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芷君凌钰(楚嫣芷君凌钰)完整版在线阅读_(楚嫣芷君凌钰)全章节阅读

小说《楚嫣芷君凌钰》“路菲汐”的作品之一,楚嫣芷君凌钰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精通书法,也只是临摹其神意,而不会关心书圣一家有几口人。除了极个别博览群书者,根本不知道,书圣的祖父叫王正。唯有慕容璇一脸不解,“那又如何?”“自前朝废避讳制,至今,已有数百年不避讳。但东晋,是要避讳的…

小说:楚嫣芷君凌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嫣芷君凌钰

楚嫣芷君凌钰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路菲汐”的原创精品作,楚嫣芷君凌钰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楚若纤四处看了看,四周没人,压低声音道,“绣品,交给我吧”楚家有闺学,姐妹几个人的水准,大家都心底有数而楚嫣芷……哪怕是最简单的齐针,也一塌糊涂就是因病常年缺课的楚若纤,也比她强“三姐身子不好,可不敢让你受累无妨,自有人帮我的”楚嫣芷笑眯眯道话音刚落,两人走到了林荫道的岔路口那里,楚若兰正等着楚若纤看了楚若兰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便不再打扰,自己回去了“二姐姐,连累你和我一起受…

第35章 有王爷在,我谁都不惧 在线试读

“书圣是东晋人,出自琅琊王氏。”楚嫣芷望着众人,道,“他祖父,名王正。”

一听这话,不少人,恍然大悟。

一般人看见正字,还真想不到那么多。

精通书法,也只是临摹其神意,而不会关心书圣一家有几口人。

除了极个别博览群书者,根本不知道,书圣的祖父叫王正。

唯有慕容璇一脸不解,“那又如何?”

“自前朝废避讳制,至今,已有数百年不避讳。但东晋,是要避讳的。”

“书圣有一《初月贴》,便是避祖父讳,改正月为初月。”

“所以,这个正字,就是最大的破绽。”

楚嫣芷啧了一声,“仿造的倒是神似,只可惜,读书少,连避讳都不知。”

不知避讳的慕容璇,面红耳赤。

太丢人了!

好像自己很没文化一样?

她突然想到了王羲之的儿子,名叫王献之,那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书贤。

两人的名字中都有之字。

这不就没避讳吗?

立即争辩道,“王羲之儿子还叫王献之呢,东晋虽然避讳,也不代表家家都避讳。也许他们琅琊王氏,就不避讳。”

最重礼法的琅琊王氏不避讳?

此言一出,不少饱学之士,都替公主感到尴尬。

倒是一窍不通的穆天宝应和道,“对啊!公主殿下说的很有道理!他们王家不避讳,一个正字,不能说明是赝品。”

“东晋也许有不避讳的世族,但琅琊王氏,却最重家讳。《晋书·王舒传》言,朝廷曾授其会稽内使,因其父名为会,避讳而请辞。公主岂能说,琅琊王氏不避讳?”

“至于之字,是因为琅琊王氏崇尚天师道,在其名后点缀一个之,彰显所信奉的宗教。此字,非真名,可省略。”

“简单点说,你可以理解为他们一个叫做王羲,一个叫王献,并没有犯讳,公主殿下明白了吗?”

楚嫣芷一脸淡定从容,云淡风轻,娓娓道来。

慕容璇哑口无言。

不由恼恨地瞪了楚嫣芷一眼,心中记恨。

姜淮站出来打圆场,鼓掌笑道,“姑娘博学之才,令我等佩服。穆小公爷,这位姑娘说的不错,这字帖之中竟然有一个正字,必定是伪造无疑。”

楚嫣芷冲着大橘子招招手。

一直压在穆天宝身上的“肉墩”,这才蹭蹭地一跃而起,跑到楚嫣芷身边,十分亲热。

穆天宝一脸苦色的起身。

一副赝品,把他穆家的脸都丢光了,哪还顾得不上和君凌钰计较,赶紧收拾收拾回家。

这幅赝品,楚嫣芷前世也未有机会,一窥究竟。

在穆小公爷生死未卜后,才被摄政王身边的一位谋士发现端倪……

那时候已经闹成这样,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

流传出来,惹人嗟叹。

“王爷,今日拂音馆招待不周,必定严查。”云榛上前,赔罪。

君凌钰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摆摆手。

云榛和姜淮便退了,看热闹的人四散,只剩下楚嫣芷。

雅阁门帘重新关上。

“你来此,做什么?”君凌钰盯着楚嫣芷,眸光深沉。

楚嫣芷不由腹诽。

刚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都不先说谢谢?

