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云荒》小说最新章节,王爷爷魔长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血色云荒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王爷爷

角色:王爷爷魔长老

简介:血色云荒,前路渺渺
江湖沙场,战歌潇潇
仗一身英雄侠胆,御剑苍穹,直指云霄
学一手万剑归宗,开天辟地,斩裂山河
云家镇,剑宗生,孤身少年翻天浪
神龙现,魔族亡,保卫云荒平天下
天女下凡,绝世风华,灵儿一舞动九天
碧水柔情,终身相随,盈盈一笑伴红尘
前世今生缘不尽,请君陪我共逍遥!待我斩尽魔族血洗云荒再续来生今世缘!

书评专区

执掌好莱坞:看了不到100章节,内容够专业,现实向,不脑残,少了好莱坞制作中的阴冷和嘴炮,上床有底线,不主动搞潜规则,能给那些追求梦想,生存困难的艺人方便,不像好莱坞之王那样的肉便器,看一个搞一个,还身体倍棒,搞笑。太对胃口了。

重生大玩家:作者想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塑造一个为了逃避现实而沉迷幻想的中二少女,感觉不到萌,只感觉违和,关键是时代背景。2000的中国对二次元的热度都还没起来,而且女主家也不富裕怎么可能有余力去接触各种娱乐,不去接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出那种风格的中二台词。其实觉得作者写一个自闭症或者残疾的女主角都比一个中二少女有魅力。

先砍一刀:开头模仿骸骨武士,但后面明显没有骸骨武士洒脱。

血色云荒

《血色云荒》部分章节免费阅读

第四章 镇魔殿

锲子

云荒大陆,千百年来,物种繁衍,生生不息。由于历史上的一次板块运动,云荒大陆产生了巨大的暴乱,历经多年纷争,尸骸蔽野,血流成河,积怨满于山川,号哭动于天地,门派倒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许多巨大的门派纷纷倒下,许多小门派也趁机鱼跃龙潭,抓住机遇,一举成为举世闻名的大门派,又经历上千年的发展,云荒大陆逐渐稳定了下来。

云家镇,位于云荒大陆的偏僻角落,犹如云荒大陆众多势力当中的繁星一颗,是一个渺小的存在。

荒历十年,天降祥瑞,紫气东来,霞光满天,天上一声惊雷,天空中出现金黄色的光芒,光芒渐渐地集中形成一条神兽,金黄色的耀眼光芒没有过多停留,齐落云家镇,云家镇一母亲便在此时产下一男一女,男子为阳,取名云阳,女子为阴,取名云月。一阴一阳,阴阳相合,天下可成。

魔域,魔神殿。

“什么?远古神兽现世?”一名六角魔长老原本镇守水晶殿,时刻监测着云荒大陆的重大事件,只见云荒大陆天象异变,隐隐检测出神兽的庞大气息。吓得六角魔长老一屁股坐在地上。“快!快去报告大王。神兽现世,魔族危矣。”

“什么?你确定?”魔域之王震怒,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六角魔。

“万分确定,那种气息,是我等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六角魔还记得千万年前魔域大举进攻云荒大陆,本来魔域占巨大优势,眼看就要获胜,没有想到远古神兽之王率领无数灵兽与魔域展开交战,那一战,惊天动地。连最强大的魔域之王都被击败。神兽之王建立强大的封印将魔族众人封印在云荒之外的黑暗幽界之中。

“别怕,现在已经过了万年,封印逐渐减弱,神兽之王需要重新蜕变进化,所以化作灵体进入人的身体以待成长,我还在闭关修炼之中,无法亲临云荒,现在正是神兽之王最为虚弱的时候,你能确定神兽之王的位置吗?”魔域之王严肃的问道。

“具体位置还需要慢慢检测。”六角魔认真将探测的结果告之。

六角魔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我可以确定一点。”

“什么?”

