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弃少最新章节,林小嫚颜夕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弃少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天天吃窝头

角色:林小嫚颜夕

简介:六年前,燕京第一大少陆逸因一场错综复杂的阴谋,而遭受未婚妻诬陷,致使联姻受阻,沉沦阴谋下,杀机突现,他死里逃生
爱人诬陷,亲人仇视,敌人暗杀,所有荣耀,一朝化为乌有
鄙夷、嘲讽、不屑,随之而来
墙倒众人推,兄弟?利益化作的筹码,爱人?无情深渊中,推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无限沉沦,迷失其中
燕京第一次才子大少之位,易主!六年后,大少不在,邪少带着杀伐强势而归,入江北,化身为保镖,行走在孤影路上,以武开路,以医扩脉,重建势力,徐徐而图之
斗豪门,为重踏燕京而铺路!当王者归来,所有宵小,皆是蝼蚁!医,他可通神,武,他可乱天,六年沉浮,一朝出,谁与争锋!规则!不就是用来被打破的吗?

书评专区

莫求仙缘:开始有几分滚开的文风,没几张就露原形了,文笔不行也就算了,关键是作者的见识阅历不足以驾驭这类题材。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主角设定是个十分聪明的魔术师,我以为是有趣的日常文,那一开始收养你的美女黑客想想还有点意思,我以为是平时男女推拉最多来个修罗场的日常,结果一来就强迫的加入了警局,莫名其妙的收了个女徒弟,又来一个玩梗自我迪化的研究员。之后聪明的你面对几个有机甲的人,你身为一个弱鸡顾问,偏偏要跟上去装逼。结果发现你一直被别人掌控在局中。然后黑客身份也有问题直接玩失踪,然后聪明的你因为你只见过一次的女徒弟去了酒吧就怀疑她有危险,之后又因为不懂英文意思,不懂外语跨区聊天等种种巧合去了男通酒吧。这样玩男同梗有意思吗?作者以为让主角这样出丑很搞笑吗?一点都不,而且因为你给他列了一个聪明的人设,让我感觉主角人设前后矛盾,完全崩塌。其实想想主角开头表现的聪明的破解了魔术,是因为你魔术直接用电影。可能你自己也有下功夫,改编了一些。那么你麻烦把主角非魔术时表现的聪明一点。可以说说本书是超极缝合怪什么都想加一点,但反而更混乱。不是日常文,过度在某些时刻表现男主的聪明反而很碍事,因为相比之下主角会常常犯傻。

红色权力:2019年1月11日,20%录事参军第二本官场文,已太监,如果没读过作者的《重生之官道》,那么这本书可以评为粮草+读过官道的可能会发现这本书和官道有太多的雷同点了,虽说主角设定的不同,一文一武,但读来差距不大。其次这本书的女主部分较官道的宁小妹等人差远了,更不用说那个日本女白领的情节,除了显示出作者狭隘的视野,真的一无是处。只有作者把女主角真的当做一个人看待,这个女主对读者才会有吸引力,这样开起来的后宫才有意思。不然何不赚钱每天都去大保健呢?那样的后宫岂止佳丽三千?最后,录事参军写的官场文装逼的方式就是不透漏自己的身份,被别人发现后再被吹捧一波!不过录事参军后宫文确实不错,可惜!

神医弃少

《神医弃少》部分章节免费阅读

第四章 碰瓷被抓

第四章 碰瓷被抓

老头子曾经说过,这一套针法,并非人间之物,以前,陆逸还噗之一鼻过,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些信了。

这一套针法,包含森罗万象,可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十八针而已,唯有真正修炼过,才能体会到这天仙十八针的可怕!

与其说这是一门医术,倒不如说是一门强大的修炼功法,此针诀,能救人,亦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而陆逸之所以能够在如此年纪,便突破达到了古武玄阶后期,跟这套神秘的针法,有着很大的关系。

翌日,陆逸起了一个大早,天不过刚刚蒙亮,就在别墅的院子里晨练了起来,一套拳法打完,陆逸满身是汗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洗澡浴头,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凉水澡。

当再走出房间时,发现林小嫚已经起床了,正在客厅里喝着牛奶,早餐很简单,一个煎鸡蛋,几片面包,外加一杯牛奶。

“我的呢?”陆逸挨着林小嫚坐在沙发上,色眯眯道。

“哼。”对于陆逸的厚脸皮,林小嫚早已是见怪不怪,撅着小嘴道:“颜夕姐姐说了,不包你吃喝。”

“啥?我说小老婆,你跟我开玩笑吧?”