“我来做什么,王爷不是已经见到了吗?替王爷收拾烂摊子。”楚嫣芷斜眸瞅他,语调透着一丝促狭之意。

不同于初见之时的忐忑。

熟知他恩怨分明的性子,楚嫣芷仗着自己“有恩于人”,一点都不怕他。

君凌钰一怔。

她不是为了结交江北世族?也不是为了云榛?

“还望王爷为我保密,小女子不想让那些人知道我的身份,平白惹一些麻烦。”楚嫣芷又道。

君凌钰一颗心落地。

连身份来历都不告知云榛,自然也无法结交。

“泰安公主看你的眼神,仿佛要吃人。确实,让她知道你的来历,也许明日,护城河上就要飘着一具无头女尸。”君凌钰不知为何心情大好,调侃。

楚嫣芷瞪了他一眼,“也不知是为了谁才惹上公主殿下,王爷却在这说风凉话。”

“你怕了?”君凌钰剑眉一挑。

楚嫣芷水汪汪的眼眸,狡黠灵动,“当然不怕。有王爷在,小女子,谁都不惧。”

这是她的大实话。

如今宁王一党,风头无两。四位大佬,步步紧逼。

但,君凌钰才是最后的大赢家。

虽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但抱紧大腿,就得趁现在。锦上添花,有什么用?

至于保持中立?

笑话!

实力雄厚的世家才能这么干。

她忠勇候府如今就剩三个孤儿,不站队,如何趁此风云际会出头。

帮摄政王,是为报恩,也是,为了楚家的将来。

两全其美。

君凌钰不由笑了。

今日他虽然看出字帖有异,但也不能直接戳破,影响他“纨绔”之名。

如不是楚嫣芷恰到好处出现,穆天宝还要纠缠不休。

“你帮了本王两次,想要什么,本王都应允。”君凌钰道。

楚嫣芷抿唇一笑,“王爷已经对兄长诸多照拂,小女子,只是感念王爷恩德,愿为王爷赴汤蹈火,别无他求。”

数日前,她去大牢探监。

狱卒说兄长被转移到了重犯监室。

那是刑部大牢防守最严密的地方。

楚嫣芷还担心刑部此举,是针对兄长。

结果随着狱卒到了地方,目瞪口呆。

那重犯监室三面高墙,一面铁门。

从外面,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

只见监牢里,石床上铺着厚厚地褥子和棉被。方桌上摆着好酒好菜,一侧的长桌上,甚至摆着几本书和笔墨纸砚。

兄长的枷锁也除了,囚服外面还套着加厚的长袍……

这是在坐牢吗?

那狱卒一脸奉承说道,“摄政王府的萧大人打过招呼了。若有刑部来人巡查,提前把这些东西都收拾起来。”

刑部一个月才来查一次。

这种早已经判定的案子,没有新证据,都不会再提审。

也就无需担心其他。

她救了大橘子,君凌钰没找她,但却暗中安排了一切。

也就是此举,让楚嫣芷更加笃定了他的恩怨分明。

跟着他,侯府绝对不会吃亏。

提要求,虽得利一时,却会两清。

不如让他记得自己的好。

无求,才是最大的贪婪。

至于赴汤蹈火?

我就随便说说。

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竭尽所能相助,倒是一定的。

君凌钰失笑。

这小女子,就像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没有半句真话。

赴汤蹈火?别无他求?

信她才有鬼了。

委实,有趣极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