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为凰)楚曦玉君夜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嫡女为凰》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金牌作家“路菲汐”的优质好文,《嫡女为凰》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楚曦玉君夜宸,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君夜宸冷笑一声。大橘子立即一个饿虎扑食地动作,扑向潘必达,吓的他瘫软在地,疯狂往后爬,裤子都尿湿了……“王爷饶命!饶命!这都是胡大人的安排,下官就是奉命行事,下官只拿了,自己该得的那一份,真的没有侵吞所有安置田啊!”“胡大人不知分寸,没有给王爷留一份,下官真的不知啊!这是胡大人的疏忽,不是下官的错…

小说:嫡女为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曦玉君夜宸

小说《嫡女为凰》,大神“路菲汐”将楚曦玉君夜宸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楚曦玉当然清楚,要是被那些人看见自己喊一嗓子,忠勇候府的五小姐在这,那可就完了立即一脸严肃道:“王爷,虽然您家大虎的病症,我早有耳闻但为了确诊,还是赶紧让我去看一下吧”君夜宸看向她只见楚曦玉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努力装作天真无辜假装外面找的人,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小姑娘,想让自己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躲避外面的搜查十分狡诈像只小狐狸君夜宸转了转手中的玉扳指,悠悠道,“回府”银月心…

第28章 果然是她,本王看起来很有钱吗 在线试读

一刻钟后。

萧清风不可思议地看向县令,“一人分一亩田,那剩下几十亩被你吃了?”

津县县令潘必达,肠子都悔青了。

刚才为什么要祈祷能抓到凶手……

就该祈祷他们跑了才对。

潘必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王爷明察,这两个刁民诬陷下官,下官没有……”

“元宝。”君夜宸冷笑一声。

大橘子立即一个饿虎扑食地动作,扑向潘必达,吓的他瘫软在地,疯狂往后爬,裤子都尿湿了……

“王爷饶命!饶命!这都是胡大人的安排,下官就是奉命行事,下官只拿了,自己该得的那一份,真的没有侵吞所有安置田啊!”

“胡大人不知分寸,没有给王爷留一份,下官真的不知啊!这是胡大人的疏忽,不是下官的错呜呜呜……王爷饶命,下官不想死啊!”

潘必达吓的哭爹喊娘,什么都招了。

大橘子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那一滩液体,蹭蹭地回到了君夜宸身边,大脑袋左右摇晃,似乎是在邀功。

我厉害吧?

君夜宸的眸光又深沉了一分,伸手揉了揉大橘子的脑袋。

“你这混账东西,胡说八道什么!王爷是在计较没分一杯羹吗?你这什么猪脑子!”萧清风气的不轻。

这些人都怎么想王爷的啊?真想揍人!

君夜宸没有说话。

先帝一盘大棋,为宁王揽尽朝中英才。

陛下为了遏制宁王党派,只要是忠于他的臣子,不管脾气秉性,都先纳入囊中。

实属,逼不得已,无人可用。

故而,民间嘲弄他们是奸党,也不是空穴来风。

像胡大贵这种欺上瞒下阿谀奉承之辈,不在少数。

哦对了,在众人眼中,他君夜宸正是这一群奸党的头头。

“胡大贵的贪婪,本王早有耳闻。只是没料到,范廉,如此一正直忠臣,竟也自甘堕落了。”君夜宸淡淡道。

范廉,清正廉明,官声很好,深受百姓爱戴。

只可惜,是宁王党派。

陛下非要任命胡大贵主事,君夜宸就举荐他为副手。

就是用他来监督胡大贵。

他若一早将此事上报,胡大贵早就被朝廷惩处了,百姓们根本不会被逼到如此境地。

但他没有,他装作不知。

就是要将百姓逼的没有活路,激起民变,闹出人命,把事情闹大。

不仅能拉下胡大贵,还能让摄政王受到牵连,打击“奸党”一派。

“王爷高看他了,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萧清风抱怨道,“陛下和宁王,一个任人唯亲,一个打击异党,不然此事交给臣来办,早就办的漂漂亮亮,哪有这么多烦心事!”

