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落萧寒峥)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_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中的内容围绕主角时卿落萧寒峥的武侠修真类型故事展开,本书是“蓝白格子”的经典著作。精彩内容:”“所以你们还是哪门子的亲戚,说出来也不怕笑掉大牙。”吴氏一噎,“分家断亲,那你们也总归是我老萧家的人。”“就算你们不认我们两房,那你们爷奶总要认吧?可不能丧了良心,连长辈都不认。”她意味深长地说:“大郎以后可还得考科举呢…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蓝白格子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小说叫做《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是作者蓝白格子的小说,主角为时卿落萧寒峥。本书精彩片段:    又过了两天,时卿落想喝鱼汤,就走去连接两个村之间的一条河准备抓鱼
    路上,还听到几个妇人八卦
    “下溪村的萧秀才真惨,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却摔下山来昏迷不醒,听说家里没钱抓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萧家…

第25章 就看你们敢不敢认 在线试读

王氏上次被时卿落揍过一顿,看到她这冷脸的模样不由得顿了顿。

吴氏知道她们打不过时卿落,也就不上手自找没趣了。

于是动了动脑子,心思一转看着时卿落道:“大郎媳妇,你这说的什么话。”

“我是你三婶,她是你大伯母,怎么会没关系呢?”

时卿落挑挑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不久前,我相公已经和你们分家断亲了。”

“所以你们还是哪门子的亲戚,说出来也不怕笑掉大牙。”

吴氏一噎,“分家断亲,那你们也总归是我老萧家的人。”

“就算你们不认我们两房,那你们爷奶总要认吧?可不能丧了良心,连长辈都不认。”

她意味深长地说:“大郎以后可还得考科举呢。”

时卿落发现这个吴氏,比王氏有脑子难缠。

不过想要道德绑架,对她来说没用。

她冷笑道:“首先分家断亲了,连爹都不是爹了,爷奶还是爷奶吗?”

“当初的文书可还都在呢,断亲之后咱们两家就是彻底没有关系的人了。”

“再说,我相公的爹自己跑去京城享福,都不管他亲爹娘。”

“我相公一个被赶出来分家断亲的孙子,要去管的话,那不是要置他断了亲的爹于不孝之地嘛,这可不好。”

“这不孝的罪名下来,我相公的断亲爹可是要被朝臣参的,不知道大将军的位置还能不能保住。”

“毕竟整个大梁可都没听过,被撵出来断亲了的儿子,还得为前爹帮着尽孝的。”

“萧大将军要真这么做,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你们问过他的意思了吗?”

“要是他认为,需要我相公这个已经和他没有父子关系的前儿子,为他尽孝。”

“虽然于理于法都不合适,但我们也认了。”

这是讽刺大将军将儿子断亲撵出来,居然还想让儿子尽孝,无耻不要脸。

吴氏:“……”这大郎娶的媳妇怎么那么能说。

她要怎么反驳?

这事确实是她们没理,她之前只是想拿孝道压大郎。

谁知道这死丫头,就立即扯上暗讽老二不孝。

她们对老二其实也不爽,当了大将军回来祭完祖,为那个女人上了族谱,留了点银子就回京了。

可她们心里抱怨不爽是一回事,却不能当面表现出来。

毕竟现在她们还得靠着那个二伯混呢。

自从二伯当了大将军回来祭祖,村里人对她们都客气了很多。

王氏觉得大郎这媳妇胆子可真大,“你放肆,居然敢骂大将军畜生,那可还是你公公呢。”

时卿落嘲讽的瞥了她一眼,“我嫁过来时,他就和我相公断亲了,我可不敢高攀这样的公公,所以还请你们别乱攀关系。”

“我说的是不孝父母的人是畜生,你居然直接就带入到了大将军身上,按照你的意思,他真是不孝的畜生了?”

“难怪有出息之后,娶了个小的就宠妾灭妻,更为外室要贬妻为妾,最后和离。妻子、儿女都可以不要,现在看来这是连父母都不要了啊!”

“啧啧,萧大将军好威武,竟然敢公然违背陛下以孝治天下的政策。”

“这可是要抄家灭族的,我们倒是已经分家断亲了牵连不了,可你们却逃不开的。”

一顶大帽子戴上去,就看你们敢不敢认。

王氏和吴氏都吓了一跳,有这么夸张吗?

可时卿落说的却一套一套的,要是真的,那她们不是也要遭殃了。

王氏吼道:“放屁,老二才没有不孝,你胡言乱语。”

时卿落嗤笑,“既然他那么孝顺,自然就不可能让断了亲的儿子,帮忙孝顺他父母。”

“否则就是逃避身为儿子的责任,就是不孝。”

“就是违背陛下的命令。”

“而且你们的男人可都还活着呢,儿子不尽孝,让断亲的孙子尽孝,这是什么说法?”

“律法可没有这样规定,你们一定要让我相公这个外人尽孝的话,我们就只有抬着相公,去找知县大人评一评理了。”

要玩道德绑架,那就来呗,谁怕谁。

只要萧家的极品还要依靠渣爹一天,就不敢污了渣爹的名声。

在场的人一听,也觉得很有道理。

萧老二当了将军,可也不能自己不孝敬爹娘,反而让断了亲的儿子去孝敬。

毕竟断了亲之后,大家其实就已经是两家人,没关系了。

再说老萧家大房和三房又不是死了,尽孝也得儿子为先。

“你!”王氏一噎,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死丫头这嘴也太能说了。

时卿落冷笑,“你们说断了亲也是一家人,那怎么没见你们帮忙一二。”

“反而分家断亲之后,趁着我相公昏迷,跑来家里将银钱和粮食都抢走了不说,还欺负打我娘。”

“更丧良心的要将我家小妹,卖去县城给吴家公子陪葬。”

“那个时候,怎么没有见所谓的爷奶,和大伯、三叔出来帮忙说句话或者帮助一下?”

“我娘去老宅求你们口中所谓的爷奶借银子,给我相公看病,可他们却说,已经分家断亲没关系了,所以不会管我相公和我们家的死活。”

这是她前两天听二郎说的。

“现在我们家好不容易学了做豆腐的手艺,你们就以是亲人的名义想来摘桃子,你们脸怎么这么大呢?”

她冷哼,“所以这豆腐,就是换不出去,我拿去扔了,也轮不到你们来拿。”

“别说是不拿东西换,不给钱就想要豆腐。”

“我在这里宣布,我们家绝对不会卖豆腐给老萧家。”

“谁要是从我家买了豆腐,转卖给老萧家,以后我家的豆腐也不卖给他。”

在利益面前,一个远在京城的大将军名号有屁用。

见时卿落能说会道,无比的强势,在场的村民们都有些意外。

还以为又是个和萧母一样的软弱女子,没想到这么硬气和霸气。

原本想要劝说时卿落算了的人,也歇了心思。

这豆腐也不知道好不好卖,要是好卖的话,她们得罪了时卿落,以后不卖给她们,那不是亏大了。

于是大家都默认了她的话。

再说老萧家的人原本在村里就横,现在萧老二当了将军,老萧家的人更是一副老子们是村里最牛的模样。

那眼睛都长头顶去了,村里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反感的。

现在时卿落收拾这两个泼妇,大家都乐得看好戏。

王氏吵架一直都很厉害,可今天却有口难辩,吃了大亏。

没忍住走近几步,抬手指着时卿落骂道:“你这个小娼妇不要太过分了。”

时卿落不气反笑,还是王氏好,又送上门来了。

于是毫不犹豫的挥开王氏的手。

更接着反手就是一嘴巴,扇在了王氏的脸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