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宁秦幼薇)陈宁秦幼薇全本在线阅读_陈宁秦幼薇全集在线阅读

《陈宁秦幼薇》中的人物陈宁秦幼薇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军事历史小说,“陈宁秦幼薇”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陈宁秦幼薇》内容概括:“卢齐伟?”秦世明看到他,眉头微皱,“宁哥,这小子来历不简单,可是镇南公的小儿子……管他是谁,吃坏了那么多达官显贵,都得歇菜!”陈宁不屑一笑,转头挑眉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不错,院子是我的,雪糕也是我做的,怎么了?”卢齐伟很是嚣张,一口气全部应下。“很好!”陈宁挥了挥手,“把这家伙带走吧,…

小说:陈宁秦幼薇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陈宁秦幼薇的《陈宁秦幼薇》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等会儿到了御书房,认错的态度一定要诚恳”听到陈皇后的叮嘱,陈宁立刻挣扎起身,四处寻找,“快,快给我找两根荆条”“要荆条干嘛?”陈皇后怔了一下,疑惑问道“负荆请罪啊!”陈宁叹了口气,“能不能保住我兄弟,全看我的演技了……”……一炷香后,御书房“不愧是皇家重地,还真是气派”陈宁背着两根荆条,看向眼前朱红漆柱,琉璃飞瓦的宫殿,忍不住心中暗叹“启禀…