“目标..就在云家镇。”

十年后的冬天…

整个云家镇,雪花散落一地,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天气多了一丝寒冷,少年少女在小镇外面的田地上奔跑嘻戏。少女清澈的眸子紧紧盯着眼前奔跑的少年,玉手举着一块雪团:“云阳哥哥,你别跑呀!”

在田地上奔跑的少年少女,就是云阳与云月。他们的出现,仿佛天地都为他们所定格。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丝震动,云阳和云月手中的雪团突然蹦碎,云阳突然心里有一丝紧张的悸动。

“云阳哥哥,我好害怕。”云月的脸庞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瘦小的身躯突然颤抖。

天空黑压压的,周围一片死气沉沉,让人透不过气来。寒风刺骨,天空中飘下的阵阵雪花犹如利剑一般刺在云阳的身上。

云阳心中莫名的上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左眼皮一直在跳,当下握住云月的手:“别害怕,跟哥哥回家。”

云家镇镇内。

一阵血光冲天而起,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大门被打的支离破碎,飞禽鸟兽无不作散,烟尘滚滚,遮天蔽日!大门守卫员瞬间惨死。血肉横飞!

碎石中,一声惨叫,一名镇内守卫大喊一声:“敌袭!魔族!”便被一双尖锐的大手破肚而出,再也丧失了生机。

随后,无数长相怪异的巨人凌空而起,手提魔刀,直奔镇内人群。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叫声响彻天空。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把神兽之灵给我交出来!”

魔族的血腥屠杀,开始。

…….

待云阳和云月飞奔到云家镇附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云阳越来越感觉不对劲,镇内寂静的出奇,没有任何声音。

云阳眼皮直跳,不敢多想,拉着云月奔进云阳镇大门,眼前的景象让云阳和云月终身难忘。

浓烈的血腥味刺鼻传来,尸体七零八落,惨不忍睹,有的被用刀剑戳穿了身体,有的被搁下了头颅,火光冲天,一片又一片的废墟,残垣断壁搬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连天空都染成了一片血红色!

只见前方一女子被一刀洞穿了身体,女子的眼神中充斥着死亡的恐惧与绝望,而女子怀里还紧紧抱着还未满月的婴儿,婴儿居然被刺瞎了双眼。砍下了双手双脚。

云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云阳强忍住呕吐的冲动,迅速捂住云月的眼睛,扯起嗓子大喊:“爹!娘!你们在哪?”

两个无助的小孩子一直奔跑,想要回家找到父母的怀抱。

云阳奔跑途中发现包子铺的一位老人躺在地下,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地下的水居然化为了血水。

“王爷爷?王爷爷?”云阳哭了起来,紧紧抓着王爷爷的手,王爷爷是平日里对云阳和云月最慈爱的一个爷爷,每次见到云阳和云月总会一人给一个包子,让他们吃。王爷爷憨笑的笑容摸摸自己的胡须,眼神中充满着喜欢与疼爱。

可是现在王爷爷躺在地上,一口气还没有断绝,王爷爷慢慢举起颤抖的手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孩..子..快..走..魔…”话还没有说完,王爷爷口吐鲜血,瞳孔里变得毫无生机,断绝了最后一口气。

“王爷爷!王爷爷!“云阳和云月跪倒在王爷爷的面前,眼泪交错,不知所措。

云阳拉起浑身颤抖,眼睛哭的通红的云月,“别怕..哥带你回家..”云月已经身躯发软,云阳背上云月,往家门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自己的爹娘,在哪里?

推开家门,在云阳和云月眼前的,不是往常一样的父母的笑容,而是地上冰冷冷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臭的味道,

一头三角魔族一刀穿过云阳父亲的身体,另一头三角魔族一脚踢在云阳母亲的腹部,云阳母亲口吐鲜血,突然看到了云阳和云月冲进房间。绝望的神色变得更加浓烈。

“快跑!”云阳的爹娘撕心裂肺的大吼,云阳的母亲双手死死抓住三角魔族的脚。不让三角魔族动弹一分。

“爹!娘!”云阳大声嘶吼,同时用手紧紧抱住云月。

“人类渣宰!”三角魔族恼羞成怒,一脚踩在云阳母亲的手上,可是就是死活都不松手!

