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陈庆代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

强推热门军事历史小说《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生产队的驴③”。书中精彩内容是:陈庆深吸一口气,才稳住了心神。“始皇帝三十七年,皇子扶苏自缢身亡,葬于上郡。”“也是史书记载的,不会有差错。”话音未落,嬴政三步并做两步,将寒芒慑人的太阿剑架在陈庆的脖子上…

小说: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生产队的驴③

角色:陈庆代郡

《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是作者“生产队的驴③”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军事历史,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庆代郡,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始皇帝三十二年,代郡时值正午,街面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常叮叮当当的锻打声,从拐角处一长排的草棚铺子中传来赤膊的铜铁匠工拿起烧得通红的半成品,往水桶中一插,瞬间白汽腾腾“吃饭啦,吃饭啦!”“手里的活儿先停下”管家站在门口招招手,匠工和学徒们顿时面露喜色普通百姓一日两餐,难得他们遇到了一位好东家,怜恤匠人们辛苦,中午再加一餐“知道啦”一名蓄须的中年匠工随手把打制的半成品扔回铁砧上“嗯?…

第5章 在线试读

嬴政的胸襟和气魄,五千年来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因此陈庆当面‘咒’他死,嬴政不但不杀他,还愿意让陈庆多活五年,为的就是要争一个胜负。

可一旦涉及到自己家人的时候,事情已经完全变了性质。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嬴政身上杀意滔天,眼眸的暴虐似无底深渊,让群臣们不禁连退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陈庆深吸一口气,才稳住了心神。

“始皇帝三十七年,皇子扶苏自缢身亡,葬于上郡。”

“也是史书记载的,不会有差错。”

话音未落,嬴政三步并做两步,将寒芒慑人的太阿剑架在陈庆的脖子上。

“你再说一遍。”

他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了一剑砍下去的冲动。

“始皇帝三十七年,皇子扶苏自缢身亡。”

“无论陛下再问多少遍,史书都是如此记载。”

陈庆拼命昂着脑袋,躲避锋锐的剑锋。

嬴政追问道:“嬴氏子孙,即使再不成气候,也绝不至于自缢而死!”

“荒谬!”

“你这逆贼信口开河,是一心想求死吗?”

剑锋再进一分,陈庆觉得脖子凉了一下。

嬴政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杀机。

他知道自己的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秦嬴氏源远流长,上有辅佐大禹治水之功,又有襄王匡扶周室之德。”

“扶苏殿下绝不会无缘无故自缢而死。”

“除非……是陛下您让他死。”

听完这句话,嬴政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寡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赐死扶苏。”

“今天你若是说不分明,寡人就让你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陈庆紧张地咽了口吐沫:“小民不敢说。”

“嗤。”

“汝欺寡人剑不利乎?”

嬴政轻轻抽动太阿剑,在陈庆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瞬间涌出,沿着脖颈缓缓下滑。

“陛下,害死扶苏的罪魁祸首,就在这咸阳宫!”

“小民若是说了,您不信我,小民必死!”

“既然说与不说都是死,小民还不如求一个痛快!”

陈庆一直观察着在场的几位大臣。

那个面相阴柔的男子十有八九就是赵高。

年岁很大,面色肃然,胸有城府的应该是李斯!

这两位在场,他怎么敢把后世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住口!”

“陛下,此贼子居心叵测,看来是铁了心的要反秦。”

“就算命悬一线,还要挑拨离间,妄图隔阂我大秦君臣。”

李斯嘲弄的看着陈庆,“旁门左道而已,你怕是来错了地方。”

赵高跟着添了把火:“大秦能有今日,全靠陛下信重臣子,臣子誓死效命。

你这逆贼也是异想天开,居然想凭三言两语,就让陛下与众臣离心离德。

不知谁派你来的?

想出这种主意,也不怕笑掉了别人的大牙。”

王翦和蒙毅不禁露出轻快的笑容。

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跟随嬴政多年的朝中重臣?

要说这里面有人会逼死皇子扶苏,他们第一个不信。

“你还有何话可说?”

嬴政淡笑着看向陈庆。

“忠装反,反装忠。”

“虎豹环伺而不知,陛下您这江山……该亡!”

陈庆郁闷地说道。

“你……”

嬴政气得差点一剑砍了下去。

但是他看到陈庆的脖子上鲜血流淌,却依然面不改色,心中渐渐泛起了狐疑。

生死面前,仍然坚持不肯改口。

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想起陈庆自称来自两千年后,犹豫片刻,他改变了主意。

“六国遗民皆怨寡人暴虐,寡人还是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

“陈庆,寡人今天也给你一个机会。”

“只要你说出扶苏为何自缢而死,寡人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嬴政淡淡地说道。

“奸佞在侧,小民如何敢说?”

“除非陛下屏退旁人,小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庆舒了口气,脊背一阵阵发凉。

幸好,秦始皇没有一剑砍下去。

太难了!

实在是太难了!

不知道是穿越的时候自己忘了带天命之子的光环,还是被嬴政更强的霸者光环给压制了。

反正能混到他这么惨的穿越者,实在是万中无一。

李斯冷笑:“汝欲效荆轲旧事乎?”

王翦上前禀奏:“陛下,不可!此獠诡计多端,决不能答应他!”

蒙毅拱手:“请陛下三思。”

嬴政摆摆手:“有何不可……若是寡人命丧在此贼子手中,呵呵,那就像他说的一样,大秦该亡!”

说罢,他转身往偏殿疾步而去。

众臣面面相觑,猜不透嬴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陈庆谋反在先,出言犯上、大逆不道在后,按理说死一百次都够了。

可皇帝却还要听听他编的瞎话。

开什么玩笑?

大殿里只有这些人,王翦会是奸佞吗?

蒙毅会是奸佞吗?

李斯会是奸佞吗?

还是赵高一个宦官会是谋害扶苏殿下的奸佞?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李相,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蒙毅见李斯神色有异,忍不住上前打探。

“这……”

李斯欲言又止。

他知道陈庆是穿越者的秘密,但是在场谁知道,又知道多少,这就不好说了。

嬴政的帝王心术十分老辣,若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怕是会给自己惹来祸端。

“我也不知。”

李斯摇了摇头:“诸位勿虑,吾等都是大秦的忠臣良将,任那贼子舌灿莲花,陛下也绝不会听信一言一语。”

“嗯。”

王翦、蒙毅等人赞同地点点头。

赵崇押着陈庆去往偏殿,赵高脚步急匆匆走在前面,追赶着嬴政的步伐。

“唉……”

“您也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干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吧。”

陈庆小声嘀咕道。

现在他终于知道伴君如伴虎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这次能够大难不死,以后绝对不琢磨什么问鼎天下的大志愿了。

可去他大爷的吧!

没有主角命,趁早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找个山旮旯,靠着掌握的手艺盖一栋大房子,蓄养娇妻美妾,每天花天酒地不香吗?

烛火一闪。

嬴政伟岸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

他背对着陈庆,伟岸的身影显得格外高大。

“陛下,人带来了。”

赵崇恭敬的上前禀报。

“嗯。”

秦始皇没有回身,淡然地说:“把他的双手解开。”

卧槽!

陈庆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您是真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

用不用胜负欲那么强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