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宁秦幼薇《陈宁秦幼薇》_陈宁秦幼薇全文在线阅读

《陈宁秦幼薇》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陈宁秦幼薇”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陈宁秦幼薇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陈宁秦幼薇》内容介绍:现在背后的人也跳出来了,就是太子秦承乾。“太子,我不得不说,你这计策可不怎么样!”陈宁冷笑道:“你是嫉妒我这雪糕卖钱?还是昨夜将国子监输了不服气?才指使这个蠢货来砸场子!”在官场上,大家向来是暗中周旋,明面上要过得去。像陈宁这般撕破脸皮,丝毫不留情面,秦承乾也是第一次见到,瞬间有点懵。“镇国王可不能…

小说:陈宁秦幼薇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小编推荐小说《陈宁秦幼薇》,主角陈宁秦幼薇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蜂蜜,蜂蜡,牛油?这都是什么玩意?到底是做胭脂,还是要做吃食啊?吴新虽然不精通胭脂水粉的制作,但是也会一些,明显没听过这些东西“王爷,您稍等”但,他也不敢多说,只当是陈宁异想天开不久过后,吴新就找来了陈宁要的东西,交到陈宁手中,“王爷,您要的东西找齐了”“很好!”此时,陈宁要莫城雕刻的模具,也已经雕刻好接下来,陈宁就在工部的大厅中,开始煮开红蓝花,…

