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芷君凌钰(楚嫣芷君凌钰)_楚嫣芷君凌钰完整版阅读

小说《楚嫣芷君凌钰》是知名作者“路菲汐”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楚嫣芷君凌钰展开。全文精彩片段:楚嫣芷粗略扫了一眼,见楚若纤身边有一个空位,便坐下了。“三姐姐的病,好些了?”楚嫣芷轻声问道。楚若纤受宠若惊的点点头,“是,多谢五妹妹送的人参。”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小说:楚嫣芷君凌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嫣芷君凌钰

小说叫做《楚嫣芷君凌钰》是路菲汐的小说。内容精选:延和十一年隆冬,大雪新袭爵的忠勇侯大摆宴席,阖府欢庆而盛京郊外孤坟前,一袭素衣的女子,被一群黑衣打手拳打脚踢,鲜血染红了地面站在一旁观看的楚若兰,冷冷道,“楚嫣芷,你竟然想拦圣驾告御状,做梦!我若是你,十年前就没脸活了你能苟延残喘至今,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楚嫣芷浑身鲜血淋漓她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孤零零的墓碑,满腔悲愤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

第29章 闺学,“助人为乐”楚若凤 在线试读

楚家的闺学,坐落在后院一处栽满青竹的庭院,名曰问津堂。

此时,早课都快下了,楚嫣芷不紧不慢走进来,顿时引起众人侧目。

学堂之中,坐着十几个豆蔻少女。

除了本家几位小姐,还有一些旁支亲戚送来的。

楚嫣芷粗略扫了一眼,见楚若纤身边有一个空位,便坐下了。

“三姐姐的病,好些了?”楚嫣芷轻声问道。

楚若纤受宠若惊的点点头,“是,多谢五妹妹送的人参。”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她都逃学大半年了,今天怎么想起来上课……”

“听说她兄长的案子被延后,她不必四处奔走,就回来上学了……”

“切,那不过是逃学的借口罢了!朝廷命案,她还能干涉不成?”

讲台上的老夫子,敲了敲醒木,“安静!”

他是个很有名望的大儒,博学多识,被楚家请来授课。

楚家主母和赵姨娘都暗中塞了很多银子,所以,他对楚若兰和楚若凤教导的格外用心。

其他人……

那就随便了。

听得懂几句,算你自己的本事。

至于楚嫣芷……

他得到某些人暗中示意,不用尽心。

心底明白大宅门的是非,便仗着夫子的身份,以打压取笑她为乐。

这大半年没怎么见到楚嫣芷,安逸不得了。现在一看她回来上课,只觉得碍眼。

便想找茬,把她赶出去。

“刚才我们说到,如今正闹得沸沸扬扬的仙泉山一案。此事,涉及大盛律中的一项政令。大盛律,乃朝凰大选文科必考,今年恰遇时事,说不得就得考此题。”老夫子抚了抚胡须,视线落在楚嫣芷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楚嫣芷,你起来回答,我朝安置山民,依照大盛律哪一条政令?”

楚嫣芷一脸茫然地站起来。

学堂之中顿时响起一阵讥笑声。

楚若纤偷偷看了老夫子一眼,赶紧拿起毛笔写下三个清秀小字。

均田令。

楚嫣芷心知她一片好意,但也只能一副努力辨认的模样,小声问道,“第一个字,念什么?”

这一出声,前面几个闺秀都听到了,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夫子,楚嫣芷不知道,楚若纤帮她作弊,结果她连字都不认识……”楚燕儿立即站起来举报。

她是三房的庶女,行六。

不过她娘没有生儿子的运气,只是一个普通的姨娘,没什么地位,她就做了楚若凤的狗腿子。

整天跟着楚若凤一起欺负楚若纤,最擅长告状,十分讨人嫌。

“堂堂楚家小姐,连字都认不全,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草包。”老夫子冷嘲热讽,问道,“楚燕儿,你可知是什么政令?”

楚燕儿赶紧答道,“均田令!”

