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为凰》楚曦玉君夜宸_楚曦玉君夜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金牌作家“路菲汐”的优质好文,《嫡女为凰》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楚曦玉君夜宸,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当朝风气开放,女子出门,并非都会戴面纱。没戴面纱,瞧了面容,不算什么。但命人取了面纱给你瞧,就十分羞辱了。楚若纤气的浑身发抖…

小说:嫡女为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曦玉君夜宸

小说叫做《嫡女为凰》,是作者路菲汐的小说,主角为楚曦玉君夜宸。本书精彩片段:清晨,摄政王府君夜宸坐在虎园的一块假石上,手中拿着一根特制的鬃毛刷,正在给他的大橘子洗刷刷大橘子在一汪浅水小池子里,乖乖地趴着时不时地舔一舔自己的洗澡水,喝的开开心心“王爷,刑部尚书甄从德求见”王府长史萧清风走了过来,无奈摇头:“臣已经和他说了,王爷在忙他非不肯走,一定要在门外等着”这个一袭青衣相貌堂堂的男子,是君夜宸的心腹也是今科探花不愿入朝任职,只在王府当了一个大管家当时,…

第37章 你和你奶奶就这么说话? 在线试读

“这堪堪一握的细腰,真如弱柳扶风,是个好身段。”胡非庸舔了舔唇,不知想到了什么,笑的一脸荡漾,“本官基本满意。就是戴着面纱,也不知这模样如何,把面纱取下来。”

楚东康有些为难。

当朝风气开放,女子出门,并非都会戴面纱。

没戴面纱,瞧了面容,不算什么。

但命人取了面纱给你瞧,就十分羞辱了。

楚若纤气的浑身发抖。

“怎么?难不成你们楚家骗我?说好的如花似玉,其实是个丑癞子?若不是如你所说的貌美,这门婚事,就此作罢。”胡非庸见不摘面纱,立即沉下脸。

楚东康脸色一变,赶紧堆着笑道,“胡大人不要误会。小女虽无所长,唯独这容颜,还能一看。若纤,你还不快取了面纱。”

“父亲,这是在羞辱女儿!恕难从命。”楚若纤咬牙拒绝,死死捏着拳头。

楚东康没想到,一向柔顺的女儿竟然会拒绝,脸色铁青,怒喝,“大胆!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有你顶嘴的份。还不给我取下来!”

说着,便要伸手去扯楚若纤的面纱。

但刚伸出手,却被人一把重重推开,差点撞到胡非庸身上,踉跄几步才站稳。

“谁敢推——”

楚曦玉冷笑一声,“三叔,大庭广众之下,扯良家女子的面纱,就算是自己的女儿,也是逾矩了。我帮三叔免受人非议,不用谢我。”

楚东康一张脸涨的通红。这要是换成他自己的女儿,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偏楚曦玉一向骄横,老太太又从不让人管束。

“五妹妹——”楚若纤抓住她的手,就像是浮萍,抓住了主心骨一样。

楚曦玉反手握紧,低声安慰,“没事。”

转而看向胡非庸,言辞锋利,“胡大人身为朝廷命官,竟然连非礼勿视都不知?扯良家女子的面纱,你这么一大把年纪,就不能要点脸吗?”

“你不要脸,我们楚家还要脸。三叔,你当我三姐,是你要卖出去的奴婢吗?还给人瞧瞧牙口好不好?都踩在你的脸上了,你心里没点数?”

楚东康被她挤兑的哑口无言,强行争辩道,“这是和你三姐议亲的……”

“三叔慎言!还没下聘,我三姐和谁都没有关系,别扯的不清白,毁人名誉。”楚曦玉冷冷打断。

这种事,只要尚未尘埃落定,半个字也不能往外提。

否则女儿家名声受影响。

“这位姑娘说的对!”

凉亭斜旁边的大树上,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胡非庸,你都白胡子一大把了,还要糟蹋人家小姑娘,确实不要脸!”