第37章 在线试读

坏了坏了!
他怎么来了?
秦承乾眼神顿时慌乱,心中一通暗骂:“卢齐伟这个蠢货,若不是他手下做事不利落,也不会如此快就暴露了!”
“陈宁好大的胆子,还真敢来?”
卢齐伟双眼一瞪,却是丝毫不怕,立刻起身,“殿下稍作休息,我去会会他!
我倒要看看,这个废物王爷还能拿我怎么样!”
“好,你且去!”
秦承乾镇定下来,淡淡道:“但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提及我,否则就不是生意冲突那么简单了!”
“殿下放心,臣绝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卢齐伟信誓旦旦,转身走了出去。
“不行,我不能留在此处,以免再徒生事端。”
秦承乾则是眉头一拧,转身悄悄从后门溜了。
……“大胆!
都给我住手!”
卢齐伟全然不知,大步走出来,还在高声怒吼。
“卢齐伟?”
秦世明看到他,眉头微皱,“宁哥,这小子来历不简单,可是镇南公的小儿子……管他是谁,吃坏了那么多达官显贵,都得歇菜!”
陈宁不屑一笑,转头挑眉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不错,院子是我的,雪糕也是我做的,怎么了?”
卢齐伟很是嚣张,一口气全部应下。
“很好!”
陈宁挥了挥手,“把这家伙带走吧,大家还等着打他呢!”
“你敢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卢齐伟面色一怔,紧接着愤怒大喊,“小爷可是……去你娘的!”
秦世明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他脸上,恨恨道:“看清楚了,有本皇子在,你还敢叫嚣?
管你什么东西,等会到了公堂上,定然要你好看!”
“秦世明,你别欺人太甚……”卢齐伟也是嚣张惯了,还在恶狠狠叫嚣。
“聒噪!”
陈宁冷哼一声,“世明,拿袜子把他的嘴塞住!”
“哈哈,宁哥好主意,瞧好吧!”
秦世明麻利的脱下袜子,在卢齐伟惊恐的眼神中,赛进了他的嘴里。
卢齐伟被压下去后,陈宁转头问道:“在屋中搜到什么了吗?”
“王爷,只有一箱银子。”
衙役只找出那箱银子,并未发现其他有用之物。
“只有银子?”
陈宁眉头微皱,环视四周,“书信之类也没看到?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没有……”衙役略微思索,回应道:“若是说奇怪,就只有那个后门没关,好像是之前有人匆忙离开了。”
陈宁和秦世明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基本可以确定,这家伙背后是有人指使的,十有八九就是太子!
“先去县衙,定了这家伙罪再说!”
陈宁一声令下,众人浩浩荡荡前往衙门。
……魏都衙门。
高堂之上,中年县令周律脸色难看,看向堂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问话。
他刚才看过告状,上面写了,镇国王要告镇南公的小儿子,仿制自己商品,残害民众。
那可是都是超过一品的大员,他一个七品县令,怎么判?
这些年,周律在这个位置,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也不是没东西。
“本官身体不适,师爷你不如让他们进宫去……”他两眼一翻,就准备逃遁现场,把棘手的问题扔给秦治帝。
尿遁!
屎遁!
病遁……周律老爷这遁术练得炉火纯青,也是他这么多年立身的根本。
“老爷,您怕是走不了。”
师爷悄声提醒,“您看八皇子那眼神,一直盯在您身上,若是您敢走,怕是乌纱帽不保!”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今天本官只能认栽了!”
周律长叹一声,高声道:“升堂!”
“威武!”
众衙役高声呼喊中,终于开始审这件案子。
“堂下何……诸位,到底是何事,请诸位公子慢慢道来。”
周律跟受气包一样,谄媚笑着问陈宁等人。
陈宁淡淡道:“我要告卢齐伟伪造雪糕!”
“伪造?”
周律眼神看向卢齐伟,看到他嘴里塞着臭袜子,尴尬笑道:“王爷,您看能让他说两句吗?
就这样定罪,臣岂不是屈打成招?”
“世明,让他说。”
陈宁淡淡吩咐下去,秦世明才拔出了臭袜子。
“我呸呸呸!”
卢齐伟一阵干呕,心中大骂秦世明的脚臭,非同一般。
“是!
我是做了雪糕!”
他缓过神来依旧嚣张,张口就喊道:“但是,大魏哪条律令规定了,这雪糕唯独你陈宁能卖!
我卢齐伟就不行?
!”
确实,在大魏除了官家规定的盐,铁,铜,等禁品,其余的商品是不作规定的,更没有版权保护这一说。
“王爷,按照律令,这没法定罪……”周律面色尴尬,看向陈宁。
“陈宁,本公子还要告你,私闯民宅,破坏我家财物!”
卢齐伟根本不带怕的,张口就是一招反制。
陈宁淡淡一笑:“你只要肯定承认,那些荔枝雪糕是你卖的就可以。”
“就是我卖的,你又能那我如何?”
卢齐伟更为嚣张,嚷嚷道:“我不但卖了,还让人走街串巷的卖!
那官家巷,六官巷,崇明巷都是我卖的!”
“我不但今天要卖,明天,后天,往后一直都要卖!
还要光明正大的卖!
你又能奈我何?”
嚣张!
这话简直是嚣张他妈给嚣张开门,嚣张到家了!
“周县令,我不告他仿制雪糕了,我告他蓄意陷害皇亲国戚,罪当诛九族!”
陈宁一改淡然笑容,眼神忽然凌厉,高声喝道:“带上证人!”
“周县令,为我等做主!”
只见,张子成带着那群受害者,气势汹汹闯进了衙门。
这群也都是达官显贵之后,都是世家子弟,哪会给周律面子,一同叫骂就涌了进来。
“我的娘啊!
怎么这多得罪不起的主啊!”
周律看到这群人,更是两眼一黑,差点吓晕过去。
“这又是怎么回事?”
卢齐伟也懵了,眉头紧锁,喝问道:“陈宁,你耍什么花招?”
随后,在张子成的指控中,众人也终于听明白了缘由。
原来是因为卢齐伟制作的雪糕有毒,导致陈宁背了黑锅,这才让陈宁如此生气。
“卢齐伟,你蓄意陷害皇亲国戚,罪应诛九族!”
陈宁眼神凌厉,冷声喝道:“周县令,还不赶紧把这罪子压入大牢,择日问斩!”
此话一出,卢齐伟的面色也变了,冷汗缓缓流下。
这事儿闹这么大,他确实已经担不住了!
就算明知陈宁说他蓄意陷害是假的,但也没人会相信了。
卢齐伟是狂傲了些,但并不傻,眼角一抽,立刻做出了决定!
卖太子!
如今,只有把太子拉出来当靠山,才能逃过这一档罪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