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时卿落萧寒峥完整版阅读_(时卿落萧寒峥)完结版在线阅读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时卿落萧寒峥,讲述了?”就算豆腐真的不错,推出豆腐菜之后也只是占个先机,很快其他酒楼也会跟风。当然,很多时候占到先机也是机会。他们家在京城还开着个小酒楼,要是这豆腐菜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送去京城试试。时卿落回道:“当然有了…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蓝白格子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武侠修真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是大神“蓝白格子”的代表作,时卿落萧寒峥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时卿落这才停下抽时老四的动作,并将人放开她揉了揉手腕,抱怨道:“奶奶早点这样,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时老太:“……”你辛苦个屁苦的是她儿子好吗?时老四被放开,立即躲到了老太太身后,一边搓着脸一边搓着手死丫头抽人真的太疼了,难怪三哥和几个嫂嫂那么怕她“娘,说正事要紧”他拉了拉时老太的袖子,低声道时老太这才忍着不甘,对时卿落道:“大丫,我们今天来,对你来说…

第52章 还真是一拿一个准 在线试读

白栩倒是被她说的有些心动。

但他做事并不冲动。

“这个还得等我尝尝,你说的豆腐之后再说。”

他又问:“还有我赚的理由吗?如果只是豆腐还不够。”

就算豆腐真的不错,推出豆腐菜之后也只是占个先机,很快其他酒楼也会跟风。

当然,很多时候占到先机也是机会。

他们家在京城还开着个小酒楼,要是这豆腐菜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送去京城试试。

时卿落回道:“当然有了。”

“我还能养出一些稀有品种的名贵花,比如墨菊,黑牡丹、一株几色菊花、一株几色牡丹、一株几色茶花等。”

“就单是一个菊花,我就能养出你没有见过的多个品种。”

“还有你当做宝贝的郁金香,我也能培养出好多种不同的颜色来。”

培植嫁接名花,她本身就是高手。

更别说还有灵泉加持了。

白栩并不是很相信,“真的假的?”

时卿落看向他一脸你不太行的模样,“你要是不信,那就代表你没眼光,要错失很多机会。”

白栩:“……”质疑她就是没眼光,这女人真是一言难尽。

时卿落哪里看不出来他神色流露的意思,“你要不信,那你就等着被我打脸吧。”

“到时候我培养出各种稀奇珍贵的名花来,我就和别人合作去卖,馋死你!”

要不是南溪县就两个最大的商人,一个吴家还和她有仇,她也不至于逮着白栩薅羊毛。

当然,被她薅,其实也是白栩的幸运。

白栩:“……”他想呵呵她一脸。

不过还是忍住了,万一这女人真培养出口中的稀奇名花来,他确实会眼馋的。

他向时卿落问:“我的花怎么样了?”

时卿落回道:“已经活过来了,你随时都可以去探望它,它也想念你了。”

白栩:“……”为什么从这女人口里听着,他就像是去看小情人似的,有毒。

他挑挑眉,“确定活了?我拿回来不会再枯萎吧?”

时卿落摇头,“当然不会。”

“你要是信不过我,你可以问我相公。他的话,你总信吧?”又拉出萧寒峥担保。

萧寒峥作证:“你的紫菊确实已经活过来了。”

白栩对萧寒峥还是信的,点头对时卿落说:“你治花看来很有一手,我明天就去看它。”

时卿落眯笑着道:“其实你今天就可以去看它,我觉得它特别想见你。”

这样就不用再坐慢吞吞的牛车回去了。

主要是还得买不少的东西,不然她宁愿走路,也不想坐牛车。

现在可以蹭马车做,她当然不放过了。

白栩:“……”你明明是想蹭我的马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明天去也是一样的。”

时卿落把玩着茶杯,“那你就要明天才能品尝到豆腐,更晚在酒楼推广这道菜,时间可就是金钱呢。”

“你还可能错过,我自制的糖。”

昨天将甜菜带回家之后,她就带着萧母几人将糖制了出来。

白栩挑眉,“你还会制糖?”

你怎么不说,你还能和你师傅一起上天呢?

时卿落见他不信,从挎着的布包里,掏出一个用纸包着的白砂糖。

打开之后,里面晶莹纯白的糖躺在纸上。

她傲娇的哼哼,“就说你要被打脸,你还不信。”

白栩惊讶不已的看着纸上的东西,“这是糖?”

“对啊!”时卿落点头。

他又问:“是什么糖?”

时卿落回道:“和市面上的黄糖差不多,但更精纯。”

这里的白糖都叫做黄糖,因为脱色工艺还没有发明出来,所以甘蔗制出的糖偏红褐色或者偏黄。

红糖倒是就叫红糖。

白栩有些怀疑,“黄糖怎么会这么白?”

“我能尝尝吗?”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白的糖。

时卿落知道这里的糖都没有经过造白,白栩这样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先从纸包里抓了一些放到嘴里,“可以,我先尝给你看。”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还是她先尝尝做示范为好。

白栩其实刚开口说要尝就有些后悔了,毕竟他和这两人都不熟,要是这玩意有毒怎么办?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小心无过。

但现在看到时卿落自己先尝,他也放下心来,伸手抓了一些放到嘴里。

眸子里的惊讶之色更浓,脸更是有些疼,“这糖味道比卖的黄糖更纯甜。”

真没想到这女人还能制糖,。

他好奇的问:“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时卿落习惯性甩锅,“我师傅教的啊!”

白栩心里感叹,你师傅真牛,啥都会。

他道:“我意思是这糖要怎么制?”

他非常好奇这种糖为什么能制得这么白。

他们白家的主支一脉,就有一大片甘蔗园,专门制红糖和黄糖出售,利润很大。

只可惜主支一脉,把控着甘蔗种子,不让分支的人跟着喝汤。

他们家想染指糖这一块的市场,也没办法。

在南溪县他没有看到哪里有种甘蔗的,所以他觉得这女人的糖,应该不是用甘蔗制的,这才更不解。

时卿落意味深长地又瞥了他一眼,“这样的秘技,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白栩:“……”

也对,换成他也肯定不会说。

刚才就是好奇的没忍住问了下。

“你这糖要卖?”他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这糖无论是卖相、品质还是口感,都比他知道的糖好。

如果故意包装一下,将品级抬高,拿出去专门做权贵和有钱人的生意,利润应该会很可观。

不得不说,这女人在拿捏方面,还真是一拿一个准。

时卿落一副你真傻的神色,“我制出来,不卖难道留着吃?也吃不完那么多啊!”

白栩:“……”他觉得自己被内涵了。

他决定看在钱的份上,不和她计较,“那你有多少?我要是买的话,怎么卖?”

时卿落道:“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将市面上的黄糖买来,她也可以用黄泥水淋糖法将其脱色成白糖。

白栩心思一转试探着问:“口气真大,你不会能够将黄糖弄成这种白糖吧?”

不然怎么可能要多少有多少,关键是南溪县没有甘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