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天下》小说最新章节

书名:王权天下

主角:云礼零拾壹

简介: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重生文,王爷&小军师
“阿礼,你说过要陪着我的……”
“你早就该死了,上辈子,如果不是你给他出那个破主意,他就不会被万箭穿心!”
“皇上,您醒了……”

王权天下

《王权天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第三章

他越说越恼,南修白前世只知他全府上下皆被山贼所害,却不曾想事情却如此复杂。

前世,他遇见他时,正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被蒙在鼓里的皇子,遇见他时,他是天府下最大的交易楼的老板,戴着黑色的面具,那一双双眼睛就毫无征兆的闯入了他的心。

后来,他俩在机缘巧合下成了互相的心腹,再后来,他将他推上了皇位,而他,却死了。

“那你觉得两者有何联系?”他相信他,自始至终。

“将军不觉得巧合吗?瘟疫突发,边境战乱,土匪横生。”云礼此时心情已逐渐趋于平静。

南修白伸手解开绳子,由于绳子的粗糙和士兵绑的过于用力,云礼白皙光滑的手腕上已经出现一圈圈的红痕。

南修白看见,又不免得心疼,暗骂那个小兵。

“啊啑。”营外的小兵双手抱了抱胳膊,这还没秋天就感觉到了冷,这算是什么事嘛?

南修白痴痴的抚上云礼那手腕上的红痕,痴痴的想着身前的人儿身段多柔软。

“将军?”云礼见他不回,手却放在了背后那双酸麻的手腕上,薄凉的指尖一碰上,云礼心中就产生出了一阵异样。

南修白回神,手却还在那双手腕上:“云公子不如同本王合作?本王替你报仇。”

此时的云礼,听到这个,就把所有的一切都抛置于脑后了。

云礼人微言轻,凭他一人之力,是无法完成报仇的。

前世,云礼同仇人住同一屋檐下,那仇人是个断·袖,看云礼生得雄雌莫辨,极为美丽,便强抢了去。

三月后,他死了,死前才知,他心爱的“侧妃”是前几月被他所杀的村庄之人。

那时的云礼同他虚以委蛇,但因厌恶旁人的接触。

王广将他接回去以后,百般宠爱,却从不碰他,不是不碰,是碰不得,云礼就是个冰美人,只要王广一碰他,他就会立马将王广赶出去。

王广虽是白国将军,为人阴险奸诈,长相粗犷无比,通房小妾正妃侧妃女人无数。

但对云礼却是实打实的垂涎,让他同周幽王比,他也不过是权势小了些,所以,这才让云礼有可乘之机。

后来知晓这件事的都说云礼不干净了,但其实他知道他从未让那人碰过一根手指。

云礼转身,人也只不过才到南修白的额头,他同南修白离的极近:“将军要何酬劳?”

云礼知晓,身居高位之人定不会免费帮别人,高位坐得久了,看谁都有疑心,云礼想报仇想到疯,可他绝不相信面前的男人,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道理他还是懂得。

南修白了解他比了解自己还清楚:“当然,我从不做没有回报的白费之事。”

云礼盯着南修白的眼睛,他的眼睛中似是有个漩涡一般,将他吸了进去,突然就松了口气,不要酬劳的,他反倒是更不敢相信:“将军有何条件?不妨直言”

“云公子,你并非池中物,不妨到我的阵营中,为我效力?”

云礼以前就因志不得报而苦恼,现在……云礼沉默着思考一番,良久,云礼开口:“为何看重于我?”

南修白早有准备:“因为你的眼睛中含有野心,你是有才华之人,你父亲曾同我说:你精通兵法,擅长攻略人心,你,正是我所需要的。

“时间。”

南修白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很快的问问题:“什么?”

“时间,要跟随你多久?”

南修白想说,如果可以,我想让你同我走到永远,可不敢说,怕吓到他,于是想了一个可以把他拐到家的有效日期:“五年。”

五年之后,或五年之中,我定会万里红妆迎娶你。

云礼觉得可以,点了点头:“那我因唤你何?”

“本王是南国的十皇子,名为南修白,你唤本王修白便可。”

云礼皱眉,觉得于礼不合:“不合礼。”

“为何不合礼?”