“还不松手,我让你不松手!”三角魔族一脚一脚的踩下去,已经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可云阳的母亲就是不松手。

“三角魔,我杀你全家!”云阳满目通红,浑身颤抖,用尽全力朝着三角魔直冲而去。

三角魔一脚踢开冲来的云阳,云阳重重的摔到地上。云阳恨自己无能!如果自己有实力,就能全部杀光这些魔族,云月连忙扶起口吐献血的云阳,哭泣不止。

“云儿,月儿!快走!魔族,老子和你拼了!”云阳父亲怒劈几刀,却被魔族轻松躲过。反手插进胸部一刀,云阳父亲口吐鲜血倒落在地。

“终于轮到你们这两个小崽子了。”三角魔舔了舔刀上的鲜血,朝着角落里的云阳云月直奔而去。

“不要!”云阳的爹娘同时喊道,声音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云阳紧紧的护住云月,满眼绝望。

就在刀势快砍刀云阳身上的时候,身上带着刀的云阳父亲和倒在地上的母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云阳和云月扑到身下。

三角魔血淋淋的刀随之劈下!

“爹!娘!不!”云阳大叫一声,身体骤然爆发出了金灿灿的金色光芒!云阳也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只是全力挥出一拳,三角魔被瞬间击飞十几米,怦的一声撞到墙上。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倒在地上的三角魔露出绝望的目光,身体居然被实实在在的打穿一个洞,流出浓黑色的血液,随即化作一道黑烟惨死。

云阳父母被刀再次刺中,吐出鲜血,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不想把自己最难看的样子定格在孩子心里,大声喊叫:“云儿,月儿,快跑。要活的…好好的…”

“爹,娘!不要死。”云阳和云月放声大哭,眼泪哗哗的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好孩子,要好好活下去。记住,不要为爹娘报仇。你们能..活下去..才是最好的..”说到这里,云阳父母的瞳孔逐渐分散,两人双手紧握,声音断断续续。

“爹,娘!你们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突然云阳的父母再次被刺了一刀,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瞬间毙命!

“老不死的,还真能撑。”周围的两个三角魔族吐了口唾沫,铮铮笑道。

“啊~不!不!不!”云阳血目通红,双拳紧握,浑身再次亮出耀人的金光,向前跨出一大步,狠狠的一拳打在三角魔族的身上,三角魔族直直的飞了出去。

云阳立马飞起,闪电般的飞出一脚,狠狠踢在倒地的三角魔族身上,只见三角魔族化成一滩烂肉,不复存在。

另一头三角魔族看到此景,瑟瑟发抖,竟然掉头而跑,云阳的明眸通红,拿起一把剑用尽全身力量扔出,笃的一声,剑正好死死的插入三角魔的身体。

解决了三角魔族之后,云阳感觉浑身脱力,金黄色的光芒也消失不见,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跟我走,月儿!”云阳一把拉起云月,朝着门外疯狂逃跑而去。

不过多久,又有几十名魔族蜂拥而来,包围住了正在逃跑的云阳和云月,其中有不少的三角、四角魔族,居然还有一头六角魔族!

“你们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神兽之灵在你们手里吧!交出来!”六角魔族嘴角上扬起一丝弧度,怪异的声音传来。

云月哭着躲在云阳的身后,两个人在墙角盯着这些魔族,云月娇小的身躯禁不住的颤抖,嘴唇青紫,双手紧紧地抓住云阳的衣袖,用仅仅云阳能听到的哭泣声:“哥哥,我怕。“

云阳满眼通红,面色狰狞的盯着眼前的魔族,单薄的身躯禁不住的发抖,眼神中充满着杀意,就是他们!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云阳紧紧地护住云月:”月儿,别怕,有哥哥在。“

“你们说的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云阳稚气又坚定的说到,随后他站出一步,用小孩子的薄弱身躯挡在了云月的前面,

