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安玥沈念深)姜安玥沈念深完整版阅读_(姜安玥沈念深)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姜安玥沈念深》“桃三月”的作品之一,姜安玥沈念深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姜安玥利索的给沈念深碗里倒了点蘸料:“我见家里没有辣椒面,这个蘸饺子也很好吃,你赶紧吃。我中午吃那么大一份饭,现在都不饿呢。”沈念深看了眼姜安玥没吱声,低头吃饺子。姜安玥在工作中高冷,在家里也是个话痨,挺喜欢说话,而且沉默的气氛总是有点儿尴尬…

小说:姜安玥沈念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桃三月

角色:姜安玥沈念深

小说《姜安玥沈念深》,大神“桃三月”将姜安玥沈念深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姜安玥盛好饭递给沈念深,又把钱推了回去:“我这里还有钱呢,你先收好吧”  她现在最想的是能洗个澡,把里面的衣服换换,外衣脏了她还能忍受,可是两天不换内衣,真是她的极限  沈念深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后面有职工澡堂,你可以去洗澡的,应该是有时间限制,你到时候问问护士”  说完有些不自在地低头端着鱼汤喝  他真没…

第9章 在线试读

第9章

姜安玥抱着投桃报李的心态,笑吟吟的煮饺子。

沈念深愣了一下,默默的脱了外套过去洗手,还忍不住瞥了眼姜安玥,穿着浅绿色毛衣,咖啡色裤子,两根辫子随意的挽在一起,像是小白杨一样俏生生的站在锅边,表情极为认真专注的看着锅里翻滚的饺子。

还是有些想不通,姜安玥为什么变化这么大?

是真的想通了,还是有其他目的?

姜安玥煮好饺子,还砸了点蒜泥倒了醋,做了个简单的蘸料。

两盘热腾腾的饺子上桌,屋里也氤氲了一层雾气,带着潮乎乎的热气,是一种舒服的温馨。

姜安玥利索的给沈念深碗里倒了点蘸料:“我见家里没有辣椒面,这个蘸饺子也很好吃,你赶紧吃。我中午吃那么大一份饭,现在都不饿呢。”

沈念深看了眼姜安玥没吱声,低头吃饺子。

姜安玥在工作中高冷,在家里也是个话痨,挺喜欢说话,而且沉默的气氛总是有点儿尴尬。

找着借口跟沈念深聊天:“我这两天想了下,我还是想找工作,毕竟家里就你一个人上班,压力还是挺大。”

怕沈念深误会她另有所图,赶紧解释:“我自己想办法,还有如果条件允许,我还想多学点文化。”

她记得是这一年放开了高考政策,也记得这一年高考是年底十二月。

就是不知道这个政策什么时候发的,现在有没有落实下来。

听在沈念深耳里,是姜安玥还没有歇了想回城的心,想尽办法找借口回去,沉默了一下回答:“过些天去市里,你要是想留在市里就留下吧。”

姜安玥有些开心:“我可以留在市里?”

沈念深看着姜安玥丝毫不遮掩的开心,眼里像是突然点亮了星辰,让本就漂亮的小脸又夺目几分,点了点头:“嗯,可以留下。”

姜安玥没有想其他,觉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而沈念深看着也挺好说话,把压在心里的想法也说了出来:“如果……我们离婚,对你的工作影响大不大?”

沈念深显然没想到姜安玥会突然说到离婚,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姜安玥,眼眸深邃让人看不透。

好一会儿才说:“没事,你想好了跟我说就行。”

说完低头继续沉默的吃饺子。

姜安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涨涨的难受,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病了!

沈念深吃完饭依旧沉默的把肉腌在盐罐里,又去收拾碗筷,洗碗擦桌子,似乎一点也不被姜安玥刚才说的话影响。

正擦桌子时,门外有人喊了一声:“沈念深,你出来一下。”

沈念深放下抹布,拿着外套脸色有些严肃的出去。

姜安玥难得见沈念深一脸凝重的样子,好奇的趴在门缝看着沈念深出去,小院外站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两人低声说了几句,朝外走去。

……

钟志国走了几步,扭头看了眼身边的沈念深,从口袋摸出一包烟到出一根递过去:“来一根?”

沈念深接了过去,凑着钟志国的火柴点着了烟。

从前因为任务关系,他很少抽烟,调到这边后,也没什么烟瘾,除了遇见烦心事才会抽一根。

上一次抽烟,还是决定娶姜安玥时。

钟志国抽了两口烟,才无奈开口:“你和安宁的关系处理好了没有?你也知道这次调级很重要,你跟安宁好好说说。两口子能有多大矛盾?天天这么闹,肯定就有人拿这个做文章。”

沈念深没吱声,默默吸了一口烟,缓缓吐着烟圈。

钟志国都猜不透沈念深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次机会难得,要是你能调级成功,就有去省城学习的机会,你现在所有条件都非常优秀,唯一就是家庭关系处理很差,家里天天吵架可不行。”

再完美,也总有人能给你挑出刺。

沈念深吸完一根烟,将烟蒂弹进旁边的地里,淡淡说道:“还是考虑别人吧,我们可能要离婚了。”

“胡闹!”

钟志国瞬间就怒了:“离婚?你是不是想卷着铺盖回家?沈念深,你想想走到今天,你付出了多少努力?为什么离婚,是不是姜安玥提的?我去找她谈。”

“不是她是我,我提的离婚,她不应该跟着我吃苦。”

钟志国只感觉气得心口疼:“你糊涂啊!婚姻是什么!儿戏吗?你知道你要是离婚,就会背上一个作风问题,这是大忌!你怕人家跟你吃苦,当初为什么要打报告要求结婚?”

见沈念深跟个木头一样杵在面前,恨不得踹两脚才能解了心头的愤怒。

他亲眼看着沈念深成长起来,怎么能忍心看他自毁前程?

背着手原地转了几圈,又站在沈念深面前,瞪眼看着他:“你……就不能凑合过?晚上灯一拉什么事情办不了?再说了,女人要哄。你多哄哄不行?”

想想又觉得沈念深哄人不可能:“你就根块木头一样,哪个姑娘能喜欢?小姑娘都喜欢听好听的,姜安玥年纪比你小那么多,又是城里姑娘,娇气也是应该的。再说程老的外孙女,怎么可能一点道理不讲呢。”

姜安玥在院里的所作所为,钟志国也听说了不少,却总觉得姜安玥的骄纵是一时的,是沈念深不会哄人的结果。

沈念深依旧不吱声,像棵青松般杵在钟志国面前。

气的钟志国直接没脾气了,踹了沈念深小腿一下:“滚,赶紧滚!你要是敢把离婚报告递到我面前,第二天就给我背包滚蛋!”

沈念深再回来时,姜安玥已经端着热水在屋里洗漱。

隐约还能听见姜安玥小声的哼着歌,曲调是他从来没听过的,却婉转好听。

……

半夜,春雷在屋顶炸开,像是要把屋子劈成两半。

姜安玥是被雷声惊醒,吓得一激灵坐了起来,就听外面哗哗的雨声响起。

甚至还有一滴落在脸上。

姜安玥还以为是幻觉,等雨滴滴答滴答落下,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房子漏雨了!

赶紧摸黑去拉灯绳,竟然停电了!

外面雨下倾盆,屋里滴答滴答漏得大起来。

姜安玥本能的朝着外屋喊了一声:“沈念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