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爷(长歌行李世民和太子妃)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纨绔世子爷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李坏

角色:李长河世子妃

简介: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
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书评专区

玉宸金章:第五章,主角明明就是抢劫,非要再给对方一点东西,意义何为?一元购比零元购更高尚?要我说,纯属脱裤子放屁,一元购然后被抢劫的人会感激你?

无限人生:情感描写有毒

天降我才必有用:黑名单作者石章鱼

纨绔世子爷

《纨绔世子爷》部分章节免费阅读

第21章

  德公见此也下筷了,尝了一口之后又尝一口,之后便停不下了,接连下筷,也顾不得风范。

  连吃好几块,老人才开口:“不可思议,我明明见这是猪肉…可这肉肥而不腻,软糯香甜,吃过后唇齿留香,竟比羊肉好吃多了。”

  “本世子出手,怎么可能是凡品。”李长河得意道。

  “这明明是猪肉,怎么会…”阿娇也小口小口的吃了好几块。

  李长河摆摆手:“我早说过,猪肉不是贱肉,不过烹调不得当罢了。革新进取就是财路,这盘肉我要是在听雨楼能卖四百文!”

  德公一听义愤填膺:“你这奸诈小子,猪肉横竖不过一百文一斤,你这一盘半斤不到,怎敢卖四百文!”

  李长河不在意:“呵,那又如何,羊肉一斤八百文,人皆趋之若鹜,我卖的虽然不便宜,却能让天下百姓都能吃上肉,不是功德一件么?”

  德公筷子悬在半空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小子…没在说笑?”

  “额,这有什么好说笑的,力所能及之事,人人都可以做啊。”

  德公放下筷子,死死盯着李长河。

  这个年轻人,太难琢磨了,放荡不羁的背后竟然也有为国为民的心?

  “说起来您老不用上朝吗,隔壁陈大人可是每天天不亮就上朝的。”李长河好奇的问道。

  “老夫最近告病在家,不用上朝。”

  “你骗谁呢,看你这样子怎么可能是病患,你不会是…骗皇帝请假的吧。”

  李长河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头,平日里这老头看起来挺厚道的啊。

  “你!”德公瞪大眼睛,气得筷子差点掉了:“胡言乱语什么,老夫怎会欺君!”

  李长河无辜摊手,因为这老头大冬天的还经常去听雨楼,活蹦乱跳的到处跑,怎么都不像是生病啊。

  德公瞥了他一眼,又犹豫一会,道:“哼,这事也并非说不得,反正天下人迟早要知道,这是皇上钦赐口谕让老夫养病,老夫自然没病。”

  “皇帝要办你?”李长河探头问。

  德公脸全黑了:“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圣恩隆宠,皇上对老夫自然信任有加。”

  李长河皱眉,把酒杯递过去。

  阿娇已经习惯的为他斟满,浅尝一口后,李长河道:“既然没失势,又没生病,皇帝让你养病,难道是想总理天下事,那岂不是要累死?”

  “你…”德公见他只是些许听闻,就能见微知著,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李长河管过庞大的黑道组织,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不容易,何况一个国家,若是没了德公的帮助,皇帝一天看的奏折估计要有几箩筐。

  他为什么这么做?

  李长河叼着酒杯,思绪飞转,皇帝、天下事、丞相、造反、辽人…

  这些时日听到的一些信息飞快的在他脑海中汇聚,交流,试图构建出正确的因故脉络。

  许久后,李长河抬头,眼中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不会是…要打仗了吧?”

  德公这下真是完全说不出话,张嘴看着他就如同见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李长河顿时明白他猜对了,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如果没有战事,李长河这辈子可以安稳度日,因为不可能有人杀到京城来,可战端一开那就不一定了。

  “早知如此老夫便不予你说了,不过短短几句却被你看破,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奸诈狡猾,又洞彻世事,老夫真是第一回见。”德公叹气道。

  李长河满头黑线,这老头是夸人还是骂人呢…

  “此事你不要传扬,陛下虽有此意,但也要待到明年,过早让世人知道只怕会引起骚乱。”德公郑重叮嘱。

  李长河点点头,心中却悬起来,皇帝想打仗,还让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高病修养,不想受任何人掣肘,至少能说明两点。

  一是当今皇帝势大有为,毕竟平章事可不是开玩笑的,历朝历代能与皇帝分庭抗礼的宰相数不胜数,但在景朝如今,皇帝让德公养病他就得养病,足见皇帝强势。

  二是一旦开战,恐怕是场决定国运的大战了,皇帝亲自主理一切事务,足以看出他的决心。

  这种大战之下没人能独善其身,他也一样。

  胜了还好,要是败了恐怕是个山河破碎,由盛转衰的下场,他也不会有好结果。

  下午,李长河送走德公和阿娇,临走前德公还一再嘱咐关于诗会的事情。

  阿娇也特别叮嘱了几句,就是生怕他会食言似的,之后两辆马车离开了王府。

  而关于红烧肉,德公赞不绝口,还直言下次做的时候再叫他过来。

  李长河只是笑着答应,做法可不只红烧肉这一种,他会慢慢在听雨楼中加入这些菜色的,这也是一个赚钱之道啊。

  听雨楼里那么多读书人,某种程度上是非常有话语权的。

  第二天,赵四的进度出乎李长河预料,午后他已经开始接板了。

  酒笼做好之后就可以起灶,锅他已经让严毢去定制了,明天估计就能取回。

  至于出酒槽就更简单,一个木瓢接上打通的干竹筒就能用。

  等到傍晚,赵四提着一贯钱高兴的拜别时,整个酒笼已经立在院子里了,高度一米五,直径一米的空心圆柱体,剩下的就是加固,烘干,然后就能使用。

  蒸馏酒啊,李长河搓搓手,仿佛离他已经越来越近了。

  高度酒的意义可不止是一种饮料,还可以用于医疗消毒,用作燃料,制作香水等等。

  特别是消毒,在这样的年代稍微严重一些的外伤基本都是看命,如果伤口不发炎就能安然无恙,伤口发炎很可能就会引发高烧,继而丧命。

  战场上很多伤员最终都活不下来,但有了酒精即时消毒,这个风险就会大大下降。

  总之,高度酒只是一棵树干,只要李长河想,就能让它发出众多强壮的枝。

上一篇 2022-05-07 下午5:07
下一篇 2022-05-07 下午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