云阳回头摸了摸云月的头,“月儿,记住,一会哥哥说跑的时候,不论发生什么,你就头也不要回的跑,听话。”

云月清澈的眸子盯着云阳,轻轻的点头。

云阳轻轻放下云月的手,脸上的一丝温暖也随即变得冷酷无情,对着云月声嘶力竭的大喊:“快跑!“随即向血盆大口的魔族飞奔而出,眼神里尽是死意。

“如果我死了,你能活下来,也算是好。”

云月呆滞的望着云阳的背影,一股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目而出,放弃了逃生的希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哥哥还活着,爹娘都被杀了,如果自己失去了哥哥,这个世界上只剩自己孤单一人,那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云月紧追云阳而去,纤细的身躯被石头绊倒倒在地下,胳膊和膝盖已经血流不止,可是云月浑然不觉,小手伸向云阳的方向:“哥哥,不要!”

云阳睁着血红的双眼,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敢杀我父母,杀我亲人,我必与你拼命!

“科科科……还真是有意思。”黑暗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像是被风割破的铁皮铮铮作响,六角魔族手指微点,发出一丝黑色光芒。

一阵凌冽的光芒袭来,云阳重重的摔在地上,口里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口撞击似乎震的云阳五脏六腑都移位。可是云阳仍然紧握血淋淋的双手。“月儿,快走啊!“云阳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声吼叫。

“哥哥,不要!”云月的脸上满是眼泪,声音早已嘶哑,膝盖上胳膊上全是血淋林的伤口,试图往前爬,想要握住云阳的双手。

“科科科,还真是兄妹情深。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魔族怪笑,一脚踩在云月瘦小的身子上,仿佛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你敢再碰我妹妹一下?”云阳用尽全力咆哮,眼神愤怒,拼命站起来。

“你来救啊。”魔族铮铮怪笑。

云阳站起摇摇欲坠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的妹妹,眼神血丝通红,却被魔族一脚踢倒,爬在地上,固执的云阳还是一步一步的往前爬,

终于,云阳爬到了妹妹的身边,轻轻的握住云月的手。

“哥哥,月儿好怕,救我,月儿..很乖的..”云月嗡嗡的声音传到云阳耳朵里。仿佛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哥哥,月儿要睡了..我好冷..我好痛..我好想爹娘。”渐渐地..云月眼神涣散,眼睛缓缓的闭上。

云阳紧紧抱起云月,“不!,不!不要离开我!”

云阳缓缓站起来,抱着怀中的女孩,望向魔族,赤红色的双眸涌动,散发出一阵阵杀意与恨意,随即云阳重重的咬破手指,说出:

我以灵魂为誓:倘若我能活下来,我将尽吾生之力,竭吾生之所能,以吾生之血,踏平魔族,为父报仇!

我将尽吾生之意志,达成吾之心愿!

从此以后,我与魔族,不共戴天!只要我灵魂不泯灭,一定杀遍魔族最后一人。

云阳用弱小地身躯护住怀里的云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丝毫没有对死亡的畏惧。

“月儿,爹,娘,孩儿不能为您复仇了。”云阳清澈的眸子流下了不甘的眼泪,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这是云阳被刺中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锋利的剑深深的穿透了云阳的胸膛,直指心脏!云阳口吐鲜血。只感觉视线一阵模糊,眼前发黑,浑身剧痛。

“月儿,我来了。”云阳便失去了意识。

魔族拔剑而出,凌冽的剑气再度斩向云阳和云月。突然之间,一阵黄金色的光芒涌现,挡住了三角魔的剑气和攻击,瞬间将其反噬而死。

“大胆魔族,居然敢对两个小孩子赶紧杀绝。”只见从云阳的神龙玉佩中飞出一头金黄色的苍天神龙,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金黄色。金黄色的巨龙煽动着厚大的翅膀,口吐龙威,大千世界的生物无不感觉到神龙的威压匍匐在地下。魔族身上焕发出的深黑色气体也被完全腐蚀。

巨龙发出一声古老的龙族语言,所带来的声波令周围山脉崩塌,无数碎石崩裂,只是一道声音居然如此惊涛骇浪!“大胆魔族,竟敢冲破远古封印,伤害天命之子?”

