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宓贺靳言《岑宓贺靳言》完整版在线阅读_《岑宓贺靳言》热门小说

岑宓望着秦馨,很爽快道:“既然你想要,你拿走便是”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岑宓贺靳言》第5章免费试读岑宓望着秦馨,很爽快道:“既然你想要,你拿走便是”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秦馨高兴得一把抱着贺靳言可她的惊喜来得快去的更快因为她发现怀里的贺靳言身体僵硬,仿佛石雕她不解的望着贺靳言,却看到贺靳言呆呆的望着岑宓,那眼神尤...

点击阅读全文

岑宓贺靳言

金牌作家“岑宓”的现代言情,《岑宓贺靳言》作品已完结,主人公:岑宓贺靳言,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岑宓望着秦馨,很爽快道:“既然你想要,你拿走便是”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岑宓贺靳言》第5章免费试读岑宓望着秦馨,很爽快道:“既然你想要,你拿走便是”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秦馨高兴得一把抱着贺靳言可她的惊喜来得快去的更快因为她发现怀里的贺靳言身体僵硬,仿佛石雕她不解的望着贺靳言,却看到贺靳言呆呆的望着岑宓,那眼神尤...

岑宓贺靳言 在线试读

《岑宓贺靳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贺靳言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贺靳言岑宓,讲述了臣眠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没有意义的话题,若不是哀莫大于心死,这位姑娘怎么可能选择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和过去告别?“催眠结束后,我该把你送到哪里?”臣眠换了个问题。
...《岑宓贺靳言》免费试读岑宓坐在国际最著名的催眠师臣眠面前,清瘦的脸庞,凹陷的眼睛,配上虔诚的态度,活脱脱一个信徒。
“我想要忘掉一个人。”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颤抖,就连瘦弱的肩膀也在颤抖。
臣眠拿出他那枚古旧的怀表后,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直直的坠落到岑宓的眼前。
岑宓的眼光恬静的定格在怀表上,安静的等着臣眠发功。
“你还有什么心愿没完成——”臣眠问。
岑宓摇头。
臣眠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没有意义的话题,若不是哀莫大于心死,这位姑娘怎么可能选择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和过去告别?“催眠结束后,我该把你送到哪里?”臣眠换了个问题。
他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催眠师,他帮助许多人找到记忆,也帮助许多人洗却记忆。
来到他这里的人,出门后无异于投胎换骨了般。
而这位姑娘,要求他洗掉她脑子里的全部记忆。
催眠完成后,她可能就变成个傻子了。
所以现在把她的去处安排妥当,免得她赖着他。
岑宓状似很为难,好半天后,她给臣眠写了一窜电话号码。
“这是我老公的电话。
你把我送还给他。”
说到这里,岑宓眼眶不知为何就红了,接下来的声音低入尘埃。
“如果他不要我,能不能麻烦你把我扔到彩虹桥?”臣眠想着拿人钱财,忠人所托。
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那我们开始了。”
当怀表摇摆时,诡谲的靡靡之音在岑宓耳朵边响起。
岑宓的脑海里闪现着往生的各种画面。
她的亲生父母离婚时,爸爸妈妈都争着要她的姐姐。
幼小的她蜷缩在角落里,惊恐的望着爸爸妈妈,哭着喊着求他们别丢下她。
她保证以后好好吃饭,保证以后好好学习,保证以后好好孝顺他们。
最后,父亲的官司打赢了。
他如愿以偿的带走了姐姐。
她跟着妈妈,妈妈每天对她就是非打即骂。
骂她是拖油瓶,毁了她的下半辈子。
她在荆棘力逆天改命,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学生。
画面一转。
她19岁时,遇到了贺靳言。
他就像她暗黑人生的一束光,他出钱给她读大学,他教她学外语,他把她调教成一个名媛,然后他向她求婚。
她觉得她这辈子所有的不幸大概都是为了能够遇到贺靳言,她感激他,也爱慕他。
嫁给他后,她全心全意的做他的小妻子。
直到三个月前,贺靳言逼迫她把她的肾脏捐献给她重病的姐姐。
她怕疼,内心深处并不情愿。
可是贺靳言捏着她的下巴对她说:“小槐,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结婚吗?我把荣华富贵给你,就是为了换你一颗肾。”
岑宓不傻,她的脸当即白得跟宣纸一样。
她哆嗦着问:“越泽哥哥,你是不是从没有爱过我?”贺靳言坦诚的告诉她:“小槐,我曾经爱得是你姐。
很爱很爱。
可是我答应你,只要你救她,我们的婚约永远生效。
只要你姐活着,我此生也没有遗憾了。”
岑宓才知道贺靳言的深情从来都不属于她。
可她太爱贺靳言,也太依赖他。
毕竟他是这个世上第一个对她那么友好的男人。
岑宓不想失去贺靳言,最终决定用自己的肾来守护她来之不易的婚姻。
后来,手术成功了。
岑宓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她听到贺靳言和父亲在姐姐的病房里狂欢的声音。
她却流下了两行凄楚的泪。
她也是刚动过手术的人,可是自己的父亲和老公,这两个世上最亲密的男人,却压根就不关心她的生死。
他们关心的只是那个比她漂亮,比她聪明的温馨。
既生馨,何生槐?也是从那一刻起,岑宓对未来的日子忽然没有任何期待。
她觉得她的世界再也没有彩色了。
所以,在贺靳言陪着温馨康复的时候,岑宓就偷偷的替自己联络了全球知名催眠师,并做了这次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催眠手续。
当催眠结束,臣眠惊喜的发现,岑宓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又变得如黑曜石般璀璨。
那一脸的愁容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娇憨可鞠的表情。
臣眠拿起岑宓先前写下的电话号码,给贺靳言发了一条短信:“你老婆在我手上,寄存三天,速度来取。”
贺靳言接到短信时,他正安静的坐在温馨的病房里,望着劫后余生的温馨,他有种庆幸感。
他的助理叶臣捧着他的手机走进来,毕恭毕敬的把手机递给他:“总裁,你有短信进来。”
贺靳言俊美如铸的脸上有一些被打扰的不悦,接过手机,目光清冷的睨着屏幕上的短信。
鹰瞳骤然一缩,然后冷嗤。
现在的诈骗犯都那么蠢吗?他的妻子岑宓明明还躺在病房里。
手术后的她每天只知道呼呼大睡,哪能跑出医院成全诈骗犯?放下手机,贺靳言的心却莫名的有些烦躁起来。
他霍地站起来,然后脚步匆匆的往隔壁的病房走去。
核实一下岑宓是否在病房,这样才能心安吧。
可当贺靳言推开岑宓的病房时,他的脸色霎时变得僵固。
病房里哪里有岑宓的身影?白色的被褥被折叠得整整齐齐,仿佛在刻意跟人告别似的。
所以,刚才的短信是真的?贺靳言幽邃的目光升起霜花,拳头握紧,骨节咔咔响。
最后似恨铁不成钢的吐槽了句:“温小槐,你能再傻点吗?”手术后不好好待在病房养病,跑出去撞到诈骗犯,这智商也只有温小槐这种糊涂蛋才有吧。
贺靳言让助理查询诈骗犯手机的定位,还好诈骗犯的智商貌似也不高,助理轻松就查到诈骗犯的地址。
然后贺靳言让助理准备了些钱,开车来到光明大道的顺乐园,这是个杂乱无章,蝼蚁丛生的地方,贺靳言没想到帝都还有这么肮脏的地方。
他们在附近寻找了一圈,最终在一家挂着骷髅头的店铺前发现了岑宓,只是岑宓的行为有些怪异。

小说《岑宓贺靳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