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言榛春桃)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意雀

角色:言榛春桃

简介:生于将门之后,助他登基却换来八年地牢,满门抄斩
再睁眼,回到十三岁那年,一切都还未发生,运转筹谋,誓要将前世的账一笔一笔讨回!偶然发现前世的死对头他也重生了!

书评专区

战锤之黎明远征:挺不错的脑洞,总之为了帝皇!

恶人成长日记:文笔干,标题搓内容没啥出动,作者心气挺高,但是没那两把刷子啊。

都市全异能大师:都市异能,多女主,书荒可看。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部分章节免费阅读

第五章:计划失败

  言榛眉头微蹙,这人翻脸的速度堪比翻书。

  “你若是想我死,何必救我?”言榛停顿了一下,“所以你不会杀我,即便……”

  她话说到一半停住,眸光从顾云朝脸上缓缓下移,移到某处,眸光盯着那里多看了几眼,随后淡然移开眸光,继而将未说完的话补充完整:“即便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烛火下,她清丽的面容上沾有泥土,跟个小花猫似的,

  顾云朝看着言榛,眸色如摇曳的烛火,忽明忽暗。

  他记得前世她因救自己染上了风寒,自己出白马寺时,她还在睡觉。

  而这世,她却追了上来?

  想到这儿,顾云朝眼眸微眯了起来,泛着危险光芒。

  他眼神冷冽,如鹰凖般锐利,仿若能洞悉一切,言榛被盯得心里发毛,有那么一瞬,她感觉内心的秘密都被这人窥探了去。

  “呵……”低笑声起,言榛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浮现,下一刻,她细嫩的脖颈被慕云朝一手握住,顾云朝凑上前来,贴在她耳侧,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她脸上,低哑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浣花溪上见卿卿,脸波明……”

  言榛浑身猛地一僵,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对上他双眸。

  顾云朝好似没看到言榛脸上的震惊般,继续道:“黛眉轻。绿云高绾,金簇小蜻蜓。好是问他:“来得么?””

  “和笑道:莫多情。”

  言榛面色煞白,身躯微微颤抖着,眼前这人怎么会知道这词,这词是前世顾云朝争权失败,她私自将顾云朝放出城,顾云朝纵马离开时,与她说的。

  他怎么会知道?

  顾云朝将言榛的神情一落不下,尽收于眼底之中。

  言榛的此番表情也证实了他内心的猜测,唇角上扬,“言榛……你也重生了……”

  此言一出,言榛仿若见到鬼了一样,又要跳起,却被顾云朝一手摁下,她内心慌作一团,随后细想了一下此人说的话,她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你也重生了,这五字是何意?意思显而易见,他也是重生的……只是能说出那词的人,只有他……顾云朝!

  言榛心绪有些一言难尽,她还未寻仇,就遇上了前世的对手,前世她与顾云逸将他击败,篡改遗诏,夺了本属于他的皇位。

  言榛觉着,这人重生了第一件事就是干掉她,只是眼前这个着女装,涂着胭脂貌似女子的人,怎么也与印象里那鲜衣怒马的少年联系到一块。

  她轻叹了一口气,道:“顾云朝,我知道你想杀我,但能不能容我先报仇了,你再杀我。”

  顾云朝听到言榛的话,眸色瞬间冷却了下去,寒意在眸底深处凝结成冰。

  “我可以暂时不杀你,但你要替我掩盖我的身份。”

  “身份?”言榛皱了下眉头,瞧见顾云朝此时的衣着打扮,她顿时反应过来,一口应答,“好。”

  “但你得跟我说说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我只知道……”言榛话说到一半,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主子,您在里面吗?”

  声音是从洞口传来的,而洞口已经被泥石流堵住了。

  “在。”慕云朝冷吐出二字。

  “好,属下这就把您给挖出来。”

  挖出来……这话听着怪怪的?言榛瞥了顾云朝一眼,见他神色无任何变化,她也没多说什么。

  哐哐哐的声音从洞口传来,没一会儿,洞口被挖开,光亮照了进来。

  顾云朝先出,言榛跟随其后。

  她前脚刚出洞口,后脚明晃晃的剑就已架在了她的脖颈上,眸光一撇,见那人同顾云朝一样,男扮女装。

  “冷九,把剑放下。”慕云朝手背负于身后,声音淡然。

  话音刚落,言榛眼前又一道寒光闪过,脖颈上那冰冷的凉意已消失不见,她垂眸一看,剑已收回。

  一束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抬眸一看,见是那冷九盯着她,目光冰冷带着一丝威胁,似在告诉她,不要轻举妄动,如若不然,刀剑无眼。

  剑架在她脖颈之上,她都未曾有害怕之意,又怎会被目光给吓到。

  言榛避开冷九看过来的目光,朝顾云朝看去,他双手背负于身后,身形削瘦若竹。

  他借男扮女装借慕云朝之名活在京城,又借慕云朝之名假死,恢复他七皇子的身份。

  前世的慕云朝死于今日,而这一世……

  想到这儿,言榛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视线扫向四周,除了脚下有块所站之地,除此之外再无下脚之地,树木横倒在在泥泞中,滚石断木,一片狼藉。

  若刚才她与顾云朝迟了一步,此刻也如那断木般,被淹没在泥泞之下,不知生死。

  “走。”顾云朝冷吐出一字,率先迈出脚步,脚踩在泥地里,瞬间陷了下去,深到小腿处,浅到脚腕处。

  往前走了几步,他似想到了什么,回头过来,瞥了一眼言榛,“你跟着我踩出的脚印走。”

  “冷九,你断后。”

  冷九愣了一下,心中虽不情愿,但还是点头同意。

  顾云朝走在前面开路,言榛按着脚印走,桃枝断后。

  三人在泥地里硬生生走出一排脚印来。

  走着走着,冷九发现了不对,按原先的计划,计划成功之后,直接下山。

  现在计划成功了,多出了一人暂且不谈,这走的也不是下山的路,倒有点像回寺庙的路?

  “主子,这路是不是走错了?”冷九出声询问。

  路走错了?言榛脚步一顿,抬眸一看,顾云朝所走的方向是朝上,回白马寺的方向。

  冷九说方向错了,那他们本是要下山的。

  与他随行的奴婢,下人除桃枝之外,都被山崩所覆盖,只剩下他与桃枝,那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理应是直接离开这里,为恢复真实身份准备。

  现在却走的是回白马寺的路……

  顾云朝冷漠的声音打断了言榛的思绪,“计划失败,回寺庙。”

  计划失败?冷九愣住,这计划明明天衣无缝……他正要出声时,瞧见了眼前的言榛,瞬间明白自家主子口中的计划失败,失败在哪里了。

上一篇 2022-05-09 下午5:18
下一篇 2022-05-09 下午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