魔族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乱作一团,“远古神兽之王?”一名魔族长老望向天空中充满威压的神兽,没有想到本该处在蜕变时期最为虚弱的神兽之王居然还有如此恐怖实力,六角魔迅速下达撤退指令。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失算了。

“既然来了,还想走?”神兽之王施展神神技,风云巨变,破空而来的金色攻击光芒覆盖了魔族逃跑的方向。

“哼,毕竟还是一道灵体,倘若是全盛状态的神兽本体来到这里,我们必定难逃一死,不过我们想走,难道你认为凭借自己现在的虚弱的状态还能挡住我们?”魔族长老轻蔑一笑,拿出魔族镇魔之宝——“破碎之境。”

破碎之境乃魔族之秘宝,可以踏破虚空,割裂空间,并产生巨大的攻击,魔族便是凭借破碎之境略微打破一道封印才乘虚而入。

“即使我仍是一道灵体,但收拾掉你们这些魔族残种还是绰绰有余的。”神龙灵体在天空中盘成一圈,再次口吐龙威,降龙神技——“双龙出海!”

神龙灵体散发出巨大的炎火直冲魔族!

魔族死伤惨重,魔族长老大怒:“快撤,快撤!碎片之境,启动!”

一阵空间迅速被割裂而来,剩余的魔族残种蜂拥而入,神龙灵体一阵大吼,将割裂的空间迅速封印!

砰然一声大爆炸!无数碎石冲天而起,烟尘滚滚,方圆百里化作一道虚无。

云阳和云月也被这声大爆炸波及,神兽之王用最后的灵力包裹起来做了一个保护层,免除了他们的生命危险,但是云阳和云月却在巨大的爆炸中被冲散。

从这天起,云阳云月。

遥遥万里,天各一方。

云阳在黑暗的虚空中行走,一步一步踏出自己的脚步,向着四周无力的大喊:“爹,娘,月儿,你们在哪?”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云阳在心里琢磨:“难道这里是地狱吗?爹,娘,月儿,你们在哪?”

“小子,别喊了。这里是神龙玉佩空间内部。”一阵苍老威严的声音伴随着龙威传来。云阳只感觉脚下都沉重了几分。

云阳心里有些纳闷,只见四周空空无也,漆黑一片,云阳发声道:“敢问前辈是?”

“我是神兽之王神龙,一直在你的神龙玉佩中。这次你受到了致命危险,才不得不将破玉而出,救你一命。”一阵金黄色的光芒过后,上古神兽神龙终于浮现在了云阳的面前。

“那你为何不救我父母?不救我妹妹呢?”云阳怒斥道。

“你妹妹还或者,我本来就是一道灵体,尚处在虚弱期,力量不足巅峰实力的万分之一,今日不得不破体而出。现在灵力枯竭,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你也不用指望像打三角魔一般再用我的力量了。”神龙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

“那前辈知道我的妹妹在哪里吗?她怎么不和我在一起?”云阳想到这里眼神又变得通红,双眸冰冷。

“那个女娃子性命无忧,只可惜在爆炸中被冲散了,也不知道女娃飘落何处。不过我隐隐感觉到她还是活着的。”神龙无奈的匍匐在地上,化作一条小神龙,金黄色的光芒也越来越减弱。

“还活着就好。都怪那该死的魔族。要不然爹娘也不会死,自己与妹妹也不会失散。”云阳想到这里不禁紧握双拳,对魔族恨之入骨。如果自己有机会一定会血洗魔族,为父报仇!