“将军,可需我做些什么事?”在云礼的认识中,虽与南修白互唤名字,南修白也将他当成手足,可云礼却固执的认为他南修白是主子与仆人的关系,是仆人,就该做事。

“阿礼今日不需要作甚,好生歇息便可,明日,即需你出谋划策,当我好军师。”南修白认真的看着云礼,我的两字说得格外的重。

不知为何,这一声阿礼,倒唤得云礼有些害羞。

“将军,逾矩了。”

南修白意味不明的看着他:“怎么逾距了?”

云礼胡乱回道:“将军不该如此唤我。”

南修白问道:“那该怎么唤阿礼?”

“这…唤我云礼便可。”

南修白无奈:“可我就是如此唤阿礼,更为亲切。”

云礼无可奈何:“那…便寻了将军罢。”

说完南修自便唤人将云礼领了出去。

心中狂喜,止不住的笑意,今生重来一次、既再次相逢我便会倾有一切唤你安好,阿礼,我的救赎。

[次日]

云礼穿着一身月牙白的衣裳,将头发用的月牙白的丝带和簪子绾了起来,先干净脸上的泥土,只见云礼长的唇红齿白,颇为好看.

云礼一起床,便寻南修自去了,商议事情.

他掀开营账,就看见南路白正在穿衣,他鬼使神差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光明正大的看着南修白半遮半掩的风光,八块腹肌露了出来,只穿了里衣,还因某些原因开了。

云礼转头,脸有些红:“你先穿好。”然后跑了出去。

南修白笑着看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挑了下眉,美人计还是挺有用的。

过了一会,南修白穿着云礼同一款式的墨蓝色长裳,用玉簪将头发绾了起来,手拿一个黑金双色的面具,朝云礼的营账走去。

云礼此时正在收拾东西,他刚问过其他人,他们不一会儿便要继续出发.虽没什么可收拾的,但他住了人家的营帐,就应该收拾好。

南修白城掀开营帐,便看见云礼背对着他,正在收拾着东西。

他将面具放到身后,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要走?”

云礼被吓了一跳,转过身,一看到南修白。便说:“将军是鬼魂吗?走路都无声。”

南修自不语,只是微皱眉头,眼中藏着失落:“你要走吗?”

我还是留不下他吗?

算了,留不下,打断腿就好了。

云礼看着他,想到了刚才那幕春色,心跳的有些急:“将军不是说今日启程吗?”

听到这话,南修白暗骂自己的无脑。

阿礼可是个守信之人,除了那件事,他怎会失言,是我以小人之言度君子之腹了。

心情立马就阴转晴:“倒是我忘性大了些,竟忘了这等事。”

云礼看着他,总觉得他怪怪的,特别是身上那件衣裳,越看越怪,总觉得在哪见过。

南修白知晓他喜好月牙白的衣裳,上一世出去时,元礼总要自己带个一两件的,就怕衣服弄脏,可以换洗,当时,他还嘲笑道:“阿礼,你是女孩子吗?就这么怕脏。”

云礼当时回道:“我比较讨厌脏。”

后来,慢慢的,南修白只要一同云礼出去,不管多远,都会备上几件月牙白的衣裳,都已经成了不可剥夺的习惯了,这一世,还是戒不掉这个习惯。

没想到,竟派上了用场,这身上这件月牙白可是云礼前世最喜好的款式,上面用银线在袖口和领口绣着精致的梅花,就这样式的,他宫中已放了八十来件了。

每一件,都是他亲手所绘,让宫中的绣娘用最好的材料按云礼的身材比例做出来的。

现在南修白见他穿着这身衣裳倒是将他衬的愈发好看了。

“将军此来有何要事?”

听到这话南修白立马将放在背后的面具拿了出来,笑道:“阿礼,为隐藏你是云家后人的身份,你不妨将这面具戴上?”

云礼想了一下,王福和那群山贼都知晓他还活着,若到时被认出,免不得又被寻麻烦。

“嗯。”说完,便伸手去拿。

南修白躲开,看了下手上的面具,又看向他。

原创文章,作者:零拾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tuijian/63639.html

(0)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8: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