,脸色就突然变了,叫来了一个小厮,吩咐他去厨房叫人传膳,而他却抬腿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他左拐右拐的,终于站定在一个房门前。

他推开门,伸出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再将门小心翼翼的关上。

文守跳上房顶,轻轻的掀了几片瓦,就看见孟威坐在桌前,在发写纸条,写了两张,写好后,他起身朝窗边的鸟笼走起,将其中一个绑在鸟腿上,然后将鸟放走。

见鸟儿飞得没有身影后,才转身朝厨房走去。

文守的直觉告诉他不对劲,还有一张纸条,在哪?

于是他连忙跟上,只见孟威进了厨房没有一会儿,就有个小厮偷偷摸摸的提着食盒走了出去。

文守见状,连忙快速回去,在南修白的耳旁,说了这件事。

南修白这眼神示意他将那人劫下下来。

文守离开后,五人皆知猜测是真的,孟威明面上的为人清廉,倒不是为了南国。

几人各怀心思同孟威在饭桌上周璇。

吃完饭后,孟威便为难的说:“公子,在下家中只剩两间房了。”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