“云阳小娃,你现在还是不要想着报仇了,等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再去报仇,我已进入虚弱状态,还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都只能靠你了。不过神龙玉佩是一个宝物,你要好好去利用它的功能,努力提高实力。”神龙一字一句的告诫云阳,云阳连忙点头,生怕有一句遗忘。

金黄色的光芒越来越黯淡,最后传来一股微弱的声音:“云阳,勇敢的去提升实力吧,你的父母..也不是真的彻底死亡..只是尽早要与你的妹妹团聚…”

“也不是真的彻底死亡?”云阳眼前一亮,双眸又恢复了生机,不停地询问神龙这是怎么回事。可惜再也无法听到神龙的声音。

“有希望就好。月儿,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爹娘,我也会让你们复活的!只要我有足够强的实力!”云阳在心里暗下决心。

云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自己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浑身酸痛,头也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自己做了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梦到了神龙,梦到了月儿,梦到了自己的爹娘,梦到了以前的种种往事。云阳感觉心里一阵苦涩,不由得滑下一滴滴眼泪。月儿,你到底在哪?

云阳渐渐地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我这是在哪里?”云阳挣扎着起身,却感觉浑身无力,肚子里饥肠辘辘。

云阳打量了一下四周,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甚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身一看,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整个房间充满了女孩的气息,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这时一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正在挣扎的云阳:“你醒啦?别乱动,你受伤这么严重怎么可以乱动呢?”

一阵甜蜜如酥的声音传到云阳耳朵,女孩子温柔地体香萦绕在云阳身边,甚是惬意。云阳还没有说话,便被一双洁白的玉手轻轻地按在床上。

“我这是在哪里?”云阳问面前的女孩。

只见女孩柔柔答道:“你在我们四方剑派中,前几日我在外面赏雪,突然发现在雪中血淋林的你,我觉得你快死了,便把你救了回来,幸好还不是太晚,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孤身一个人会受那么重的伤,还好爹爹厉害把你从死门关上拉了回来。”

“谢谢你。”云阳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原来眼前的女孩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是她,也许自己已经在雪里被冻死了。

“要谢就拿出诚意来啊!为了救你还弄脏我的一身衣服呢。哼。”女孩似乎是有一点点不满,这时云阳肚子里发出一声怪叫。

云阳摸摸头,嘿嘿一笑,“那个..能不能给我拿点吃的阿。”

“还知道饿?昏迷五天五夜不死你都算命大。”女孩吐了吐舌头,给云阳拿进来一些吃的。

云阳见到吃的直接翻身而起,对着吃的一顿狼吞虎咽。女孩见状不禁莞尔一笑,随即又啊的一声叫出来,“你的伤,不疼了?”

云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对啊,不疼了。感觉完全好了。”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那么重的伤居然几天就好了,虽说爹爹给云阳治疗过..但是也不应该这么快。”女孩好奇的望着云阳。一脸不解。毕竟自己当初见到浑身是血的云阳,只见后者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毙命。怎么这么快就能好了。

“算了,身体好了是最重要的,你先吃吧,吃完了好好休息,明天爹爹要见你。”女孩说罢便起身而去。只有云阳心里清楚,自己从小就是这种体质,前一天还在的伤口,第二天就完全好了。

只见女孩轻轻的踏出门,云阳突然想起还没有问救命恩人的名字,追出去大喊:“你叫什么啊?”

“我叫夏盈盈。有困难可以找我喔。”女孩甜甜的一笑,转身离去。

夜晚云阳感受到了一丝突破的迹象,打坐修炼,一举突破炼体五重天。云阳却没有一丝喜悦,因为这只是一个修炼的开始。

第二天,云阳起了个大早,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已经去做训练,别人都还在睡觉,云阳已经绕着山头跑了一圈,重复的活动自己的筋骨。在炼体境的时候要锻炼自己的体魄,为以后的修炼打下基础。

“砰砰砰!太阳都晒屁股啦,你还不起床啊?”夏盈盈用细嫩的小手敲了敲云阳的门。

“怎么了。”云阳刚刚做完训练回房,就见到一个穿着粉蓝色裙子的女孩,白晢的皮肤楚楚动人的站在那里敲门,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跟我走,去见我爹啊。这就忘啦?”夏盈盈纯洁无瑕地眸子闪烁着。就像两颗水晶葡萄透彻明亮。