“看看,楚嫣芷,你可是忠勇候的嫡女,却连一个庶出都比不上,真是令你父母蒙羞。”老夫子端起架子教训,“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勤奋好学,不要像她这样。”

楚嫣芷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她如此厌学,跟这个糟老头子有很大的关系。

刚识字的时候,就一个劲儿夸楚若兰和楚若凤,天天贬低她做对比……

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要不是后来世事无常,她可能真的会文盲一辈子……

“楚燕儿,你来说说,均田令具体内容是什么?”老夫子还嫌不够,想继续羞辱。

但楚燕儿的学问可跟不上了,支支吾吾,满脸通红。

眼见如此,楚若凤一脸骄傲地站起身,道,“夫子,学生知道。均田令曰,每丁授田40亩,妇20亩……”

“很好很好。四小姐博学多识,这一次朝凰大选,必定榜上有名!”老夫子赶紧夸奖,又斜眼去看楚嫣芷,眼中满是鄙夷,“不像某人,啧啧……”

若是以往,楚嫣芷都要羞愤的无地自容了。

但此时,她深以为然点点头,看着楚燕儿道,“夫子说的对,某人,你连均田令的内容都记不得,朝凰大选,就别去凑数了,考不上的。”

楚燕儿被她怼的又羞又气,捂着脸哭了起来。

楚若凤见楚嫣芷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嘲讽道,“五妹妹,你连均田令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六妹。说的像你就能考上似的?你去朝凰大选,一样是凑数!”

楚嫣芷似乎被她戳到了痛处,狠狠一拍桌子,气势汹汹道,“你说什么!你才是凑数!”

“哈哈哈,我凑数?笑话!”楚若凤嗤笑,眼珠一转,道,“要不我们一起报名,谁考不上,谁就去城门口大喊三声,我是草包。你敢不敢?看看是谁凑数。”

稳!

就等你这句话。

楚若凤可真是助人为乐啊。

“大家都是自家姐妹,何必如此伤和气。”楚若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站起来做老好人,假惺惺劝道:

“四妹,你又不是不知道五妹妹不如你,你怎么能仗着自己学识渊博,欺负她?”

“我也不想和这种草包计较,是她自己不服气。”楚若凤一脸骄傲,就像是开屏孔雀,“楚嫣芷,你现在低个头,承认自己不如我,那就算了——”

楚嫣芷气呼呼打断她,“谁不如你了!不就是朝凰大选,考就考!”

“当真?你该不会出尔反尔吧?”楚若凤眼神一亮。

这个草包,这次丢脸丢遍整个京城,太好了……

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嫡女吗?

有什么了不起!

“谁说话不算数,谁就是王八蛋!”楚嫣芷怒喝。

楚若凤心底鄙夷,粗鄙之语!果然是个草包。

“好,一言为定!”

老夫子看了半天戏,既不规劝,也不阻止,此时才慢悠悠道,“楚嫣芷,楚若纤,你们一个不学无术,一个帮忙作弊,都去门外站着!”

楚嫣芷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她也不想看见这一群人。

如今已过霜降,廊外寒风阵阵。

楚若纤双手捅在袖袍里,脸色苍白。

“连累三姐姐和我受罚了。”楚嫣芷歉意道。

立即命夏莲取两件披风。

楚若纤微微摇头,“无碍。倒是五妹妹,刚才……嗯……”

她想劝阻来着,楚嫣芷三言两语就敲定了,她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朝凰大选,就算去凑数,也不能错过如此盛事。三姐姐要一起吗?”

楚若纤低垂下头,“五妹妹说笑了,我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怎么能考得上。”

说是一窍不通,其实也不尽然,只是达不到及格。

朝凰大选,很难。

就说楚嫣芷最擅长的书法一道。

考试之时,有品鉴一题。若没有名师指点,雄厚财力,怕是连是哪个名家的字都认不出来。

“除了大选,不是还有特招吗?”楚嫣芷抿唇。

楚若纤一怔。特招……

“最关键的,还是看你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楚嫣芷说完这句话,便闭口不言。

此时夏莲拿着两套厚实的披风过来。两姐妹立在廊下,并肩看着秋叶飘零。

一个眸光坚定,一个犹豫不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