“这次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到时候,背锅的又是王爷!”

君夜宸倒是习惯了。

“清风,写个折子,呈报朝廷。”

萧清风领命,看向那两个猎户,道,“那……这两人怎么处理?”

“送去刑部,抄录证词。其他,不必追究。”

听完他们的一番叙述,更肯定,就是她了。

……

仙泉山一案传回朝廷。

皇帝震怒,下令都察院和刑部,一同审理此案。

而作为此案的漩涡中心,君夜宸已经回到王府,窝在虎园里,撸撸虎,晒太阳,怡然自得。

萧清风上前禀报道,“王爷,臣下去明簿司查问,确定这一丝巾,出自尚衣司,并非仿冒。”

尚衣司,凰廷二十四司之一。

集天下最优秀的绣娘制衣,但并不外售。上至皇帝的龙袍,下至百官朝服,皆出自此。

每一物什,小到哪怕一方手绢,都会登记造册。

若是出了差错,负责的绣娘,将会被治罪。

“这丝巾,共有一批。是今年中秋,尚衣司所制的节礼之一。依肃祥长公主之命,送给先烈后人。”萧清风说道,“难怪我看着有些眼熟,咱们府里也有。”

“这一条,根据明簿司所载,是送到了忠勇候府。”

“臣未免错漏,去打探了楚家的消息。昨日,忠勇候府的五小姐楚曦玉,送幼弟去津县求学,确实,是在津县。”

果然是她。

精通律法,熟知政令。

处事沉稳,干净利落。

一点都不像传闻中那个草包花瓶。

更重要的是……

“你们对摄政王有一些误解。”

“他很有钱。而且,喜欢用钱摆平麻烦。”

“他是吃肉的。”

世人对他多有误解。

她不过见他一面,却好像,什么都知道。

如此通透之人,实在是,有趣极了。

“本王看起来很有钱吗?”君夜宸自言自语。

趴在一旁的大橘子,咕噜咕噜啃着盆盆肉,晃了晃尾巴。

“养你这个吃货,确实有点费银子。”君夜宸伸手抚了抚毛茸茸的大橘子,眸光里的笑意更深。

萧清风笑道,“上次听王爷说,这位侯府小姐不惧宝爷,我还不信,现在是不得不服了。这姑娘,还真是神奇。王爷,可要臣略备薄礼,登门致谢?”

“不必。”君夜宸否决。

她事了拂衣去,便是不想伸张此事,不让人知道是她所为。

何必戳穿这小狐狸的皮囊。

“你去打探一下,她最近打算做什么?”

暗中襄助。

明面上,离自己这个奸臣,还是远一点好。

……

日上三竿。

楚曦玉赖在榻上,未起。她一言一行都要符合以前的楚曦玉,以免被人察觉破绽。

所以昨夜回来以后,便给楚老太太告了假,赖床不去闺学。

事实却是,天刚蒙蒙亮,楚曦玉便醒了,静默地躺在床上沉思。

下一步,该怎么走。

狼窝,哪里能睡的安心。

考入朝凰书院,是离开楚家最好的办法,只是,眼下最难的竟然是……

报名。

大盛一朝,官宦女子,不论嫡庶,皆可报名朝凰大选,但需家中长辈作保。

简单点说,你得证明你是你自己,让你爹娘出来说话,证明你是他们的女儿……

杜绝冒籍替考,核查十分严格。

如果楚家不作证,她一个人报不了名。

照理说,楚老太君“溺爱”,对她无有不应。

只要她开口,不可能拒绝。

但楚曦玉可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最烦的就是读书考试……

突然说自己要参加朝凰大选,事出反常必有妖。

若是因此引起楚家的怀疑,堵死她大选之路……

那就彻底完蛋了。

她不能赌这种可能性。

必须万无一失。

不能让楚家知道她的真实打算!

沉思了一上午,楚曦玉决定,这种事儿,还是得靠“好心人”帮忙。

该去闺学晃一圈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