跟着夏盈盈聊了几句,云阳才知道自己在地这个地方是一个叫做剑宗的小门派。每年都会招收大量弟子进行训练,优秀的弟子会被选拔上去高更层次的门派。而云荒大陆有六大最顶尖的门派,每一个顶尖门派下面都会有自己的附属门派,附属门派下面会有千千万万个小门派。以此类推,拥有严格的等级制度。

而云家镇则属于一个小镇,则是偏僻角落的一个小地方。

通过夏盈盈的了解,云阳知道剑宗是四方剑派的附属门派,在这里的弟子都是以灵气为主,剑术为辅,剑术和灵气融合在一起将会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在跟着夏盈盈走的一路上,云阳遭来了许多少年的嫉妒和冷冷的敌意。夏盈盈是剑宗宗主夏天然之女,貌美如花,单纯可爱,甚得无数少年地喜欢。

“他就是夏盈盈前段时间捡回来地那个快死的废物吗?”

“他怎么和我的盈盈姐在一块走那么近?”

无数议论声对着云阳指指点点,云阳只是冷漠着脸,看也不看那些投来的敌对目光。

前方一男子突然出现挡住了云阳和夏盈盈前进的脚步,“徐晃,你干什么?”夏盈盈突然被人挡住心里有些不快。

“他是谁?”徐晃充满轻视的眼神望着眼前一言不发的云阳。质问夏盈盈。

旁边有许多不怀好意的人都面带一丝冷笑的盯着云阳,被徐晃盯上,怎么着的也的吃点苦头。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夏盈盈一把推开徐晃,接着带云阳往前走。夏盈盈有很多追求者,徐晃就是其中一位,徐晃平时总借着自身实力高强去欺负别人,因而夏盈盈很反感这种人。

云阳冷冷的眸子看了徐晃一眼,并未作声。紧紧跟着夏盈盈的脚步。

“喂,小子,是个男人别躲在女人身后啊?”徐晃在后面略带嘲讽道。

“这小子是哑巴吗?一句话也不敢说,还是被吓的尿裤子不敢说话了?”一群人在旁边讥笑。

云阳回头深蓝色的眸子盯了徐晃一眼。

“好狗不挡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周围传出一阵嘘声,轻蔑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孱弱的少年。甚至有人已经跃跃欲试等待看好戏。

“什么?再说一遍试试。”徐晃怒吼。

“对不起,我侮辱狗了。”云阳淡淡说道。

夏盈盈听到这句话,居然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周围人也响起许多讥笑。似乎是在嘲讽徐晃无能。

“我靠!”徐晃大怒,挥舞着拳头朝着云阳攻过来。

云阳既不抬头,也不闪躲,只是小声说道:“既然你纯心找死,我也不妨教训一下你。”

周围人嘘声更加浓烈,一个炼体五重天的少年居然敢挑战早已炼体六重天的徐晃?

“这不是在找死吗?修为只有五重天还装逼。”

“是啊,这种人就是要吃点苦头的。”

夏盈盈面色焦急正要帮忙抵挡,只见云阳挥了挥手,示意夏盈盈一边去。

因为这是男人之间的战斗!

云阳头也不抬,瞬间躲过徐晃的攻势,一拳打在徐晃的嘴上,竟然将徐晃打飞好几米,徐晃灰头土脸的摔在地上,吐了一口,居然被打碎几颗牙。鱼那样的速度快到周围人还没有看清,徐晃已经败了。

“一击?他只需要一击就可以击败我?不可能。”徐晃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脸上更是一阵恼怒,打人不成反被打。脸上无光。

夏盈盈也是呆住了,只是炼体五重天,居然这么厉害!

周围也是一阵寂静,这云阳居然这么猛,只需要一击就能打败炼体六重天的徐晃,他确定没有隐藏实力吗?

