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镇国公》陈宁秦幼薇全本阅读_(大魏镇国公)完整版阅读

小说《大魏镇国公》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陈宁秦幼薇”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陈宁秦幼薇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扔那!”秦治帝看都没看,冷冽的眼神在众人身上巡视,目光最终锁定在陈宁的袖口。那里有一片半干枯血污,还有未干的鲜血,顺着袖口滴滴落下。“胳膊怎么回事,挽起袖口,给朕看看!”秦治帝什么都没问,唯独关心陈宁的胳膊。这一句话,让众人都心中茫然,猜不透秦治帝心中的想法…

小说:大魏镇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小说大魏镇国公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陈宁秦幼薇”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陈宁秦幼薇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王爷,王爷,我有话说!”卢齐伟顿时嘴软,直接求饶,“您不要砍了我,我告诉您这件事情的主谋……”此话一出,陈宁与秦世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他们还以为卢齐伟是个硬骨头,却没想,还能有这等事情?“主谋就是……”卢齐伟如同蔫了的茄子,刚打算说出口,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高喝“你这个逆子!爹不在家,你就翻了天是吧!”只见围观人群被一群护卫推开,一位身着轻甲,面沉…

第23章 在线试读

反观陈宁等人,面色平淡,沉默不语。
似乎他们在气势上就弱了太子等人一头,是实打实的施暴者,根本没法狡辩。
“皇上,奏折。”
吴桂来接过吕明的奏折,呈给秦治。
“扔那!”
秦治帝看都没看,冷冽的眼神在众人身上巡视,目光最终锁定在陈宁的袖口。
那里有一片半干枯血污,还有未干的鲜血,顺着袖口滴滴落下。
“胳膊怎么回事,挽起袖口,给朕看看!”
秦治帝什么都没问,唯独关心陈宁的胳膊。
这一句话,让众人都心中茫然,猜不透秦治帝心中的想法。
“是,皇上。”
陈宁很听话,挽起袖口。
只见他的胳膊之上,有一道手指长的伤口,是刀伤,割开皮肉,鲜血淋淋。
这伤口看起来狰狞恐怖,似是有人想要他的命,狠狠刺下了这一刀!
“混账!”
秦治眼角一跳,气的拍案而起,“叫御医,快!
叫御医给这小混蛋上药!”
他那暴躁的样子,只怕是御医晚来一会儿,就要都拉出去砍了!
见此一幕,太子等人都心头一颤,终于明白,陈宁在秦治帝心中是多么重要了!
完了!
吕明更是攥紧拳头,暗自祈祷:“宰相大人快来!
否则要坏!”
“是,奴才这就去叫!”
吴桂来很少见秦治发这么大的火,吓得身躯一颤,赶忙去叫御医了。
门口,秦幼薇满脸疑惑,低喃道:“我分明记得,陈宁胳膊上只是擦伤,何时有的这道刀伤?”
大殿中,众人都不敢吭声,静静等待御医一通忙活,给陈宁包好伤口。
“陈宁身上的刀伤,是谁做的!”
秦治眼神阴冷,甚至泛着几分杀气,环视众人。
“父皇,儿臣不知……”秦承乾咬了咬牙,还想狡辩,“但是陈宁有错在先,事情是这样的……”砰!
太子话还没说完,一摞奏折就砸到了他的脸上,将他脸砸的通红!
“朕现在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朕只想知道,是谁伤了陈宁!”
秦治帝气势如虎,似要择人而噬。
吓得太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停蠕动喉结,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长这么大,他从未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火!
“皇上,还是让臣说罢。”
此时,陈宁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淡淡道:“事情是这样的……”他原原本本,讲起了事情的起因经过。
秦治也冷静下来,揉着额头,听陈宁叙述。