浑身上下,他一毛钱都没有,不包吃喝,难不成是想要他跑到大街上去要饭去啊?

“大老婆人呢,叫她出来,我要亲自与祂理论。”陆逸怒气冲冲道。

陆逸口中的大老婆,自然是指颜夕,林小嫚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你个大懒虫,颜夕姐姐早就上班去了。”

“哼!算她跑的快。”陆逸冷哼一声,厚颜无耻的拉着林小嫚的手,笑道:“小老婆?”

“你做啥?”林小嫚警惕的看着他。

“借我五块钱呗。”丢人啊,一个大男人,伸出问女人要钱,这也就是陆逸,换作其他人,还真就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不借。”林小嫚扭过头去不看他,心中正洋洋得意着呢,下一刻,就发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给抱了起来。

“真不借?”

一分钟后,陆逸美滋滋的拿着五块钱出了别墅,独留下林小嫚一人生闷气,他怎么这么流氓?林小曼气的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上两口。

出了门,陆逸拿着五块钱,在别墅区外的小车摊上,买了一个煎饼果子,蹲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吃了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老婆们不管饭吃,工资又不能提前预支,再这么下去,非得被饿死不可。

“看来是得去找一个兼职了。”

陆逸在林家做保镖,并无太多的人身限制,再加上林小嫚和颜夕对他不太感冒,巴不得他在外不回来,这让他有着富裕的时间在外瞎混。

迷情酒吧,陆逸来到这里,恰逢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轿车从高速驶来,一个漂亮的滑行甩尾,车子正好停在了罗尘不足一米之处的车位上。

这若是换作任何一人,都会被吓一跳,陆逸也不例外,他啊的一声扑倒在地上,开始了业余碰瓷。

没办法,这个来钱快,都是为了讨生活,谁都不容易,这年头,就连碰瓷也是相当的不容易,这可是在拿生命混饭吃。

“啊,撞死人了,快来人啊!富家子弟撞人要逃逸了,快抓住她啊!”

陆逸嗓门洪亮,比拿着喇叭喊都要响。

顾晓晓拉开车门,气的都快要哭了,对自己的车技,她向来有着绝对的自信,之前的甩尾,她都是计算好的,根本就撞不到人:“你……你这是碰瓷,你快起来,信不信我让人打你。”

陆逸一听,心中顿时一乐,原来又是一个傻白甜,好欺负。

于是乎,下一刻,陆逸就上演了一场堪称影帝般的表演,惹来周围指指点点,顾晓晓气的牙痒痒,来到陆逸身前,指着他道:“说吧,你想要多少。”

“你有多少?”陆逸眼珠子动了动,道。

“你……告诉你,你不要得寸进尺。”顾晓晓咬牙翻了翻皮包,摸出来了一块钱,像她这种有身份的人,向来都是刷卡,徒手撕支票的,怎么可能会带现金?

“我只有一块钱,你要不?”顾晓晓有些尴尬,道。

噗~

陆逸气的差点骂人,一块钱?妞,你这是当打发叫花子呢?本少在这卖力演了这么长的时间,喊的那叫一个口干舌燥,一块钱,玩呢小姐姐?

“你这都不够我买一瓶娃哈哈矿泉水润喉咙的。”

陆逸鄙夷,将钱扔在地上,踩了一脚。

都知道,娃哈哈矿泉水零售价一块五毛钱,江北市是二线城市,又不是山村,这儿的物价死贵死贵的,一块钱能干啥?也就能在小卖部买包冰块含。

“我没有多余的现金,这样,你将你卡号给我,我让人给你转怎么样?”