随即无数人玩味的目光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徐晃,徐晃大喊一声:“等着,新生比武大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留下一句狠话狼狈而逃。

云阳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和夏盈盈一起并肩而走。

“你没事吧。”夏盈盈甜甜的对云阳说道,声音略带有些歉意。

“没什么。你看我像有事的吗?”云阳淡淡一笑,见过魔族那种战斗场面之后,这种小打小闹,他还真的不放在心上。毕竟自己首要目标是提高实力。

夏盈盈听到云阳这么淡然,不禁对其也有一些好感。温柔的说道:“前面就是我爹爹在的地方,他找你呢。你快进去吧。”

云阳抬起头,只见前面的大殿上写着三个字:“镇魔殿。”

云阳刚刚踏进去,门突然被关闭,四周一片黑暗。不由得心头一紧,这时窒息般的压力传来,对着云阳冷哼一声:“小子,你身上有魔气,告诉我,魔气怎么来的?或者,你是魔族派来的的奸细?”

“灵转境强者!”云阳在心里暗自说道。

四周突然泛起幽幽的光线,云阳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魔族!”

此时大厅骤然变亮,只见镇魔殿里面有附近有柱子,柱子上画着奇怪的铭文,镇魔殿上方还有许多鬼头。云阳看着镇魔殿里面的摆设,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奇怪的东西。

大厅上方坐的一个人,只见此人闭着眼睛,但是给人的压力确实实至名归的。

“想必前辈就是夏宗主了吧。”云阳拱拱手。

“你小子很聪明。我就是剑宗宗主,夏凌云。”夏凌云闭着眼睛淡淡说道。

“想必夏宗主喊我这里来是为了检测我身上的魔气是怎么回事吧,夏宗主到现在还没有动手,已经确信我不是魔族奸细或者魔族中人了。不知我猜的是否正确?云阳站于台下,不卑不亢,玉树临风。

“是,你接着说。”夏凌云眉头皱了皱,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

“夏宗主喊我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无法解决?或者是想见见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云阳缓缓说道。

夏宗主眉头一挑,终究是睁开了眼睛,猛然放出一股强烈的气息,直奔云阳而去。

云阳奋起反抗,额头有些许汗珠,感觉压力像山一般的沉重,但是挺拔的身姿还是笔直不动,灵转境强者,果然厉害。

不一会儿,夏凌云叹了口气:“不得不说,你很聪明,天赋也很好,我的想法被你猜中了,是一个可造之材。”

“不知夏宗主有什么困难?”云阳好奇的问道。

“我烦心的是剑宗今后的发展,在试炼大会上,剑宗已经连续输了刀宗两年,再输一年,我们剑宗将被六大门派之中的四方剑派踢出附属门派,彻底沦为一个小门派。”夏凌云负着双手,摇头叹息道。

“所以宗主的意思是让我帮剑宗在试炼大会上赢过刀宗吗?”云阳转动着眼睛。

“是的,你是我见过天赋最高的一个天才,还希望你能在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上好好努力,莫要让我看轻了你。”夏凌云淡淡说道。

“另外,希望你能在试炼大会中保护好盈盈,她心中的压力也很大,何况她还救了你,你们算是有缘。”夏凌云一字一句的叮嘱着。

“那能不能给我一点好处?”云阳问道,“我连功法都没有,武器都没有,难道拿拳头去打人吗?”

“真是滑头,那你算是答应了,找个时间你去星云阁去选择适合你的功法和武器吧。”夏凌云欣慰的说道,总算是落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我还有一事。”云阳双手抱拳目光恳切的说道。

“什么?”夏凌云皱眉,难道还有什么要求不成?

“我的妹妹叫云月,她失踪了,还求夏宗主能帮我打听一下她的消息。”云阳望着夏凌云,阳光中充满着期待。

“好,我定会全力帮你。”夏凌云保证道。

继续阅读《血色云荒》

上一篇 2022-03-31 下午6:14
下一篇 2022-03-31 下午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