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芷君凌钰(楚嫣芷君凌钰)全文免费阅读_楚嫣芷君凌钰完整版在线阅读

楚嫣芷君凌钰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路菲汐”的原创精品作,楚嫣芷君凌钰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数百村民联名请愿,斩杀恶虎。一纸御状,告到京城。摄政王一护到底。纵兽行凶恶名,就此,传遍天下…

小说:楚嫣芷君凌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嫣芷君凌钰

金牌作家“路菲汐”的优质好文,《楚嫣芷君凌钰》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楚嫣芷君凌钰,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小公爷,我们王爷正在品茶呢,您稍等”银月微笑穆天宝一看见他,便十分郁闷他带的女子虽然也是个花魁但没有银月名气大生气同为纨绔,君凌钰成名比他早,嫖的比他好!十七岁就摘得京城第一纨绔之名把他都要羡慕死了这些年努力吃喝嫖赌,也没能取代君凌钰第一纨绔的名号所以十分针对君凌钰每次见到都要挑衅,找茬因为穆家的权势,他是少数几个,能在君凌钰面前瞎蹦跶,还没被打断腿的人“喝什么茶啊!快看…

第26章 王爷家的大橘子有危险 在线试读

马蹄声哒哒。

一辆马车绕着仙泉山崎岖的山路,艰难前行。

楚嫣芷望着窗外飞速的风景,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延和元年,摄政王出巡津县,随同而来的大橘子在仙泉山咬死两个猎户。

数百村民联名请愿,斩杀恶虎。

一纸御状,告到京城。

摄政王一护到底。

纵兽行凶恶名,就此,传遍天下。

成为他诸多劣迹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鹰嘴崖快到了吗?”楚嫣芷催促。

石虎扬起马鞭,眺望道,“小姐放心,前面那山崖像个鹰嘴,应该就是了。”

鹰嘴崖。

传闻中那两个猎户殒命之地。

当年这一桩案,流言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楚嫣芷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她相信,大橘子绝对不会轻易杀人!

此事,必有蹊跷!

“咦!小姐,前方有人!好像还有一只……”石虎倒吸了一口凉气,“斑斓大虎!”

楚嫣芷赶紧道,“快冲过去!”

……

“斧头,樟脑草果真有用,你看它已经蒙了……”一个瘦小的少年,握着一把自制的弓箭,瞄准。

“今日就杀了这只恶虎,为民除害!那奸臣打断村长的腿,我们就杀了他的虎!”另一个黝黑的少年举着一把斧头,向着脖颈处砍去。

而向来威风凛凛,十分警觉的大橘子,却趴在一堆干枯的青草里,双眼茫然无神,似乎在发呆。

对于劈头砍下来的斧头,和对准自己的锋利箭头,一无所知。

“嗖!”

箭先至,本是瞄的眼睛,但箭法不准……

擦着左前肢飞过去,划破老大一个口子,鲜血四溅。

大橘子头昏脑涨,但被疼痛刺激,虎目泛红,瞪着两个少年,发出一声怒吼。

那举起斧头的少年,狠狠砍了下来。

“阿武叔,拦下他!”楚嫣芷看见这一幕,气的睚眦欲裂。

石武从车上跳下来一个翻身,把那拿斧头的少年,按在了地上,双手一扭,卸了他的胳膊关节。

剩下那个人还在拿箭射,石武一手一抓,把他也掼在了地上。

“大橘子!”楚嫣芷看见它前肢霍霍流血,心疼的不得了,赶紧伸手捂住它的伤口。

鲜血从她指缝溢出,根本止不住……

“小姐,这口子太大了,得用草药!”石虎说道。

楚嫣芷看了那两个猎户一眼,“搜身!他们出来打猎,不可能不带点备用草药。”

石虎立即把两人背着的皮囊卸了下来,从里面倒出一些晒干的枯草。

楚嫣芷拿起来辨认了一下,找出一团小蓟草,敷在大橘子的口子上,然后拿自己的丝巾,将伤口绑的严严实实。

这才止住血。

楚嫣芷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

前世这两人之死,就是咎由自取!

刚才那斧头,要不是自己赶来及时,已经砍下来了……

被血性一激,再温柔的猛兽,也不会和你讲道理。

楚嫣芷低头看了一眼,被人特意铺成一片的干草。

樟脑草,别名猫薄荷。气味清凉,会使猫科野兽陷入幻觉,如同人吸食大麻。

他们就是用这个,让大橘子放松警惕。

否则,这两人也没本事伤到它。

可恶。

真是处心积虑!

前世那流言之中,根本没提大橘子被人所伤,所有人都只当恶虎吃人,乃凶兽本性……

人要杀虎,反被虎咬死。

活该!

凭什么要大橘子给他们赔命?

“阿武叔,给我打!”楚嫣芷拳头捏的咯吱响,脸色冰冷。

“是!”石武二话不说,立即把那两人狠狠揍了一顿。

……

“呜——”

大橘子低呜了一声,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看着楚嫣芷,似乎认出了她,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可怜巴巴地用大脑袋蹭她的脸颊,又对着那两个猎户气势汹汹怒吼了一声。

“大橘子,他们冒犯了你,但你不能咬死他们。否则,会给你主人带来很大的麻烦。”楚嫣芷伸手抚摸它的大脑袋,柔声安慰。

她知道大橘子听不懂。

但那两人在挨揍,它看得懂。

应该不会下嘴了吧……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呸!和大奸臣一路的货色,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你这毒妇,要命一条。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两个少年骨头倒是硬。一边挨揍,一边怒骂。

楚嫣芷的眸光落在两人身上。

大奸臣?说的是摄政王吧。

看来他们很清楚,这就是摄政王府的大橘子。

不是简单地看上了一身虎皮,才猎杀。

“大橘子并未伤害你们,是你们先要它的命,那我现在替它揍你们,天经地义。可别侮辱好汉二字,想死就自己去跳崖!杀你们,都嫌脏了我的手!”楚嫣芷面无表情,字字锋利。

“你你你你胡说!它是没做什么,但摄政王,打断了我们村长的腿!”

楚嫣芷挑眉,“摄政王不远千里,特意来打断你们村长的腿,他闲得慌?”

“不对不对,是津县县令打的。但不是摄政王非要仙泉山这块地,县令又怎么会把我们赶出山,逼的大家一个个没了活路……他就是县令的靠山!当然是他的债!”

这两人,不过十七八岁,涉世未深,被楚嫣芷一激,三言两语就交代的清清楚楚。

仙泉山,原有山民二十多户,合计一百多人。

就靠荒山几块薄田和打猎,勉强糊口。生活十分拮据。

这两兄弟都是猎户,一个叫做斧头,一个叫做箭头。

父母死的早,吃百家饭长大,和村民们感情极深。

数日前,村长去县城理论,被衙役打断腿扔出来。

两兄弟气不过,又没那个本事刺杀摄政王,就想杀了大橘子,出口恶气。

“你们被迁出山,县令没给安置田吗?”楚嫣芷问道。

斧头气道,“给了!一人一亩地,那怎么活啊,交完赋税,大家饿死算了!”

“据我所知,依大盛律均田令,凡迁徙百姓,男丁授露田40亩,妇20亩。不可买卖,死归官府。另每丁再授永业田20亩,可世袭买卖,终身不还。”

“征用仙泉山,摄政王曾向朝廷进言,此事关系重大,所迁百姓皆有功劳,额外免赋十年。”

楚嫣芷一字一顿,两个猎户都听懵了。

什么?

分这么多地啊?还免赋?那谁不迁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