第22章 在线试读

“这个蠢货!”
秦承乾眉头一挑,心中暗骂:“他这样呼喊,生怕旁人不知道我跟他有关系!”
“原来,太子也在啊。”
陈宁抬头看去,似笑非笑盯着秦承乾。
早在刚才他就在想,自己跟王长尊无冤无仇,王长尊为何要出手得罪自己。
细细想来,肯定不是误会那么简单,定然是背后有人指使他。
现在背后的人也跳出来了,就是太子秦承乾。
“太子,我不得不说,你这计策可不怎么样!”
陈宁冷笑道:“你是嫉妒我这雪糕卖钱?
还是昨夜将国子监输了不服气?
才指使这个蠢货来砸场子!”
在官场上,大家向来是暗中周旋,明面上要过得去。
像陈宁这般撕破脸皮,丝毫不留情面,秦承乾也是第一次见到,瞬间有点懵。
“镇国王可不能乱说!
您说话要有证据!”
吕明站出来,冷声解释:“太子与小侯爷是挚友,只是看到小侯爷落难,这才出言解围。”
这老狐狸,一出口就替太子解了围。
“太子可救不了他,这混蛋无视镇国金令,是要杀头的!”
陈宁也不留情,直接狞笑。
“镇国金令?”
吕明眉头紧锁,顿时不再言语。
镇国金令太过特殊,事关皇家情缘和脸面,确实不好解决。
“我看咱们也别在这扯皮了,还是让皇上来做主吧!”
陈宁也不怕事情闹大,一把拉起王长尊,“走,跟我去面圣!”
“好呀好呀!”
秦幼薇见有热闹看,立刻兴奋鼓掌,“带这群坏蛋去见父皇!”
“皇妹,你怎么也搅在其中?”
秦承乾看到这里,彻底懵了,还想说什么,却被吕明阻止。
“殿下,让他们闹吧,闹得越大,对我们越有好处。”
吕明阴恻恻一笑:“我已经吩咐人去通知宰相大人了,相信很快,他就会来皇宫帮您的,说不定,我们还能趁此机会,将其拉到您的麾下。”
“好,那就闹!
看谁怕谁!”
秦承乾眉头一挑,也笑了。
“宁哥,等等我!”
另一边,秦世明高声呼喊着,急匆匆跑过来。
他的胖脸因为狂奔不断颤抖,气喘吁吁解释:“宁哥,我方才被太子支开了,这才没来及救场,你人没事吧?”
“我没事。”
陈宁更确信这是对他的一场阴谋,冷声道:“我们这就进宫,让皇上做主。”
“镇国王气血方刚,继承了老王爷的血性是好事……”赵宫羽也缓缓走上前,淡淡笑道:“只是,镇国王可想过面圣的后果?”
“您若是进宫,面对的就不再只是太子和吕明,而是整个太子党和宰相党,这两大势力,怕是皇上也不能轻易包庇您。”
这话说得露骨又真实。
除了赵宫羽,也没人敢这么跟陈宁说。
“老师放心,我已有对策。”
陈宁自信一笑,胸有成竹。
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向着皇宫而去。
……皇宫,御书房。
“妙啊!
真是妙啊!”
龙椅之上,秦治帝满脸笑意,哈哈大笑:“李爱卿,这九九乘法口诀,可还有九之后的数字?”
大殿中,李宗荣也是满脸春风,轻笑回应:“回皇上,王爷说过了,这九九乘法口诀是基础,后面不用背,只要利用算法组合,就能千变万化。”
“比如11乘以9,就可以拆分为10乘以9和1乘以9,这样就可心算出99的结果!”
“奇才!
陈宁可真是个奇才!
真是朕的福将啊!”
秦治帝听了,更是赞不绝口,“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有才华,不止是音律,作画,竟然连算术这种高深的事情,也能独创出新算法。”
“皇上,王爷如此有才,不重用真的太可惜了!”
李宗荣拱手道:“臣以为,单独给王爷在国子监开办算学,让王爷把这算术之法广为流传才是正途。”
“何止是算学,琴画诗词,他哪一样教不了?”
秦治帝笑吟吟说着,越想对陈宁越满意,“不如给这小子单独开个宁学,让他把本事都教给那些学子,大力培养国家人才!”
“臣怎么就没想到,皇上圣明!”
李宗荣抿嘴一笑,顺手拍了个马屁。
他不是没想到,而是故意不说,还要引导皇上说出来,这样才能显得自己既有用,又不会喧宾夺主。
正当君臣二人聊到兴起时,门外忽然传来不适时宜的声音。
“皇上,太子求见!”
吴桂来小心翼翼,压着声音禀报。
“让他等等,朕有重要的事情!”
秦治帝龙颜大悦,提起御笔准备亲自写一份诏书,“这次封陈宁那小混蛋个什么名头呢?
大学士?
不行,太平常了,就单独给他封一个大院士好了!”
“皇上,恐怕这事儿等不了……”却没想,吴桂来压着声音继续说道:“太子是来告镇国王御状的,镇国王跟武宣侯在国子监门口打了一架,听说挺严重,差点闹出了人命……什么?”
秦治面色一怔,慌忙问道:“陈宁怎么样?
受伤了吗?”
“镇国王也来了,奴才看他没大碍,具体伤情不知。”
吴桂来小心翼翼回应。
“没事就好……”秦治暗舒一口气,随后又拧起眉头,重重摔下御笔,“让他们进来!
三天两头闹事!
朕要看看,他们是不是想要翻天!”
“宣镇国王,太子,八皇子,大祭酒,吕明大学士,武宣侯觐见!”
随着吴桂来的公鸭嗓,众人走进大殿。
本来,秦幼薇身为当事人,也是想进来凑热闹的,但被陈宁拦住了,让她不要跟着搅合。
她只能趴在大殿门口,偷偷往里面瞧。
众人才走进大殿中,太子秦承乾就义愤填膺,高声喊道:“启禀父皇,儿臣今日前来是要告镇国王,目无王法,大闹国子监,重伤武宣侯!”
“皇上,臣委屈!
臣被打得头破血流,至今还头晕目眩!
请您为臣做主啊!”
王长尊也是个厚脸皮,故意露出额头的伤口,跪在地上哀嚎。
秦治虽然是皇帝,但经常宴请一王五公,所以大世家的长子,他基本都熟络。
这王长尊也仗着老爹受秦治帝重用,上来就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
“皇上,臣也有事情上奏。”
吕明更是离谱,直接拿出奏折递上去,低声道:“赵宫羽大人上任第一天,国子监就大乱,臣以为,此事需要他一个解释。”
好家伙!
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奏折,就等着下绊子,使阴招上奏呢!
这三人咄咄相逼,是要对陈宁等人发起总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