顾晓晓看了看时间,挺着急的,道。

“我没银行卡。”陆逸摇头,没办法,唯一的一张瑞士银行卡在老头子那,他虽然知道卡号,可打过去了又有什么屁用,他一分钱也捞不着。

“没卡?”顾晓晓气的跺跺脚,同学聚会都要开始了,她可没有多余时间跟陆逸在这耗下去,见陆逸一脸无耻的样子,忍不住骂道:“poss机呢?也没有?混蛋,就你这样的业余碰瓷,还想闷声赚钱?

土鳖,活该你穷,怎么不穷死你,我赶时间,没时间跟你在这耗着,这是我的名片,不用看了,这是金子做的,融了也有好几克拉。”

说完丢下这一句话,顾晓晓不再去理会陆逸,将手中的名片丢给陆逸后,转身进了酒吧。

看着手中的名片,陆逸啧啧称奇,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手就是金子,够大方的,赚翻天了,或许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想当初他曾为博美人一笑,豪爽随手掷过八千万。

陆逸拿着镀金名片,笑呵呵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心想,这钱来的快啊,若是将这卡融了卖到金店,少数不也值一千块钱?

“就干这个了!”为了不易生活,陆逸老脸都不要了,站在马路牙子上,等待着下一个倒霉蛋。

梁倩骑着摩托,她的心情很是不佳,她又给局子里惹麻烦了,不久前抓了一个很有势力的公子哥,结果人还没有被押回到局子里,就被雷老虎给呵斥了一顿,将人给放了。

雷老虎是她的上级,一个五十多岁的爆老头,因脾气而闻名,姓雷,局子里暗地都叫他雷老虎。

“可恶的雷老虎!”梁倩心底咒骂一句,忽然间,就看到一道人影蹿出,吓了她一大跳,连忙踩住刹车,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熟悉的哀嚎声便是响了起来。

“来人,快来人呐,撞死人了啊。”陆逸蜷缩着身子,侧着躺在地上抱着一条腿大喊,演技爆表。

他暗中运转内力,在额头上逼出来密密麻麻的小汗珠,看上去,就仿佛是陆逸疼的在冒冷汗。

一时间,莫要说路人,就连梁倩都是有些信以为真了,之前她想的出神,并没有察觉到陆逸是不是真的被自己给撞了,不由得慌乱起来。

连忙下了摩托,本打算上前查看陆逸伤势来的,哪想刚一到身前,就被陆逸给抱住了大腿,嘴里还囔囔着:“不许跑,你撞人了知道不!”

大腿被抱住,梁倩本能大怒,紧接着,她又听道:“你撞了我,那就得赔钱,我腿骨折了,没有五千块钱,你休想了事。”

陆逸心中嘿嘿一笑,心想马上自己就是有钱人了,有钱吃饭了,他很兴奋,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

听到这话,梁倩若是还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就真的对不起她的这一身衣服了,这是一个碰瓷的!

想到这,梁倩惊慌失措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漠然冷笑,有种!碰瓷都敢碰到老娘我身上来了,很好,真是好的很啊!

“你确定你的腿骨折了?”梁倩蹲下shen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陆逸,她这一蹲不要紧,陆逸反抱着大腿手掌不经意的向上滑动了一下,差点就犯了一个错误,也就在他心猿意马之时,一道寒气逼来,紧接着,便是咔嚓一声,手腕上,被拷了一个正着。

“警察,你被捕了!”

陆逸:“……”

擦~

江北市,局子里,陆逸双手带着手铐坐在那,正接受着来自于梁倩的审讯。

“姓名。”

“陆逸。”

“年龄。”

“二十五了,至今尚未婚配,要不要考虑一下?。”

“闭嘴!性别。”

“警官,您是认真的吗?”陆逸低头看了看,两条腿之间別着一根棍子,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砰!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梁倩大怒,双手按在桌子上,她最讨厌的,便是像这样的刺头小流氓了,呸!社会渣子!人间败类!

“男。”

陆逸翘着二郎腿,完全没有被捕的觉悟,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让人看了真的很想抽他一巴掌。

他怎么就这么的贱?

梁倩气的差点动手,合上手中的小本子,严厉道:“你可知你这种行为已经构成勒索敲诈,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你这是在犯罪!判你刑都不为过!”

继续阅读《神医弃少》

上一篇 2022-03-15 下午9:34
下一篇 2022-03-15 下午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