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呦呦鹿简生(对白月光大打出手?我要你好看)_对白月光大打出手?我要你好看完结版在线阅读

咦~头感不错耶!“丢人?怎么回事?”见妹妹没有被欺负,鹿岐眼底的阴霾慢慢褪去,在他温柔的询问中,鹿呦呦将刚刚的一幕有气无力的描述下来鹿岐:……“你这是什么表情?”鹿呦呦不服气鹿岐失笑,在鹿呦呦发怒前,一秒正经起来“咳,呦呦没事就好,第一次进厨房的人都是这样,没事的,一点也不丢人”鹿呦呦:……“那哥哥也炸锅厨房吗?”向来稳重,做什么都信手拈来的鹿岐:……妹妹那么可爱,还眼巴巴的看着,鹿岐能有...

点击阅读全文

对白月光大打出手?我要你好看

小说对白月光大打出手?我要你好看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神奇动物在这里”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鹿呦呦鹿简生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咦~头感不错耶!“丢人?怎么回事?”见妹妹没有被欺负,鹿岐眼底的阴霾慢慢褪去,在他温柔的询问中,鹿呦呦将刚刚的一幕有气无力的描述下来鹿岐:……“你这是什么表情?”鹿呦呦不服气鹿岐失笑,在鹿呦呦发怒前,一秒正经起来“咳,呦呦没事就好,第一次进厨房的人都是这样,没事的,一点也不丢人”鹿呦呦:……“那哥哥也炸锅厨房吗?”向来稳重,做什么都信手拈来的鹿岐:……妹妹那么可爱,还眼巴巴的看着,鹿岐能有...

第10章 精彩章节试读


许全月在学校的事算是告一段落。

当初接送许全月的豪车因为鹿呦呦的原因也被当成是鹿家的。

于莎莎的事鹿呦呦直接委托给了霍律师。

S大最近刚赶上毕业季,学生们忙着答辩和找工作,这里不缺新鲜事,许全月很快就淡出大家的视野。

*

绿城区一家独栋别墅里,鹿呦呦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翘着两只白皙的小腿,手里拿着平板写写画画,她准备创立一个反校园霸凌的组织。

这个想法鹿呦呦在高中时就曾经萌发过,于莎莎事件后,她再次认识到校园霸凌的危害性。

当今校园霸凌的施虐者都是未成年,法律的约束性很小,但是鹿呦呦就想要成立一个组织,通过社会来干涉,尽量避免校园霸凌。

她现在就在写策划案。

“宝宝,明天妈妈和爸爸的一位长辈要办寿宴,你好好休息,明晚一起去。”

徐女士看着鹿呦呦温柔的笑着。

“好哦,妈妈。”鹿呦呦软软的回答道,“是哪位长辈呀?”

“是你外公的老好友,家里做红酒生意的那个,老爷子听说你回来了,点名要见你。”

家里做红酒生意的?

寿宴?

鹿呦呦灵光一闪,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怎么那么像书里的一段情节。

她停笔思索片刻,还真的找出对应的情节。

这次的寿宴是许全月和傅司璟三个月后的首次相遇,许全月因为急缺钱,找了一份兼职,就是在这场寿宴上拉小提琴。

除了许全月,各路男主,男配,女配也纷纷出席。

有男女主的地方就有修罗场,在这场寿宴上,一个暗恋男主的女配仗着两人现在闹矛盾,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客气的羞辱女主,还当众泼了她一身红酒。

周围人冷漠的围观,和男主冰冷的眼神给许全月的打击很大。

回来后,她常常因为这件事失眠,抑郁症也因此加重。

鹿呦呦不确定许全月这次还会不会兼职,但她转念一想。

无所谓,反正她都是要去的,许全月没去最好,要是去了也没关系,左右她在呢。

这样想着,鹿呦呦继续手里的动作。

*

次日晚。

鹿简正接上徐女士和鹿呦呦,一起来到乔老爷子办寿宴的地方。

乔老爷子中年丧妻,和唯一的女儿关系也不怎么好,一直把徐女士和鹿简正当做自己的孩子。

对鹿呦呦也很是疼爱。

作为乔老爷子比较亲近的晚辈,三人特意来的比较早,等叙完了旧,寿宴才正式开始。

交响乐响起的那刻,全场的气氛被推向了高潮。

鹿简生和商业伙伴联络感情,徐女士也找小姐妹们叙旧。

鹿呦呦也乘机离开两人,端着果汁满场不动声色的找许全月的身影。

尽管混在交响乐乐团里,和众人穿着相似的衣服,但是那张脸在,鹿呦呦还是一眼看见。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我就在这守着,看谁敢来找事。

鹿呦呦握着果汁,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静静的欣赏着音乐。

视线中的许全月穿着纯黑的长款长裙,包裹着婀娜的身姿,头发被整齐的盘在脑后,她微微歪着头,沉醉而一丝不苟的拉着小提琴,仿佛全场只剩下美好的音乐和她自己。

鹿呦呦从小就喜欢音乐,但是聪慧如她,在音乐方面却意外的笨拙。

不仅唱歌跑调,任何乐器还没有学习超过三天,就会被老师连带着乐器一起扫地出门。

久而久之,鹿呦呦也不再想着折磨他人的耳朵。

徐女士常常嘲笑白给她取了个“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好名字。

鹿呦呦在看风景,殊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缎面抹胸长裙,上面不知道用什么线从底部到腰上绣着花纹,看起来流光溢彩,在头顶吊灯照耀下散发着夺人的光芒。微卷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脑后,黑色的发丝间点缀的珍珠让她看起来贵气十足。

女孩侧着身子欣赏下面的音乐,腰肢不堪一握,身体随着乐曲打着节拍,整个人透露着与这场寿宴不符的慵懒和松弛。

虽然只露出半张侧脸,但是足够引起在场人无暇的想象。

鹿呦呦自以为自己找了个僻静的好地方,殊不知已经吸引了在场大部分青年才俊的目光。

没有人注意到,一位和鹿呦呦打扮相似的女孩不动声色的捏紧了手里的酒杯。

她长得娇蛮可爱,可眼底的嫉妒和不满却生生破坏了优越的五官。

没有人注意到,女孩紧张的握着手里的酒杯,悄无声息的向鹿呦呦的方向靠近。

此时,鹿呦呦正用眼神和不远处中场休息的许全月打招呼。

突然,许全月眼神一变。

鹿呦呦似有所感的转头,下一秒,一杯醇香的红酒猝不及防的袭来。

她来不及躲闪,只能任由冰凉的液体毫不客气的泼在左半边肩膀和锁骨上。

鹿呦呦冷着脸转身,露出众人期待已久的全脸。

泼酒的女孩脸上得意的笑却瞬间僵住,一旁看热闹的小姐妹也疑惑的面面相觑。

这不是许全月。

虽然和许全月长着七分相似,但两人气质完全不同。

女孩这才发觉自己闯了祸。

而且,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人不会就是司璟哥哥的白月光吧!

而许全月也立即明白,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鹿呦呦被自己连累了。

她立刻拿起旁边的披风想要上前。

鹿呦呦已经眼疾手快的将手里还剩半杯的果汁毫不客气的泼在眼前这个女孩的脸上。

果汁是鲜榨的,甜腻的液体已经毁了女孩精心的装造,显现出原本狰狞的面孔。

霍思月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一时间,已经顾不上鹿呦呦的身份,举起手就要不顾形象的上前。

小说《对白月光大打出手?我要你好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