在听到最后,陈宁才说道:“武宣侯听到要来见您,估计是吓坏了,拔出刀子刺了臣一刀,想要逃跑。”
“这一刀本想刺向臣胸口的,好在臣机灵,用胳膊挡了下来,才侥幸苟活,否则,您可能就见不到臣了……你胡说!”
王长尊瞬间懵了,赶忙辩解,“皇上,臣没做过!”
他确实没做过,这是陈宁自己偷偷割伤的!
“你没做过,难不成还是我自己刺得?”
陈宁轻笑一声。
跟老子玩恶人先告状?
不好意思,老子才是最大的恶人!
老子是魏都陈太岁!
老子是二十一世纪来的小霸王!
“你没做,那就是朕做的了?”
秦治帝声音冷若冰霜,挥了挥手,“来人,拉到午门斩首!”
一句话,定了王长尊的生死!
“皇上,臣,臣冤枉啊!”
王长尊吓得瘫软在地,不断磕头求饶,“臣知错了,此事是太子吩咐臣,让臣……王长尊!
你临死还要诬陷本太子!”
此话一出,秦承乾脸色煞白,一脚踹在王长尊腰间,打断了他的话。
“我……”王长尊恍然回神,意识到失言了,脑子一片空白,彻底瘫软在地。
虽然太子极力阻止,没让他说出真相,但他是幕后主使的事情,已经暴露了!
众人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秦治帝更是眼神一寒,颇有深意地瞪了秦承乾一眼。
就在众人以为,王长尊要被斩首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高喝。
“臣王天安,求见!”
宰相王天安来了!
“爹!”
王长尊顿时有了希望,挣扎往后看去。
只见王天安也不听宣,手中举着一块金令牌,大步走了进来。
“太好了,宰相大人到了!”
太子和吕明也都是眼前一亮,心中松了一口气。
“臣知道,犬子犯了大错,特用免死金令来救人!”
王天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磕头,“望皇上看在臣为国为民的份上,给犬子一条生路,臣定当感激不尽!”
说着,他高高举起免死金令,等着秦治帝回应。
这免死金令,一王五公每人都有一块,只是镇国王的功绩太突出,才又赋予了斩佞臣,清君侧的特权。
却没想到,今日陈宁一番操作,把王家的金令就给套出来了。
“桂来,把金令收回来。”
秦治帝沉默良久,还是挥了挥手,“死罪能免,活罪难逃!
武宣侯爵位降为子爵,仗十!
吕明杖五!
太子杖三!”
“谢皇上开恩!”
王天安暗舒一口气,双手将金牌呈上。
虽然儿子爵位被连降三级,但好歹把命保住了。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都以为就要这样结束的时候,陈宁忽然大喊:“等等,皇上,臣不服!”
“你这个小混蛋,还不服气?”
秦治本想骂陈宁,可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说罢。”
“臣那雪糕可是价值五千两银子,被武宣侯,不对,应该说武宣子砸碎了,损失了五千两银子,这该怎么算?”
陈宁气呼呼大喊。
“五千两?
你那雪糕是金子做的?”
秦治帝被气笑了。
他知道陈宁会狮子大开口,却没想会如此离谱!
这就是坐地起价啊!
“父皇,此事儿臣知道,宁哥那雪糕还真是金贵。”
秦世明鼓起勇气,帮陈宁说话,“宁哥出了一种荔枝味雪糕,一块就卖五十两银子,这次最少损失了几百块雪糕,要五千两真的不算多!”
那些雪糕大多是便宜货,哪都能跟荔枝雪糕相比?
这就是偷换概念!
“哦,还有此事?”
秦治帝摸着下巴,震惊雪糕竟然如此赚钱。
“皇上,五千两……您把臣拆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王天安面色为难,赶忙拱手求情。
秦治也不愿追究了,挥挥手,“那就这样,朕做主了,你收个本钱,拿两千两。”
两千两?
那堆只是普通雪糕,最多赚百十两,一下换来两千两,翻了十倍!
这是赚翻了啊!
“好吧,看在皇上给你们求情,就两千两好了!”
陈宁得了便宜还卖乖,叹息道:“看宰相你这么穷,我也不找你要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了,就这样吧!”
“谢皇上开恩!
谢王爷通情达理!”
王天安牙都快咬碎了,但也只能挤出一抹笑容,“稍后臣派人将银两送到王爷府上。”
“劳烦了!”
陈宁笑眯眯看向太子等人,笑道:“没什么事儿,那就准备开始打板子吧!
本王可得监督!”
杖邢分真假,全看行刑的人下什么力道。
陈宁若是不看,太子几人可能还能少受点罪,这一看,不死也得脱层皮!
此话一出,太子几人脸色骤变,极为难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