众人这才发现,这里还有外人。

他一袭松绿锦袍,横坐在大树的枝桠上。

深秋的时节还拿着一把附庸风雅的折扇,扇骨是纯金的,一闪一闪,透露着暴发户的气息。

英俊的脸上,完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正是定国公府的小公爷——穆天宝。

显然,他是早就在了,不知瞧了多久热闹。

胡非庸本要呵斥楚曦玉,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小娘皮,竟敢骂他不要脸。

但一看见穆天宝,瞬间起身,满是褶皱的脸都笑成了菊花,“小公爷您怎么在这?没想到如此有缘,能在此地偶遇。惠儿,快拜见定国府的小公爷。”

那原本高傲地坐在一边的黄衣女子,立即冲着穆天宝盈盈一拜,娇嫩的脸蛋含春带羞,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可能是为了博得穆天宝的好感,解释道:

“小公爷,可不是我们胡家要娶这女子,是楚家自己上赶着求来的。像这等商贾贱民,若不是祖父心软,还瞧不上呢。”

楚曦玉冷笑,“三姐姐是我忠勇候府家的小姐。我还是头一次听人说,勋贵侯府是贱民,那你们胡家连个爵位都没有,又是什么?贱民中的奴隶?”

“你!”胡惠丹勃然大怒。

穆天宝不由哈哈大笑。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女子,真辣,够味儿。

“小女子,你敢辱我胡家!”胡非庸眼神阴沉。

楚东康吓的赶紧扯了扯楚曦玉的袖子,压低声音道,“快快,给胡大人赔礼。”

要是惹怒了胡非庸,这么好的一桩亲事,那可就完了。

楚曦玉不为所动,只是冷笑。

“赔什么礼!”穆天宝眉头一皱,不悦道,“本来就是这老不修不要脸,一大把年纪还调戏良家女子!”

楚曦玉惊讶,这纨绔子弟,今天倒还说了句人话。

“这么标致的小娘子,怎么也是我去扯面纱。给你一个老头子看有什么用?你行吗你?”

下一句,便恢复了纨绔本性,污言秽语。

楚若纤羞的满脸通红。

胡非庸一张老脸更是挂不住,铁青了。

“小娘子,你说对吧?”穆天宝冲着楚曦玉挑眉,满是调戏之意。

楚曦玉面不改色,“小公爷瞎的厉害,真假都分不清,扯了面纱,你又能看什么?”

“你你你……”穆天宝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哇哇直叫。

赝品字帖让他把脸丢遍盛京……

这小女子还拿此事嘲讽他瞎。

哇,我刚刚还帮你说话呢,不就调戏一句吗?你怎么连我都怼。

胡惠丹心知此事,胡家确实不占理,继续纠缠下去,也只能被人踩在头上嘲讽,立即转移话题,对着楚东康道:

“楚三爷,你家女子无才无艺,竟然也去参加朝凰大选?落选了,到时候还丢我们胡家的人。麻雀就是麻雀,有点自知之明。”

楚东康唯唯诺诺,“是是是,她考不上,只是去陪考。”

“刚才确实是我们有些不周到,但两家联姻,势在必行。楚若纤,你以后是我们胡家的人,守些规矩,莫要学某些人牙尖嘴利。”胡惠丹指桑骂槐。

楚曦玉微微一笑,“胡家还有规矩啊?百善孝为先,你对你奶奶就这么说话的吗?”

“哈哈哈!”穆天宝捂着肚子笑的都快滚下去了。

你奶奶。

真有种骂人的微妙感。

但别说,若是联姻了,楚若纤还真就是她奶奶。

“回去好好读两本《孝经》,别出来丢人现眼。免得你养不教,说是你奶奶之过,那我三姐姐可就太无辜了。”楚曦玉微笑扔下这句嘲讽,拉着楚若纤扬长而去。

胡惠丹气的差点当场昏厥。

穆天宝忍着笑,问道,“喂,刚才那红衣小姑娘,是谁?”

楚东康还以为穆天宝要算账,连忙道,“是忠勇候府的楚曦玉,和我们楚家无关!”

楚曦玉。

穆天宝记下了。

胡惠丹也阴狠记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