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爆红,总裁跪地求我回头》傅西楼斐明月完整版免费阅读_《直播爆红,总裁跪地求我回头》全文阅读

小说《直播爆红,总裁跪地求我回头》是知名作者“子非愚”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傅西楼斐明月展开。全文精彩片段:她怔怔地看着陆景衡发呆道:“都送医院,你送得过来吗?”随后目光落在比她这个伤患还先掉眼泪的安欣身上。陆景衡一愣,再次陷入两难。安欣也没说话,只是难受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她胸口疼的毛病是小时候就有的,查不出是什么问题,但是每次发作的时候都很难受…

小说:直播爆红,总裁跪地求我回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子非愚

角色:傅西楼斐明月

《直播爆红,总裁跪地求我回头》男女主角傅西楼斐明月,是小说写手子非愚所写。精彩内容:斐明月再厌恶傅西楼,听到傅南瑜的事情以后也免不得伤怀起来没想到傅西楼那样寡廉鲜耻的人,居然还有这样优秀的妹妹“哎,你别难受啊,”看到斐明月情绪跟着自己低落起来,陆景衡立刻安慰她,“陈年往事了,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陆景衡现在居然也会像对安欣那样柔声哄她了,斐明月心里有些熨帖“没事,你说什么我都想听”她想了解陆景衡,一步步地走进他的世界哪怕只剩一年的时间,也胜过…

第2章 在线试读

事情发生的太快,斐明月根本来不及躲,反应过来以后已经被花瓶砸到头流了很多血,实木架子重重地压在她的腿上。

腿骨似乎已经断裂了,锥心的疼痛让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伸手往额头那里摸去,居然摸到了一手的血。

陆景衡恐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立刻松开安欣,上前帮斐明月把柜子搬开,查看她流血的头部:“明月,明月你忍一忍,我送你去医院。”

斐明月流血的额头疼得泌出了冷汗,但是她觉得自己比刚才清醒了好多。

她怔怔地看着陆景衡发呆道:“都送医院,你送得过来吗?”

随后目光落在比她这个伤患还先掉眼泪的安欣身上。

陆景衡一愣,再次陷入两难。

安欣也没说话,只是难受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她胸口疼的毛病是小时候就有的,查不出是什么问题,但是每次发作的时候都很难受。

见她又难受了,陆景衡也没空再纠结,立刻站起来去冰箱里拿水,拧开瓶盖递给她:“安欣,你先喝点水,我先送你姐······”

“阿衡哥哥!你不用管我,先送姐姐去医院,”安欣接过被拧开瓶盖的水,紧紧的握着,哭泣道,“你都和姐姐订婚了,现在还把我看得这么重,你让姐姐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

好一个情何以堪。

斐明月万念俱灰,怔怔地看着安欣手里的玻璃瓶。

突然很没道理的想到,订婚一年,陆景衡从来没给她拧过瓶盖。

“明月,你的腿被压伤,我随意挪动可能会出问题,你在这里等一下救护车,我先带欣欣去医院。”

陆景衡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

斐明月疲惫的低垂着快要落泪的眼睛,声音沙哑:“随你。”

她知道,她留得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

陆景衡看着她明显失落的样子吗,心里也不好受。

在短暂的沉默里,门口突然出现一位不速之客,低沉磁性的声音打破沉默:“景衡?闹什么新闻呢?”

来人是一个活在帝都传说里的大人物,相貌优越,五官凌厉,给人一种极强的上位者的压迫感,笑起来的时候没什么诚意,让人心里慌得厉害。

不怕这人对你疾言厉色,就怕他对你笑,因为可能,他笑着笑着你人就没了。

自从两年前傅西楼退伍回帝都接手傅家的那天起,他小叔叔就嘱咐他不下十次,对于此人,能避则避。

此刻在这里看到傅西楼这个活阎王,陆景衡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与他打招呼:“傅总,你怎么在这儿?”

他下意识把安欣护在自己身后。

不过傅西楼明显对斐明月感兴趣。

“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傅西楼没什么诚意的笑了下,目光居高临下的落在斐明月身上,“这就是安家二小姐斐明月,你去年被安欣甩了以后换的未婚妻?”

被点名的安欣瞬间脸色苍白,尴尬地解释:“傅总,我没有甩掉阿衡哥哥,我是为了试镜才出国······”

安欣话说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傅西楼直接把她当做空气一样无视了。

对她说的话充耳不闻,反倒走到斐明月面前蹲下,挑起她的下巴看了看,对被吓得一头冷汗的陆景衡说道:“不错,是比安欣漂亮,也难怪你同意换未婚妻。”

斐明月很讨厌这人这样轻佻的态度,但是在想要别过头的时候听到他这样说,一下就愣住了。

她真的比安欣好看吗?

