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落萧寒峥)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全集免费阅读_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中的内容围绕主角时卿落萧寒峥的武侠修真类型故事展开,本书是“蓝白格子”的经典著作。精彩内容:她之前尝试过很多次,只要植物没有真正死亡,浇上灵泉之后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并且长得更好。白栩想了想,“不能你每天都来我家治吗?”时卿落:“……”她可没那个时间,再说在白家当着白栩的面治,也只能用点基本手段,没法拿灵泉浇。“不能,我师傅说了,我们落霞观养花秘技,不能外传。”她顿了顿说:“再说我早中晚都要…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蓝白格子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武侠修真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是大神“蓝白格子”的代表作,时卿落萧寒峥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    又过了两天,时卿落想喝鱼汤,就走去连接两个村之间的一条河准备抓鱼
    路上,还听到几个妇人八卦
    “下溪村的萧秀才真惨,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却摔下山来昏迷不醒,听说家里没钱抓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萧家…

第34章 就这么被媳妇和亲娘卖了 在线试读

“枯萎病,这种病一般在高温高湿的情况下容易发。”

时卿落继续道:“京城应该没有我们这边湿热,所以你带回来,菊花没多久就发病了。”

“可以治,但我需要带回家去一段时间才行。”

她确实会治,虽然没有现代的消毒灭菌剂,但灵泉却可以代替。

她之前尝试过很多次,只要植物没有真正死亡,浇上灵泉之后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并且长得更好。

白栩想了想,“不能你每天都来我家治吗?”

时卿落:“……”

她可没那个时间,再说在白家当着白栩的面治,也只能用点基本手段,没法拿灵泉浇。

“不能,我师傅说了,我们落霞观养花秘技,不能外传。”

她顿了顿说:“再说我早中晚都要对你这病花进行养护,我不可能每天都跑来县城。”

白栩想了想,反复的问:“你确定带回去能治好?”

时卿落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当然确定,不过你要是不信的话,那就算了。”

该拿乔的时候就得拿,这样更显得有能人风范。

上赶着的买卖不香。

接着她给了白栩一个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就别治了的表情。

白栩:“……”萧寒峥这个媳妇有点拽啊!

见时卿落是认真的,白栩很无奈。

这紫菊不说他花了那么多银子,关键是他真的喜爱。

这还是县城独一无二的菊花,不时的就会有文人来参观,也让他能更好的融入文人的圈子。

所以他不确定的问两句,也没什么吧?

他问:“如果不治的话,这花会怎么样?”

时卿落如实回道:“叶枝变深褐色,腐烂,下垂枯萎,然后很快死去。”

白栩听着倒是和县城最厉害的那位花匠说的差不多。

他道:“行,我相信你。”

他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相信时卿落能治了,不然这花就废了。

他又道:“你带回去治可以,不过我要抽空来看它。”

时卿落:“……”弄得这花像是你真爱一样。

可她看得出来白栩确实是喜欢花的人,但却算不上痴爱。

估计养这些花,除了本身的爱好外,还有一些其他目的。

不得不说,她随意的猜测真相了,白栩就是想借着花打入一些原本融不进去的圈子。

她无语的道:“行,你高兴就好。”

白栩问:“你要是将花治好,要什么报酬?”

时卿落也不知道大梁治花的价格,“你觉得它治好之后值多少,那你就看着给吧。”

白栩:“……”我看着它值千金呢,我能给你千金?

时卿落又加了一句。

“对了,我不但能将你这花治好,还能让它颜色更深,色泽比你刚买的时候更鲜亮纯粹。”

灵泉用在植物上就是那么吊。

听到这话,白栩又有些不那么确信了。

不但能治好,还能让花更好,真的假的?有那么牛?

不过既然都要交给时卿落治,他就算心里有很大怀疑,面上也没有显露。

他心思一转说:“要不你自己开个价?我以往也没请外面的人治过花,价格没法把握。”

“你说一个医治价,我觉得可以就成交,不行的话,我就只有忍痛割爱,让这花枯萎了。”

时卿落想了想问:“你说实话,你这花买成多少银子?”

这样她才好估计医治价格。

至于小五口中的几百两,她觉得不太可能。

白栩:“……”萧寒峥这小媳妇有点难缠啊!

他一脸无奈的说:“一百六十两。”

这是实话,几百两是他小厮吹给别人听的。

不过这花在刚培植出来时,确实能卖到几百两。

为了不让萧寒峥媳妇坑自己,他就说了实价。

时卿落发现这厮也不是个老实的,“我帮你治好花,更保证比你买的时候更好,你给我二十两作为报酬,怎么样?”

她也没有因为白栩急着治紫菊就狮子大开口。

一来她不是那样的人。

二来她也想和白栩结交下,她觉得之后自己应该能用得上他。

这个价格在白栩能接受的范围,其实他都做好了时卿落喊高价的准备。

反正只要她喊价高于五十两,他就不治了,大不了重新去京城买一株新的。

毕竟谁知道她是不是真能治好。

“可以。”白栩点头,接着话锋一转问:“如果你治不好呢?”

时卿落摆摆手,“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栩:“……”这自信得是不是有些膨胀了?

他觉得还是要说清楚为好,“那要是发生了呢?”

他是商人,花钱治可以,但出了问题,也不能他一人承担,毕竟是她自己送上门来提出可以帮忙治的。

时卿落一看就知道他的意思,“治不好,我原价赔偿给你。”

她又道:“我相公萧寒峥你知道吧?我用他的名誉来担保。”

“我要是治不好,拿不出来一百六十两给你,我相公来还。”

一副我把我相公压给你的模样。

说完她还对旁边的萧母道:“对吧,娘?”

萧母现在挺相信时卿落的,点头:“对,我儿子可以担保。”

白栩:“……”突然有点同情萧寒峥,就这么被媳妇和亲娘卖了。

“行,我虽然和萧秀才不熟,但却信得过他的人品。”

“不过我们是不是立字为证?”

时卿落点头:“没问题,立字为证吧。”

这家伙果然有奸商本色,一看就是不吃亏很精明的。

白栩见她同意,立即吩咐小四去拿笔墨纸砚过来。

拿过来之后,他写了一份字据,还念了一遍给时卿落听。

“你要是没疑问的话,就可以按手印了。”

“如果不相信我念的,可以先去外面找个人念一遍,再按手印。”

时卿落无语:“你看着我像是不识字的?”

她说完提起毛笔在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

白栩:“……”还真不像,面黄肌瘦一看就是个村妇。

而且在他的印象里,县城的女子都没几个识字的,更别说村里了。

不过低头一看时卿落用漂亮簪花小楷写下的名字,他默默的收回刚才的话。

他错了,萧寒峥的这个小媳妇好像真的有点不一般。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