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初陆之昂(苏安初陆之昂)精彩小说_(苏安初陆之昂)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苏安初陆之昂》是大神“桃三月”的代表作,苏安初陆之昂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想着手术还需要一点时间,苏安初决定去买个洗脸盆还有香皂饭盒啥的。顺便在附近转转,因为脾脏破裂是个不算很大的外科手术,而军区医院,这方面的专家肯定多,所以她很放心。和钟志国说了一声,下楼离开。钟志国还揪心着手术室里的陆之昂,因为他知道陆之昂这些年的不容易,别人还能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做的棉衣棉鞋…

小说:苏安初陆之昂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桃三月

角色:苏安初陆之昂

小说《苏安初陆之昂》,大神“桃三月”将苏安初陆之昂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第18章苏安初这次看清两人的模样,一个岁数大些,皮肤粗糙黝黑,精瘦的脸上透着精明和算计,年轻点的大概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可能因为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皮肤也有点儿黑,圆脸庞细眉细眼,蒜头鼻子厚嘴唇原本应该憨厚的长相,却透着一股张扬没等苏安初回神,年轻姑娘已经伸手推了下苏安初的胳膊:“哎,二嫂,你咋回事,没看见我和咱娘吗?”苏安初已经知道这两人是陆之昂的母亲朱桂花和妹妹周二妮这两人在原主的记忆里,好…

第12章 在线试读

第12章

钟志国叹口气:“昨晚我们都忙着抢险救人,送医院来的是县医院的车,他们肯定是直接去市一院的。只是没想到市一院水平这么差。”

宋凯也是被吓了一头汗:“不至于啊,那边医生还是挺厉害的,就给周队看病那个医生,好多人拖关系找他看病呢。”

这就让苏安初很想不通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内出血,为什么会误诊成是腰椎受伤?

不由脑洞大开:“难道是故意谋杀?”

钟志国直接摇头:“不会的,这么明显的谋杀谁敢?”

苏安初心里想,要是没有合理解释,很明显就是谋杀,至于原因,恐怕陆之昂知道。

想着手术还需要一点时间,苏安初决定去买个洗脸盆还有香皂饭盒啥的。

顺便在附近转转,因为脾脏破裂是个不算很大的外科手术,而军区医院,这方面的专家肯定多,所以她很放心。

和钟志国说了一声,下楼离开。

钟志国还揪心着手术室里的陆之昂,因为他知道陆之昂这些年的不容易,别人还能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做的棉衣棉鞋。

而他只会收到家里要钱的信,不是爹的腿摔断不能下地干活,就是弟弟调皮把谁家的牛弄死。

除了要钱,没有一句关心的话。

所以,钟志国才更心疼陆之昂,现在见苏安初竟然不关心陆之昂的死活,要去买东西,心里又开始气愤。

陆之昂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遇不到个知冷知热的好女人呢。

突然对苏安初意见很大!

……

苏安初站在医院门口好一会儿,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可是看见穿着色调简单的行人,甚至连自行车都不多见,道路两边的墙上还刷着标语,路边有人在摆摊。

在她眼里,是非常贫穷落后。

感叹了一会儿,凭着原主的记忆去了离医院不是很远的一家供销社,里面米面粮油副食品,还有锅碗瓢盆一应具有。

苏安初买了个搪瓷洗脸盆,又买了饭盒和香皂毛巾牙刷等,最后想了想给陆之昂买了一身秋衣秋裤。

她带来的钱基本就花了一半,虽然接下来吃饭很便宜,一顿饭不过一两毛,可是眼睁睁看着钱越来越少,让她很没安全感。

皱着眉头拎着盆子往外走,就听有人喊了一声:“苏安初?”

苏安初惊讶的回头,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蓝色外套,脖子上系着红纱巾的姑娘正惊喜的看着她。

回忆了一下,这是原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孙爱佳。

孙爱佳有一双细长眼,脸上还有点点雀斑,算是个清秀的姑娘,这会儿看见苏安初,已经开心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上前热络的挽住苏安初的胳膊:“安宁,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怎么不去找我?程刚那天还喝多了呢。”

苏安初突然就不喜欢这个姑娘,虽然是原主的好朋友,可是明知道原主已经结婚,还提以前的对象干什么?

这个年代,这些风言风语可是能要人命的,这不是上赶着往原主身上泼脏水?

苏安初不动声色的抽出胳膊:“你别乱说,我都结婚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孙爱佳有些奇怪::“安宁,你这是咋了?真要和那个乡巴佬过一辈子?你忘了你结婚前怎么说的?说一定会给程刚守身如玉,会想办法离婚回来找程刚的。你不会都忘了吧?”

苏安初有些头疼,原主竟然还说过这样的话?既然这么痴情,当初不管什么原因,寻死觅活的不嫁就好了啊。

而且,听孙爱佳说陆之昂是乡巴佬,感觉格外的刺耳,皱着眉头:“佳佳,我在乡下这段时间也想清楚了,我觉得陆之昂挺好的,我打算跟他好好过日子,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你别说了,被人听见不好。”

孙爱佳震惊的看着苏安初,有些不敢相信这话竟然能从苏安初嘴里说出来:“你真被陆之昂洗脑了?那程刚怎么办?”

苏安初有些奇怪:“他那么大的人了,关我什么事情,你要是这么看不下去,不如你嫁给她好了。”

为了不崩人设,这句话笑着说的,像是开玩笑一般。

孙爱佳瞬间红了脸,跺着脚:“哎呀,安宁,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那眉眼都带着藏不住的娇羞,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苏安初心里呵笑,看来原主这个好朋友,也并不是像表面上那么关心她,也不想继续跟她废话:“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聊了啊。”

说完转身急匆匆的朝着医院走去。

孙爱佳还没反应过来,苏安初已经走出去很远,想了想,有些好奇的跟了上去,看着苏安初进了军区医院,才转身回去,还有些好奇,难道是谁病了?

那苏安初回来,盛家人知道吗?

一直到下午,陆之昂才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好在发现及时,已经没了生命危险。

钟志国冲着医生们连连道谢。

苏安初则跟着去了病房,不管是她现在是陆之昂妻子的身份,还有两天对她细节上的关心,她都觉得应该好好照顾他。

拿着茶缸去接了点水回来,又去找护士要了点棉花球回来,用筷子夹着蘸了水给陆之昂擦唇,缓解他术后口渴。

钟志国再过来时,见苏安初坐在病床边安静的照顾着陆之昂,原本的怨气又突然消散了,站在一旁看了会儿,冲苏安初说道:“陆之昂这个人,认死理,谁对他好,他能拿命还你。”

苏安初有些莫名其妙,她没事要陆之昂的命干嘛?

不过看着严肃的钟志国,这会儿竟然扮演起媒婆的角色,还是有几分可爱的。

钟志国絮絮叨叨说了不少,最后看时间不早,才反复叮嘱了苏安初几句才离开,他怕苏安初不把陆之昂放在心上。

回头出去玩,完全忘了病房里的陆之昂。

苏安初有些无奈的送钟志国出去,再病房时,发现陆之昂已经醒了,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她。

耳尖却泛着莫名其妙的潮红。

陆之昂在苏安初给他检查时,并不是完全的人事不知,能清楚的知道苏安初扒了他的裤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