从来没有人夸她比安欣好看,她一直以为自己相貌平平,毫无特点。

“傅总一定没看仔细。”

傅西楼这样下安欣的脸,陆景衡有些不大痛快,忍不住顶了一句嘴。

但是傅西楼哪儿是他们惹得起的。

眼看傅西楼脸色沉了下来,安欣立刻打圆场道:“傅总,景衡要送我去医院,我们就先告辞了。”

陆景衡也不敢久留,对着斐明月说道:“明月,我先送过会儿救护车就来了,你到医院了我再看你,有些事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

说完他就抱起安欣离开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面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可怕男人。

斐明月无助地看着他的背影,在傅西楼弯腰抱她的时候吓得如同惊弓之鸟。

帝都那些有关傅西楼的传闻,她多少听过一些,据说他两年前为了拿到傅家大权,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傅家老宅的大门口,曾经流了一晚的血······

“我脾气不好,你别惹我。”

傅西楼强势的把她抱起来,语气低沉地警告一句,她便吓得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因为她怕自己呼吸重几分都会在下一秒被掐死。

不过她也没力气担心了,陆景衡抱着安欣离开的背影,脑袋疼得几乎要爆炸的痛苦,让她渐渐失去了意识······

从小到大,她都恨极了她的亲妹妹安欣。

这不是安欣一个人的错,是整个安家一起造的孽。

她七岁以前,安欣还叫斐欣欣,那时候她们姐妹感情如何她已经不记得了。

唯一记得的是,在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家里来了很豪华的车队,说他们的爸爸是一个有钱人家的私生子,现在那家有钱人要把他们一家接回去过好日子。

好日子,多动听的一个词。

结果她到帝都安家没多久,就被关进了安家佣人住的后院。

据说是因为她天生断掌,会冲撞那家的老太太。

她的父母,她的妹妹,原本她最亲的亲人都在一夕之间与她形同陌路。

她和安欣,孪生姐妹,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血脉,却早就是两段人生,一段风光迤逦,一段是阴沟里的泥淖,破布下的蚤子,连喜欢一个人的资格都要被剥夺。

因为她喜欢的人,喜欢的是她的妹妹安欣,那个在锦绣堆里长大的所谓的大家闺秀,像她这样躲在角落忍辱偷生的人,只能继续躲在角落,远远的看着那个白玉一样的少年,看他如何把安欣捧在手心小心呵护。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似乎习惯就好,她也已经习惯在一成不变的黑暗里自己取暖。

可是为什么,明明是安欣在订婚那天抛弃了陆景衡,陆夫人却为了逞一时之气拿她顶包,借她羞辱斐家。

更可悲的是,明明知道她只是两家斗气的工具人,她还是甘之如饴,幻想有一天精诚所至,陆景衡会爱上她······

“在想什么?”傅西楼一进来就看到斐明月目光空洞的对着窗户发呆,“醒了多久了?”

他随手给了她一瓶水,瓶盖是拧开的。

斐明月愣了一下。

傅西楼却在这时候要把水放在一边:“忘了,你现在是不是喝热水比较好,我问问护士。”

“不用。”

斐明月突然从他手里夺过瓶子,仰头喝水,一边喝一边不受控制的流泪。

昨天陆景衡也是这样给安欣拧瓶盖的。

在她头破血流不知道会不会被那个花瓶砸死的时候,安欣只要皱皱眉,就能拉走陆景衡的所有关注。

而她就像是一个不信命但是终究被撞的头破血流的小丑一样。

昨天看到陆景衡睡在她身边,她到底是有多下贱,才会偷偷幻想着陆景衡也喜欢她。

“咳咳,咳咳——!”

已经咳得很厉害了,她还是固执的要把这瓶水喝完,一边喝一边流泪,最后崩溃的捂住自己的脸痛哭不止,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发泄着自己心里所有的不甘和委屈。

在安家没资格委屈,在陆景衡面前不能哭,但是在这里,在没有安家和陆景衡的地方,想起自己昨晚的错付和今天不被选择的难堪,她觉得难受了,委屈了,现在还不能痛痛快快的哭一回吗?

病房外。

傅西楼随手将口袋里的避孕药丢进垃圾桶。

助理卫泽看清避孕药还在,额头吓出一层冷汗:“二爷,斐小姐不肯吃吗?”

“不,是我没给她,”傅西楼的脸色透着几分凉薄。

卫泽紧张道:“可是万一斐小姐有了您的孩子,怎么和大小姐交代,还有安少将那边······”

傅西楼冷笑,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那就管好你的嘴。”

“她要真能怀孕,少不了你的好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