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雪顾长风)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完整版在线阅读_江清雪顾长风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由江清雪顾长风担任主角的古代言情,书名: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生怕孩子醒来见到奇奇怪怪仪器被吓哭。于是江清雪在孩子治疗仓旁边打了一个地铺。躺在软乎乎的棉被里,一夜好梦。翌日…

小说: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小森林的伏特加

角色:江清雪顾长风

《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是网络作者“小森林的伏特加”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江清雪顾长风,详情概述: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天空中黑云密布,林中鸟兽四散,空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脚下的路开始剧烈摇晃江清雪预感的果然没错看这个架势,是地震前兆前方的星星点点火苗向自己逼近江清雪找了一高一点的石头站上去,朝着远处望去是之前村子里组织逃难的队伍奇怪的是他们怎么往回跑?同一时间逃荒队伍为首中年男人,大腹便便,身穿绫罗绸缎,脚踩玉面靴,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赶紧往回跑”他们和一般逃难的人不一样,都是训练…

第5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在线试读

想到这里江清雪有接下来的目标,带着崽崽到一个四季分明,没有战争的地方种田。

在那之前要进城打探一下在这朝代哪里没有战乱,寻找一个合适的落脚点才是首选。

有了新的目标她浑身干劲十足将碗里的泡面吸溜完,江清雪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

回到屋子里,观察检测仪各种生命指标稳定,治疗仓里的孩子还在熟睡她就安心。

生怕孩子醒来见到奇奇怪怪仪器被吓哭。

于是江清雪在孩子治疗仓旁边打了一个地铺。

躺在软乎乎的棉被里,一夜好梦。

翌日。

还在熟睡中的江清雪被孩子的啼哭声吵醒。

“娘亲,娘….啊….”江桃子哇哇声音嘶哑的大哭。

“娘在这,娘在这呢!宝不哭啊!”江清雪一个激灵起身,打开治疗仓。

小心翼翼抱起还在哭嚎的娃娃,生怕牵连着他昨天刚接好的断骨,虽然有固定器江清雪的动作还是很温柔。

孩子声音嘶哑也可能是一天一夜没有进食再加上受了重伤的缘故。

江清雪温柔哄着受惊吓的孩子:“宝贝不哭,娘亲在呢!娘永远也不离开你。”

孩子在她的怀里停止了哭声,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江清雪发呆。

娘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温柔了?以前的娘亲不是这样的呀!

他就觉得娘亲陌生又熟悉,他喜欢现在娘亲轻声细语。

直到娘亲古怪又亲切的说:“小飞机飞来喽。”

江桃子看着眼前的小勺子,又看了看娘亲皱着小眉毛问道:“娘亲,你是我的娘亲吗?”

“我是你的娘亲啊,如假包换哦!”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着。

被强行灌了一口水以后,江桃子的喉咙不再疼痛,好想再来一杯:“还要,还要一杯。”

等喝完以后,江桃子将话题回归到之前:“娘。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娘亲总是少言寡语,不停的干活,哪会像今天这般温柔同自己说话。

还有他不是被卖给贾有财做童工了吗?

怎会在这?

想到这江桃子鼻尖一酸,喉咙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噎住似的,委屈的扑进娘亲的怀里。

嚎啕大哭。

“你去哪了?你是不是不想要桃子了?是不是也像奶奶一样嫌弃桃子。”委屈的话奔涌而出。

他会好好干活,不给娘亲拖后腿,只求娘亲不要抛弃自己。

江清雪被孩子奶声奶气的质问,心里涌出一阵酸楚,也跟着红了眼眶。

“娘怎么会放弃我的心肝宝贝呢?之前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以后娘亲不会让桃子再被卖掉。”

她捧起孩子瘦弱的小脸,跟他发誓永不分离的话是发自肺腑的。

“那?…奶奶要是在将我卖了怎么办?”江桃子相信娘亲的话,但奶奶是一家之主。

奶奶经常骂他是个野种,贱骨头,在将他与娘亲分开那怎么办?

他不想让娘亲挨打,江桃子用小手抹掉娘亲脸上的泪水:“我想和娘亲永远在一起,等我长大了要保护好娘亲”。

“我跟你爹爹和离了,今后就咱们娘两个过日子,谁也不会在将你夺走。”

孩子听见这话心里高兴极力了钻进娘亲怀里,抱着娘亲脖子不撒手。

江清雪就这样由着他抱着。

就这样她单手抱着孩子,一手在锅里煮着疙瘩汤。

还不停的给孩子讲故事。

说:老天爷见咱们母子二人可怜,赐给我们一个异能空间,这里可以短暂的为我们遮风避雨。

在这里发生的 事情不能跟外面的人说,要是说了他们会将我们母子二人当成疯子对待。

到时候我们会被人们用火烧之类的话。

在江清雪重复到三遍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将她的话倒背如流了。

疙瘩汤是用灵泉水煮出来的吃了以后,江桃子的体力恢复了不少。

为了万无一失,江清雪给孩子洗了个灵泉澡,在灵泉的滋养下,孩子身体的伤恢复的很快。

给孩子穿的里衣也是她自己裁剪好的,虽然有点大,但舒服呀!

“老天爷真是个大好人,又我们吃的,又给我们穿的。”小家伙真诚的双手合十,朝着天空感谢。

江清雪内心:你该感谢我,这些都是我制造的…

“准备好了以后,我们要接着赶路喽。”江清雪将孩子外衣服穿好将他抱到马车上。

逃荒的路途遥远,这空间是暂时给他们歇脚的地方,外面才是他们真正要面对的现实。

“嗯,娘亲。”小家伙坐在马车的车厢里认真的点头。

江清雪则是做到马车的边缘,也就是原来马夫的位置的上。

“马兄弟,我们要出发了。”

马儿似乎被异能空间的灵水滋养的开了灵智,它能听得懂江清雪的每一句话,不吵也不闹。

瞬间出了空间,等出了空间以后。

外面的景象让江清雪震惊,树木好似被雷生生劈开,还有的路上裂开了大口子,幸好马儿躲过,不然就栽进去了。

来到大路以后,江清雪更是大开眼界。

经过昨天晚上的地震的袭击。

估计是井然有序的逃荒队伍被冲散开,一路上有找孩子的、东西丢了大喊大叫的、有背着箩筐继续前行的、还有人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奔走的。

总之是乱了套。

江清雪皱着眉头路过这群陌生人。

忽然有一个姑娘伸出手臂拦在江清雪的马车前,幸好马儿及时停住脚步,不然这人就成了它脚下亡魂了。

被突然停下江清雪差点从马车上栽下去,幸好自己反应快,心里很是不爽。

打量了小姑娘一圈,她穿着得体,不像是逃难的人,不耐烦的开口问道:“什么事?想寻死吗?”

“求姑娘救救我哥哥,借用您的马车带他到前面的杏花镇救治。”顾月娥见着马车上的女人面露不悦,跪下哀求道。

昨晚突如其来的地龙翻身,村们们冲散了,村长被压在大树下不能动弹,兄长在解救村长的时候不慎被巨石砸晕到现在生死不明。

“姐姐,只要能捎我们一程就行,我给您银子。”说着顾月娥将从怀中掏出一个用手帕包好的碎银子,递给马车上的女人。

一路上爹娘病死了,兄长是她剩下的唯一亲人了,见着一辆过路的马车。

顾月娥说什么都要将拦下,哪怕是将自己给买了,只要能救兄长的一条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